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七章 北冥在手 天下我有

第十七章 北冥在手 天下我有

“自立吧,脱离紫阳宗,自立一‘门’,?夺那三个名额!”

轻轻巧巧的一句话落下,解风的表情僵在了那里。。更新好快。

自立‘门’户,说的倒是轻巧,没有实力,如何自立‘门’户?

解家如今只有两个先天,加上王通也不过是只有三个而已,而眼前的这个王通,修为仅仅是先天第一境罢了,自立‘门’户?开玩笑吗?他们有什么资格自立‘门’户?

王通看着他的表情,面上的笑容愈发的浓烈起来,手指轻轻的敲击着面前的桌子,发出嗒嗒的声音,一声声的击入解风的心田。

“怎么,没有信心吗?!”

“信心?呵呵,三个先天,你是在和我说笑话吗?”

“说笑,不至于。”王通淡淡的道,微微的‘挺’直了身体,一股幽远而邪异的气质油然而生,“说正事的时候,我从不说话!”

“呃!!!”解风气势一滞,虽然是短短的刹那,但是前后之间,王通的气势完全不同,如果说之前王通在他的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先天第一境的武者的话,那么现在,他的面前便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山,一潭深不见深底的幽潭,这种气势,这让他完全看不出王通的深浅,甚至,心底深处产生了一种极为敬畏的感觉!

“这……”他感觉到嘴里有些干涩,竟然说不出话来。

“你的修为,是凝真境,有很久了吧?”

“是!”解风答道,语音之中,竟然带着一丝恭敬的气息。

“天地元气总量有限,越是往上,对于元气的要求就越高,没有足够等级的功法,再往上一步都是难上加难,你所修炼的功法,倾其一生,也不过仅仅只是先天第四境而已,而以你的资质,恐怕这辈子都很难达到了。”

“这……这我知道!”解风答的有些艰难,随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望向王通的眼神变的炙热起来,“难道你……”

“我有一‘门’功法,修炼出来的真气威力不是很强,但是却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为,而且也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改变真气的‘性’质,威力增强,并且对身体有着极大的好处,不仅延年益寿,也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王通道,“你可愿意修炼?”

“这……”解风的心里有些动摇,虽然王通的话语之中极具‘诱’‘惑’力,但他也非三岁小儿,一身修为苦熬到今天,不知道耗费了他多少的‘jīng’力,‘花’费了他多少的心思,如今虽然只是先天第二境,但是要让他舍去苦苦修烈的烈阳真气,他还真是舍不得。

“怎么舍不得吗?”王通微笑着,面上充满了自信,“这‘门’功法是这样的……”

根本就不管解风在想什么,王通自顾自的将北冥神功的运功口诀念了出来。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才念了短短的数百字,解风的目光就直了起来,定定的看着王通,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手太‘yīn’肺经暨任脉,乃北冥神功根基,其中拇指之少商‘穴’、及两‘乳’间之膻中‘穴’,尤为要中之要,前者取,后者贮。人有四海:胃者水谷之海,冲脉者十二经之海,膻中者气之海,脑者髓之海是也。食水谷而贮于胃,婴儿生而即能,不待练也。以少商取人内力而贮之于我气海,惟逍遥派正宗北冥神功能之。人食水谷,不过一日,尽泄诸外。我取人内力,则取一分,贮一分,不泄无尽,愈积愈厚,犹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鲲……”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通停了下来,解风的目光还是直的,脑海之中一直在思索感悟着王通所念出来的口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回过神来楸发现王通正坐在他的对面,一脸温和的喝着茶。

“王,王,王兄,这,这北冥神功是……”

“不错,北冥神功可以直接吸收对手的真气,化为己用,以最快的速度积蓄自身的真气,突破境界,解兄修炼多年,虽然修为只是先天第二境,但是身体的承载量绝不止这么一点,努力一下,提升到第四境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甚至,更短!”

“嘶!!”解风倒吸了一口凉气,用一种恶狠狠的目光盯着他,“好,我要了!”

“我刚才说过,这‘门’神功修炼速度奇快,但惟一的缺点便是修炼出来的北冥真气太过中正平和,威力不大,只适合养生,我这里还有一‘门’小无相功,专‘门’配合这‘门’神功,可以短时间内改变真气的属‘性’,‘摸’拟天地间大部分的法‘门’,完美的弥补这一缺憾!”

“好!”

“南昆城中,先天高手不少,先天之上的高手也有,不过,那些先天之上的高手除了枯木‘门’的两个之外,便只有城主府与另外两大宗‘门’,自是不必多言,金阳宗最强的也不过是先天第四境的高手而已,紫阳宗受到重创,先天第四境的高手只有一个,只要你和解竹兄的修为达到了先天第四境,想来,他们也不会过于‘逼’迫。”王通喝了一口茶,淡然的道,“只要‘花’一点时间,将修为突破到先天之上,自立‘门’户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了。”

自立‘门’户,自立‘门’户!!!

饶是解风身经百战,在江湖之中浮沉多年,如今也觉得口舌干燥,抓起桌面上的水杯,也不顾茶是否已经凉了,一口饮尽,随后,狠狠的将那杯子甩到了地上,“干了!”

“那解芳的婚事?”

“什么婚事?”解风一抬头,看着王通,面上的笑容竟然变的有些谄媚,“芳儿是我的侄‘女’,我怎么可能将她卖了,这是不可能的!”

“善!”

王通端起眼前的茶杯,送客!

……………………

………………

“啪!!”

南昆城的一幢华丽的建筑之内,‘jīng’致的茶杯砸落地面,化为片片碎瓷。

“‘混’帐,‘混’账!”

咆哮之声从屋内传来,‘荡’起阵阵余‘波’。

“拒绝了,姓解的竟然拒绝了,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

华丽的锦袍因为动作过大有些变形,俊朗的面容因为愤怒变的有些扭曲,他愤怒的嘶吼着,在屋内走来走去,看到一样东西,便拿过来狠狠的砸在地上,仿佛要借此发泄自己的怒气。

“少甫,冷静!!!”

过了一会儿,等到他发泄的差不多了,屋内的一名老者方才睁开眼睛,‘露’出一丝寒光来,“不要这么‘激’动。”

“不‘激’动,我怎么能不‘激’动,爷爷,他们竟然拒绝了我,而且还是用这种拙劣的理由,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是我们金阳宗的事情,他们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金阳宗。”

“卫少……”

“闭嘴,姓关的,当时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别忘了,你向我保证过,他们绝不会拒绝的,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被他呵斥的老者一脸的尴尬,还有些无奈。

“好了,少甫,这件事情不怪海鸣兄!”

“爷爷……”

“够了!”老者的声音变的凌厉起来,“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一遇到事情就这么冲动,你这样,我又怎么能够将卫家的基来‘交’给你呢?”

“没有那个‘女’人,我到底要去哪里找这么好的炉鼎,没有这么好的炉鼎,我又怎么能将冷月**修炼到完美,又怎么继承你的家业!”卫少甫寸步不让的道。

“你放心,人一定是你的。”老者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对关海鸣问道,“海鸣,那个什么王通的底细,查清楚了吗?”

“此人来历有些不明,只知道是在路上被解家救的,为了报恩,成为了解家的供奉,修为不高,只是先天第一境,不过人‘挺’年轻的。”

“先天第一境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没有,来南昆城后,他从来没有出过手,不过解家这么看中他,应该有一些过人之处!”

“没有出过手,过人之处?”老者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找个人试试他,有机会的话,就让他消失吧,金阳宗不需要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是!”关海鸣应道,施了一礼之后,就要转身离去。

“等等!”就在关海鸣要出‘门’的时候,卫少甫又叫住了他,“别要了他的命,我要亲自炮制他。”

“好!”

关海鸣离去,屋内只余下卫少甫祖孙两人,一时之间,有些沉默。

过了一会儿,老者轻轻的道,“你也不必太过上心,这个王通可能是解家推出来的挡箭牌,不过,只要他死了,解家也就没有理由阻止这场联姻了。”

“为什么不让我亲自去?”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种小事,还轮不到你亲自出手,人抓回来以的,你想怎么出气都行。”

“好,我一定会让人好好的伺候伺候这个小子,敢和我抢‘女’人,真是不知死活!”卫少甫恶狠狠的道,眼中流‘露’出怨毒的目光来。

………………

…………

“咦?为什么我的眼皮子老是在跳,难道有解芳在想我吗?”

王通‘摸’了‘摸’自己的右眼,有些不解,矫情的心喜着。

夜已深,人未静,窗外一轮寒月光华洒满天地,王通走到桌前,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望着窗外的夜空,突然笑了起来,现在,恐怕解风与解竹两个家伙正在祸害别人吧?

自从将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传给两人之后,王通一直密切两人的动向,不出所料,两人将真气转化为北冥真气之后,便开始在南昆城中到处寻找猎物下手,短短几天,死在他们手中的武者已经不少了,只是如今南昆城鱼龙‘混’杂,又受到名额之争的影响,每天都有许多武者因为各种原因横尸街头,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除非像王通这般事先有心理准备的家伙,别人还真不可能发现的了,无非是多死几个人罢了,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倒是他现在,遇到了麻烦,这个世界不适合昆墟界的功法,但是九火归元功他却无法放弃,不是因为这‘门’功法的威力有多大,关键是这玩意儿能够给自己带来好几条命,这无疑是最让他在意的,多一条命都是不得了的事情,多出九条命来,而且还是无限循环的九条命,给个不死之身都不换啊!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推演着九火归元功,但是进展不大,所以感觉有些烦燥,好在平常还有解芳可以调戏调戏,倒也缓解了他不少的压力。

“嗯?”突然之间,端起茶杯的手微微一怔,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来。

“来了吗?”

自从知道解风这个王八蛋将自己当真挡箭牌之后,他便清楚,自己的麻烦很快就会到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窗外,传来一丝淡淡的衣袂破风之声,停在了他的屋顶之上。

“哼,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啊,看来是时候‘露’点实力给他们看看,敲山震虎了!”他暗暗的想道,慢慢的将手中的茶杯送到嘴边。

啪!!!!

几乎就在他喝到第一口茶水的同时,屋顶受到巨力的挤压,破开了两个大‘洞’,两道身影,两缕寒光,朝他的颈项间削了过来。

“找死咯!”

手腕一顿,手中的茶杯化为一道白光,猛烈的击在一道寒光之上,左手五指屈张,化指为爪,抓向另外一道寒光。

啪!!!

茶杯碎裂,那道寒光也为之一滞,与此同时,另外一道寒光已经被王通扣在手中,王通身形翻起,在空中一扭。

喀嚓!!!

一股奇异的扭力形成,将那道寒光,连带着袭击者的右手俱都被扭成了一团麻‘花’。

袭击者发出一声痛呼,不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王通的右手已经扣到了他的头顶之上,五指直‘插’颅骨,气劲透骨而出,袭击者的身体猛的一僵,再无声息!

师兄!!

另外一名被击的退后的袭击者惊骇的看着这一幕,目眦‘欲’裂,大叫一声,剑光散化,点点灼热的光雨,朝着王通罩了过来。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北冥在手 天下我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