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117章 招揽肃清

第117章 招揽肃清

“平天保?!这个人是谁?!”

从王槐那里得到了五派重订潜龙榜的消息,王通也算是有些心理准备,但是他没有想到刚刚回到云池下院,便接到了挑战。

身为潜龙榜上有排名的年轻高手,是不能拒绝挑战的,如果拒绝,便等同于认输,挑战者便会取代他在潜龙榜上的地位,对于这样的结果,王通是不可能接受的。

“平天保是近期才来云池坊市的,一名散修,之前没有什么名气,来云池坊市主要是来求购‘药’材的,想不到这个时候传来重订潜龙榜的消息,立刻就跳了出来。”耿清风在一旁冷笑道。

王通的实力他是知道的,独斗三大妖族的时候他就在旁边,那里他所展现出来的威势,剑术,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这样的人物,岂是一个小小的散修所能够对抗的,可笑这平天保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敢挑战这样的人物。

王通并没有他那么乐观,“这个散修既然敢跳出来,自然也有他的想法,说不定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呢。”‘

“掌院大人,要不,我先去解决了他。”秦无为道。

“算了,无为真人,这日潜龙榜之争,可不敢劳您的大驾。”王通知道秦无为也只是客气客气而已,“五派重立潜龙榜,我身为局中之人,不可能独善其身,在这三年里,云池下院的事情恐怕没有‘jīng’力多管,一切就拜托无为真人了。”

“掌院哪里的话,这是无为应尽的职责。”

“好,就让我去会会那位平天保吧!”

……………………

………………

平天保站在云池坊市的大‘门’外,灰衫褐幅,腰里别着一把长剑,褐‘sè’的毡帽沿子遮住了一大半的脸,看不清真实的面容,他的身材不算高大,却透着一股子难掩的‘jīng’悍之气。

云池坊市之外,来来往往的修真者很多,看到这个情形,全都忍不住驻足观望起来。

五派重立潜龙榜是大事,未来的潜龙榜之争将会成为梁州修真界的盛事,能够近距离的目睹一场潜龙榜排名大战,对于任何修真者而言都很难拒绝。

“散修平天保,挑战潜龙榜第七十八位王通。”

散修渐渐的多了起来,将平天保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一圈,平天保再度抬起头,喊出了之前已经喊过八次的话,这是他最后一次叫阵,如果这一次叫阵之后,王通再不出现的话,按照规则,便相当于自动认输了。

青‘sè’的剑光在天边闪动了一下,便到了云池坊市之外,落在平天保身前十余丈处。

“散修平天保,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王通面‘sè’温和宁静,慢慢的走到平天保的跟前。

围在平天保周围的散修自动的分散开来,为王通让出一条道路。

看着王通一脸无害的笑容,一步一步的走近,平天保的心顿时揪了起来,王通脚步仿佛都有一种奇异的魔力,每一步踏出,都踩在了都踩在他心跳的节点之上,每一步都能够引发心跳的共鸣,几步之后,他的心跳脉动竟然随着王通的脚步改变而改变。

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平天保感到自己的心情越来越烦燥,突然,王通的脚步一顿,他的心脏跳动顿时也随之停顿下来,滞闷的感觉自‘胸’口带动全身,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只是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几‘欲’栽倒。

“不好!”

平天保虽然是散修,但也是身经数劫,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危机,他在第一时间稳住心神,再也不顾砰砰‘乱’跳的心脏,猛的一张口,一口黄‘sè’的气流喷吐了出来。

只听呼的一声,黄气出口,化为一阵狂风,风沙大做,一股无形的力量以平天保为中心向四周‘荡’去,将周围的散修全部震到了百余丈开外。

待到这些散修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个的都目瞪口呆的看关平天保与王通站立的地方,此时两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团接天连地的黄‘sè’风暴将方圆百丈的面积全部淹没。

“神通,这怎么可能,平天保不是散修吗?!”

“他才灵根第四重天,怎么会修成神通?!”

“不一定是神通,或许是某种宝物的作用。”

“宝物,能够达到这样的威势,至少是绝品法器,甚至是灵器!”

提到法宝,几乎所有人都面‘露’贪婪之‘sè’。

“怪不得他有这般的胆气,敢直接前来挑战王通,我还以为他不知道王通一人独斗三大灵根九重天妖族的消息呢?!”

“怎么会不知道,王通就是因为那一战而挤身于梁州潜龙榜的,他会不知道!?”

“是啊,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只能说,他对自己的神通很有信心,现在看来这神通的确是厉害。”有人叹道,“现在王通的感觉应该很不好吧!”

王通的感觉的确不好,刚刚还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眨眼之间便陷入了这样的僵局,漫天的黄沙飞舞,狂风劲卷。

在强力的狂风带动之下,空中飞舞的黄沙发挥出了极大的杀伤力,真元运转之间,

赤‘sè’的火焰形成一面盾牌,护住了他的全身。

漫天的黄沙打在火盾之上,全部被火盾消泯,可是王通似乎也没有办法找到平天何,黄风一起,平天保就消失了,在那些看热闹的散修眼中,这一处风卷黄沙的只是笼罩了百余丈的方圆,可是身陷其中,目光所及之处,接天连地的都是黄沙与狂风,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在这一片风与沙的天地之间,王通根本就无法找到平天保的踪迹,即使是灵觉也无法探出一丈之外,看起来只能够依靠他的火盾自保,硬撑,开始与平天保拼起了耐力。

不过他并不惊慌,目光在这一片风沙之中流转起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轮又一轮的风沙过后,王通的火盾似乎还是没有消泯的迹像,平天保有些耐不住了,无数的黄沙开始在空中聚合,凝固,形成一只黄沙大手,从天而降,猛的朝王通捞了过去。

“死开!”

王通嘿嘿一笑,游龙剑化为一道青光,冲天而起,正好点中黄沙大手的中心位置,剑气一催,大手随之崩解,化为漫天的沙粒。

呼呼呼呼呼呼呼!!!!

黄沙大手被摧毁,狂风却猛的一下子变得暴烈了起来,一阵阵的狂风将黄沙卷起,在空中聚和在各种各样的武器,刀、枪、剑、棍、大手、拳头、利爪,一骨脑的冲向王通。

王通只是冷笑,游龙剑光绕身而走,幻出点点的青光,甚至连正式的招式都没有,只是占了一个“快”字,将如洪水般的攻击一一化解。

“没有用的,平天保,你的这‘门’神通是有些独到之处,但是要对付我,还是差了些火候。”

“王通,不要太过自信,就算你化解了我的攻击又能如何,你现在被困在我的黄风镜中,只有任我宰割的份,还是束手就擒吧!”平天保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过来,声音飘渺无迹,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我承认你装神‘弄’鬼的手法不错,不过对我没什么用处。”本身身为半个神棍,王通对于装神‘弄’鬼这一套颇有些免疫力,“要不这样,我们谈谈吧。”

“谈?!”

饶是平天保见多识广,也被王通这天马行空的思路‘弄’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除非你能认输!”

“认输,怎么可能?老兄,你这法宝威力不足啊,或者说,以你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发挥出这件法宝最大的力量,对不对,你只是灵根第四重天而已,以你的修为,也只能勉强催动这件法宝,将我困住,再进一步,便是无能为力的。”

“哼,那就试试吧!”平天保似乎被王通的话‘激’怒了,刚刚有些收敛的风沙又变的猛烈了起来,这一次,黄沙并没有聚合成攻击‘性’的武器,而是加快了速度,每一粒沙子都高速的飞行,快速的旋转,形成了难以想象的杀伤力,甚至有些沙粒穿透了火盾,不过可惜,这些沙粒太小了,即因为速度和旋转力形成了强大无比的穿透力,但是钻入火盾之后,就在第一时间被火盾的高温融解,根本就无法穿透盾身,给王通造成什么杀伤力。

“还是不行吗?放弃吧!”王通微笑道,平天保的这件法宝的确厉害,但限于他自身的实力,对他无法造成太大的威胁。

“你究竟要说什么。”数次攻击都无法伤到王通,平天保也是有些泄气。

他的修为不过灵根第四重天,但因为有黄风镜傍身,便是遇到了灵根第九重天的修真者也是不敢,甚至他曾经利用这件法宝击杀过灵根九重天的修真者,所以他才会对挑战王通信心满满,但是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王通这厮虽然仅仅灵根三重天,但是无论是战力还是手段都在他所遇到的那名灵根九重天的修真者之上,虽然被自己困在了黄风镜中,但是他的战力未损,由于修为所限,自己根本无法借助黄风镜中的环境来击败他,从而形成了现在的这个僵局。

不过,他也从王通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些端倪来,这厮从一开始到被困入黄风镜中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似乎有事情想和自己谈,而自己却一心一意的要将他击败,双方之间没有形成默契。

现在他的手段尽出,也无法击败王通,冷静下来,便有心听王通想说什么。

“作为散修,能有你这样的实力已经不错了,不过你现在应该与和其他的散修一般,都到了一个修炼的瓶颈,如果没有机缘的话,很难再有突破,一辈子都卡死在现在的境界,进步缓慢,所以你才会想要来挑战我,击败我这个潜龙榜上有名的家伙,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才能得到‘门’派势力的看中,被接纳入‘门’派,是不是?”

“哼,你们这些‘门’派弟子,哪里知道我们散修的艰辛,若是不能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又哪里能够更进一步?!”

“所以嘛,这就有的谈了,有没有兴趣加入小寒山?!”

“哈哈哈哈,王通,你真是好算计,竟然在这个时候招揽我,不愧是‘门’派弟子,心机手腕都是一流!”

“你以为我是赢不了你才招揽你的吗?!”王通一笑,游龙剑剑光暴涨,化为一道经天剑光,猛烈的刺入风沙的深处。

当!!!

剑光去处,一声轻响,风沙深处传了一声轻呼,随后便是当的一声,仿佛有重物坠地。

风沙瞬间敛去。

平天保半跪在地上,右手握着左手的手腕,左手手腕上,有一道极细的血痕,血痕虽然细,但是血却不停的下往滴,无论他怎么捂都止不住血,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滚落前方的地上,这面镜子表面上坑坑洼洼,就如同许多黄沙捏和在一起的粗劣手工作品。

王通轻轻的走上前,用脚将这面镜子踩住。

“你……!”看到王通的动作,平天保面‘sè’大变,一伸手,想要将镜子夺回来,可是当他的右手一离开左手腕,大量的鲜血便从那道细细的伤痕中喷了出来,他又不得不收回右手,捂住自己的左手腕。

“怎么样,对我的提议有兴趣吗?加入小寒山,反正我现在手下正好缺一个执事长老,只要你答应,那么,你便是小寒山云池下院的第四执事长老了。”

说话间,王通抬起踩在黄风镜上的脚,将镜子轻轻的踢到了他的面前,“这样,你也能保住你的这件法宝,如何?!”

“什么?!”平天保猛的抬起头,看向王通,目光之中充满着惊愕之意。

在他中剑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败了,不过王通并没有杀他,让他保留了一丝希望,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通这一剑不仅仅击败了他,还将他的黄风镜直接挑了出来,黄风镜是他最大的底牌,能够以一介散修之身,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这件法宝居功至伟,也救了他许多次,他甚至已经着手炼制,要将黄风镜炼成他的本命法宝,只是限于修为,只能采取水滴石穿的方式,一点一点的炼化,炼化了十余年,终于能够将这件法宝与心神相联,在对敌的时候,不需要取出黄风镜,就能直接将这件法宝的神通施展出来,这件法宝就相当于他的第二条生命一般,但是在自己失败之后,这件自己珍若生命的法宝却被王通踩在脚下,这让他的心充满了绝望。

可是现在,却是峰回路转,王通似乎对这一件法宝完全不感兴趣,不仅还给了自己,还要将自己纳入小寒山,直接成为云池下院的长老,这是在作梦吗?

不对啊,云池下院哪里会缺长老?

他来云池坊市购‘药’也有数日的时间了,亲眼见证了这间原本不大起眼的坊市因为两族互市的关系越来越繁荣。

他心中也十分的清楚这间坊市的分量,而作为这件坊市的上级机构,云池下院,自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了。

下院执事长老,乃是在下院之中仅次于掌院的职位,拥有着极大的权力与地位,与‘门’派的外‘门’长老位置相当。

在小寒山这样的‘门’派,一名散修,只有修为达到了灵根天的后期,才有资格被招揽,担任这样的职位,他只有灵根四重天的修为,还没有这个资格,但是王通却毫不犹豫的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而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云池下院的四名执事长老的位置是满的,并没有空缺啊?为什么王通会说他手下缺一个执事长老,难道他要打破小寒山的规则,在下院设立第五执事长老吗?

短短的一息时间之内,平天保的脑海之中转动着无数的念头。

“怎么样,我的提议如何?!”王通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你的法宝已经曝光了,没有我小寒山做后盾,你认为你能保的住这件法宝吗?!”

后面一句话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多谢掌院赏识,天保愿效犬马之劳!”

“好!”王通满意的笑了起来,走到他的面前,伸出一只手,在他左手腕上轻轻一抹,那道细细的血痕消失不见,同时不见的还是渗入他体内的锋锐剑气。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小寒山云池下院的第四执事长老,具体的事务,秦无为秦长老会分配给你的。”

“属下遵命!”收起黄风镜,平天保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了角‘sè’。

“秦长老,从现在开始,平天保便是小寒山云池下院第四执事长老了,他的职司分配之事,便烦劳你了。”

“这……!”秦无为面上‘露’出古怪之‘sè’,无奈的看了平天保一眼道,“掌院大人,云池下院四大执事长老俱全,何来出缺一说?!”

“四大长老俱全?!”王通面上表现出了明显的错愕,朝秦无为的身后望了一眼,做出一副刚刚看到第四执事长老朱海平的模样来,“朱海平,你怎么还在这里?!”

“你……”朱海平被他问的一口逆气上升,憋在‘胸’口之处,闷闷的道,“掌院大人,属下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说,你早就该识趣滚蛋了,怎么还留在这里?”王通‘露’出一脸无奈,“难道是等着我开口赶你走吗?!”

“你……!”王通直白的话语让朱海平感到了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王通,不要以为你身为掌院便能控制一切,我这个执事长老是执事堂任命的,不是你任命的,让我离开,你恐怕没有那个资格?”

“是吗?!”王通目光一寒,闪到他的面前,抬起脚,一脚踹在他‘胸’口,将他踹出十余丈远。

朱海平哪里会想到王通竟然在大庭广众面前对他突然出手,手段还这么的暴烈,王通这一脚并没有运转真元,但是他修炼日久,又有钧天大力神通与阳神世界的炼体武学傍身,这一脚何止万斤,当下便将朱海平踢的人事不省,生死不知。

“无为真人,第四长老朱海平重伤,已然难当大任,把他送回去吧,顺便让执事堂将平兄录入长老名册,告诉他们,现在局势‘混’‘乱’,我又要应付潜龙榜之事,需要一个强力的助手,如果有意见的话,去连云峰找我师尊说话!”

看网友对 第117章 招揽肃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