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剑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剑

浓郁的夜sè,成为它最好的掩护。

张开的翅膀超过一米,犹如小型犬的黑sè身体错落着暗红的斑纹,就像黑sè岩石即将冷却的熔岩,在黑sè的夜sè中几乎难以察觉。

双目紧闭,说不出的从容,它释放的波纹笼罩全场。

它的目标是那个散发着独特波动的人类,它在他身上感受到危险的气息。它并不发达的智力,并不足以让它明白为什么,也许是杀戮的本能,比以前要强壮数十倍的身体依然完全遵照本能。

独特的飞行方式,就仿佛深海的鲸鱼的洄游,悄然无声。

目标要逃离,这对于它来说,是一件经常遇到的事情。

俯冲的速度很快,双方迅速拉近,当飞到一半的时候,它的速度猛地增加,闭着的眼睛睁开。殷红的眼睛就像烧红的烙铁,它的表情变得狰狞,锋利雪白的牙齿,带起嘶嘶的风声。

忽然,面的那个目标停了来,转身面对它。

逃跑是多么徒劳的事情,但是想要反抗是更加愚蠢的行为,它感觉自己体内的鲜血在燃烧,嗜血的杀意,让它更加亢奋。

它继续加速。

注意力都放在血蝙蝠身上的艾辉,哪怕他心理早就有所准备,但是依然被血蝙蝠的速度给吓到了。

好快!

血蝙蝠的血目,在空中拉出一条妖异的红sè光痕。但是速度太快,快到艾辉的肉眼根本跟不上血蝙蝠的速度。

更可怖的是,它的风声极小,只有极细的嘶嘶声,就像毒蛇吐信reads();。

这颠覆了艾辉的认知,其他飞行荒兽飞行速度越快。风声会越大。箭矢亦是如此,越是威力惊人的箭矢,风声凌厉才是常理。

但是俯冲的血蝙蝠。风声竟然如此之小。

更要命的是,它还在加速!

不合理啊!

艾辉心中生出转身就逃的冲动。他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真是天真啊,这么快的速度,那两个妞的怎么可能跟得上这么恐怖的速度?

他硬生生克制心中的恐惧,这个时候逃跑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两条腿的怎么跑得过长翅膀的?

更何况这畜生的速度已经超过他见过的任何一支箭矢!

知道已经跑不掉的艾辉,反而冷静来,就像之前知道别无选择的时候,立即没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头。

他握着剑柄。

龙脊火的剑柄手感很硬,他自己缠了绳。在绣坊那么久。给自己的剑柄缠绳这样的小事情还是能够做到。

缠完绳的剑柄,非常合手。

不知道为什么,当艾辉的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剑上时,他的心子平静来。

他甚至还想到,难怪在很多剑典上,都有谈论到剑修应该怎么对待自己的飞剑。有一些剑典上,还会要求剑修应该自己炼制自己的飞剑,整个过程都不能假手于人。

炼制完成的飞剑,剑修便要开始漫长的温养。

其他的修真者法宝会经常更换,但是剑修的飞剑却不会。绝大部分的剑修。一生拥有的飞剑都不会超过一个巴掌。而那些一生绝不换剑,把凡铁温养成神兵的剑修,并不少见。

艾辉发现自己这个时候的心神还在飘。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已经没有半点紧张和恐惧,好像突然间,所有的危机解除。

握着剑,他感受到剑柄传来的触感,他的心神平静,眉心躁动的剑胎也突然变得沉稳有力。散漫的心神,顺着剑身收拢。

艾辉心中无悲无喜,他的后膝微弯,腰一点点往沉。屈肘收剑,剑柄直抵胸前。剑尖上扬。黑sè的剑身深沉无光,七枚晶莹的红sè晶体。就像浮出水面的神秘岛屿。

他的动作舒缓,没有什么危险,没有半点气势。

坚硬如钢刺的黑sè短发,在紧贴头皮的发根,银sè在悄然蔓延,那双眸子依然无动于衷,平静如水。

他的世界安静极了。

就连那微微的嘶嘶声都消失不见,手中的剑很稳,两百二十斤的剑身,像磐石一样一动不动。他能感觉到微风掠过剑尖,能感受到缓缓的气流,被剑刃一分为二,它们紧贴着剑身表面,就像水流一样滑过。

刚才艾辉在不断往剑胎注入元力,让自己的世界不断扩张边界,向更远处延伸reads();。

然而这次的体验完全不同,他感觉自己的世界就像收网般在不断收缩,收缩到自己的剑上。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七块晶体每一块表面哪怕再微小的凹陷和裂痕。

这种感觉奇妙至极。

不远处的师雪漫和桑芷君眼中,亲眼目睹此艾辉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都被吓一跳。

尤其是师雪漫,她见过艾辉出手,那光华绚烂的一剑,到现在她依然无法忘记,那是她见过的最惊艳的一剑。也是从那次开始,她就一直觉得艾辉的剑术非常出sè。

但是仅此而已。

在剑术没落的当代,剑术出sè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从五行天建立开始,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位剑术大宗师,就连那些所谓的剑术大师,有一半都是自封的招摇撞骗之徒。

然而,此刻的艾辉,却给她截然不同的感觉。

没有光华,没有璀璨,艾辉就像一座雕塑,一块岩石,一汪深潭。

从小见过各路高手的师雪漫,眼力比一般人要强大得多。她晓得厉害,越是的深沉的平静之,酝酿的风暴会越激烈。

师雪漫身子不敢多看,安静犹如雕塑的艾辉身上,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吸引力,摄人心魄。

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她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她们出了一点问题,艾辉就会命丧当场。她的后背,淡淡的雾气弥漫,就是水汽蒸腾。这是她全身水元力运行到极致的表现。她拼命地想锁定俯冲的血蝙蝠,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锁定血蝙蝠。

太快了!

血蝙蝠睁开眼睛。师雪漫能看到那道妖异的光痕,但是她用尽力气。只能捕捉到它的残影。

桑芷君把嘴唇咬破都浑然不觉,她的额头,布满汗珠。

她也无法捕捉到血蝙蝠的身影。

就在她们无计可施之时,艾辉忽然出剑。

这是非常缓慢的一剑,慢吞吞轻飘飘,就像是递出去的一剑。

空中快若闪电却妖异毁灭的红sè光痕,和艾辉这慢吞吞的一剑,在视觉中产生极为强烈的反差。师雪漫觉得这一幕说不出的别扭。但是她的心神和目光,却不自主被这一剑吸引。

当剑尖递到尽头,妖异的红sè闪电破空而至,极慢和极快在空中交汇。

暗红的血爪和黑sè的剑尖仿佛定格。

没法形容这一刻的别扭,师雪漫就像是晕车一样,说不出的难受,心中翻腾,恶心想吐。她身边的桑芷君身形一晃,脸sè却是白了一分。

咚!

沉闷就像重鼓的爆音,让每个人心中都是一颤。

肉眼可见的环形气浪。从剑尖和血爪之间骤然爆发。

艾辉就像喝醉了酒一样,脸上陡然升起红晕,他呲了呲牙reads();。似乎像说什么,但是没有等吐出一个音节,他就像硬木棍集中的小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残影,砸中不远处的围墙,轰隆围墙垮塌一片。

血蝙蝠的身体第一次浮现在师雪漫和桑芷君眼前,黑sè的身体暗红斑纹密布,狰狞可怖的脸此刻却是一阵迷茫。

师雪漫强忍胸口的难受,她知道最关键的时候到了。没有任何保留,全身的元力全都涌入她指间扣着的那颗露珠。屈指弹出。

光华一闪,师雪漫手中的露珠消失。她浑身就像抽空一般,摇摇欲坠。

一旁的桑芷君脸sè苍白,但是眼睛却流露出高昂的战意,手中的金丝软弓犹如满月,三根兔毫箭搭在弦上。她的手指夹着三根箭矢的箭尾,而箭头却是聚拢合一。

三根兔毫箭亮起淡淡的银sè光芒,淡淡的剑意锋锐无比,让桑芷君多了一丝惊喜之sè。

铮!

三根兔毫箭,在空中合二为一,化作一道更加耀眼的银光。

用尽全力的桑芷君比师雪漫更不堪,连退好几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师雪漫的露珠击中晕晕乎乎的血蝙蝠,露珠一碰到血蝙蝠的身体,便蓬的散作一蓬细小无比的雾气,渗入到血蝙蝠的体内。

血蝙蝠的身体一僵,它体内的水分正在疯狂地朝那些细小的雾气汇集。但是它体内的鲜血,同样在朝那些细小的雾气涌去,它们想要吞噬这些蕴含浓郁元力的雾气。

此刻的血蝙蝠成为最好的靶子。

桑芷君射出的那道银光,毫不费力射中血蝙蝠的脑袋。

银光骤然爆裂,血蝙蝠的脑袋炸成无数碎片。

血蝙蝠无头的身体,就像沸腾的水一样,忽然无数水汽蒸腾,原本坚硬有如钢铁的皮肤,迅速失去光泽,变得干枯,轰然倒塌。

一个胖硕的身影,从废墟中把艾辉扒拉出来。

在艾辉被弹出去的时候,胖子就冲出去了。

艾辉已经昏迷过去。

胖子二话不说,把浑身是灰的艾辉背在背上,一言不发便朝道场发足狂奔。

坐在地上的桑芷君眼睁睁看着胖子消失的背影,嘟囔:“也不打声招呼,真是的……”

“救人心切吧。”恢复一点力气的师雪漫把桑芷君从地上拉起来。

“我们现在怎么办?”桑芷君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脸上也是劫后余生的茫然。

“求援。”师雪漫放出求救信号。

她看了一眼胖子消失的方向,心中有些担忧,也不知道艾辉的伤势怎么样?

正面硬扛血蝙蝠的冲击,真让人吃惊……

一定要没事啊!(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