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五十七章 在意的事情

第五十七章 在意的事情

黄叶落尽,耀眼而不热烈的阳光照耀在长陵后宫的石道上。

一名身穿黄sè蟒纹官袍的男子,缓布穿过石道,行向石道尽头的那间书房。

这名男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纪,肌肤莹润,散发着黄玉般的光泽,他的额头很开阔,嘴唇也很宽厚,看上去给人分外坚毅之感。

他的身材很普通,但是给人一种奇怪的力量感,甚至缓步行走起来,给人的感觉好像他的手臂和双腿就像是坚硬得如同百炼铁一般。

石道的两侧是许多随时都会动作的强大铜偶,尽头的那间书房里,是大秦王朝的皇后,拥有最耀眼美丽和权势的女子。

任何人在面对这名女子的召见时,都会紧张而畏惧。

然而这名男子却似乎没有太多的这种情绪,他的目光始终直视着前方,脚步也始终平稳。

皇后便坐在书房里的凤椅上。

她面前的那口活泉依旧在不断的散发着乳白sè灵气,丝丝灵气缠绕在那数朵和她一样近乎完美的灵莲上。

在这名男子缓步走进她的书房之时,她缓缓抬头。

在这种日间,她的美丽显得更加耀眼,她的眼神显得更加威严。

身穿黄sè蟒纹官袍的男子一直走到距离她面前二十步的地方才停了下来,然后只是微微躬身为礼。

能进入她的书房,而且能至她面前二十步,这对于大秦王朝所有的官员而言,绝对是一种殊荣。

这名男子拥有这样的殊荣,是因为他是大秦王朝军方军权最终的将领之一,他便是军功已满,接下来最有希望封侯的龙虎北军大将军梁联。

“我已经特别警告过你,即便是想从市井之间吃下那块肉,也绝对不能用那样简单粗暴的手段,也必须更加温和和小心一些。”

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皇后看着梁联,说道:“你实在太令我失望。”

梁联歉然道:“那是一个意外。”

皇后完美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冷意:“这不是什么意外,而是在于你的选择。如果你不是连一个和王太虚有些关系的酒铺少年都想杀,便根本不可能惊动薛忘虚。即便那个江湖人物没有被你们第一时间杀死,接下来也绝对不可能活得下来。”

“如果薛忘虚和杜青角真的那么弱小,他们早就在长陵消失了,还需要让白羊洞并入青藤剑院么?”

皇后看着一时沉默不语的梁联,略带嘲讽的接着说道:“是你自己太想斩草除根,所以才导致你最终的失败。”

梁联眉头微蹙,沉声道:“斩草本身便要除根。”

“这便是你的问题所在。”

皇后淡淡的看着他,缓慢而冷的说道:“你只管你眼前所做的事情,却没有想到,任何一名长陵的修行者都是我朝的宝贵财富,我听闻那名少年半日通玄,甚至有可能一月炼气…这样的一名少年,将来极有可能是国之大器。”

“很多人并不在意你想要抢那一块肉,毕竟想要封侯,想要建立起一些足够封侯的力量,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的事情。”

“然而你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却太过狠辣,没有什么事情是不透风的,即便周剑林等人的死去,不会有任何的证据表明这件事是你做的。然而对你的观感,却不需要任何的证据。在那些足够决定你前途的真正大人物的眼中,周剑林等人和那名少年是一个道理,他们都是我朝的修行者,他们即便要死,也要战死在战场上,而不是死在这种yīn谋里。”

皇后摇了摇头,最后用显得有些鄙俗的话说道:“长陵那么大…我大秦王朝的疆域那么大,我大秦不怕有人抢肉吃,那么多肉,即便再多几个人抢,又怎么能抢得完,怕的只是自己人杀自己人。光是你这次处理部下的态度,你的狠辣便会让很多人心寒,让很多人害怕和顾忌。而且你应该明白,很多人对你还有更深层的顾忌。”

“或许我是真的错了,但我很多时候只是在为您和您的家里做事。”梁联不卑不亢的看着她,轻声道:“我今后还有机会么?”

皇后不再看他的面目,她看着身前灵泉里的那几株圣洁的灵莲,微微颔首:“机会当然有,例如孤山剑藏,例如那九死蚕。”

梁联不再说什么,恭谨的行礼后退出。

……

“母后。”

在梁联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外面的石道上后,皇后身后的一道垂帘后方,突然钻出了一名和丁宁差不多年纪的皇子。

他的面容和皇后有些相似,十分秀美,甚至有些男人女相,显得太过娇柔。

只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分外的灵动,对任何事情都似乎十分的好奇。

“那名酒铺少年之前没有修行过,半日通玄,而且能够越境杀死军中的修行者…他的来历会不会有问题?”这名皇子在皇后的身后显出身影之后,便有些兴奋的说道。

皇后对他似乎十分溺爱,脸上现出少见的笑容,语气也分外的柔和起来,“有问题的话,方绣幕和神都监的人便早就觉察了出来。还有,不管有没有问题,他这样的人,你都根本不需要花什么心思在他的身上。”

“因为你和别人不同,扶苏,你是我的儿子,将来大秦王朝的太子。”她微笑着,柔声道:“你根本不需要去看这些太过细小的地方,即便是他真的能够一月炼气,对于长陵和对于站在你这个位置的人而言,还是像蚂蚁一样太过细小。你只需要看着大处,你只需要注意和观察那些已经站得够高的人而已,只要能够真正懂得如何和这些站在长陵高处的人相处,你便能站得稳。”

“像那骊陵君。”她完美的脸上又出现了一丝微嘲的笑意,“他也是个人杰,也站得很高,然而他的弱点就在于事必躬亲,自然以他的能力,什么小处都着眼的话,小事也会做得更好一些,然而一个人的jīng力必定有限,凡事太累,便不能游刃有余。”

“多谢母后点醒,儿臣回去之后必定仔细揣摩。”

这名皇子也笑了起来,撒娇般说道:“只是这人要是真的一个月便真的突破到炼气境,而且又是在白羊洞那种地方,儿臣倒是也不得不服气。”

“有些时候,服气便好。”

皇后收敛了笑容,清声道:“就怕像这梁联一样,是不可为偏不服气,心中便生了执念。”

这名皇子闻言认真道:“梁将军是个人才,母后得空多点醒他几次,希望他不要自误。”

皇后看着他灵动而纯真的双目,又是微微一笑。

在那么多皇子之中,也只有性情如此宽厚的扶苏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性情过于宽厚,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自然是最大的弱点,然而对于将来的长陵,对于将来的大秦王朝的统治者而言,宽厚却是最大的优点。

只是过分宽厚,便是妇人之仁。

所以她又正sè道:“平日你要多去听听严相的课,他会教给你更多与人相处的道理。”

……

“吁…..”

青藤剑院山门外的山道上,同时响起数声喝马的声音。

数辆马车从不同的山道上正巧驶来,若是不分个先后,互相避让一下,在交汇时便恐怕不免会有马车挤下山道了。

随着这几辆马车的到来,远处的山道上,却是又陆续出现了一些马车。

大约是觉得互相避让麻烦,不少马车里的乘客索性掀帘下车,朝着青藤剑院的山门步行。

这些马车里的乘客,都是长陵一些和青藤剑院关系相近的修行之地的学生。

这些学生之所以在此时赶到,都是为了观礼,观看明日起青藤剑院一年一度的祭剑试炼。

在关系相近的学院之间的这种相互观礼,实则上是一个互相观摩学习的好机会,只是人数上面自然会有限制,一般也只有学院最为看重的一些优秀学生才有资格前来。

因为一年有数次会面的机会,而且有些人平日里便有私交,随着各个修行之地的学生陆续赶到,平日里清净的青藤剑院山门外,一下子便变得热闹起来。

这些学生里面,青松剑院的徐鹤山,白云观的谢长生等人也赫然在列。

只是这些来自各个修行之地的年轻才俊之中,此刻最为出名的却是来自影山剑窟的顾惜春。

影山剑窟本身和青藤剑院这些修行之地相比便实力更强一些,顾惜春又是这数十年来影山剑窟公认修行进境最快的学生,他修行一月便通玄,三月便突破第一境,正式踏入第二境炼气境。

此种速度,放眼整个长陵,除了极少数的那种怪物,已经是足够骇人。

此刻影山剑院的这名最优秀的学生身穿一件翠绿sè缎袍,容颜俊朗,双眉如剑,薄唇直鼻,凝立在人群之中,谈笑风生,不展露境界,光是身姿便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越优秀的年轻人便越自信,越是骄傲。

听闻周围的好友谈及此次白羊洞和青藤剑院合一之后,明日里开始的祭剑试炼白羊洞也参加,又提及那名半日通玄,甚至有可能一月炼气的少年,他却是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说道:“半日通玄,也可能是正好机缘巧合,一下感知到了气海的存在,但从第一境到第二境,这领悟炼气的奥妙,却是毫无花巧。不能说通玄快,就一定代表突破到第二境快,说是有可能一月破境,到现在还未有破境的传闻过来,便说明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左右不过是白羊洞最美好的念想。”

听到他这么说,当下有人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顾惜春,你该不是因为连自己都做不到,所以才觉得这酒铺少年绝无可能做到吧?”

“你是觉得我妒才?”顾惜春脸上的笑容瞬息消失了,他没有恼怒,只是正sè道:“我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我在意的只是岷山剑宗的大试。”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七章 在意的事情 的精彩评论

4 条评论

  1.  沙发# 燕不归 : 2014年09月28日

    精彩精彩,求更求更

  2.  板凳# 棍大有罪 : 2014年09月28日

    好、很好、非常好、

  3.  地板# 君若陌路 : 2014年09月28日

    你俩感觉像拖

  4.  4楼# 燕不归 : 2014年09月29日

    有感而发,择天记我现在就想看看书评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