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88章 剑术初成 道心种魔(二合一)

第88章 剑术初成 道心种魔(二合一)

打发走三名执事长老,王通‘揉’了‘揉’眉心,他知道这三名长老也是为他好,至少是为了云池下院好,不过他们的能力有限,眼光有限,只能看到一些他们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而王通不一样,他看到的要远超自己的能力范围。。更多最新章节。··小·说··首·发

云池下院的问题其实是蛇姬青‘蒙’的问题,具体而言便是如何与蛇姬青‘蒙’相处的问题。

对于单独一个云池下院而言,蛇姬青‘蒙’是强势的,但若是再加云池下院身后的小寒山,蛇姬青‘蒙’则是弱势的,在王通看来,两个因素综合起来,云池下院与蛇姬青‘蒙’的关系却是对等的,因此,杀个把个妖族在王通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王通眯起眼睛,青光闪动之间,游龙剑出现在了他的手。

青‘sè’的剑身,细密的鳞片,这把剑起他刚刚到手之时更加的锋锐,更加的凌厉,特别是经过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洗炼之后,与他的心神之间的联系日深,心念微动之下,青‘sè’的剑身猛的一蜷,竟然蜷成一团,变成了一个只有鸽蛋大小的剑丸,悬浮于他的掌心之约三寸高的地方。

是的,剑丸!

青‘sè’的剑丸看起来如同一粒金属球一般,表面光滑无,一道道青光在球面浮动,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一片柳叶飘过窗口,飘飘扬扬的飞到了剑丸的附近,穿过清光,化为点点粉尘。

青光如剑,凌厉如厮!

十日之前,他终于炼剑入体,将这一游龙剑炼成了一枚剑丸,达到了身剑合一的境界。

这同样也标志着原本只是品法器的游龙剑,升级为了品法器,并且正稳步朝着绝品法器的品级迈进,这也是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洗炼这个特‘性’的最高体现,不仅仅能够洗炼真元,还能洗炼法宝。

两头火蛇体现出这一‘门’神通对于真元的洗炼,而剑丸则体现出他对于法宝的洗炼,与真元一般,这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对于法宝的洗炼效果同样惊人,如果不是紫霞兜云烟已经还回去了,说不定现在也已经被他的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洗炼到了绝器的层级。。

一想到紫霞兜云烟,他便感到一阵的心疼,这件罕见的防御‘性’法宝虽然用的时候不多,但每一次出现都是救了他的‘性’命的。

不过现在这件法宝归了金子扬,他也无话可说,如果不是因为害怕暴‘露’自己的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他甚至会帮着金子扬将紫霞兜云烟的品质提升到绝品法器的层次。

“慢慢来吧,大师兄如今在连云峰,倒是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

想到金子扬,王通也是有些沉重,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魔大誓对金子扬的影响越来越大,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无法再继续静心修炼了,哪怕是调息一会儿,也会心魔缠身,如今他的修为已经跌到了凡尘第八重天,若是再想不到合适的办法,他的修为还会继续下跌,直到跌至凡尘第一重天为止。

到那个时候,他甚至连修真者都称不了。

“下一次的诸天轮回开启,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搞到冰心诀,或者其他能够镇压心魔的手段。”王通心暗自想道,下一次诸天轮回开启之时大约是九个月后,王通曾试图以六爻神算推算过,不过可惜,因为时间隔的太远,最重要的是,诸天轮回之地的法则限制,让他无法推测到在诸天轮回之地将遇到什么。

不过,看似并没有什么收获的推算却让他在内心深处隐隐有一种感觉,那便是下一次诸天轮回之地开启将是一次契机,有助于他获得镇压心神的手段和神通。

自拥有六爻神算之后,特别是得了未来星宿劫经与未来眼之后,他的预感变的准确起来,往往心有所感,事情便会在不久发生,正是基于此,他方才会有如此的信心,在下一次诸天轮回开启的时候,替金子扬取得镇压心神的法‘门’。

“根据轮回之盘的意思,我现在只是候补的轮回卫士,所谓的候补非正式,所以我的那个驻守点非常的偏僻,平常没有什么人来,即使有人来,也都是一些实力低微的家伙,如前一次卫离他们一般,只是虽然偏僻,但终究是会被人发现的,一旦小黑屋的位置传来,一定会有轮回者或者是契约者来这里搜寻,到了那个时候,我的麻烦便大了,所以在下一次诸天轮回之时,我的修为至少要达到灵根第三重天,最好是灵根第四重天,到达灵根天期方才有足够的把握。诸天轮回之地,嘿嘿,曾经的仙界,虽然被轮回之盘撞的破碎了,但仍然是一片广袤的大地,只是这一片大地之的规则已经破碎,变成了末世一般,末世归末世,并不代表没有人,什么主神殿,什么无双城,什么梦魇宫,这些岂不是在诸天轮回之地的各个势力?还有轮回卫士,轮回禁卫,我之所以没有看到他们的出现,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存在,而是我的目光太过短浅了,还没有资格深入其,至少要等我成为正式的轮回卫士之后,方才有资格离开那一处地方,到别处执行任何,不过,想要离开小黑屋,去诸天轮回之地探索,至少要有罡煞天的实力,有煞气护身,方才能够到处‘乱’跑不会被干掉。”

想到诸天轮回之地,王通的脑子里面便冒出来了许多的信息,这些信息有轮回之盘透‘露’给他的,也有他根据种种线索推断出来的。

诸天轮回之地的一切种种线索,特别是在战神殿的神处,轮回之盘与那广成子的对话,给他一种草灰线蛇,伏脉千里的感觉,什么轮回之盘撞击,仙界破碎,什么多少个纪元之前等等,听的他是血脉贲张,浮想连翩,一切的种种,让他总是觉得自己所窥探到的诸天轮回之地仅仅只是一个极小的部分而已,诸天轮回之地真正的神秘与种种异之处,自己还没有完全看到,而当他探索到的时候,相信一定会是一个广大的,让他感到惊叹的世界。

可惜,现在他虽然已经开始接触了那个广大无的世界,却只能像是一只刚刚脱壳的‘毛’虫一般,只看见细微不足道也的极小一部分而已。

实力,实力,一切都需要实力!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无论是这昆墟界,还是那神秘的诸天轮回之地,又或是诸天万界,哪里不可去得?

这才是王通回到小寒山之后变的‘性’急的原因,他想要在最快的时间之内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起来,修成赤焰地火诀,三火归一,冲击灵根天期,可惜,这个如意算盘白打了。

“师父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有些急功近利了,其实在金丹天的修为以下,两火归元足够了,再加赤火归元也不过是锦添‘花’罢了,实际的意义不大,我现在真正需要的是战力的提升,对于剑道的领悟,梅‘花’七剑、小天星剑、圣灵剑法还有星河天道剑,这四种剑术之,除去梅‘花’七剑之外,各有奥妙之处,但若是论起‘性’价来,却是圣灵剑法的‘性’价最高,只是限于世界力量等级的限制而已,无法与大成之后的星河天道剑相提并论,不过练到最后那几剑,若是修到极境的话,威力恐怕能够勉强达到星河天道剑的大成的水准。”

王通目光微眯,思考着星河天道剑的剑诀,识海之剑光浮动,化为点点星光,不断的演化,最终,化为一道星光长河。

“在那破碎虚空的世界当真是得了不少的好处,别的不说,通过慈航剑典与心有灵犀的剑术境界,直接顿悟,却是鼓捣出了星河天道剑来,将这‘门’剑诀入了‘门’,倒是意外之喜,可惜,以我现在的修为无法完全催动这‘门’剑诀,只能配合圣灵剑法来用,威力却要圣灵剑法高出一筹来,暂时是够了,相信很快便能演化成一套完全成熟的剑诀,在我修炼星河天道剑之前肯定是够用了。”

的确是够用了,通过顿悟将小天星剑诀直接推到大成,配合星河天道剑的第一式,再加圣灵剑法的凌厉和预知眼的配合,这一‘门’剑术已经超越了除了星河天道剑之外他所知的所有剑术,至于星河天道剑,这‘门’剑诀完全是需要强横无的真元推动的一种霸道到了极点的剑诀,从技术含量看,最多也只是与自己悟出的这道剑诀持平而已。剑术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最让他警惕的第二识海,天可怜见,每当他看到金子扬受到心魔滋扰的时候,他都会想到自己,想到如果自己的第二识海影响到主识海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以来心仪冰心诀的缘故,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另有解决的办法。

道心种魔**!

每当想到道心种魔**,王通对于破碎虚空世界便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这一个元气等级不高的世界,所产生的这一‘门’功法近乎于完美无缺,甚至并不弱于战神图录,这一‘门’**专修‘jīng’神,从本质讲,讲求的是以‘jīng’神干预物质,是一种另僻蹊径的修炼法‘门’,与他所知的其他任何法‘门’都完全不同,但是最终却又殊途同归。

同样因为世界等级的限制,这一‘门’**最终的魔仙篇最终推演出来的应该是‘混’‘洞’境,但是这已经足够骇人了,便是在昆墟界,又有几个人能够修炼到‘混’‘洞’境的呢?

正是因为这‘门’功法的存在,让王通对于自己的第二识海的麻烦有了一个完美的解决之道,以第二识海为炉鼎,种魔养魔,最终结成魔胎,他的第二识海乃是王通前身所有的负面情绪所化,可以说非常适合这一‘门’诡绝伦的**,不过想要驾驭魔种,却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关键所在,周凝雪。

王通本人对这个周凝雪是无感的,但是王通前身对他却是情根深种,以致于在生死魂灭之后,执念形成了第二识海,所以,想要修成道心种魔**,却须得将自己的一缕‘jīng’神系于周凝雪的身,以周凝雪的经历催动自己的情绪养魔。

这才是**成功的关键所在。

也是王通的麻烦所在,在破碎虚空世界,除了向雨田这个霸哥之外,也只有魔师庞斑以最为正统的方式修炼成功,最简单的作法便是复制他成功的经验。

魔斑以风行烈为炉鼎,那是因为受到世界条件所限,王通则只需要以本身的第二识海为炉鼎便能在最开始的时候暂时解决这个问题。

在得到道心种魔**,确认了其可行‘性’之后,王通便开始着手修炼了,虽然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不过他本身积累深厚,远非破碎虚空那一界的修炼可者可,已然成功的修成了入道、种魔和立魔三篇,第一篇和第二篇对王通而言毫无难度,最难的是第三篇立魔,按照**要求,却是要将浑身的功法散去,让秘不可测的魔种不受玄‘门’正宗的先天真气抑制之下而主事,王通自然不会散去全身的功力,便是他同意,双头火蛇也不会同意,好在这个世界的等级很高,在破碎虚空世界,立魔一篇之所以要散功只是为了魔种不受玄‘门’正宗的真气影响而已,王通有双头火蛇傍身,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最终成功,成功之后,他的第二识海再不是之前那种不受控制的模样,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被梳理的清清楚楚,最终在识海之,形成了一个卵形的紫‘sè’魔种,这枚魔种有如紫的发亮,脉动阵阵,甚至能够在外表之看到类似于血管的东西,仿佛在蕴育着生命一般,因为魔种形成,负面的情绪只要一产生,便被魔种吸收,成为滋养魔种的养份,这不仅仅让王通解决了一个极大的隐患,还让他有了意外的收获,因为他的两个识海是相联的,不仅仅第二识海本身的负面情绪,便是他主识海之的负面情绪也会被吸收,不仅仅避免了他入魔的危险,甚至可以说让他完全免去了心魔滋扰的麻烦。

他卡在了第四篇结魔。

修炼前三篇之后,他对道心种魔**有了一个更为深入的理解,第四篇结魔篇要求用各种千百怪的手段自戳自残、挨饥抵饿的苦行,其目的务求‘诱’发魔种,实质便是在这种自戳自残之‘诱’发各种负面的情绪,因为负面的情绪便是魔种的养分,负面的情绪越多,养分也越多,最终催发出魔种来。

之所以卡在这一步,是因为要催发魔种,所需的负面情绪实在是太多了,他本身的负面情绪,乃至于第二识海的负面情绪对于魔种的所需完全是杯水车薪,他的第二识海虽然入魔,但这毕竟只是王通前身无意识的残念形成的,不够活泼,也是说,相对于主识海而言,这只是一个死物,无法自行的产生‘jīng’神力量,说白了,是缺乏一样最为重要的东西,生气。

不论道胎魔种,都来自人类最本源的生命力,这生命力不是普通的生命力,而是先天的生命力,道家的返本归原,‘本原’指的是这先天的生气。”

区别只是在于其过程,道胎是由人身体内的‘yīn’阳而来,魔种则是由男‘女’‘交’合而来。

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第二识海只是暂时解决这个问题,即使他借负面情绪修成了立魔第四和魔劫第五,到了第六篇的时候,因为缺乏生气,也传会失败。

想要彻底完美的解决,在第五篇修成之后,有两个方法,一个方法是自身化为‘淫’贼,到处找‘女’人滚‘床’单,最好是找周凝雪滚‘床’单,能够勉强解决这个问题,第二个方法便是行魔斑之法。

这也是王通最为犹豫的地方,第一种方法很简单,王通虽然对周凝雪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身为一个贱男,对于和美‘女’滚‘床’单自是不会排斥,但是这种滚‘床’单却并不是要情投意合的滚,而是需要霸王硬弓,要在周凝雪不愿意的情况下滚,周凝雪越是抗拒,自己越是讨厌这个‘女’人,效果才是最好,这有些难度了,不管怎么说,他王通也算是得道高人了,行此不道德之事,说不得会被和谐了,而第二种法‘门’,也是行魔斑之法,不过这也有一个麻烦,那是变数太大,庞斑差一点失败,王通并不喜欢意外,不喜欢变数,所以,他更倾向于第一种方法,说到底,他其实是一个贱人。

“唉,行此之法不说和谐吧,前戏却是做到位,周凝雪越是恨我,效果越好,所以在办事之前,却是要让她把我恨到死,得布置一番才行啊!”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暗道,“还有一个,负面情绪不足,我是不是立下一个心魔大誓,然后破誓,利用心魔来滋养魔种呢?不行,这样风险太大,万一要是过载了,魔种出来了以后无法再吸收心魔,老子岂不是和大师兄一样了?这个风险太大,不过,却是可以让大师兄尝试一下,反正他现在已经这样了,在找不到其他镇压心魔的办法之前,修炼道心种魔**,或许能够缓解一下心魔之痛。”

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反正他现在的负面情绪不足,等到下一次诸天轮回开启之后,若是寻不到冰心诀这种镇压心魔的法‘门’,便只能行险一搏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想到了之前得到的一个消息,“二十年,短短的二十年之内,许天川便由灵根第九重天的修真者变成了金丹第四重天的修真者,他一定是得到了类似的贯通‘穴’窍的法‘门’,这种法‘门’远小寒山的法‘门’高明,许天川是许寒平他爹,一定会把这一法‘门’传给许寒平的,天晓得他撞了什么样的仙缘,想来许寒平的修炼速度会加快许多,许寒平在五峰大之被我打脸严重,想来已经产生了心魔,应该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五年后的五峰大之,只有击败了我,把我的脸打的啪啪想,念头才能通达,才能战胜心魔更进一步,

不想被打脸的话,只能寄希望于自身了努力了,我要许寒平修炼的更快,更强,如今我贯通了九窍,修成了灵根第二重天,但凝真九变不能丢,这‘门’功法在贯通了九窍之后,还有憾动其他‘穴’窍的法‘门’,只是同样限于世界的等级而无法更进一步,若是以凝真九变为基础,结合诸天生死轮侦测‘穴’窍的法‘门’,能够推演出一‘门’贯通‘穴’窍的功法,远我现在修炼的法‘门’快许多,这样的话,我在灵根天的修炼速度会加快许多,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贯通三十六窍,甚至在凝练煞气之气,贯通七十二窍,以最快的速度修成玄光,甚至半步金丹。”

金丹天,是修真者实力的一个风水岭,所谓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修成金丹天,不仅仅实力与寿命大大的增加,而且对于天地法则的领悟会有一个恐怖的飞跃,金丹天与罡煞天的差距,远灵根之于凡尘,罡煞之于灵根要大的多,可以说是一个鸿沟。

金丹天的修真者,在昆墟界已经算是层人物了,是各‘门’各派的骨干力量,即使是极道九派,也是如此,极道九派之所以称之为极道‘门’派,除了高端力量吓人之外,还强在底蕴,坚力量,也是金丹天的修真者的积累极多,九派号称元婴真传,的确是能吓死人,但是一个‘门’派的真传能有几人?

九派之强,在于存在着大量的金丹天的修真者,像小寒山这样的‘门’派,金丹天的修真者已经称之为太长老了,最多不过是二三十号人罢了,一个千年世家,出一个金丹天的修真者,如许天川这样的便能够在劣势之下挽回家族的颓势,而在极道九派之,金丹天的修真者却是以千,甚至是几千来计算的,几千号金丹天修真者往你家‘门’口一站,不要说反抗,吓也吓死你了。

这才是极道九派最强大的地方。

看网友对 第88章 剑术初成 道心种魔(二合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