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二十九章 王槐归来

第二十九章 王槐归来

识海内,无数的赤‘sè’符文飞舞,明灭,在识海的正中心,一个玄妙复杂的图案正在他的识海中心形成。.最快更新。

金光烈火剑

一年多之前,王通便得了金光烈火剑神通传承,贯通天地之桥后,他便曾尝试修炼过这一‘门’神通,不过那个时候修炼完全是自取其辱,细微的‘jīng’神力量完全无法使让那些符文成型,一夜的时间也不过是凝成一个不算十分稳定的符文罢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修为的提高,通过修炼九火元归功进一步强化了对于火行元气的理解之后,对于这一‘门’神通的修炼的速度也随之加快,无论是符文的凝炼速度还是识海之中法阵的构成速度都大幅的提高。

可是同样,随着金光烈火剑符阵的一步一步的成型,困难也就越来越大,他如今修炼的速度又回到了当年那种一夜之间也仅仅只能凝成一道符文的水平了。

越是往后,每一个符文就越复杂,越难以成型,即使是符文成型,要将其镶嵌到法阵之中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位置即使有丝毫的差错,一夜的时间便‘浪’费了,不仅如此,还有可能影响到其他的符文,冲散其他的符文,如何能够将符文镶嵌到准确的位置,就需要对这一‘门’神通的理解,于火行元气的掌握以及对于符文之间关系的解析,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

“三年,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至少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练成,如果闭关修炼的话,也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这神通,真‘操’蛋,希望我这么辛苦能够物有所值”

王通心中暗自苦笑,这金光烈火剑消磨着他的耐‘性’,也让他对这‘门’神通充满期待。

好不容易,‘花’费极大的‘jīng’力将凝成的那一枚符文镶嵌到法阵之中,还没有等他喘一口气,幽闭静室的大‘门’嘭的一声又被打开了。

“这还有完没完?”

王通看了一眼出现在‘门’口的于敖,不满的道,“这里不是幽闭静室嘛,天刑殿的幽闭静室啊,怎么一点也不静,一会来个醉鬼,一会儿来个金丹,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入静五天了?”

“五天,有那么久吗?”这个时候,王通方才意识到,自从那日高明英被梅乐天抓走之后,自己便在这幽闭静室之中闭关修炼金光烈火剑,心无旁骛,想不到一转竟然已经过去五天时间了。

“你还别说,这还真有点饿了。”王通站起身来,晃了晃膀子,嘿嘿的笑道,“怎么,于师兄,查清楚了吧,该放我出去了吧?”

“事情还没有查清楚,杀死赵清泉的凶手也没有抓到,但是通过气息对比,已经可以确定凶手不是你,所以你可以走了。”

“我早说嘛,怎么可能是我呢?我其实就是想揍他一顿,可没想着杀他啊”王通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表面上却显得非常的轻松,装模作样的抱怨道,“你们执法堂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弄’清楚就把我‘弄’到这里来,幽闭了这么长的时间,还让我惹了一身的麻烦,我告诉你们啊,别的我不管,高家如果来找我的麻烦,你们执法堂得给我顶着

于敖眉头一挑,道,“高明英已经被关到了水牢里头,高家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王通摆了摆手道,“对了,我真的可以走了。”

“不错,你可以走了。”于敖道,“王师伯已经在外殿等你了。”

“师父来了?”王通面‘sè’一肃,理了理头发,又整了整衣衫,方才抬步向殿外走去。

外殿之中,王槐正坐着喝茶,殿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执法堂堂主温策的表情有些尴尬,陪坐在一边。

两人一个是连云峰首座,一个是执法堂堂主,在小寒山的地位相当,只是王槐的资历相对要老一些,在小寒山的人脉更广,实力也略胜一筹,所以在王槐的面前,温策也要收起执法堂堂主的威风来,更何况这一次,也的确是他理亏,把人家的徒弟抓过来关了五六天,最后一点证据也没有抓到,现在人家师父来领人了,他只能放人,面子上头也不大好看。

“弟子王通拜见师父,给师父添麻烦了。”一见王槐,王通终于彻底的放下心来,一头拜倒。

“添什么麻烦,有什么麻烦好添的?”王槐挑了挑眉头道,一巴掌拍在王通的脑袋上头,把王通打的翻了个跟头,指着王通骂道,“这不是麻烦,这是丢人,你这小子,不过是‘jīng’英弟子中排名最末的菜鸟,就敢去挑衅第六真传弟子,挑衅也就罢了,还被人给打了回来,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连云峰的脸都丢尽了,你可知罪?”

“弟子知罪”

“知罪?你知道下次该怎么做了吗?”

“弟子知道,下一次要等弟子的有足够的实力与信心的时候再去寻仇,直接把人于趴下,一定不会给连云峰丢人的。”

“知道就好,走吧”

王槐满意的点了点头,起身‘欲’行。

“槐兄慢走”温策连忙起身道。

“温长老还有什么事情?”

“云池下院的事情,想来槐兄已经知道了。”

“云池下院?”王槐停住了脚步,‘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云池下院?我不知道啊,对了,通儿,你不是云池下院的掌院吗?被关在天刑殿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回去吧,快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啊?”王通先是一愣,抬头看了一眼王槐,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旋即苦笑道,“师父,弟子无能,又给您老人家丢脸了,弟子因为牵扯到赵清泉的命案之中,所以被剥夺了掌院之位,现在掌院另有其人,云池下院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啦?”

“你这小子,真是丢脸”王槐听了脸‘sè’一变,‘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低骂了一句,“既然被剥夺了掌院之位,还留在这里于什么,还不滚回连云峰去。”

“是,弟子遵命”

王通心中知道恐怕现在云池下院的事情已经发酵了起来,只是故作不知的‘露’出惶恐之‘sè’,作势‘欲’走。

“槐兄且慢,王通虽然已经不是云池下院的掌院,但下院之中有还些事情牵涉到他,因此还需要他的帮助。”“哦?”王槐的声音拖的老长,回头看了王通一眼道,“孽徒,你在云池下院又招惹了什么麻烦?还不向温长老如实招来,求他从轻发落?”

“弟子不敢,弟子……”王通一脸愕然的抬起头,望向温策道,“温长老,这几天我可一直老实的呆在天刑殿啊,于师兄可以作证,我一直老实的呆着呢,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这……”温策面‘露’尴尬之‘sè’,他很清楚面前这两师徒是在唱双簧,不过两人戏演的是天衣无缝,王槐的确是刚刚回到小寒山,一听说王通被关在天刑殿,便立刻来了天刑峰,而王通这几天也是被幽闭在静室之内,没有出去过,也不可能与外界暗通款曲,所以两人说不知道云池下院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说的通的。

但真的不知道吗?

以王槐在小寒山的人脉和势力,即使身不在小寒山,小寒山的事情哪一件能够瞒的过他,云池下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事涉金丹天的长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至于王通,或许他真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被关入幽闭静室之前,他就在云池下院布置好了,否则的话,万蛇岭的那位蛇姬不可能提出那般的要求,现在好了,两人一唱一喝装无辜,却是将他装进去了。

只是此事牵涉重大,便是明知道两人在装无辜,他也不得不耐着‘性’子,一把拉住王槐的手道,将他拖到椅子上道,“这件事情虽然与王通无关,但王通师侄似乎与那蛇姬有过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约,现在蛇姬只跟他谈,似乎认准他了,所以我才不得不把王通留下来。”

温策强压下心中的不爽,开始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云池下院的事情已经变的非常麻烦,麻烦在于小寒山有三名金丹期的长老陷在了万蛇岭。

三名金丹期的长老啊

对小寒山这般的‘门’派而言,已经是伤了元气的事情了,甚至可以说是大伤元气,特别是在梁州如此局面之下,小寒山根本就无法承受三名金丹天长老的损失。

“三名金丹天的长老?”这一次,王通真的是惊讶了,惊讶到了极点,他与蛇姬青‘蒙’之间的确是有协议的,不过这个协议只是让蛇姬青‘蒙’给周方晓找麻烦,找越多的麻烦越好,最后把他‘弄’的灰头土脸的离开云池下院而已。

至于小寒山金丹天的长老他也考虑过,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周方晓身后的潜力会那么大,竟然能请动惊动三名金丹天的长老,而他之前的判断周方晓能够请动一名就不错了,他也认为蛇姬青‘蒙’应该藏着后手,能够应对一两名金丹天的修真者,最终双方都得不到好处,由自己来收拾残局。

可是周方晓一下子动了三名金丹,这个实力在他看来已经是碾压‘性’的了,可是这样碾压‘性’的实力还是倒在了蛇姬青‘蒙’的手下,那么,蛇姬青‘蒙’究竟有多少的底牌?

看网友对 第二十九章 王槐归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