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362章 娲皇宫

第362章 娲皇宫

娲皇宫

浑天宝鉴

好熟悉的名字哟,难道这个元武界是天子传奇的世界不成?

不对,在进入元武界之前,轮回之盘已经将元武界的基本信息透‘露’给他了,这里显然并不是天子传奇的世界,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世界。。更新好快。

但是为什么会有浑天宝鉴呢?

难道是重名的巧合吗?

连娲皇宫这个名字也是巧合?

就算这些都是巧合,但是那什么白云烟、玫霞‘荡’这些东西也是巧合吗?

不可能是巧合。

也就是说,娲皇宫的浑天宝鉴和他所知的浑天宝鉴其实是一个东西,即使是一个东西,那么,明明不是这个世界的武学,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呢?

这便又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天子传奇的世界与元武界有联系,细细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元武界的武学其实和天子传奇世界非常的相似,不仅仅是天子传奇,还有那什么神兵玄奇,甚至风云世界,都非常的相似,或者说,其实这些世界都是有联系的,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便是,这个世界曾经有过懂得这‘门’武学的轮回者来过,而娲皇宫,正是这名轮回者所创,甚至这名轮回者,就在这个世界之中,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便更有意思了。

王通非常希望是第二种可能,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将会有一种美味的大餐可以吃了。

浑天宝鉴,这东西修炼到绝顶,绝对是破碎虚空级别的武学,最重要的是,这‘门’武学与其他的武学都不一样,他能够在这样的武道世界之中,分离出尽量多的天地元气以供修炼,甚至可以说,这‘门’武学的每一层,其实都可以看成是对于一种天地元气的‘抽’取应用,在这样的武道世界之中,不但罕见,而且非常的珍贵。

“你说火神教的炎阳奇经是从浑天宝鉴之中演化出来的?”

“是的,这在南昆城并非什么秘密,数百年来,火神教一直都以娲皇宫的分支自居,只是这两百年来,似乎断了联系,火神教经历了数次灭派危机,娲皇宫都没有出面,只是这一次,火神教真的在南昆城中除名了,我担心……”

“这倒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王通眼睛眯了起来,他的实力是不错,对自己也有信心,只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现在他的修为太低了,在南昆城这种小地方还能唬唬人,真的来一个天位级别的高手,他也只有逃命的把握而已。

“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种事情,既然两百年来都断了联系,说明他们之间存在着问题,就算是还有些香火情,短时间内,娲皇宫也不会来找麻烦的,当务之急是先将实力提升起来。”说到这里,他看了看解风与解竹,“你们两个的修为提升的不慢,但是手段还不是很足,战力有些跟不上修为提升的速度,我这里有一‘门’功法,应该能够帮助你们提升自己的实力。”

两人一听,俱都面‘露’喜‘sè’,虽然第一次看到王通的时候,这厮非常的狼狈,不过从这几个月的表现来看,这家伙的来历绝对非常的神秘,手段无数,有一些手段更是让他们感到匪夷所思,之前完全不敢想象,北冥神功与小无相功已经够逆天的了,还有那神秘莫测的扭曲力场以及那一套如大鹰一般凌空搏击的武学,都是他们之前闻所未闻的,若是能够得传一二,战力必然大增,而解家的传承等级,也会大幅的提升。

在场的其他势力的宗主与长老,俱都面现羡慕之‘sè’,这解家算是走大运了,逃亡的路上竟然也能够捡到这么个妖孽,为什么这人不是自己捡来的呢?

“另外,鹰巢初建,初步的框子还是需要搭起来的,这些事情我并不擅长,便‘交’给你们了,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我一个新的宗‘门’,要有新的气象,框子搭好了之后,我会想办法提升你们的实力。”王通看了解风一眼,又将目光转向了一众长老宗主们,“从现在开始,解风便是鹰巢的大总管,负责处理鹰巢的一切内外事务,具体职司怎么分配,也由他来定,诸位没有意见吧?”

所有人都是一愣,旋即欠身应是,这本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他们一开始,就是来投解家的,一直都是以解家为核心,王通以前是解家的供奉,如今自创宗‘门’,反客为主,这种事情在元武界并不是没有先例,武者的世界,自然是以武为尊的,王通有绝对的实力,自然就是老大,至于其他的,自然也就是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由解家来主导鹰巢的建设,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意思。

“那就这样吧,这一次争斗我有些许感悟,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是!”

众人一齐应是,再抬头时,王通已经消失不见,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水到渠成,解风本就是解家的家主,宗‘门’初建,事情仅仅只是繁杂,并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很快,一切便井井有条的布置了下去,一个新的宗‘门’,在南昆城中冉冉升起。

…………………………

…………………………

南昆城,城主府

至天‘门’主齐学道一脸不悦之‘sè’。

“李城主,好算计啊,这次把火神教算计了进去,下一次,是不是就要算计我们至天‘门’了?”

李天声叹了一口气,显得很无奈,“不管你相信不相信,出现这样的结果,是我没有想到的。”

“你没有想到,你和那王通配合当真是天衣无缝,还没有想到?你这么做,就不怕娲皇宫来找你的麻烦吗?”

“我承认,王通事先是来找过我的,说是要我配合,做掉火神教,但是我不相信。”李天声沉声道,“齐‘门’主,换做是你,有一个人跑到你面前来说要单挑火神教,夺取他们的宗‘门’名额,你会相信吗?”

“这……”这下子,轮到齐学道张口结舌了,扪心自问,若是换成他,恐怕也不会相信吧?

“就是啊,这厮只是先天武者,我怎么会想到他竟然真的有本事把火神教斩落马下?我只当他是狂妄而已,之所以配合他,也不过是想落落火神教的面子,削弱一下火神教的实力罢了,谁知道他竟然会有这般的本事。”

齐学道默默无语,身为一宗之主,他当然能够理解李天声的心思,无非就是借力打力,借刀杀人,想要渔翁得利罢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借的刀太利害了,不但成功的杀了人,还把他自己给吓住了,因此,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只是道,“火神教在南昆城与我们共事这么多年,大家之间虽然有一些矛盾龌龊,但相互都熟悉,知根知底,相处起来也轻松,这个王通却不一样,虽然是孤身一人,但是来历和手段都太过神秘,如今又聚拢了一批人,自成一家,恐怕非南昆城之福啊。”

“你以为我会担心这个?”李天声冷笑道,“我以前从来没有把王通放在眼里,以为他只是一个愣头小子,但是现在却不能这么看了,但是现在却不能这么看了,他一个人倒没有什么,聚拢一批人也没有什么,我担心的是他背后是不是还有人,又或者还有什么势力在为他撑腰,这才是最可怕的,能够教导出这样人物的势力,可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了的。”

“你说会不会是娲皇宫的人?”齐学道突发奇想,“火神教虽然出自娲皇宫,但是两百年前就与娲皇宫闹了矛盾,说不定娲皇宫想趁此机会收拾一下火神教,所以放了这么一个人过来?”

“我也想过,不过可能‘性’不大,不管怎么说,火神教也是从娲皇宫中出来的,烈火老祖是娲皇宫的长老出身,虽然两百年前出了那样的事情,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起误会而已,为了这样的小事,娲皇宫绝不会这么做,否则他们的名声恐怕早就没有了。”

“既然不是娲皇宫,那又会是谁呢?益州也好,甚至整个南方,大宗‘门’虽然不少,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物,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手段啊!”齐学道皱起了眉头,“会不会是外部的势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担心有人借此次荒兽之‘潮’,将手伸到南方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是这个可能的话,就不是我们一个小小的南昆城能够处理的了的了,也不是我们该担心的事情。”李天声笑了起来,“我倒是希望如此,这样一来的话,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那几个宗‘门’自然会出面处理,我们只要在一旁呐喊助威便成了。”

“我担心的是我们连呐喊助威的资格都没有啊,直接被人家拿来做炮灰,就如这一次荒兽之灾一般,如果他们能够及时的相助,我们还会受到这般的损失吗?”

“当然不会!”李天声苦笑道,“不过荒兽之灾是荒兽之灾,把他们赶回去便是了,虽然会有一些损失,但终究不是什么大害,若是外部的人想把手伸到南方来,那就是大害了,想来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至于炮灰,呵呵,我这是南昆城主府,可不是你们至天‘门’,我是朝廷钦封的,他们势力虽然大,但也不会拿朝廷不当一回事吧?所以,该烦恼的是你,不是我。”

“你……”齐学道一时气结,恶狠狠的瞪了李天声一眼,沉声怒道,“你会后悔的!”说罢,拂袖而去。

“慢走不送!”齐学道呵呵笑道。

………………………………

………………………………

云遮雾绕苍澜山,金碧辉煌娲皇宫

在娲皇宫耀眼的金‘sè’台阶之前,一溜烟的跪着十来名神变境的强者,他们,就是火神教残余的十一名神变境的长老。

在南昆城中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神变境的强者们,此时就如同是霜打了的茄子,彻底的蔫了,一个个的表情惶恐,有几个人甚至因为太过恐惧,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一副随时都要倒下来的模样。

他们已经在这里跪了十天了,十天里,滴水未进,即使是修为到了神变境,身体也彻底的虚了。

但是与那不可测的未来相比,现在这些苦头,其实都不算什么。

当,当,当……

一阵阵悠远的钟声自娲皇宫内响起,巨大而沉重的金‘sè’大‘门’缓缓的打开,一众娲皇宫的弟子蜂涌而出,来到他们近前的时候,分成两股,绕开了这几个跪在宫‘门’口的倒霉蛋,四散而去。

这已经是第十天了,如果说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些好奇的话,十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们********的以平静的目光看待这些倒霉蛋了,如果说,还有什么值得他们期待的话,那就是,宗‘门’之中的那些长者们什么时候能够原谅他们。

不过是片刻工夫,一大群娲皇宫的弟子都四散而去,消失不见,娲皇宫‘门’口再次变的平静起来。

“你们,可知罪了!!”

一声悠远深沉的声音从娲皇宫内传到十一名火神教长老的耳中,这十一名长老顿时如闻大赦,大喜过望,连连叩头,“知罪了,知罪了,弟子知罪了!”

“弟子?从二百年前开始,你们便已经不再是娲皇宫的弟子了。”

“是是,小人们知罪了,小人们知罪了。”火神教一众长老连忙改口。

“二百年了,你们为何到此?”

“前辈容禀!”为首的一名长老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将脑袋叩在那金‘sè’的台阶之上,“火神教已经破灭了,南昆城中,再无火神教这个宗‘门’,弟子,不晚辈,特来禀报?”

“破灭了?呵呵,这是好事啊,这么多年了,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不错,不错,破灭的好啊!”

台阶之下,没有人敢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胆子发出来。

“既然破灭了,那你们来娲皇宫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想要娲皇宫为你们这些叛徒复仇不成?”那声音满含讥诮的问道。

“不敢,小的们不敢,只是我火神教终究是出自娲皇宫,二百年前与宫中发生误会,从而断绝了来往,但是在我等心中,无时不无刻不以娲皇宫弟子自居,只是碍于教中戒律,一直不敢与宫中联系,如今火神教破灭,我等是来恳请宫中重新收归‘门’下,以赎前罪!”

“重新收归‘门’下,以赎前罪!”那声音再次笑了起来,“有趣,当真有趣,这话听起来很舒服啊,不过,娲皇宫可不是你们那个什么火神教,什么人都能随便收的,你们能入火神教,不见得就能入娲皇宫,可考虑清楚了?”

“弟……小的们已经考虑清楚了,只要能入娲皇宫,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愿意承受。”

“好,既然你们有这个决心,我也不便多说什么,去闯九叶林吧,闯出了九叶林,你们便是娲皇宫弟子,闯不出九叶林,便做九叶树的‘肥’料吧!!”

“是,小的们遵命!”

看网友对 第362章 娲皇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