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剑王朝最新章节列表>> 无罪新书 第四十八章 一场刺杀

第四十八章 一场刺杀

小说:剑王朝     作者:无罪    发布时间:2014年9月24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秋意已越来越深,枯藤上爬满的白霜已经浓得越来越像雪。

青藤剑院的一处石室里,南宫采菽微垂着头盘坐着。

无数看不见的天地元气在她的身边飞舞着,很多天地元气落在了她的身上,渗透进她的衣衫,落在她的肌肤上。

这是任何人静坐时都会发生的事情,哪怕不是修行者,无处不在的天地元气也始终充盈在周身。

然而这一夜却似乎有些意外的变化。

那些看不见的天地元气在落入她肌肤的时候,莫名的闪现出许多微小的光星,散发出莹润的光泽。

南宫采菽的整个身体,都放佛变成了玉石一般。

然而她已经在修行之中陷入了沉睡,体内的真气都沉静不动,就像一个绝对安静的池塘,所以她看不到这样的画面,也不知道自己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改变。

直到天空开始透亮,远处有飞鸟在青藤间飞跃,许多白霜如雪般洒落,她才缓缓的醒来。

在醒来的一刹那,她都没有感觉到发生了什么明显的变化。

直至她习惯性的催动真气,活动气血,让自己的整个身体更加清醒的同时,她才感到自己的真气变得和以往截然不同。

真气里好像参杂了无数的水滴,以至于所有的真气变得粘稠,都变成了某种奇特的液体。

她呆住。

然后她开始激动,前所未有的激动。

她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她没有想到竟然会在睡梦之中完成这一步。

她已破境。

在熟睡之中,她从第二境炼气境进入了第三境真元境。

她激动的呆坐了许久的时间,然后她跳了起来,没有第一时间感悟真元和真气之间的不同,没有马上感悟自己全新的境界,而是第一时间到了自己的书桌之前,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磨开了墨,然而十分严肃的提笔,开始写信。

“父亲,我已破境成功,修行的速度在青藤剑院这十年的学生里面,可排第三…天冷了注意加衣…还有,上次求父亲寻找的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不知是否有些眉目,若是有可能的话,能否再加紧些.”

她原本不喜废话,写到此处本身已经准备搁笔封笺,然而想到丁宁的身体状况,想到丁宁没有那么多将来的时间,只能重眼前事,她便微微犹豫了一下,笔尖轻颤,然后她又补充了一句:“因只是用来做交易,不是自用,所以只要是提升修为进境的功效好,哪怕今后对于身体的不利影响多些,也没有关系。”

写完这封信,仔细的封好,在开始感悟真元境和炼气境的差别之前,她忍不住朝着窗外白羊洞的方向看了一眼,喃喃自语:“这么多天过去,不知道你的修为进境到底如何…祭剑试炼,可是越来越近了。”

对于这个性情直爽而侠义的少女而言,如果按她心中所说的所求的丹药只是用来交易的话,那她希望交易到的,只是丁宁的友谊。

……

南宫采菽的信笺开始在路上传递。

又一个夜,丁宁从白羊洞的山门口走出,和往常一样,进入了等候在山门口的马车。

在黑暗而开始颠簸的马车车厢里,丁宁的手再次抚过平日里挂着他腰间,现在横隔在他膝上的墨绿sè残剑。

即便距离李道机拿来这柄剑给他已经过去了大半月的时间,距离青藤剑院的祭剑试炼也已经只剩下扳着手指头就能数得清的时间,但每次看到这柄墨绿sè的残剑时,他的心中还是会荡漾起不一样的感受。

这柄剑叫“末花”。

事实上这柄剑原本的名字叫“茉花”,因为这柄出自巴山剑场的剑在真气或者真元涌入剑身之后,剑身上的光亮,便会像无数朵皎洁的茉莉花亮起。

这原先是一柄极美和极有韵味的剑。

只是这柄剑之前的主人在使用这柄剑的时候,每一次出剑之时,都充满了毫无回旋余地的绝厉,每一剑都像是他所能刺出的最后一剑,每一剑都像是他最终的末路,每一朵剑花都像是看不到明天的花朵。

剑在不同性情的主人手中,便变成不同的剑,拥有不同的命运。

正是因为这名剑主人的性情里直就是直,横就是横,不带任何回旋余地,所以这柄剑才最终会变成这样的一柄残剑。

而此刻这样的一柄剑的出现,对于丁宁而言,则更是提醒他那么多欠的债和必须收回的债。

马车在黑夜里穿行,进入没有城墙的长陵,驶入平直的街巷。

然而和在山道上相比,在平直的街巷中却反而显得更为颠簸。

在几声异音从车底下响起,车厢有了些异样的摆动之后,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赶车的中年男子有些歉然的对着车厢里的丁宁轻声解释:“许是上次车轴修的不是很好,再加上赶得一直有些急,所以出了些问题。”

丁宁问了两句这么晚了还能找到修车的地方,明日早晨的用车会不会有问题的无关痛痒的话之后,看着距离梧桐落已经不甚遥远,便谢绝了这名白羊洞杂役再就近租借一辆马车送他去梧桐落的提议,让他自去修车,然后便步行走向梧桐落。

梧桐落外围的一些街巷,也都是普通的民居,这些白天已经劳碌了一天的居民此刻都已经甜美的入睡,偶尔有微弱的灯笼光芒在萧瑟的秋风里摇晃不安。

这样的情境对于丁宁而言十分熟悉,再萧瑟的秋风也引起不了他更多的情绪,然而才走过一条幽暗的巷道,他的眉头却骤然深深的蹙起。

他抬头朝着前方左侧的屋面上望去,那种寻常修行者没有的强烈直觉,让他的jīng神瞬间集中到了极致。

就在他抬头的这一瞬间,死寂的街巷中骤然响起数声轻微的杂音。

十余支箭尖有意磨细,以降低破空声的弩箭,带着凄厉的杀意,从那片屋面上洒落。

丁宁的面容骤寒,他的身体迅速伏低,敏捷的闪入一侧的檐下,极其简单的闪过了这一轮所有的箭矢。

叮叮叮…一阵密集的爆响,一支支落空的弩箭在地上如折断的干枯茅草般乱跳。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也随之响起。

他后方的街巷中,闪出了一二十条人影。

这十几条人影的背上都有寒光,但双手之中,却是都持着数丈长的削尖了的竹篙。

与此同时,他前方的巷口里也同样涌出十余条身影,一样的背负利器,手中持着削尖了的竹篙。

丁宁的面容没有什么改变。

但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握住了墨绿sè的残剑。

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然而这些人明显很有经验,绝对不可能留情。

这里聚集梧桐落有一定的距离,长孙浅雪不可能很快发现这里是他在战斗,不可能及时赶来。

所以这里也很有可能是他的末路。

他看了一眼在黑暗里连每一条丝裂都是异常平直的朝着剑柄延伸,没有丝毫回转和弯路的末花残剑,开始狂奔。

他瘦小的身躯瞬间就贴着檐下,变成了一条急剧流动的黑风。

他前方的巷口,最前方的四五人第一时间看到了他惊人的速度和他手里残剑的反光,这些人也似乎没有想到他们要刺杀的对象竟然拥有这样的实力,一瞬间眼神都有些畏惧,但在下一刻,他们却是仍旧迎了上来,给身后的人让出了空间。

十余根前端削尖了的竹篙大多没有直接刺向丁宁的身体,而是纷乱的刺向了丁宁的身体周围。

这些纵横交错的竹篙就像是天地间最简单的符阵,瞬间将丁宁周围的区域隔成了无数的小块。

然而这些人其中的一小部分人只觉得手中一轻。

他们手里的竹篙瞬间被切断了。

绝大多数竹篙还交错着,但丁宁的前方,却是始终有一条笔直的通道。

他急速突进的身体,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顿!

黑暗里,最前方的一名三十余岁的结辫男子骤然发出一声惨嚎。

丁宁的身体像狸猫一样冲入了他的怀里,手中墨绿sè的残剑瞬间在他的腹部进出了数次。

猩热的鲜血喷涌在地上,一条惨白的剑光亮起。

这名男子身侧的一名刺客反应过来,不顾已经必然死去的结辫男子,一剑直接往前横扫。

然而嗤的一声轻响,就像有一片杂乱的野草在他的眼前生成,形成一片草原。

这名男子骇然的往后退却。

在他面前这名突进的瘦小少年的剑势竟然绵密繁杂到了极点,他感到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剑势的蔓延,哪怕对方手中只是一柄两尺的残剑。

也就在此时,他突然觉得手腕很冷。

这时,他才发现,方才那嗤的一声轻响是从他的手腕上响起。

然后他的眼睛恐惧的瞪大到了极点,他看到自己持剑的手掌和手腕脱离开来,洒出一蓬浪花般的鲜血。

丁宁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他的身体就像硬挤一样,越过这名断腕男子的身侧,他手中的墨绿sè残剑的剑影像无数杂乱的茅草往前蔓延,席卷过前方两名刺客的腹部。

噗噗…两团血浪喷涌在萧瑟的秋风里。

“这是什么剑法?”

“这么繁杂的剑法…这少年用的真是不错。”

就在这些已经陷入惊恐的刺客后方的一条街巷里,一个屋檐下的台阶上,坐着一名盘着道髻的蒙面黑衣男子,看着空气里不断蓬散开来的血花和墨绿sè的剑影,他微微蹙眉,发出了真诚的赞叹。

喜欢《剑王朝》吗?喜欢无罪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四十八章 一场刺杀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1# 燕不归 : 2014年09月24日

    看得不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