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战神年代 > 第159章 赌爷爷

第159章 赌爷爷

擂场看台上很快响起肆无忌惮的欢呼和嘲笑,除了部分人为曹武痕伤感外,绝大多数人都浑不在意,身在赤枝牢笼看的最淡的就是生与死。他们很高兴能看到作威作福的恶灵门吃瘪,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前后七场激战,没有一场胜利,连曹威最优秀的两位传人都惨死擂场。

人群对接下来的挑战充满了期待。

徐云和月玲珑那里却眉头紧锁,姜毅他们的表现超过预期,恶灵门都败了,我们怎么接战他们可不认为恶灵门的人很弱,相反可能比他们的弟子更狠更野。

“明天看样子要暂时休战了,后天就是我们,谁先上”徐云道。

“我人衣谷就十几个人,你战门数百人,当然是你们先上。”

“呵呵,你的意思是,先让我们当炮灰”

“炮灰你竟然自贱到这种程度,被吓住了。难怪战门这些年都没冲上天枭榜,我看这次也悬”娄红媚说话没有分毫留情。

徐云内心一怒,好歹压住,不敢把气氛闹得太僵:“前几天我们先押上。姜毅他们不可能百战百胜,他们会累,也会露出破绽。前几天我们不断派人挑战,看透他们的实力,最后派人上去一战定局。”

“正合我意。”娄红媚心里冷笑,她知道徐云不会轻易让自己的人送死,不出意外,前几天的战斗应该会派星月王国的人上场试探。

擂台上,冯子笑大摇大摆吆喝:“曹锦秀尸体就地焚烧,曹茜死两天的赛事,你们一天完成,佩服你们的效率,哈哈。”

恶灵门那里愤恨交加,可谁还敢继续上

“我们上”几位四品灵媒的护卫要挑战,看样子那马龙应该重伤了。

其他人摇头:“他不会接战了,赢了曹武痕,足够他名动赤枝牢笼。≮あ⇄⇉➶≯”

后续赶来的弟子们都明智的保持着低调,不敢盲目上台挑战。毕竟对方那里还有个冯子笑,还有个月玲珑,还有个刚刚参加一次战斗没有尽兴的楚六甲。

“今天这耻辱,我们记下了,改天加倍奉化。”曹威留下句狠话,带着所有弟子离开。

看台上下再次响起刺耳的口哨和嘲弄声潮,今天算是恶灵门这些年来最狼狈的一次。

马龙龙行虎步的走回风血堂队伍,雄伟体魄刚强气概,让全场欢呼。可刚进人群,马龙哇哇的连吐两口浓血,脸sè唰的苍白如纸,扑在风血堂弟子的怀里剧烈的喘气。

“怎么了”姜毅撕开他胸前破烂的衣服,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霍然入眼,显然是被曹武痕给打的,发生在最后一次交锋。

“惨胜,不值得骄傲。”马龙虚弱的传奇,胸骨断了

“值得骄傲,他死了,你活着。能杀赤枝十雄,你已扬名。”两位金刚给他赞赏。

风血堂队伍在全场欢呼中离开断头台,今天一战,姜毅和马龙都将名动赤枝牢笼,人们开始期待接下来的战斗。

恶灵门不会登台了,战门和人衣谷呢

第一天的战斗在轰动中落幕,赤枝牢笼一片激情火热,大街小巷纷纷议论着今天的战事,也无限期待着接下来的战斗,以及恶灵门的反击。≮あ⇄⇉➶≯

姜毅他们返回风血堂继续分享血参,这是他们敢于酣战三十天的基础。有了这东西,既能补充能量又能修复伤势。

姜毅盘坐在房间里,吸食着血参汁液,孕养着伤势。今天战斗打得凶险刺激,差点就被那曹武痕给击杀,不过收获很足。

他虽然伤势严重,脸上且带着兴奋笑容,因为突然发现单对单的厮杀比群战更能磨砺人。群战只会疯狂作战,处于忘我状态,擂台赛却能让人更jīng巧的运用灵术,更全面的释放自我。

再想想其他挑战者的展现和强大,姜毅更是心潮澎湃,非常期待接下来的赛事,这会是他出道至今第一次认真观察不同的灵纹和不同的战斗。不管是自己接战,还是冯子笑等其他人接战,总之都会有jīng彩上演,注定会有无穷的收获。

他现在就像是个海绵,会疯狂吸纳一切有利的知识。

“龙虎吟”姜毅攥握着双拳,迟疑着要不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展现它。

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给自己些保留。

毕竟是在擂台上比赛,是自己彰显自己,也是外界第一次认识自己,会成为各界对自己了解的第一手资料。

还是留点本钱微妙,以免将来太被动。

如果将来有机会,定要再搜捕其他的灵术。

技多不压身,充实自己才能勇往直前。

院落里,冯子笑扛着大刀走进来,咋咋呼呼惊醒了所有人。

“出什么事了”除了姜毅和马龙,众人纷纷出来。

“没事,无聊。”

众人无语,还以为出乱子了呢。

冯子笑百无聊赖的躺在石桌上,看着黑漆漆的夜空:“唉,今天这风头都让姜毅和马龙抢光了。”

“你的风头不用抢,赤枝牢笼第一恶棍,比什么都响亮。”楚六甲挪揄。

“死胖子,信不信我油炸你炼猪油”

“怕你六爷我现在也是灵媒了”

“呦呵,小胖崽子,咱俩比一场”

“比就比,六爷我会怕你”楚六甲掏出黑咒妖刀。

月玲珑唯恐天下不乱:“窝里斗有什么意思赛场上比,我给你们做裁判,按杀敌数量来算。敢不敢”

“敢有什么不敢,说,死胖子,赌什么”冯子笑叫嚣着。

“你说六爷我陪着”

月玲珑拦到他们身边:“停比赛而已,别伤了和气。我看这样吧,别赌那什么割肉献身什么的,太恶心。”

“谁说要献身了”冯子笑和楚六甲齐齐怒斥。

“哈哈。”其他护卫们忍不住笑了。

苏柔抿嘴娇笑,忽然发现相处久了,这群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人还挺可爱。

月玲珑想了想:“就像姜毅和冯子笑那样,你们就赌个称呼,论个辈分。”

“好我看行。”两人同时点头,表示接受。

月玲珑温柔微笑,柔媚动人:“谁输了,谁叫谁爷爷”

“”冯子笑和楚六甲一愣,爷爷不是哥哥吗

苏慕青摇头苦笑,就知道没好话。

“为什么是爷爷”

“赌就赌个大的,不敢吗”

“有什么不敢,就这么定了谁输了谁叫谁爷爷”冯子笑和楚六甲对视瞪眼,豁出去了。

月玲珑笑的美艳诱人,声音柔柔的:“说定了,我来当裁判。”

“好”冯子笑和楚六甲继续瞪眼,谁都不服谁。

苏慕青忍不住摇头叹气,这可怜的六胖儿啊,要被月玲珑坑了。

如果冯子笑赢了,楚六甲就得叫他爷爷,按照辈分,也得叫姜毅爷爷,顺便也得称呼月玲珑声准奶奶。可如果冯子笑输了,姜毅和月玲珑都得叫楚六甲爷爷,试想,月玲珑这裁判能让楚六甲赢

楚六甲看看气氛,忽然道:“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怎么,想反悔”冯子笑仰头继续躺在石桌上,翘着二郎腿,哼着小调:“白捡一大胖孙子。”

“谁赢谁输还没定呢,别高兴得太早。”楚六甲不服,自己可是有黑咒妖刀的人。可怎么想怎么感觉怪怪的,悄悄碰了碰苏慕青:“帮我分析分析”

“瞧你这点胆魄,不管有什么问题,只要你赢了,不久行了”

“也对”

“说些正经的。”苏慕青坐正身子,问道:“我们让恶灵门吃了这么大个亏,他们应该不会善罢甘休。”

冯子笑无所谓的晃着脚丫:“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几百年来,恶灵门就没消停过,一直想灭了我们风血堂独霸赤枝牢笼,这些年积累下来大仇小狠多了去了,数都数不过来。

以前我老爹还杀过恶灵门副门主呢,我爷爷年轻时候还一把火烧了恶灵门后院呢,我二爷爷当年还拐了恶灵门门主的小妾私奔呢。十八大金刚里面还有两人以前是恶灵门的弟子呢,被我爹硬是整的叛变了。”

“你们风血堂真乐呵。”众人脸颊抽搐。怪不得冯子笑这么个德行,原来往上两代都不是安生的主儿。

“杀他们几个子孙后辈而已,我们今天这些都不算事。他们常年都在报仇,每天都在处心积虑弄死我们风血堂,但成功过几次除非他们死去的老祖宗复活,否则他们恶灵门注定当陪衬。”说着说着,冯子笑忽然挑眉。

“怎么了”

冯子笑慢慢坐起来。“姜毅那天说过,他在荒林里看到有人用童男童女的血喂干尸”

“没说那么细致,只是看到有人杀童男童女,又看到过干尸。有问题吗”

冯子笑皱眉想了想,缓缓摇头:“没什么。”

月玲珑忍不住道:“你看你老爹爷爷,你再看看你,你性格能不能收敛点”

“年少不狂,何时狂我老爹和爷爷他们都返璞归真内敛了,小爷我打算狂一辈子,一个真正的狂人。有本事的人,狂起来有资格,没本事的人,狂起来那叫得瑟。我现在还在得瑟的层面,距离真狂还有短距离啊。”冯子笑满怀感慨。

苏慕青理智闭嘴,跟这厮完全没法交流。既然你们不担心,我也不杞人忧天了。反正这场赛事下来,战门和星月王国的经历会更多转移到赤枝牢笼,减少路上逃亡队伍的压力。

月玲珑反问:“马龙的灵术怎么回事我不记得他有这么强的灵术。”

“你问我你带来的人,你问我”冯子笑看都没看。

“以前没见他施展这样的灵术,我跟他也不熟。”

冯子笑不以为意:“管他呢,越强越好,我只跟强人交朋友。”

“玲珑姐姐,我什么时候能成灵媒”田茵很期待自己的成长,不至于杀人败敌,只希望自己能帮上忙,不至于总被人守护着。

“你前期只需要打基础,后期嘿嘿很快”月玲珑坏坏的笑道。

“嘿嘿”冯子笑、楚六甲,甚至苏慕青等,都忍不住笑了。

田茵被他们笑得浑身不自在,怎么了嘛不是说我的灵纹能产生幻境吗,除了这些还有什么*看

看网友对 第159章 赌爷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