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一百七十章 剑胎和绷带 【第一更】

第一百七十章 剑胎和绷带 【第一更】

剑胎的跳动,就像是永不停歇的心脏。

繁复的血纹,像从千年岁月尘埃中钻出来的红sè剧毒虫蚁,在艾辉身上游走。大量的红sè血毒,不断侵蚀着艾辉身体,丝丝缕缕的幽异甜香,从他身上散逸开来。

暴躁、杀戮的力量,源源不断从逐渐血化的身体产生。

遍布艾辉全身的血纹,开始迅速缩小,它们从四面八方朝艾辉的眉心处坍缩。血纹变得更加娇艳欲滴,蠢蠢欲动,没一会,它们便化作一圈细密的火焰形血纹,围住空白的眉心。

血纹宛如一层薄薄鲜艳的血液,拼命地向眉心渗去,艾辉身上的香味变得更加浓郁。

剑胎的跳动,开始变得缓慢,就像掉进了粘稠的血浆之中。

树须内的血毒流动更快,汩汩不断。

艾辉的身体,不断滋生新的血纹,这些新的血纹不断涌向眉心。艾辉的眉心,就像一个吸力强劲的磁石,吸引血纹不断涌来。

就在此时,没有动静的绷带,突然开始悄无声息沿着艾辉的身体游走。仿佛有一只无形之手控制着它们,一根绷带从艾辉的头顶缠下来,另一根从艾辉的双足缠上去。它们缠得非常严实,层层叠叠,转眼间,艾辉全身就被缠得密不透风,像粽子一样。更加奇异的是,每一根树须都被它们巧妙避开。

一道血纹刚刚浮现在艾辉右掌,然后诡异的穿过艾辉的皮肤,浮现在手掌外的绷带。

它一无所觉,继续沿着绷带表面,朝艾辉的眉心处涌去。

似乎一切和刚才没有什么不同。

它游走到艾辉的手肘时,它的sè泽变得黯淡许多。

游走的血纹边缘,比发丝还细百倍的血丝,就像一只只微小如尘的蚂蟥,吮吸着它的血液。鲜红明亮的血纹,颜sè逐渐变淡。变成灰亮。

原本不堪重压的剑胎,仿佛也嗅到了胜利的气息。在血纹出现在绷带上的时候,它蓦地静止,一秒之后。它开始跳动,以更快的频率跳动,淡淡而凛冽的剑之气息从艾辉的眉心弥漫开来。

同时弥漫开来的,还有一股吸力。

星星点点的透明光芒,从血纹中飞出。化作一缕细芒,没入艾辉的身体。当它没入艾辉的身体时,一缕微不可察的剑鸣,骤然响起。

原本只是颜sè变淡的血纹,连光泽都变得更加黯淡。

每往前一点,血纹就会变得灰败几分。当它游走到艾辉的肩膀处,sè泽已经变成枯灰。

枯灰的血纹,化作一缕轻烟,从绷带上升腾而起。

裹得像木乃伊的艾辉,全身散发着一缕缕灰sè轻烟。

和血毒的香甜不同。灰sè轻烟腥臭无比,触碰到树梢的血红树叶,树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灰败。

源源不断的血毒汩汩而来,艾辉周围笼罩的灰烟愈发浓密,远远看上去,就像一个灰sè的茧。

下方的青狼抬头看着上面,眼中流露出疑惑,上方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它能够理解的范畴。但是灰sè烟团的气味,让它本能地有些畏惧。更让它畏惧的是灰sè烟茧内。好像藏着什么怪物。

它后退了几步,四下张望,看到周围没有什么变化,心头的不安也逐渐消散。重新趴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辉从浑浑噩噩中醒转过来。

他是被一种很奇特的声音唤醒,这是一种他有些陌生、又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声音。仔细听了一会,他终于明白这是剑鸣,只是他从来没有听过像这样绵绵不绝的剑鸣。

是在做梦吗?

在剑修道场的时候,他就经常做这样的梦。会梦到高耸入云的琼楼宫殿,会梦到踏剑飞行有如流星的剑修,会梦到巍巍高山倒映在苍穹的闪光剑阵,会梦到各种新奇的灵兽,会梦到飞天遁地……

会梦到那些神奇的剑典,那些传奇的飞剑,那些曾经令整个天下为之震颤发抖的名字。

他很久没有做过这些离奇的梦,少年无忧无虑的童真和好奇,总是在岁月和现实中被磨砺消散。

人的心境和年龄有关,但是和经历关系更加密切。艾辉没有过爱幻想的年纪,却经历过不敢幻想的生活。

当艾辉听到绵绵不绝的剑鸣,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做梦。

片刻后,他反应过来,不是做梦。

因为他感觉到剑胎的跳动,强有力的跳动,前所未有的有力。绵绵不绝的剑鸣,就是从剑胎中传来,穿透他的身体,他甚至能感受到全身的肌肉,都在剑鸣中轻轻颤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一片黑暗的缘故,对身体的感受愈发清晰和敏锐。丝丝缕缕的细流,就像庞大的鱼群,在他体内游动。剑胎的每一次跳动,都能引起它们的颤动。

艾辉有些吃惊,这是什么?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细流,他能感受到它们所蕴含的力量,这种力量和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种力量都不相同。

好吧,其实他也没有见过什么其他的力量,艾辉有些自嘲。

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数量惊人的细流,和他以前修炼的元力截然不同。难道是一种全新的元力?

艾辉不太确定,在元力修炼方面,他只是刚刚摆脱菜鸟的身份。

这世上有着太多他没有见过的元力。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要想办法脱困才行。

艾辉清醒过来,他尝试着挣扎,发现自己对身体完全失去控制,身体动弹不得分毫。

艾辉没有慌张,比这更艰难的处境他都遇到过。

一定可以找到办法,他在心中鼓励自己。

他开始仔细检查身体,然而他越检查身体,心中的越发惊异。

体内的五府八宫全都被破坏殆尽,这不奇怪,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他还有印象,血毒对他身体的破坏巨大。

难道这些细流是血毒?

不对,血毒透着狂躁、暴戾,体内的细流却是非常平和,甚至比他修炼出来的金元力还要平和。

细流是从外面渗入自己的身体。外面……

艾辉这才感觉到紧紧包裹自己的绷带,说起来也奇怪,他的意识毫不费力进入绷带。

他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浓郁粘稠的鲜血,一眼望不到尽头。血海狂暴无比,一道道百丈的血浪,忽然拔地而起,仿佛隐藏在海底的怪物伸出长长的血舌。舔舐天空。

天空一道道血纹倒映,如同流水般淌过。

每一道血舌舔舐天空,都会从天空拉来一道由无数丝丝缕缕血光构成的血瀑布,

艾辉看得心悸神摇,只看了一眼,他觉得自己的心神就有几分涣散,连忙收敛心神。

血光给他的感觉非常难受,他本能地不喜欢这些血光。

天空的血纹在变淡。

血绷带种种异状在他脑海中闪过,他愈发肯定血绷带是修真时代的血炼之物。修真时代真是厉害啊,他在心中感叹。随便一件其貌不扬、名不见经传的破布,都有如此神威。

目睹血纹的变化,艾辉也终于知道,体内的那些细流是从何而来。

血绷带抽走了血毒中的血光,而在剑胎的作用下,血毒中剩下的力量,就是那些细流,没入艾辉的身体。

艾辉忽然心中一动,他想起红衣女子提到过的一个词。

血灵力。

当时他觉得红衣女子要么是在说谎,要么是血灵力并不是真正的灵力。有着某种致命的缺陷。

如果血毒真的是血灵力呢?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艾辉便不自主顺着想下去。红衣女子还说过一个词,血炼。

如果血毒真的是血灵力,想必和血炼有关。血绷带为什么能够吸收红sè的血光?因为血绷带也是血炼门派之物,那么它吞噬的是其中血物。

有许多剑典曾经提到过血炼之法和血炼门派,血炼门派在修真时代也是旁门左道,他们很多修炼的方法都非常残酷,比如用活的灵兽来修炼,更极端的甚至用活人祭祀。在很长的时间。血炼门派都被视作魔道,被正道所不容。

血绷带吞噬的应该就是血毒里面的和血相关的东西,它闻到了它最喜欢的气息。

血灵力除去血炼相关,还剩下什么?

艾辉心神猛地一震,答案呼之欲出。

灵力!

这个答案足足让他愣了好一会,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得出如此匪夷所思的答案。但是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灵力啊,那可是灵力啊,曾经缔造了无比辉煌的修真时代如今早就消散得无影无踪的灵力啊。

艾辉陡然激动起来。

往日的冷静,在这一刻不翼而飞。是的,修真时代的光芒,还没有被人们彻底忘却。拥有灵力,意味着他可以用处剑典的那些神奇无比的剑诀。

艾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是的,灵力再厉害,自己还在危险中。

他尝试催动剑诀,像通过这样的方式脱困,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体内的灵力确实有反应,但是它们根本无法运转,因为艾辉的经脉从来没有锻炼过。修真的体系缜密而严谨,灵力、经脉、法诀、飞剑,一环扣一环,任何一环的缺失,都无法产生作用。

艾辉心中苦笑,但是随即他就恢复平静,好吧,还是那句老话,比这更艰难的时刻都经历过,这些算什么?

冷静下来的艾辉,开始思考这些“灵力”怎么才能发挥作用。

************************************************************

PS:过完年回来啦!先把上次欠的双更补上。(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章 剑胎和绷带 【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