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四十章 交易

第四十章 交易

帝江者,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面目……

王通看着眼前妖‘艳’无比的娲皇宫宫主,一开口,便是一大段关于帝江的介绍,其细节之详细,描述之生动,便是娲皇宫主也为之动容。.最快更新。

娲皇宫只知道帝江是太古时代的大能人物,他曾经停留过的地方会形成帝江之巢,但是对于帝江的来历,帝江的能力,都是一无所知的,只能够通过娲皇宫中故老相传的典藉了解一些帝江的信息,而这些信息,与王通所言完全‘吻’合,只是王通所带来的信息量之大,足以让娲皇宫典藉之中的那些介绍汗颜。

什么太古祖巫,什么空间力量的掌控者,什么诸天万界速度第一,什么什么的……

等等等等,都是他所闻所未闻,但是听在耳中却是让人热血沸腾,原来帝江的来历是这样,原来帝江竟然拥有如此大的威能,原来故老相传的典藉之中所描述的圣地,帝江之巢,仅仅是他曾经停留过的地方,原来如此……

此时,他更是好奇王通的来历为何,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就算是一般的隐世宗‘门’的弟子,知道的也不该是这么多啊,这王通,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究竟为何会知道这么多东西,一句师‘门’典藉就能解释的了了吗?

可惜,王通对自己的来历晦莫如深,无论她如何试探,就是一丁点的底子不透,最后被‘逼’急了,苦笑着脱口道,“我已经脱离了‘门’派,是‘门’派的弃徒,哪敢透‘露’‘门’派的事情,不要命了吗?”

‘门’派弃徒!

他竟然是‘门’派弃徒!

娲皇宫主并没有怀疑王通说谎,因为对元武界的武者而言,‘门’派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是一种类似于图腾的存在,没有被‘门’派抛弃的话,绝不会自称是‘门’派弃徒的,王通称自己为‘门’派弃徒,只能说明,他真的被原本的‘门’派抛弃了,与原本的‘门’派再无干系,所以才会如此的自称。

“‘门’派弃徒,你的胆子可真够大的,被‘门’派抛弃,还敢在南昆城中招惹这般的事端,当真以为益州无人吗?”

“所以我才来娲皇宫,想和宫主做一笔‘交’易。”

“‘交’易?你想做什么?”

“如你所知,我被‘门’派抛弃,又在南昆城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这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我需要庇护,我想加入娲皇宫!”

“你说什么?”似乎被王通那跳跃的思维给震惊到了,娲皇宫主的面容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怔愣,过了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又问道,“你说什么,你要加入娲皇宫?”

“是的,我是‘门’派弃徒,与师‘门’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是自由身,可以加入任何‘门’派,现在惹了一大堆的麻烦,娲皇宫是南方大派,有足够的力量庇护我,而我,则可以为娲皇宫带来足够的好处。”

“就算是‘门’派弃徒,另投他派,恐怕也是一件不妥当的事情吧?”

“这是我的问题。”王通微笑道,“对娲皇宫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比如说,帝江之巢。”

“你对帝江之巢了解多少?”

“不算太多,只是知道那里是帝江曾经停留过的地方,帝江乃是先天生灵,强大无比,本身便拥有强大的规则力量,他所停留的地方也会受到这种规则的侵蚀从而产生异变,形成一种特殊的空间,也就是帝江之巢。”

“帝江之巢中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帝江之巢严格来讲,只是一处空间法则变异的地方,里面什么也没有,不过,因为内部空间法则变异,所以进入帝江之巢,便能够更加轻易的掌握空间的法则,修炼与空间法则相关功法的人进入其中,能够大幅增强领悟力,甚至可以直接将与之相关的空间法则掌握,这就是帝江之巢的作用。”王通笑道,“只是帝江毕竟是太古祖巫,他所停留的地方,并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而我恰恰就知道一种进入帝江之巢的方法。”

“这……”娲皇宫的宫主皱起眉头,沉‘吟’起来,如果王通所言是实,那么,娲皇宫中故老相传的典藉对于帝江之巢的渴望就变的合理起来了,娲皇宫的镇宫绝学浑天宝鉴的第九层血苍穹和第十层玄宇宙都是与空间法则息息相关的。

血苍穹和玄宇宙都是破碎虚空的法‘门’,但正因为这两层与空间法则息息相关,想要领悟根本就是极为困难,自己的浑天宝鉴已经练成了第八层金晨曦,但是第九层血苍穹无论如何都不得其‘门’而入,而‘门’中对于这一层的记载也是玄之又玄,怎么看也看不懂,不管是原文还是注解,都非常的晦涩难明,只是知道与空间法则有关,但是放眼整个元武界,又有几个人能够将空间法则融入到武学之中呢?

没有,除非是修炼到了破碎虚空级别的强者,否则根本就不可能领悟到空间法则,而帝江之巢竟然能够大幅提升对于空间法则的领悟力,这也怪不得宫中的历代前辈对这个地方都极为看重,只是可惜,一千多年了,没有人能够‘弄’清楚怎么进入帝江之巢。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年似乎有进入帝江之巢的办法,这由不得她不重视,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王通是怎么知道帝江之巢与娲皇宫有联系的,要知道帝江之巢乃是娲皇宫最大的秘密,其重要‘性’不亚于浑天宝鉴的功法,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而知道了娲皇宫最大的秘密之后,还像这般大摇大摆的跑到娲皇宫来,难道就不怕娲皇宫杀人灭口吗?

还是,他真的有足够的倚仗呢?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还要看这王通如何解释。

“你是怎么知道我娲皇宫与帝江之巢有关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通风的墙的,帝江之巢的存在在娲皇宫中流传了千年,在娲皇宫中知道的人也不少,千多年来,想要一点风声不透出去根本就不可能。”

“笑话,这个秘密一直是娲皇宫最高的秘密,知道的也仅限于宫主和涅槃境的太上长老们,怎么可能泄‘露’出去,要是泄‘露’出去的话,我娲皇宫早就不得安生了,如何还能像现在这般逍遥自在?”

王通的解释显然无法糊‘弄’过去。

“既然没有泄‘露’出去的可能,我为什么又能知道呢?”糊‘弄’不过去,索‘性’便不再糊‘弄’,直接了当的道,“我自有我的消息来源,我来此只是为了做‘交’易,并非是来当犯人给你们审讯的,成与不成,请宫主一言而决。”

“哼,你就不怕我将你留在娲皇宫中吗?”

“这样做对娲皇宫没有任何好处。”王通坦然的道,“且不说我是不是有手段逃离娲皇宫,你这么做,那么就别想再得到进入帝江之巢的方法,不要想着‘逼’供,也不要想着用什么慑魂的手段,那些对我都没有什么用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交’易吗?”娲皇宫主眯起了眼睛,王通的话透‘露’出许多的信息,她需要理一理。

如果真的用强的话,结果是未知的,万一这厮真的有一些手段,能够从娲皇宫逃离的话,那么,娲皇宫不但失去了进入帝江之巢的机会,最要命的是,帝江之巢的秘密很有可能就这么泄‘露’出去,所以,从理论上讲,是绝不能让王通活着离开娲皇宫的。

可是她并没有把握让王通留下来。

毕竟王通出身于隐世‘门’派,这种神秘的隐世‘门’派或许不显于人前,但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甚至匪夷所思的手段,曾有一名隐世‘门’派的弟子,和王通一般,仅仅是先天境界,修为甚至还没有王通高,招惹了一个宗‘门’,被四名天位境的尊者围杀,其中甚至还有一名是强天位的尊者,结果呢?

这四名天位境的尊者全都死了,死在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毒素之下,而那名先天境的武者则安然无恙,之后还对这个宗‘门’进行了大规模的报复,一个强大的宗‘门’一夜之间冰消瓦解,连一丝一毫复起的机会都没有。

王通同样出身于隐世宗‘门’,或许他的手段并不是毒,但不管是哪一种,真的让他逃走了,肯定够娲皇宫喝上一壶的,所以娲皇宫主觉得自己不能冒这个险。

“娲皇宫戒律森严,以你的实力想要加入娲皇宫,只能从最底层的弟子做起,你在南昆城也算是一方之霸了,难道甘心做底层弟子吗?”

“我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以我的战力,成为一名真传弟子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听到娲皇宫主的话,王通便清楚这厮是在和自己落地还钱了,既然她和自己落地还钱,那他就漫天要价。

娲皇宫的结构其实和昆墟界小寒山差不多,都分为外‘门’,入室和真传三个层次,也只有真传弟子才有资格得传浑天宝鉴,至于她刚才说的底层弟子,甚至连外‘门’弟子都不如,只能够勉强称得上是杂役。

“真传?你倒真是敢想,难道是觊觎浑天宝鉴吗?”

“我倒是真的‘挺’觊觎的。”王通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只可惜,我这种半路出家的弟子,不可能得传浑天宝鉴的。”

“你知道就好,既然你想‘交’易,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真的能够打开帝江之巢,你便是娲皇宫的外‘门’弟子,娲皇宫会将这个消息对外宣布,你的那个什么鹰巢,也会做为娲皇宫在南昆城中的代表,就如之前的火神教一样,如何?”

“外‘门’弟子我没有意见,不过既然要收弟子,就要收的正式一些,外‘门’弟子能够享受的一切我也要同样享受,能学的武功我也要能够学到,只要我达到要求,也可能成为入室,甚至将来成为真传,在这一方面,娲皇宫需得一视同仁,不能因为我是半路出家,便把我当个摆设。”

“这也可能,不过,你也要和其他弟子入‘门’时一样,发下天道誓言,不得背叛娲皇宫,否则天诛地灭。”

“没问题!”王通干脆无比的答道。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交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