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一世之尊 > 第八十二章 质询

第八十二章 质询

  无净首座?

  听到这个名字,孟奇悚然一惊,心跳不由自主加快,因为无净乃戒律堂首座!

  他是无字辈目前年纪最小的一位,但修为却超凡脱俗,不比达摩、菩提两院首座差多少,亦是地榜上有名的人物,而且他为人嫉恶如仇,明察秋毫,不妄纵,不妥协,是寺内僧人最怕的一位高僧。

  对自己的询问竟然要戒律堂首座亲自出马,莫非他们怀疑我什么?

  孟奇惊疑不定之中,禅房的门随风而开,真妙当先走入,容貌气质皆显yīn鸷的玄空其后,接着他们分列两侧,恭迎一位着黄sè僧袍、披红sè袈裟的和尚。

  这和尚四十岁上下,肤sè古铜,五官普通,脸庞棱角分明。

  作为戒律堂首座,他不像别的宗门刑堂执掌者一样不自觉带上几分狠厉,而是沉稳内敛,不苟言笑,唯有那双眼睛凌厉冷峻。

  “这是戒律堂无净首座。”真妙为孟奇和真慧介绍道。

  拜见之后,孟奇立刻感受到无净的目光在自己和真慧两人身上来回打量,如刀剑穿身,似烈阳照雪,让自己有种内心秘密都被看穿了的感觉。

  无净收回目光,盯着孟奇的双眼,低声道:

  “真定,你从何处学的‘阿难破戒刀法’?”

  “啊?”孟奇震惊出声,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敢相信看似普通的伤口会透露这个秘密。

  玄空回头看了无净一眼,见他轻轻颔首,于是转身看向孟奇,严肃道:“井底之蛙安知天地广阔?天眼通、天耳通绝非世俗传闻!”

  “你没有任何掩饰的一刀摆在真常身上,让首座如何看不出那是‘阿难破戒刀法’的第一式‘断清净?”

  “老实交代,你从何处偷学的‘阿难破戒刀法’?是不是和真常、真永联手盗经,然后因为分账不公而反目?《易筋经》抄本是不是被你私藏了?”

  一连串的问题仿佛一个个惊雷在孟奇心中炸响,自己还是太小看有法身高人镇压的少林了,行事太不谨慎了!

  “我,我……”孟奇脑海念头急转,寻找着借口和理由,毕竟“六道轮回之主”的危险如芒刺在背,自己不可能如实回答。

  “师兄是偶然看到师父练习‘阿难破戒刀法’后学会的。”这时,旁边的真慧一脸坦然地说道,似乎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点也不害怕。

  “偶然看到?”玄空一字一顿地反问,接着冷笑道,“谁能偶然看到别人练刀而了悟真意,掌握一式外景巅峰级的刀法?”

  能伤到“罗汉伏魔神功”与“般若掌”小成的真常,真定必须得了悟“断清净”真意。

  旁边的真妙第一次听闻此事,恍然又震惊地看着孟奇,难怪他能伤到真常!可“阿难破戒刀法”是秘籍传承,他能这么短时间内了悟真意,刀道天赋也堪称惊世骇俗了!

  孟奇生死边缘也不是没走过,危险亦遇到好几次,迅速压住了惊骇的情绪,壮着胆子道:“首座,玄苦师叔,事实确实如此,弟子或许与‘阿难破戒刀法’有缘,偶然撞见师父练刀后,于舍利塔修炼金钟罩时悟出了红尘如炉,锻我佛心的真意。”

  老实说,换做自己,也不会信真妙这个解释,但此时只能强辩了。

  “修炼金钟罩与‘阿难破戒刀法有什么关联’?”玄空脸上写满了不信。

  无净却轻嗯了一声:“如何悟出?”

  孟奇赶紧将当时的情形详细描述了一遍,因为是亲身经历,所以格外翔实。

  他说话时,无净双眼深处似有金瞳凝聚,一直盯着他的眼睛。

  等到他说完,无净缓缓颔首:“这当是你了悟真意的真实经历,但偶然看到练刀一事,确在撒谎,没人可以只看一遍刀法就能了悟真意的。”

  他说的很肯定,不知是基于常识判断,还是刚才暗施神通,看出了孟奇在撒谎。

  “首座明鉴,确实如此。”孟奇不敢与无净对视了。

  无净沉默了一阵,正当孟奇以为他要用神通或类似“搜魂十三手”的功夫拷问自己时,他突然开口了:“事情曲直早已注定,非是狡辩能够开脱,你随我去大雄宝殿,面对方丈和其他长老的质询吧,沿路之上,好好想一想,放下屠刀,当能立地成佛。”

  说完,他就转身走向门外,而此时玄空yīn鸷的脸上泛起了得意的笑容,一副你果然有问题的模样。

  面对外景之中亦算一流的无净,孟奇哪里敢反抗和逃跑,只好收敛着心情跟了上去,安慰自己六道轮回之主相关的事情不会被天眼通等发觉,至于勾结真永、真常之事,自己问心无愧,不怕神通或绝学加身!

  真慧呆呆地也跟了上去,完全没注意无净只是询问孟奇一人。

  夜风微凉,孟奇缓步而行,心神渐渐沉淀,排除了害怕和惶恐。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无净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仿佛察觉到了他状态的变化。

  …………

  大雄宝殿之上,孟奇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降龙罗汉”空闻方丈。

  他脸藏淡金,白眉长长垂下,容貌清癯,胸前戴着一串墨沉沉的佛珠,手中持着九环锡杖,充满了出尘之意。

  殿中披着红sè袈裟的僧人,孟奇认识的很少,只有菩提院首座无思,长老无想,无得,自家师父玄悲。

  拜见方丈之后,无净将事情原委完完整整讲述了一遍,包括他通过神通判断出孟奇在撒谎。

  无想、无得等长老、首座纷纷点头,相信无净的话语,纵使达摩祖师涅槃归来,在成就法身之前,也不可能偶然看到别人演示刀法就能了悟真意的。

  “我佛慈悲,普度世人,若诚心悔改,当能消除罪业。”无净转头看着孟奇,目光如电。

  孟奇看了一眼师父玄悲,见面无表情,正待说话,却忽然有另外一位长老进来。

  “阿弥陀佛,回禀方丈,舍躯崖下没有找到《易筋经》抄本,也没有发现别的绝技秘籍,或许是被毒潭所融。”

  “那里毒物遍地,是不少修炼毒功的施主喜爱的地方,我们又任其自然,只是规劝他们少造杀孽,未曾驱赶。”眉须皆落,宛如枯木的菩提院首座无思平淡说道。

  他的意思,孟奇听得分明,可能是哪位修炼毒功的外景高手收到了“天降大礼包”。

  “阿弥陀佛,无定,你带十位长老下去询问一下那些施主。”方丈空闻语气平和地说道。

  无定,杂物院首座,知客院、杂役院也归属其中。

  玄空此时突然开口:“方丈,各位长老,也可能是包裹未曾掉下悬崖。”

  他意指孟奇隐匿。

  “真定,你到底从何处习得‘阿难破戒刀法’?”无净再次开口询问,多了一分严厉,“《易筋经》真的掉下去了吗?”

  找不到《易筋经》抄本的状况让孟奇下意识冷汗直冒,莫非自己摆脱不了冤屈?

  他定了定神,在一道道或严厉或淡漠或慈和的目光中道:“方丈,各位长老,《易筋经》确实掉下去了。”

  “那你从何处习得‘阿难破戒刀法’?出家人不打诳语!”无净愈发严厉。

  孟奇心跳加快,不知该坚持还是该另外编造借口,手心不由出了一层白毛汗。

  这样的压力下,尤不得他不紧张。

  正当他咬牙准备再找理由时,忽然看到师父玄悲走出长老队伍,坦然伏拜于方丈空闻面前:

  “弟子知罪,弟子私授了真定‘阿难破戒刀法’。”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二章 质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