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三十七章 交易 绝对权威

第三十七章 交易 绝对权威

应天情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身形高大健美,面容极为俊秀,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难掩的魅力,特别是那一双‘艳’红如血的双眉,极为醒目,他的修为已然踏入了罡煞天,练了煞气,甚至已然开始凝炼罡气,一身修为远远超过王通,所以王通见到他的时候,明显从他的身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压力。。更新好快。

“这是先声夺人吗?”王通眼睛微微一眯,道心种魔**运转起来,将面对应天情压力之时所衍生出来的恐惧,骇意等负面因素全部吸收起来,心境无悲无喜,如井观月。

“王通见过应真人。”

面对修为自己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的王通,虽然能够借助道心种魔**将心境调整到井观月的平静之态,却也不能失礼。

“坐吧”

看到王通面对自己的气势不为所动,他心微惊,对王通不由高看了一层,面对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再加刚才自己刻意的释放气势,王通竟然还是这么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至少在心‘性’的打磨之,便远超一般的灵根天修真者

“你的来意,我已清楚,不过火神宗有火神宗的规定,虽然我是真传弟子,也不能随意的将赤焰谷核心地带的静修室让给你。”应天情说道,“我看你还是另想办法吧。”

“若是不能谈,应真人也不会来见我了。”王通笑道,提起桌的茶壶,帮应天情倒了一杯茶,“应真人来见我,便说明这件事情还有的谈。”

“我只是好你的‘交’易条件而已,听李容说,你非常有自信。”

“也不算自信,只是我认为我开出的条件真人一定会满意。”

“是嘛?”应天情不由被他勾起了好心。

“听闻贵宗第五真传弟子金秀贤,修为高深,法术天成,在下意‘欲’一会。”

“嗯?”两道‘艳’红‘sè’的眉‘毛’猛的挑了起来,炙红的气息在应天情的周身缠绕,一道道赤‘sè’的气息如有灵‘性’一般,盘旋在空,将王通团团围住,应天情目光如电,锁定在王通的身,“你这是何意?”

在赤‘sè’的气息盘绕之下,王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起来,浑身动弹不得,凛冽的煞气与压力如山一般的盖压而至,眼前的应天情仿佛化身为一尊火焰巨兽,利爪已然将王通笼罩,蓄势待发,仿佛下一刻,便能将王通撕成碎片。

王通面‘sè’白了一下,旋即运转道心种魔**,将浓烈的恐惧彻底的吸收于净,心境再次圆满无缺,淡然的道,“我知道应真人与金秀贤有些仇怨,不过碍于同‘门’之意,无法自己解决,正好金秀贤又在潜龙榜,我出手挑战,天经地义,并无什么后患。”

“你这如意算盘打的倒是‘挺’好,挑战金秀贤若是成功,既夺取了他的地位,又能进入赤焰谷的核心地带,一箭双雕,你真当别人是傻子吗,这世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金秀贤是半步罡煞的高手,我只是灵根第三重天,贸然挑战是有风险的,以应真人的修为,不会不知道这其的风险有多大吧?潜龙榜人那么多,我本身又是在榜,如果仅仅只是为了榜的排名,又何必挑这么一块硬骨头呢?要知道,我可不一定赢啊”

“赢也好,输也罢,都与我无关,若是你以此为‘交’易条件的话,简直是一个笑话”应天情一脸冷笑,拂袖而起。

“我听说,金某人已然寻好了一处佳的凝煞之地,好像叫什么极阳烈火煞,一旦成功,必然一飞冲天,到时候,应真人想压下他,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你如何知道?”应天情停下了脚步,这个情报便是他,也只是刚刚知道而已,金秀贤竟然寻到了一处极阳烈火煞,这极阳烈火煞乃是修炼火云**所最佳的煞气,极阳烈火煞与火云**结合,便能够凝炼成百年难得一见的金曦煞气,若是再寻到一处离火罡气,罡煞合一,便能够修成金曦离焰焚天玄光,这是火神宗的至高玄光之一,一旦炼成,之后便是一路坦途,金丹天必然是板钉钉之事,甚至元婴天也是指手可成,这样的结果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

如今他的修为金秀贤高出一个境界,可以将其稳稳压制住,可金某人距离罡煞天也仅仅是半步之遥而已,一旦让他突破,那么,自己的优势必然‘荡’然无存,甚至有可能被他直接压下去。

只是,这些消息与情报推测,在火神宗之也都是秘密,他也是刚刚得知不久,这个王通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王通并不打算向他解释自己的消息来源,而是摊开了手,笑道,“你看,我们这不是有很大的共同点嘛?”

“我知道你剑术如神,曾独斗两个灵根九重天的妖族,并战而胜之,我也知道你有很强的伴生灵物,战力也堪灵根九重天,但金秀贤并非那些野生妖族可,早已贯通三**‘穴’窍,无论是法宝还是神通,都不在你之下,你如何能够胜他?”

“这是我的事情了。”王通道,“是因为他是一个大麻烦,所以我才不想碰他,若非是为了赤焰地火诀,我又怎么会愿意去招惹这么一个大敌呢?”

“赤焰地火诀,九火归元功?我该说你是运气好呢,还是狂妄呢?”

“我最近的气运很旺,趁着气运旺的时候冲一冲,勇猛‘jīng’进,省得等气运耗尽了,徒增伤悲。”

“想法不错,不过,算你能胜的了金秀贤,又如何阻止他更进一步凝煞呢?”

“我不可能废了他,否则便结了死仇,算是你同意,我也不敢到赤焰谷去修炼,不过他的修为那么高,我王通为了自保,施展出同归于尽的招数,来一个两败俱伤总可以吧,他现在是半步罡煞,我保证此战之后,他至少需要修养三年,方才能够凝煞,三年的时间,想来也足够应真人查到那一处地煞之地了吧o!”

“我希望你不只是说说而已”

“我自然是说到做到,但是应真人,我的条件……”

“你放心,只要你能做到你说的,赤焰谷最好的修炼静室任由你挑选。”应天情昂起头,一股展现出了一名大派真传弟子应有的气度来,“如果你死了,我也会把你的尸体扔进去的。”说罢,转身离去。

“这个家伙,当真是矫情”王通低低的笑了起来,应天情果然同意了。

“看来我的计划是没有错的,组织,即使在修真界,组织的力量也是巨大的,如果没有童湘这厮的情报,我又如何会知道火神宗这两个名真传弟子有‘私’怨,如果不是林修的情报,我又如何能够了解金秀贤的底细,若非我安排在云池坊市之的那些巡查,散修,探子,又怎么从一点细节之推算出金秀贤的计划呢?算是六爻神算也是需要线索的,线索越多,推算的结果越准确,这些都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到的,这些都需要组织的力量,现在我的势力还很弱小,甚至都称不一个组织,仅仅只是一个分布在云池坊市的关系和利益而已,是时候为这个关系来考虑未来了。”

三月,阳‘春’和煦,草长莺飞

五派重立潜龙榜之事已然过去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之内,梁州冒出了无数年轻俊杰,原本的潜龙榜早已面目全非了。

三个月前的潜龙榜,大部分为一些想要出名的散修和小‘门’派的弟子占据,但是经过三个月的清场,大量的散修与小‘门’派子弟被清了出去,如今榜之人有八成都是梁州五大‘门’派弟子,五大‘门’派的真传弟子全部榜,‘jīng’英弟子也大部分榜,而潜龙榜排名前十的,无一不是修为到了罡煞天的各派真传弟子,他们的地位稳固无,几乎无人可以憾动,除此之外,争夺的最为‘激’烈的是第二十至五十名,这三十个名次的各‘门’弟子的修为相差仿佛,并不存在什么大的差距,往往是今天你击败了,我明天我又胜了你,形成了来来回回的拉锯战,而除此之外,便是八十至一百的名额,因为关系到榜名额,所以争夺的也非常‘激’烈,特别是一些之前排在潜龙榜前列后来被清出榜的散修,都开始争夺这一块的地盘,排名靠前的家伙全都是一些变态,我们这些散修不能,但是后面的排名也是可以争一争的,我不信你们这些‘门’派子弟真的个个那么厉害。

正因为存着这样的心思,这后面的排名争的也非常厉害,到是王通所在的五十到八十的这一段位次,争夺的人很少,他虽然也经历过几次挑战,但因为有平天保挡在前头,几乎没有出过手,而平天保因为击败了两个排名靠后的潜龙榜人,倒也了榜,如今在潜龙榜排名第八十九。

三个月来,王通一直没有动,每日只在云池下院潜修,默默的看着榜单的变化,和应天情见面也已经两个月过去了,他似乎将这件事情忘记了一般,又仿佛这潜龙榜之争与他并无太大的关系一般,只是一心保着自己的位置是了

渐渐的自然也有一些闲言闲语传了出来,谓之王通乃缩头乌龟也,以宗‘门’执事之位‘诱’使平天保诈败,让自己平白多了一个护身符,当真是狡诈无,实在是为人不齿。

“这些传言流传出来多久了?”

云池下院

王通神‘sè’如常,看着面前的耿清风问道。

“大概有十余日了,起初只是质疑掌院从来不挑战排名靠前的对手,渐渐的又将平长老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甚至还有一些说的更加难听。”

“都是哪些人在传?”

“这……”耿清风迟疑了一下,道,“您也知道,坊市的散修们大多都是一些多嘴多舌之辈,一件小事恨不能说的满城风雨呢,更何况是关系潜龙榜的大事,基本都是散修在传。”

“除了散修呢?”

“这倒是没有发现,掌院您认为这是针对您的?”耿清风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连忙问道。

“当然是针对我的,我只是‘门’派的第十‘jīng’英弟子而已,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已然不错了,有些‘jīng’英弟子的位置还没有我高呢,怎么不见他们叫唤,哼。”王通冷然道,“耿清风,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给我把传谣的人找出来,别的地方我不管,这里是云池下院,是我的地盘,绝不能允许其他人和其他的势力在我的地盘里搅风搅雨。”

“属下明白,立刻去办”虽然觉得王通是小题大作,不过现在他在云池下院已然树立起了绝对的权威,即使心不愿,他也不得不按照王通的话去做。

“掌院,有这个必要吗?”一旁伺立的平天保有些不解的道,“算这么做能平息坊市的流言,您一天不出手,一天会被人诟病,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被人诟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王通摇头笑道,“潜龙榜之争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我肯定是要出去的,否则便是在宗‘门’之内也说不过去,我在意的是这云池下院,云池坊市,你明白吗,不管这些流言在哪里流传,在哪里兴起,我都不管,但是在云池坊市,云池下院,都绝不能流传,这是我的底限,即使因此使用高压的手段也无所谓,我要在这里树立绝对的权威,任何人都无法挑战的权威。”

“属下知道了。”平天保虽然心充满了疑‘惑’,但没有多问,三个月来,与王通‘交’往越深,于修炼之道,他对于王通便越佩服,特别是王通在剑术的造诣,更是让他叹为观止,三个月来,在王通的指点之外,他不但剑术有了明显的提高,对于那件法宝黄风镜的运用更是到了一个极深的火候,也正是通过这三个月的经历,让他彻底的服气了,明了了一名散修与‘门’派‘jīng’英弟子之间的差距,对于王通的所有决定,他都无条件支持,即使一时之间不懂得王通的意图,但是只是要王通说出来,他一定会全力去执行,绝不会打折扣。

“明天初八了吧?”

“是的,明天便是三月初八”

“初八好啊,是时候出去动一动了。”王通自语道,语气之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兴奋之意。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 交易 绝对权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