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380.第380章 兽潮(五)二合一

380.第380章 兽潮(五)二合一

“什么,他们去了淡水河谷?有多少人?!”

娲皇宫的一处奢华殿宇之中,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皱着眉头向跪在他眼前的一群人问道。。更新好快。

“十六个,四名内‘门’弟子,十二名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全是地龙‘洞’孙长老的弟子,他们全去了,另外十二名外‘门’弟子平常与这四人关系比较密切,算是地龙‘洞’一系,他们都打着兴师问罪的旗号去了淡水河谷。”

“兴师问罪,孙老鬼搞什么东西?!”

如果说之前他对于地龙‘洞’弟子接下功德殿的任务并不在意的话,现在,十六名地龙‘洞’一系的弟子,包括四名内‘门’弟子齐赴淡水河谷,终于让他意识到了其中不寻常之处。

太不寻常了!

不说这其中有他的手笔在内,兴师问罪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啊,淡水河谷现在只有一名内‘门’弟子,两名外‘门’弟子,问罪的话,派两个内‘门’弟子去就够了,哪里需要十六人,又不是去打狼。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地龙‘洞’一系还要去援助淡水河谷,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淡水河谷之中有什么让地龙‘洞’注意的东西吗?孙正阳老鬼虽然闭关五年了,但是他的这几个弟子不可能不知道淡水河谷这个任务的真相,拼着与我和申龙烈作对,也要去救淡水河谷,难道他在淡水河谷之中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吗?”

一时之间想不通地龙‘洞’的目的,他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他是娲皇宫执事殿长老,在执事殿中有着极大的权力和人脉,对于‘门’中弟子所担负的任务不说一言而决,但只要和其他的长老没有什么大的冲突,也不会有人违了他的意思,这一次王通等人的任务便出自他的手笔。

而地龙‘洞’一系呢?

即使是在五年前孙正阳闭关之前,他也只是一个赋闲的长老,一心隐居,除了几个不错的弟子之外,在‘门’中并无势力,如同隐形人一般,即使是宫中出现什么重大的变故,也不见人影。

两人同为长老,在宫中的地位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两人之前也从来没有过冲突,甚至连‘交’往也不多,最多是点头之‘交’,他实在是想不通孙正阳现在到底想干什么?明着与自己作对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如果不是与自己作对,可是如此大张旗鼓的支持淡水河谷,又为了什么?

不要说什么兴师问罪,地龙‘洞’这么大的动作,如果仅仅是为了兴师问罪,也太过低估娲皇宫中各位长老的智商了。

十六名弟子到淡水河谷,碰到兽‘潮’怎么办?

难道不问罪了?

难道还能够逃回来不成?

不可能,按照宫规,只要遇到兽‘潮’,就要全力抵抗,到时候,所谓的问罪也就变成了支援了。

你说什么不可能那么巧!他们一去兽‘潮’就来。

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是去问罪的嘛,是去调查的嘛,调查个十个半个月的,恰好碰到兽‘潮’,也是题中应有之意啊!

“哼,这个老东西,隐藏在幕后这么,难道真的是不甘寂寞,想要跳出来了吗?”

庞涌皱着眉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这只是一种预感而已,他并没有足够的线索把握孙正阳的心理,作为一个已经退出娲皇宫决策层数十年的长老,孙正阳即使有一些别的想法,也无法改变现在娲皇宫已经形成的稳定格局,即使借助荒兽之‘潮’也不行,除非,他拥有着足够的让人无法憾动的实力,但是如果孙正阳有这个实力的话,当年他便不会退出决策层了。

“时代已经不同了,老东西,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若是还要搞东搞西的,我不介意给你一个惨痛的教训!”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变的艰决起来,“来人!”

“长老,请问有何吩咐?”

“去请冯玄过来!”

“是!”

……………………

……………………

淡水河谷。

王通轻轻的皱着眉头,‘乱’了,已经全‘乱’了!

虽然说他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现在他遇到的情况还是让他感到无比的头疼。

“这些没用的东西,怪不得这么多年了,连外‘门’弟子都没有‘混’上。”他心中无奈的嘀咕着。

莫天谷事件给淡水河谷的打击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士气上,原本还一心期待着援军的到来,可是被莫天谷这么一搞,援军一定是没有了,甚至可能还要面临宫中的惩罚,再加上荒兽之‘潮’给他们带来的巨大压力,一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弟子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也亏得经历了一次荒兽之‘潮’,打磨了一遍他们的意思,否则的话,彻底绝望的绝不会仅仅是现在的十几个人。

“王师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是啊,王师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别指望宫中的援军了,若是荒兽再来的话,我们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困死在这里吗?”

“关师兄,您是内‘门’弟子,在宫中也有人脉,能不能想想办法?”

“是啊,这里真的不能呆了,我们……”

“闭嘴!”王通双眼含煞,轻喝一声,下面终于安静了下来。

尽管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但是之前的表现早已经深入人心,不知不觉间,在淡水河谷的这些杂役弟子之中已经建立起了极大的威望,远远超过了内‘门’弟子关虚,所以低沉的语音让这些弟子彻底的没有了声音。

“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你们怎么知道宫中不会有援军过来,莫天谷只是拿走了水灵珠而已,我们经历了一次兽‘潮’,得到的灵材更多,总会有人接这个任务的,更何况,这里毕竟是宫中的一处资源点,宫中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样的资源点陷落,大家要对宫中有信心!”到了这个时候,王通也拿不出更多的理据来证明什么,只能用这种空话来给大家打气,不过最后,他又给了众人一个希望,“再等等,等上三天,如果宫中再无援军,也没有人接这个任务的话,我就带你们回宫,和宫中的那些长老好好的理论理论,带上我们这一次收获的灵材,一起离开,有这些灵材为证,我们又成功的阻止了一次兽‘潮’,便是宫中想要惩罚我们,也会比叛‘门’而出轻的多。”

这话一出,顿时安静了下来。

是啊,我们已经击退了一次兽‘潮’,凭着这么点人,这么点实力,成功的击退一次兽‘潮’,活下来的一个个都是功臣,之前搜集的灵材就是证据,我们已经尽力了,可以说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一次任务,如果这样宫中还不认的话,恐怕就难以服众了。

只是他们这些人被发配来,或多或少在宫中都不怎么受待见,直接回宫或许会给宫中一些人借口,毕竟任务还在这里。

但是他们在此之前已经将事件上报了宫中,请求了支援,同时又在功德殿挂上了相关的任务,一直在谷中待援,十天的时间,足够宫中作出决定,派出援军了,同样也如果有人接了任务,也会到来,如果等了十天,还没有援军到来的话,那就是宫中的问题了,道理站在他们这一边,他们便有足够的理由回宫。

这才是最为稳妥的作法,当然了,若是在这十天之中,又有荒兽‘潮’出来的话,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万一在这几天里头,又有兽‘潮’怎么办,兽‘潮’可是不可控制的。

不过,如今已经过去了五天,周围还算是平静,淡水河中的那头兽王虽然已经死掉了,但是气息还在,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将那头兽王的尸体一直留在淡水河中,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淡水河中现在只有少量的荒兽存在,一些荒兽一直在淡水河的水域之外徘徊,似乎是被那兽王的尸体震慑住了。

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只是,在王通等人没有作出决定之前,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等,在这里熬了。

打发走这些杂役弟子之后,王通与关虚相视苦笑。

“王师弟,现在也只有你才能拖住他们了。”关虚无奈的笑道。

“也只是暂时罢了,不管怎么说,三天之后,如果真的没有援军的话,我们就回去吧。”

“哪有那么容易啊,一句话就能回去。”关虚苦笑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王通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他之所以会提出三天之后,是因为三天之后,他的实力就会恢复了。

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效果还是不错了,最重要的是,他在这一界的修为本来就不高,所以,在丹田破碎之后,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发挥出了极好的效果,让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实力恢复到了先天第四境,同时,他还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

契合度!!

他之前的修为是从小苍界带过来的,进入元武界之后,修为已经存在了,尽管一直在努力的与元武界契合,但终于还是有那么一丝的不完美,但是如今,破功重修后,他的实力却是全部从元武界修炼过来的,最后那一丝的不和谐,终于彻底的弥补过来了,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在重修成真气的那一刻起,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元气的变化。

天地异变嘛,法则异变,有麻烦的事实上不止他这个异界来客,还有这个世上所有的武者,不管他们之前处于什么样的境界,不管他们之前的修为有多么的高深,在法则变化的那一刻起,他们所修炼的真气都已经和这个已经变异的世界产生了一层薄薄的隔膜,这一层隔膜根本就不是这些武者能够发现的,或许那少数几个已经修炼到了破碎境的家伙有所觉察,但是也找不到根本原因,只有像王通这般将自己的修为完全废掉,然后重新修炼,才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两者的不同。

当然,这一界的武者也不是不能进步了,由于元气等级提升,他们不但能够进步,还能够快速的进步,直到,他们再次修炼到绝顶的境界,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才会发现,自己永远突破不到新破碎境,但是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换句话说,在元武界,在天地异变之间,没有破碎虚空的武者,将永远不能够破碎虚空,除非他们像王通这般破碎丹田之后再重修,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想要出现破碎境的武者,只有等待下一代,在天地异变之后才开始修炼的武者,只有他们,才能够真正的与这一界的天地法则契合,最后破碎虚空,但是天晓得这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哪一年。

或许再过了几十年,一百年,这一界的武者才会从新一代的武者身上发现这个秘密,但是,那已经太晚了。

不过,这并不关王通的事情,他也没有必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对他而言,元武界,只是他的踏脚石罢了。

“第一步,是成为内‘门’弟子,取得浑天宝鉴,这一次兽‘潮’熬过去后,外‘门’大比就要开始了,以我的实力,取得内‘门’弟子的资格绰绰有余,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我在之前兽‘潮’之时已经将剑术暴‘露’出去了,大比的时候,也不必隐瞒,我倒要看看,谁能挡我一剑!”王通心中暗自冷笑。

一剑!!

只有一剑!

他感悟了剑意,将自己一切剑术所学俱都化入了一剑之中。

这一剑,有梅‘花’七剑的基础,有小天星剑的灿烂,有星河天道剑的雄伟,亦有圣灵剑法的凌厉!

这一剑,包含着昆墟界剑术的‘jīng’义,同样了融合了武道世界的剑术奥妙,将两界的剑术融为一炉,成就了完全独属于他的一剑。

他为这一剑取了一个极熟悉又贴切的名字,天外飞仙!

“但愿某人不要觉得我是盗版!”

想到天外飞仙的出处,王通微微笑了起来,以他现在的修为,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进入那种低武的世界了,不过有机会的话,却是可能从懂得这一招的轮回者脑子里头将这一剑抠出来,看看正版的天外飞仙与自己这个盗版的孰优孰劣。

正暗自好笑之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欢呼之声,王通心中一动,推开了大‘门’,只见‘门’外刚刚散去没有多久的杂役弟子俱都对着谷口欢呼起来,便是那关虚同样也是面带着笑容,大步朝着谷口迎去。

一队人马,正从谷外行来。

援军吗?!

王通笑了起来,这下子,可真的有意思了,在水灵珠丢失之后,仍然派来援军,看来这娲皇宫中的情势,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啊。

来人正是李天高一行。

“淡水河谷执事关虚,见过李师兄!”

地龙‘洞’一系在宫中虽然比较低调,但李天高在娲皇宫中却是个名人,所以关虚一眼便认出了他,虽然心中还有些顾忌,却也挡不住他心中的喜悦,看到李天高等人,立刻大笑着迎了上去。

“你就是关虚啊!”

李天高微笑着问道,“我们的水灵珠呢?”

呃!!

关虚的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李师兄见谅,此事的确是我淡水河谷的失误,这件事情,一定会给师兄一个‘交’待的。”

“‘交’待,怎么‘交’待啊,难道你还能再变出一颗水灵珠不成?”

“水灵珠是没有了,但是还有一件不下于水灵珠的灵材,还请师兄笑纳!”说罢,只见他从怀中‘摸’出一个白‘玉’盒子,小心翼翼的送到了李天高的面前。

“嗯?”

李天高心中有动,有些不解的打开了盒子,随后,便惊呼了一声,“辟水灵犀!”

猛的一抬头,望向李天高,眼中充满了惊异!

竟然是辟水灵犀,这玩意儿的价值的确是不下于那一枚水灵珠了,不过他怎么会有这般宝贵的灵材,难道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淡水河谷又杀了一头天位兽王不成?这怎么可能?

“正是辟水灵犀!”关虚微笑道,“几日之前,淡水河中涌出兽‘潮’,谷中弟子拼死抵抗,最终由王师弟出手,击杀水中兽王,迫退了兽‘潮’,这辟水灵犀便是得自那头兽王。”

“又是王通,又杀了一头天位兽王?”

李天高一阵的无语,这还有天理没有,天位兽王当真是那么好杀的,一杀就是一个?还是在水下?还击退了一次兽‘潮’?就凭谷中这么一点弟子,便能击退兽‘潮’吗?

对关虚的话,所有人都持有怀疑的态度。

但是,一入谷口,第一眼便看到了浮在水面上那具如小山一般的尸体,再看看周围堆积如山的灵材和未来得及处理的水中荒兽尸体,所有人都将讽刺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眼前的事实告诉他们,这里,的确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次兽‘潮’!

也只有经历了一次兽‘潮’之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那么,问题就来了,就凭淡水河谷中这大猫小猫两三只,是如何击退这一次的兽‘潮’的,还将兽王给击杀了。

难道背后有高人相助不成?

不对,如果真的有高人相助的话,淡水河谷的情势便不会这么危急了,也不会将水灵珠挂到功德殿中寻求援军。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虚之前派莫天谷前去‘交’付水灵珠,也有让他报信的意思,只是莫天谷这厮直接耍了手段,丢了灵珠,自己也跑了,谷中之事,只告诉了庞涌,庞涌虽然惊讶于王通的战力,但也仅仅只是惊讶而已,在得知了战后王通昏‘迷’不醒,受到重创,需要长时间的调养之后,便再没有将王通放在心上,至于谷中之战的详情,也没有透‘露’出去,并且叮嘱莫天谷不得泄‘露’,所以这件事情宫中并没有人知道。

再到后来,莫天谷出事,关虚再‘交’派人前去宫中报信,去的又是执事殿,庞涌自然而然的又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还将那位杂役弟子扣押了下来,消息同样没有泄‘露’。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淡水河谷指望从正常的途径从宫中取得援军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关虚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有些绝望。

而李天高等人,自然也就没有得到淡水河谷的消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突然之间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受到的震憾自然也就前所未有的大。

再听关虚将这一点的详细情形讲了出来,一个个的都神‘sè’凝重,看待谷中的这一群杂役弟子再也没有之前的轻视和不屑,相反都‘露’出了敬佩之‘sè’来。

不管怎么说,淡水河谷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击退了一次兽‘潮’,而且还是靠着这么一点人,这样弱的实力,坚守不退,牺牲了一半的杂役弟子,取得了这样的结果,这样的人,即使是杂役弟子,也绝对值得尊重。

而如果他们能够‘挺’过这一次的任务,以他们的功劳,幸存下来的人,绝对都会被纳入外‘门’之中,因为他们都是功臣。

“关师弟,之前多有得罪了。”

“哪里哪里,我们无法及时的送‘交’报酬,是我们的不对。”关虚连忙道。

“对了,听你的话意,此次击退兽‘潮’,王通师弟居功至伟,还受了伤,不知他现在人在何处,伤势如何?”李天高关心的问道。

“有劳师兄牵挂,小弟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王通恰到好处的走了出来,拱手笑道。

“王师弟,久仰大名了。”李天高眼睛微抬,抱了抱拳,仔细的端详起了出现在眼前的王通。

只见王通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容貌算不上俊俏,却极为端正,身子看起来有些瘦弱,面‘sè’更是因为受伤过重而显得有些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极为明亮,仿佛闪烁的星辰一般,光华流转,蕴含着一丝他无法看透的东西。

“这就是师父看中的关心弟子吗,果然不凡啊!!”心中暗赞一声,他大笑着走到了王通的面前,重重的扶住了王通将要拜倒下去的身躯。

“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若有所思的道,“这一次击退兽‘潮’,师弟居功至伟,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本书来自l/27/27210/index.html

看网友对 380.第380章 兽潮(五)二合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