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下第一 > 第三十二章 清晨的偶遇

第三十二章 清晨的偶遇

  也不知过了多久,郝蒙终于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之处,白茫茫一片,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围,见到这熟悉的环境,顿时明白过来自己这是在蕾比老师的医务室中。

  说起来自己和这医务室也真算是有缘,加入龙神学院总共还没多久呢,就前后来住了好几次。如果要算上平日里找蕾比老师的治疗,那更是数不胜数。

  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郝蒙却顿时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股钻心的疼,让他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几口凉气,又重新躺了下去。

  发出的动静似乎惊动了外面的人,只听门吱呀的一声响,穿着白大褂的蕾比老师推门走了进来。见到郝蒙的动作后,立即迎了上来:“郝蒙,你别动,你的伤还没好呢。”

  我的伤?郝蒙楞了楞,依言重新躺了下去,只是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又来到这儿了。

  之前究竟出了什么事?自己似乎隐约记得,与顾雨惜战斗,而后引起了男女学员的误会,双方大打出手,甚至就连老师们也激战在了一起,艾里贝为了保护自己,可是硬扛了几下顾雨惜的冰凌,受了重伤,得亏蕾比老师及时治疗,这才没有大碍。

  可是在这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蕾比老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郝蒙很是急切的问道。

  蕾比满脸古怪的盯着郝蒙:“你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一点都不记得?”

  郝蒙努力回想了一下,一片空白,只记得艾里贝被治疗的事儿了。

  见到郝蒙茫然的摇摇头,蕾比仔细盯着郝蒙几眼,见郝蒙双眼之中一片清澈,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遂无奈的摇摇头:“既然你自己都不知道,那么我也先不告诉你了,等你以后伤好了,我再慢慢说吧。”

  “可是……”郝蒙很是不解,为什么蕾比要隐瞒之后的情况。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蕾比满脸严肃的打断了:“没有什么可是,你只要记得,现在你是伤员,你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好好养伤,其他的都不要去想。”

  “这……”郝蒙本来就不是强势之人,被蕾比这么一说,也就弱弱的点了下头,表示同意。而且他心里也知道,蕾比老师的确是为了自己好。

  “对了,艾里贝的情况如何了?”郝蒙忽然问道,艾里贝可是因他而伤,差点送了命。虽然之前有过紧急治疗,也不知道要不要紧。

  蕾比微笑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没有忘记你的救命恩人。不过你放心吧,这小子命大,一天后就已经生龙活虎了,更何况现在都过了七天?”

  “什么?七天!”郝蒙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顿时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让他情不自禁的惨叫了起来,双手捂着脑袋,流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来。

  蕾比吓了一大跳,连忙扶住郝蒙慢慢的躺下:“郝蒙?郝蒙?你怎么样了?”

  同时,蕾比的掌心内也对着郝蒙的脑袋发出一道柔和的白sè光芒,渐渐的,郝蒙的痛苦消失了,而人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此情况,蕾比不由得松了口气,很是担心的望着满脸都是汗水的郝蒙,心中一阵叹息。她本来还想向郝蒙问点关于那个酒鬼大叔的事情,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给郝蒙盖上了毯子,蕾比叹了口气,走出门外。

  到了半夜,郝蒙才终于又清醒了过来,此时脑海中的强烈刺痛已经减弱了很多,虽然还有一点痛楚,但已经没有大碍了。

  郝蒙试着坐起身来,发现问题不大,只要不剧烈运动,就不会再有强烈的痛楚。

  七天,为什么又是七天?上一次自己似乎在保护姑姑郝莉的时候,也是昏迷了过去,而且恰好也是七天。这一次居然又是七天,难道发生了和上一次同样的事情吗?

  他虽然内向了一点,但并不傻。

  上一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并不知道,姑姑郝莉也隐瞒了下来,但从她和爷爷的只言片语中,可以听的出来自己绝对有问题,难道和自己丹田内那jīng粹的能量有关?

  带着这些疑问,郝蒙终于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虽然之前已经足足“睡”了七天之久,但对他而言,那并不算睡觉,相反还是一种负担。只有现在,才是真正的睡眠。

  而且现在被顾雨惜给赶了出来,也没有地方住,之前虽然在艾莉和西米的宿舍将就了一晚,但总不可能一直住下去吧,这里倒是一个暂时的栖息之地。

  这一觉,郝蒙睡的格外的沉,但他的生物钟还是老样子。

  当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郝蒙就准时苏醒了过来。

  穿好衣服,悄悄的走出了医务室,又重新开始了早锻炼。蕾比老师这几天照顾他肯定非常的辛苦,他实在不忍再去打扰。

  而且再一个,若是蕾比老师知道他的伤还没有好,就出去,绝对会来阻止的。

  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熟悉的操场上,可是郝蒙却没有一点过去熟悉的感觉。因为他愕然的发现,在教学楼前面的这座操场上,竟然到处都是坑洞,大片的泥土被翻新过。

  很显然,之前操场遭受过极为严重的破坏,但由于其他原因,暂时还没有恢复过来。

  怎么回事?难道这是因为七天前的那场战斗?

  就连操场边上的那片小树林,此时所剩的树木也是寥寥无几,就算还有,也已经变的极为枯萎。郝蒙带着满腔的疑问,开始了慢跑。

  可没等他跑多远呢,忽然在前面发现了一个极为熟悉的身影,一头马尾辫随着小跑不断的甩动着,jīng致的额头虽然被浓密的刘海给遮挡,给却不时的渗出汗珠。

  胸前的一对玉兔更是随着主人的起伏而不断跳动,仿佛随时可能要喷涌出来似的。

  是顾雨惜!

  郝蒙一眼就认出了,这个被学院里的男学员们称之为冰莲女神的家伙,而且还把自己给赶出了宿舍。

  虽然这其中有点误会,但她的脾气也太臭了吧,居然还要杀自己,若不是自己命大,以及艾里贝的拼死保护,只怕此刻早已身首异处。

  他虽然内向了点,可不代表没有脾气!

  “顾雨惜!”郝蒙忍不住喊了一下。

  正在慢跑的顾雨惜,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呼喊自己,顿时回头望去,发现呼喊自己这人居然是郝蒙,脸上顿时流露出欣喜的神sè来,但很快又想起了什么,转眼之间变的一片冰冷。

  “是你!你居然还没死?”顾雨惜冷冷的喝道。

  郝蒙缓缓上前冷哼道:“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死?”

  “你……”顾雨惜气急,胸前的那对玉兔是一阵快速高低起伏,再加上早上锻炼穿的并不多,只有薄薄一层,很容易引起幻想。

  饶是郝蒙再对顾雨惜不爽,但还是不由自主的起了变化,鼻子中热热的,他急忙转过头去,以免顾雨惜看到自己的尴尬。

  顾雨惜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郝蒙的变化,微微一想,顿时明白过来,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来,心里暗想:这呆瓜,之前不是对自己多么的不屑一顾么?现在看来也不怎么样,还不是被自己的身材所吸引?

  “哼!”顾雨惜故意冷哼了一声,“怎么了?伤没好就跑出来了?哟,还流血了啊?”

  郝蒙顿时一阵窘迫,他又何尝看不出顾雨惜已经看出了自己的尴尬?但对其他人承认可以,对顾雨惜却是万万不能承认!

  “恩,不错,我的伤的确还没好,只要一想到朱老师对我的期待,我又怎么可能一直沉睡下去?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增强自己的实力!”郝蒙紧握着拳头,“别以为上次我输给你,你就可以得意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输给我了?你难道不知道上次发生了什么事?”顾雨惜忽然极为古怪的问道。

  上次发生了什么事?郝蒙一阵诧异,听顾雨惜这话的意思,好像自己没输似的?

  “啊啊,我当然没输给你,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郝蒙楞了下,连忙顺口说道。同时心里忍不住暗自奇怪,上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了,要让他询问顾雨惜那是不可能的,还是回头去问问别人再说。

  可惜的是,郝蒙根本不擅长撒谎,他的表演在顾雨惜看来是极为的拙劣,但她也不揭破,而是冷哼一声:“我劝你最好养好伤再来修炼,要不然你会给大家带来更多的麻烦!”

  说完,顾雨惜一甩头发,又小跑了起来。

  看着顾雨惜离开的方向,郝蒙不由得摸了摸自己还绑着白sè绷带的脑袋,自己给大家带来了很多麻烦吗?

  或许是吧,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因为自己而起的。

  郝蒙紧握着拳头,在心底里暗暗的发誓着。

  总之,下次绝对不能再给大家带来麻烦!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二章 清晨的偶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