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355章 谋动

第355章 谋动

肆意的笑声随风飘扬,声声入耳。

虽然大部分人的耳中仍然听残余着刚才所受到震动的嗡嗡之声,但是王通的笑声却穿金裂石,直入神魂。

“好‘jīng’妙的真气控制之术!”

听着笑声,一众神变境的强者心中又更沉了一分,这笑声看似开怀,肆意,但同时却又是一种示威。

每一声都能够深入神魂之中,这说明眼前这王通对于神魂之力也有研究,甚至是‘jīng’研,控制着声音震‘荡’诸人的神魂,让所有人都对他留下深刻无比的印象,而这印象看似简单,却是真真正正的深入神魂,先天境的高手还好一些,但是先天境以下,受到这笑声的影响,在心目之中便会深深的种下王通现在这肆意狂放之态,将来即使修炼有成,在面对王通的时候,在气势上也会弱上三分,甚至若是与王通为敌,还随时会转化为心魔,修为停滞不前。

如此‘操’‘弄’神魂的手段,便是他们也都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到过。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眼前之人同样有着深厚的背景与传承,而这种传承甚至也是如关靖一般,至少是天位境以上的传承,若他仅仅只是运气好,得了一份传承也就罢了,若是背后还有人,师‘门’还有人,哪怕仅仅是几人,对南昆城这个偏居南益州的小城而言,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思虑及此,台上所有的宗‘门’高手,掌权之人的心都仿佛被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着,久久不能平静。

笑声持续了数息时间方才结束,看了一眼躺在坑底,如死猪一般的关靖,王通又笑了起来,“怎么了,这关靖不是金阳宗的人吗?怎么还不抬回去,难道你们金阳宗想借我之手灭杀此人不成?”

话音落下,金阳宗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关靖没死!

一道人影从金阳宗诸人之中窜了出来,几个起落间,便落入那大坑之中,探了探关靖的鼻息,发现他的气息正常,除了七窍出血之外,甚至连身上都没有什么重伤,只是虚脱昏‘迷’过去而已,面上不由闪过一丝惊‘sè’来。

只要在这些人的心神之种种下自己不好惹的烙印,将来自己在南昆城中就会清静许多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震慑那些个对自己有敌意的宗‘门’与强者,至少在他们没有‘摸’清自己底之前,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来强化自己。

他的目的显然是答到了!

在他默默的走下去的过之中,没有一个人出声,没有一个宗‘门’有异动,就这么站在那里,目送他离开了擂台,当他走回解家的位置时,迎接他的是解风与解竹两人‘激’动无比的目光。

成了!

按照名额之争的规则,击败对手,并且在无人挑战的情况之下,自然而然的便能够获得一个宗‘门’名额,现在没有人挑战,解家当然获得了一个宗‘门’的名额,还有比这个更加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本来解家还在担心至天‘门’和火神教,事实上,至天‘门’与火神教的确是想找王通的麻烦,给王通制造障碍,而王通也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打击一下两大宗‘门’的气焰,但是天不从人愿,突然之间冒出来一个关靖,打破了所有人的计划。

他与关靖之战,震慑了诸人,再也无人敢于挑战,便是那些个想要争夺宗‘门’名额的庞大势力,见识到这一战之后,这些势力之中的神变境强者都变了脸‘sè’,没有一个人敢现身出来给自己找麻烦,就这么看着王通白白的拿走一个名额。

现在,名额只余下两个了,名额之争势必更加的‘激’烈。

除了解家,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痛快,而最不痛快的当属城主李天声。

“该死的,该死的,一群没用的东西,之前不是叫嚣着要给解家好看的吗?现在一个个的都哑巴了吗,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该死的!”眼眸深处,‘jīng’芒连闪,李天声心中将在场的各方势力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在名额之争前,王通曾一找过他,与他秘议这名额之争的事情,并且制订了一个打击神火教的计划,甚至,准备与王通合作,将火神教废掉,然后压制至天‘门’。

但是这一切,都在关靖的意外出现之后,化为了泡影,王通很轻易的便夺取了一个宗‘门’的名额,似乎并无必要挑战火神教的权威了。

但是,事实真的会是这样吗?废掉火神教,压制至天‘门’可是王通提出来的,他现在难道就这么满足于一个名额的现状了吗?

望向远处的王通,却见他任如平常一般,一脸温和,目光平静,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的眼神与暗示,心下不由一沉。

与此同时,经过了一番平静之后,擂台上的争斗再次开始,由于王通已经夺取了一个名额,那么,剩下来的竞争变的更加的‘激’烈起来,各方有志于名额的势力突然之间意识到,现在已经不是藏‘私’的时候了,再不像之前那般温情默默,先天四境的高手上去轮了一遍,然后神变境的强者出场,一举将那些小势力全部扫平,经过一番争斗,几轮下来,只余下六方势力还在擂台之上,分别是枯木‘门’,柳林世家,血刀帮,青煞‘门’,采石坞与金蚕教,这六方势力都有神变期的强者押阵,实力极强,几场争夺下来,各施奇技,场场‘jīng’彩无比,虽然比不得王通与关靖之战,但是也赢得了阵阵的喝彩这声。

王通并没有在意场中的结果,他坐在一张木椅之上,靠着椅背,双目微瞑,双手搭在椅把之上,右手指节轻轻的敲击着把手,似乎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的确是在思考,他本没有将关靖放在眼中,但是与关靖一战,为了立威,以强打强,他施展出了诸天生死轮,虽然这诸天生死轮只是残篇,可也非关靖这种层级的武者能够抵挡的,而他第一次在对敌之时全力施展诸天生死轮,感悟着其中的生死轮转意境倒是其次,真正让他动容的是那一个“势”字。

势有内势与外势之分,内势自然就是看你的实力强不强,气场足不足,外势则是你的外在势力,能够借助的势力,内势之道,王通自然是看的明白,讲的清楚,但是他却从这诸天生死轮之中看到了另外一种强化这一‘门’绝代功法的手段,借助外势之力,借助大势,施展的时候,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从谢家这一方势力之中传来了一丝神秘的力量,正是这神秘的力量,将他诸天生死轮的威力更强化了一层,也正是这股神秘的力量,让他最后力量有些无法控制,打关靖打昏,而他原本并不想这么做,他的计划是将关靖击败的同时,他还毫发无伤,借此告诉诸人,自己不但修为强大,而且对于力量的控制也达到了一个极为‘jīng’妙的境界,这样才更能震慑诸人,但是因为无意之中借取到了这一股神秘的力量,自己的目的仅仅只完成了一半,不过,有所失必有所得。

既然能够从解家借到这一股力量,那么,从其他人身上了,若是自己在南昆城中的势力再扩大一倍,岂不是能够借助更多的力量,化入诸天生死轮之中,或是自己的和扩大到整个南昆城,乃至于整个南益州呢,这样诸天生死轮的威力岂不是又要大增,能够增长多少呢?

“想不到这诸天生死轮竟然有这般的妙用,倒似是那满天神佛的信仰之力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

如果仅仅是在争斗之中可以借势,他也不会太过在意,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借势之后,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并没有消失,而是融入到了他的诸天生死轮之中,让他的诸天生死轮更加的圆满,甚至隐隐的还在提升他的修为,这就不得不让他重视起来。

“在阳神世界之中,创出诸天生死轮的那位绝代宗师本身便身具高位,几乎统领一界,调理‘yīn’阳,所以修为增长的速度极快,不到五十之龄便达到了粉碎真空的境界,粉碎真空,便是星主境界,即使在阳神世界,也是神话般的人物,想来这其中便有借势的功劳。”细思之间,他对于这‘门’武学产生了极为深厚的兴趣了,“可惜,我得的只是残篇,若是能够得到全篇,倒是可以全心全意的单独修炼。”

想到自己所得的残篇,心下顿时遗憾不已,不仅仅是对于自己所得的有些遗憾,更是遗憾自己没有早一点发现这个秘密,若是在昆墟界或是在诸天轮回之地便发现这一点的话,自己倒是可以有目的‘性’的针对一些去过阳神世界的轮回者,不说得到全篇,至少也能够凑齐一点。

可惜了!!

他心中暗叹一声,现在已经太晚了,不过,有这残篇在身,倒也可以在这元武界招摇一番,至少可以当成爆气大招用,若是将来自己的势力发展起来,威力越来越强,未必不能借此破碎虚空,进入武神之界,同时,扩张自己的势力也有利于完成自己在元武界的任务,那就是查探第七武神云天月的根脚。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个计划,终于眼开了眼睛,视线在擂台之上扫了一圈之后,望向了南昆城城主李天声。

关靖未死,并不是他的抵抗力有多强,而是因为王通手下留情了,想想刚才两人‘交’锋的威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通竟然还能够手下留情,简直不可思议,这说明王通的力道几乎已经到了收发如心的境界了,顿时又将王通高看了几分。

看着金阳宗的人将关靖抬走,王通的朝着四周扫了一眼,温和一笑,问道,“诸位,可有再向王某人挑战的了吗?”

这……

周遭诸人俱都闭口不已,没有人是傻子,王通对关靖手下留情,那是因为人家关靖背后有枪神堡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心存顾忌,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就这么冲上去想捡便宜,九成九的是便宜捡不着,反而将自己搭上去,所以,等了半天,没有一个人上场。

而等的越久,越是没有人敢上场。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王通看周围终究没有人上场,便径自下去,目光所及之处,竟无一人敢与之对视。

心中不由暗笑,这一着棋是走对了,强打关靖,当真是打出了自己的威风,也把诸人的心中的胆怯之间彻底的打了出来。

李天声本来已经绝望了,也早已经收回了望向王通的目光,不过突然之间,他感到一种芒刺在身的感觉,心念一动,抬眼望去,正迎向王通的目光,随后,一缕极细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中,他目光连闪,心中大喜过望,冲王通微一点头,面上的笑容随后敛去,一副不闻不问的模样。

此时擂台之上,情势又是一变,柳林世家,血刀帮与采石坞三家已败,现在只余下枯木‘门’、青煞‘门’与金蚕教在争夺,其中枯木‘门’偏向至天‘门’,青煞‘门’偏向火神教,而金蚕教则更神秘一些,‘门’中之人极擅用毒,在南昆城中并无什么依靠,但即使是两大宗‘门’与城主府也不愿意得罪这种浑身是毒的家伙,表面上一直保持着中立,至天‘门’也好,火神教也罢,都曾经拉拢过金蚕教,但是全都失败了,只有李天声隐隐的知道这金蚕教背后的来历,暗中取得了联系,正好符合了三方势力一人一家的规则,但是因为王通横空出世,夺取了一个名额,现在三方之中,必然会有一方要出局,处于劣势。

微微的侧了侧身子,头偏向了火神教的教主,“袁教主,青煞‘门’对上了金蚕教,好像有些不妙啊!”

此时场中有六个擂台,三方势力,各有两名神变境的强者在台上搏杀,其中青煞‘门’的两名神变境强者都处在下风,再战下去的话,说不得便要败了。

火神教教主袁公望面‘sè’‘yīn’沉,实在是有些不好看,毕竟青煞‘门’与他联系紧密,若是取得了胜利,火神教便有了一个强大的盟友,但是若是败了,火神教在现在的三势力之中便处于劣势了。

所以这话听在他的耳中,倒有些示威的意思,面‘sè’顿时更加难看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袁教主,天声并无他意,只是觉得这南昆城中,各方势力还是暂时保持一个平衡比较好,你觉得如何?!”

看网友对 第355章 谋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