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七十六章 崔栩的软肋

第七十六章 崔栩的软肋

  机括按动,一道道银芒射出,笼罩了尤同光所有能变化的方位,如暴雨倾盆,似天罗地网,快得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看到流转着乌光的黑筒时,尤同光脸sè大变,想不到这件传说中的暗器在小和尚手里!

  五弟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想我死?

  想法变化之中,他使出铁板桥,向后翻折,试图避开正面的暴雨梨花针。

  可是,此乃暴雨梨花针,是传说中的暗器,速度超越了常人想象,哒哒哒,一阵雨打芭蕉叶的声音之后,尤同光直接后仰倒地,胸前、头部、下身,分别插有十来根银针。

  他脸sè发黑,凝固着惊惧疑惑的表情,已然中毒身亡。

  孟奇看也没看他一眼,将暴雨梨花针往怀里一塞,立刻盘腿打坐,调息疗伤,争分夺秒地稳固处在破关边缘的金钟罩。

  甬道内,崔栩剑法jīng妙,将重伤的段向非彻底压制,他们看起来打得不太激烈,可互相之间的jīng神干扰和微妙变化,却神乎其神。

  一剑,两剑,段向非连连中剑,不断后退,双掌却离奇地击在空处,与崔栩相隔颇远,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失血过多的他渐渐无法抗衡崔栩对他五官的jīng神侵袭了。

  …………

  城主府内,随着洛青推迟决斗的书信到来,众人皆是失望,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崔城主继续回静室调理心神。

  对洛青推迟决斗的原因一番猜测后,武林名宿们纷纷起身,准备告辞。

  而崔锦绣自然尽着主人之道,挽留大家享用午饭。

  正当前辈高手们假意推脱之时,有人突地愕然道:“白衣剑神来了。”

  众人惊愕转头,看到洛青白衣飘飘,持剑行来,他额头宽阔,眉如游龙,眼神冰冷而凌厉。

  “洛青,你不是推迟了决斗吗?”穆山恼怒又疑惑地喝道。

  洛青冷冷道:“我是推迟了决斗,但我没说我今日不来。”

  “你来做什么?”穆山沉声道。

  这种时候,崔锦绣只能让叔叔伯伯们出面做主了。

  “讨个公道。”洛青的目光在费正青、穆恒天等人身上扫过,看得费正青握紧了判官笔。

  “讨什么公道?”龙游宗掌门作为无关之人问道。

  洛青没再看费正青:“看到崔栩你们就知道了,带我去地牢吧。”

  “地牢?”龙游宗掌门疑惑地问道。

  “崔栩没在静室,在地牢。”洛青环视众人一圈,“我想你们没人能阻止我前去,我之所以来此,是希望你们也跟着去看看。”

  作为宗师,若没有崔栩阻拦,洛青确实能绕过“障碍”,轻松抵达地牢。

  众人面面相觑,费正青朗声道:“有什么说清楚,城主府岂是你擅闯之地?”

  洛青不答话,直接展开身法,向着地牢奔去,速度之快,变化之妙,让人阻之不及。

  “快追!”崔锦绣忍不住大喊了一声,没注意费叔叔yīn冷的眼神望了过来。

  有了这句话,江湖名宿们纷纷追去,不知是想阻止洛青,还是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

  “洛青该到了吧?”孟奇暂时稳住金钟罩后,翻身坐起。

  将十二相神与崔栩联系起来后,他就暗中写了封书信给洛青,诚恳地阐述了自己的判断和今日的冒险——由于洛青也开了jīng神秘藏,所以孟奇与尤同光分别,再次潜入大悲寺后,段向非不敢靠得太近,并不知道此事,否则他就不会那么冲动了。

  洛青虽然受伤,但亦是宗师,他的加入会让战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哈!”

  就在孟奇打算进入甬道,与段向非联手时,段向非突然发出一声断喝,身体“裂”成了七道,各自捏着手印,齐齐向着崔栩拍出。

  这一掌,让冰窖内愈发寒冷,连孟奇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甬道内似乎有点点雪花飘舞,但不知是幻觉还是真实。

  “幻形大法确实不凡……”孟奇知道那七道虚影里只有一道真实,但怎么也分辨不出来,同时那种小范围内近似天象变化的场景,让他忽然有所猜测,莫非九窍齐开之后,是依靠凝练眉心祖窍,勾连内外天地,从而踏入半步外景?

  如果真是这样,这方世界的武学虽然失之基础,但亦算另辟蹊径。

  “来得好!”崔栩见状,暴喝一声,人化剑光,与长剑合一!

  剑光越来越亮,仿佛充塞满了整个甬道,让孟奇无法直视。

  “开了jīng神秘藏,真是恐怖啊……“孟奇知道这是由于自己靠近而被影响产生的幻觉,但还是辨别不出崔栩究竟在哪里,他的剑从何处来。

  这样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插手,只好全力戒备。

  他很清楚,刚才段向非肯定是被逼到了绝境,不得不施展出类似天魔解体大法的功夫,从而催发出雪神宫神掌,而崔栩这一剑,亦是全力而为,故而胜负即将分明!

  剑光消散,段向非倒飞进来,狠狠地摔在了冰块之上,右胸伤口贯穿,鲜血喷涌,染红了冰层。

  崔栩横剑而立,右肩衣衫突然碎成细屑,蝴蝶般纷飞起来,皮肤上多了一个冰青sè的掌印。

  他皮肤轻颤,头顶白气冒出,面sè很快恢复了正常,迈步走向冰窖。

  “雪神掌果然名不虚传,可惜你受了重伤,未能发挥出来。”崔栩站在冰窖入口,看着段向非道。

  段向非长叹一声:“棋差一招,满盘皆输,一步错,步步错,崔老鬼,动手吧,你无论心机,还是武功,都胜过我半筹。”

  崔栩露出回忆的神情:“若论心机,其实我一直是在模仿段兄你。”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就在这时,孟奇大大咧咧地开口了。

  “你不想多活一会儿?”崔栩侧头看着他。

  孟奇将戒刀横于胸前,微笑道:“你杀了闲隐先生会放过我吗?”

  “不会。”崔栩表情不变地道。

  “那我宁愿主动拼命。”孟奇收敛住所有表情,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浓厚战意。

  崔栩轻哼一声:“你既然猜到我是辰龙,那肯定有所准备,洛青快来了吧?为什么不再等等?”

  “白衣剑神只是后手,可遇而不可求,若我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他身上,只会让自己软弱,没了拼命之心,那样的话,你随手一剑就能杀掉我。”孟奇平静地回答。

  崔栩挑了挑眉,惋惜地道:“有这份认知,将来宗师可期,可惜,可惜。”

  他似乎在可惜孟奇将要死于自己剑下。

  “我伤势不算重。”他抬剑指向孟奇,“而且你以为那晚我用出了全力吗?你的暴雨梨花针也消耗掉了吧。”

  “说这么多做什么,动手吧。”孟奇戒刀一挑,从下往上,直指崔栩小腹,角度怪异,让人非常难受。

  崔栩长剑一刺,身影突然消失,孟奇瞳孔剧烈收缩,看到左侧、右侧、身前,各有两三道剑光袭来,同时没有了风声,没有了脚步声。

  他无从分辨谁真谁假,只能戒刀横扫,试图用大范围防御挡住长剑。

  剑光如波,随刀而散,虚空里突然冒出一截剑尖,刺到了孟奇后心。

  一阵剧痛袭来,孟奇反应极快,直接向前扑去,由于金钟罩阻隔,长剑入体少许旋即脱离。

  孟奇没有立刻用出“断清净”,因为这一刀之后,自己将接近虚脱,若杀不掉崔栩,那将任人宰割,所以必须等待一个良机。

  崔栩似乎受伤势影响,进攻衔接不够,让孟奇前扑之后有了喘气之机。

  剑光再起,依然分成七道,从不同方向袭来。

  孟奇知道现在自己的眼睛、鼻子、耳朵和触感全部被崔栩干扰了,做不得准,因此干脆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收敛了听力,只靠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的神行百变没有规律地胡乱躲避着,并用戒刀死死防住几大罩门,对身体其他部分丝毫不“关心”。

  一剑剑刺中身体,一股股鲜血飙出,孟奇忍住那钻心的疼痛,耐心地等待着机会。

  机会在哪里?

  这样下去,根本找不到机会!

  此时自动摒除和削弱了各个感官的孟奇仿佛陷入了一个安静而黑暗的世界,只有疼痛不断袭来。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没有,只有清净和疼痛!

  打破这一切的契机在哪里?

  段向非见孟奇苦苦支撑,流转的暗金裂痕处处,即将破功,心念一动,艰难起身,向着青玉棺材扑去。

  只有让崔栩分心,真定才能支撑得更久,才能等到洛青!

  “你敢!”崔栩面容扭曲,发出一声暴喝。

  “你敢!”

  这道声音仿佛惊雷,炸响在了孟奇清净的世界里,让一切支离破碎。

  清净被毁,喧嚣将至。

  顺着这韵味,顺着那声音,孟奇出刀了。

  刀光亮起,红尘滚滚!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六章 崔栩的软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