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八章 骚动

第二十八章 骚动

“你怎么不去死啊”

王通一抬脚,准确的踹在了他的‘胸’口之,嘭的一声,高明英被他踹出了‘门’外。。更多最新章节。首发

然后,他看到了极诡异的一幕,一只大手突然出现在幽闭静室之外,一把将高明英抓在手,随后消失不见。

“发生了什么事?”

突如其来的变化把王通吓了一跳,正疑‘惑’间,突然感到数股巨大的金丹灵压横扫而来。

“不是吧,这是什么个情况,金丹开大会啊”

小寒山的金丹期太长老的数量并不多,除了五峰首座,三大长老这样的熟面孔,平常难得见到一个,而且这些金丹大佬都是有自己地盘的,除非有极重要的情况,否则绝不会踏入别人的地盘,天刑殿是温策的地盘,除了执法堂的金丹天长老之外,等闲是不会有其他金丹天的长老踩过界的,但是现在,至少有四股不属于执法堂的金丹天灵压横贯而过,饶是王通自诩意志坚定,这个时候也觉得‘腿’脚有些发麻。

因为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至少有五道金丹天的灵压扫过他的身,其两道带有明显的敌意。

而王通对于这两道灵压都非常的陌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样的人物。

不过他最近一年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便是有一两个不记得也不是什么稀的事情,可是,有必要冲到天刑峰来吗?这里是执法堂的地盘唉,到这里来找自己的麻烦?不会吧?

在他惊异的时候,一道充满恶意的灵压将他锁定,王通面‘sè’大变,周身迅速卷起一团烈焰,同时大声的叫道,“于敖,于敖,杀人了,杀人了,你们执法堂要做什么?”

“高师伯,这里是天刑殿,请自重”

一层无形的涟漪‘荡’起,周围的灵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却是天刑殿的防御阵法启动了。

“高师叔祖,此乃天刑殿,请自重”

声音清脆柔婉,听在耳让人感觉非常的舒服,但是温婉之还带着一丝的坚定。

王通心一动,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顿时笑了起来。

邓‘玉’环,天刑峰的‘女’主人,执法长温策的道侣。

“参见师母”

邓‘玉’环那美好无的身影一出现,便引的天刑殿一阵的‘骚’动,天刑殿的弟子,包括于敖在内,一齐施礼。

“连云峰王通,见过邓师叔,谢师叔相救之恩。”

“这里是天刑殿,天刑殿自会保你安全。”凤目扫了王通一眼,邓‘玉’环的目光便移向了殿外的星空,“高师叔祖,几位师叔,既然来了,何不下来一叙。”

“环丫头,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不过你说的没错,这里是天刑殿,我那孙儿是被带到这里处罚的,现在在哪里?”

殿的空气突然‘荡’起一阵‘波’纹,一名灰衣老者出现在殿,狠狠的盯了王通一眼,向邓‘玉’环问道。

邓‘玉’环面‘sè’一僵,‘露’出一丝苦笑道,“师叔祖放心,此事,天刑殿一定会给高家一个‘交’待,明英与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也不希望他有事。”

“不希望他有事,哼,他现在被梅家的那个疯子抓走了,而且还是在天刑殿被抓的,你怎么说?”说到这里,他又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是因为王通那一脚,让他施救不及,否则无论如何他也能够阻拦一二,等到天刑峰的禁制开启,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了。

“殿主已经赶往梅隐峰了,相信这件事情很快能够得到解决。”说到这里,邓‘玉’环有些无奈的道,“不过,惩罚肯定是免不了的,毕竟明英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哼”老者冷哼一声,似乎也想到了事情本是高明英先惹出来的,也不再多说什么,当场拂袖而去,撂下一句话道,“若是明英有个三长两短,我誓不与你天刑峰甘休,还有这个小子,你也小心一点。”

威胁的话让把王通吓了一跳,一缩脑袋,不解的道,“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又‘弄’到我的头了?”

“你那一脚的时机,唉……”于敖同情的看了王通一眼,无奈的道,“若非你那一脚,梅师祖也不会那么轻松的把高明英抓走啊。”

“关我屁事,他那样朝我扑过来,我以为他有什么企图呢”

王通现在也是非常的莫名其妙,把个高明英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个王八蛋仿佛是他的克星一般,不但一碰到他自己倒霉,而且现在还惹了这般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的麻烦,“他究竟做了什么,惹的梅隐峰金丹天长老出手抓他,对了,出手的人是谁啊,好大的胆子,敢在天刑峰随便抓人。”

“那是梅隐峰的梅乐天太长老。”于敖道。

“梅乐天?那个‘操’……”王通语气一顿,本来他是想讲“‘操’树的梅乐天”,不过话到口边的时候,他警醒了过来,道,“是那个号称梅妻鹤子的梅乐天,梅隐峰的金丹九重天的大长老?高明英做了什么事情,惹的他这般的生气。”问着问着,他的脑海之突然闪出现了从高明英身滚出来的那被啃掉了一半的骨头。

“他趁着梅长老闭关,偷了两只鹤烤了吃。”

“什么?”王通一听,差点没笑起来。

梅乐天是小寒山的传人物之一,金丹九重天的太长老,甚至有传言道这位爷其实已经修成了元婴,只是梅乐天生‘性’孤僻,没有什么朋友,所以显得很神秘,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没有道侣,本身似乎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而是在自己修炼的地方‘弄’了一座梅林,养了许多的仙鹤,以梅为妻,以鹤为子,逍遥。

所以王通才会说这位是“‘操’树的”,梅妻嘛,以梅为妻,用白话说起来是‘操’树的。

想想看,这位爷号称梅妻鹤子,把那些个仙鹤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高明英竟然趁着他闭关的时候抓了两只仙鹤烤着吃了,这如何能忍?想想看,以鹤为子,吃了他养的鹤相当于吃了他的儿子,他怎么会与高明英于休呢?

“高明英究竟喝了多少?竟然敢做这么嚣张的事情,他家人也不管管吗?”

“高家早管不住他了,也不会去管。”邓‘玉’环开口道,“这件事情现在与你无关了,回幽闭静室吧。”

声音虽然还是那般的好听,但是语气之却透着一种高高在的味道。

“是,夫人”王通低眉顺眼的道,并没有多做分辩,又走回了幽闭静室之,关了静室的‘门’,心连骂好几次“贱人是矫情”这才平复下心情来。

“梅隐峰,梅乐天,这下子乐子大了,高家恐怕会大出血了,嘿嘿,金丹九重天啊,他怎么不把高明英当场捏死呢,若是如此的话,天下岂不是少了一个祸害”他不无恶意的想道,不过,他也只能想想而已,梅乐天虽然是金丹九重天的太长老,只差一步便能够成为元婴大修真,但他还是差了一步而已,只要不踏出那一步,他便不可能肆无忌惮的捏死高明英,小寒山高家虽然不得梅隐峰的梅家,但在小寒山也是有很大的势力的,高明英又是高家全力培养的嫡传种子,若是被梅乐天捏死,两家必然会掀起一番冲突,甚至很有可能会有流血的事件发生,不管是高家还是梅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小寒山山主‘玉’太玄也不会允许,所以这件事情最多也是一个高举轻放的结局。

当然,如果梅乐天踏出了那一步,便说不准了,一个元婴天的大修真,可以轻易的将高家全部扫灭,而在元婴天大修真与高家之间,小寒山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不过从梅乐天的反应看来,要么他还没有踏出那一步,要么是在隐藏实力,无论哪一种可能,高明英的命肯定是保住了。

“保住的也是命而已,梅乐天恐怕不会给他好果子吃。”王通幸灾乐祸的想着。

又盘‘腿’坐回了静室正,闭目修行起来。

“冷静,冷静,大家冷静”

在王通悠然的在天刑殿幽闭静室修炼的时候,云池坊市却是出了极大的状况,随着妖族在建的集市发出的一声爆响,整个云池坊市都‘乱’了套,云池下院的掌院周方晓带着四大长老第一时间赶到了出事的地点,看到眼前的情景,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建成了一半的集市已经不见了,一个直径达十余丈的大坑呈现在他们的眼前,原本在集市之忙碌的妖族们也全都不见了,耿清风满头大汗,低着脑袋站在云池下院的五名大佬面前,小心的汇报着。

“没有一个妖族逃出来,全部丧生,因为爆炸的威力太大,现在连他们的尸体也无法找到,只能看到一些碎‘肉’,数量也很少,所以……”

“谁于的,告诉我,是谁于的?”周方晓尖叫起来,厉声喝问道。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有人知道,你们巡查在做什么,这周围的散修在做什么?对了,散修,那些散修呢?他们一定看到了什么,抓起来,全部抓起来。”周方晓叫道。

“这”

“这什么,还不快去抓人,我不信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的确没有线索,因为这些妖族非常的凶狠,现在已经没有散修来这一片了,而且事发突然,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里会出事,所以大家看到的也仅仅只是一片残骸而已。”

“你们巡查弟子呢,难道没有在这里巡查吗?”

“这些妖族说这一块地盘是属于他们的,根本不让我们坊市的巡查靠近,之前还真过好几次冲突,所以我们的巡查也很少来这个地方。”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这些巡查在做什么?”周方晓怒道,此时,他已经有些失了分寸,他来这里是带着使命而来的,目的是为了两族互市,他身后的那些势力都等着吃‘肉’呢,他也等着分一杯羹,可是现在‘肉’锅还没有端,火还没有生呢,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完全没有办法,只知道若是这件事情搞砸了,他的未来一片黯淡了。

“掌院大人,当务之急还是妖族那一边,万蛇岭的那一位可不是好说话的主,还是想想如何应对吧”

“对,对,对,应对,我们要应对,好好的应对”周方晓这才恍然,看了一眼说话的秦无为道,“无为长老,你看这件事情该如何解决?”

“我哪里知道?”秦无为苦笑道,“我和万蛇岭接触的机会很少,对他们完全不了解。”

“你是云池下院的第一长老,你怎么会不了解呢?”

“万蛇岭初现的时候,山给的命令是固守待援,不要做出格的事情,也不要主动挑衅,坊市的巡查与万蛇岭出过几次冲突,最后都是以我们退让收场,后来王掌院来了,在坊市之教训丨了一番妖族,又亲万蛇岭与那位蛇姬沟通,说起来,这件事情全都是王掌院促成的,我等只是敲敲边鼓,也没有帮什么忙,所以……”

周方晓一时有些无言,秦无为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很明白,和万蛇岭之间的‘交’涉与他无关,与其他几名长老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们和万蛇岭没有什么‘交’情,和万蛇岭有‘交’情的是王通,王通是掌院,也是说,现在也只有你掌院大人出面最合适,至于你和万蛇岭如何沟通,如何解决,也不关他们的事情,他们只是固守待援罢了,而且很有可能固守待援的命令到现在还没有撤消呢,既然如此,他们也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和万蛇岭的那位蛇姬接触,要去接触,要去解决,还是和以前一般,由你掌院大人去最合适。

可是他如何敢去?

他是来摘桃子的,不是来种树的,他也不过是一个灵根天的修真者,与那蛇姬相,天生便矮了一头,又怎么会有胆子与那蛇姬单独见面沟通呢?而且还是在发生了这种事情的情况之下,死了这么多的妖族,见了面,该如何与蛇姬‘交’待,一个不好,惹怒了蛇姬,说不定自己的‘性’命不保了,便是不死恐怕也得掉一层皮,所以他是没有那个胆子去万蛇岭的。

“此事已非云池下院能够处理了,立刻报执事堂,请他们派人来处理。”

周方晓也不是傻子,他来的时间太短,虽然有着掌院之名,但是真正的权力与权威还没有竖立起来,别人表面敬着他,但那只是礼仪的,表面的,他们敬的并不是周方晓这个人,而是小寒山的权威,周方晓本人对他们的威慑力并不是很大,因此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指挥的动这些人,特别是秦无为这般云池坊市之土生土长的散修,不要说他们,便是自己一来,便暗通款曲的朱海平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听他的,他们之间只是一时的利益结合而已,当有利可图的时候,朱海平愿意跟在他的后头当一条哈巴狗,但是一旦事有不谐,朱海平是绝不会当他的炮灰的,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下令将事情报宗‘门’,由宗‘门’解决,这个决定在表面看起来有损他的威严,显得很没有用,但却规避了最大的危险,对他而言,乃是最好的选择。

只可惜,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他想象的那般顺利。

只见秦无为又摇头苦笑道,“事情一发生,我便已经报了宗‘门’,只是宗‘门’的支援并不会那么快的到来,现在的问题是那些妖族,爆炸已经惊动了他们,想来不久之后他们便会来了,该如何应对,还请掌院示下。”

“应对?”周方晓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很是后悔,心暗骂道,“老不死的东西,我要是知道如何应对,还问你做什么?”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表现出来,只是皱着眉头略一沉‘吟’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立刻开启访市的守护阵法,以防万一,耿清风,立刻去办?”

“是”耿清风应道,一挥手,带着十数名坊市巡查一溜烟的跑了,不过片刻便消失不见。

“不好了,掌院,不好了,妖族来了,妖族来了”耿清风等巡查刚才不到十息,周方晓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的时候,又有坊市的一句巡查弟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大声的叫道,“妖族,妖族打过来了。”

“什么,妖族打过来了?”周方晓猛的打了个‘激’灵,脑袋四下的转动着,大声的问道,“人呢,在哪里,在哪里,哪里打过来了。”

“妖族下山了”秦无为直起身子,指着坊市之外的青涧山道,周方晓沿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猛的一惊,只见青涧山突然飞起大量的鸟雀,一种古怪而异的气息从清涧山透了出来,越来越近,气息越来越浓,突然之间,他的面‘sè’大变,叫道,“妖气,有妖气”

妖气,大量的妖气

青涧山的方向,虽然是夜‘sè’之,但是在月光之下仍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大量的妖气在青涧山与云池坊市‘交’界的出现,在空凝成一大团乌云,这团乌云有如活过来一般,在空扭曲着,仿佛一张巨大的鬼脸,看起来狰狞恐怖,直扑云池坊市。

“阵法,立刻开启阵法”周方晓面‘sè’大变,放声大呼起来。

随着他的呼起,一层无‘sè’透明的护罩出现在云池坊市的空,将整个坊市护住。

几乎在坊市防御阵法开启的同时,那一团有如鬼脸一般的妖气猛的撞了来,防御阵法发出一阵阵的震动颤抖,周方晓的脸‘sè’一下子变的煞白起来,不知所措的四下张望起来,用一种焦急的目光望向小寒山的方向。

“掌院放心,云池坊市有防御法阵保护,绝不会被这些妖族冲破的。”朱海平似乎看出了周方晓的惊慌,连忙安慰道。

“哦,好,好”周方晓听了,这才放下心来,连声道好。

“不能这么乐观,防御法阵虽然厉害,但想要维持也要消耗大量的资源,这些妖族的攻击非常猛烈,恐怕撑不了多久。”秦无为立刻泼了一盆凉水。

“啊,这怎么办?”周方晓忙问道。

“还能怎么办,万蛇岭近月以来啸聚妖族,势力并非云池下院能够抵挡的,现在只能希望山的援军早些赶到了。”秦无为道。

“这……”周方晓一听,又慌了起来,似乎是在呼应他的担心,防御法阵的震动突然之间变的猛烈起来,一道碧‘sè’的光华狠狠的撞在防御阵法之,又是一阵地动山摇,这一回,是蛇姬青‘蒙’亲自出手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 骚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