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龙符 > 第一百零八章 太师

第一百零八章 太师

古尘沙也想见见传说的太师闻洪。

他还隐约知道许多消息,知道这位太师当年和母亲关系非同一般。

既然对方想见自己,躲是根本躲不过去,不如大大方方前往,也好一探当年真相,回到卧室中收了玄武卵,同时交代属下一些事情,这才跟随尘灵韵动身前往蛮荒之深处。

他也没有催动大龙铠,也骑上那大鹏鸟飞行,不必浪费灵晶,本来从影祭祀手中获得了十五枚晶,这些天消耗得厉害,也只剩下十枚。

虽然他有天龙聚灵旗,可以聚集灵液,不过灵液却没灵晶好用。

高高在天上,白云之间穿行,那金翅大鹏鸟驮着两个人也一点儿不费力,展开双翼稍微扇动气流就滚滚上升,然后在空中滑翔,展现出高明的飞翔技巧。

“这鸟已成妖。”古尘沙暗中观察,发现此鸟居然也在吞吐大量灵气在体内循环,已是道境,而且羽毛坚硬似铁,摸上去如真金所铸,居然还不是道境一变,而是三变铜皮铁骨。

此鸟的神力惊人,哪怕没有经过修行也可抓住牛马到半空,经过高人培养更是神骏,远比同境界的人要强。

估算了下,古尘沙觉得自己力量都不如这金翅大鹏鸟。

当然这是正常,对方是洪荒异种的妖。

“你居然一点都不怕,我现在可以随时把你扔下去。”尘灵韵语气颇有威胁:“这么高,哪怕是道境四变也要生生摔死。”

这金翅大鹏鸟背上极其宽大,如床似的,不过飞行起来大风呼啸,若没有点本事恐怕也坐不住。

好在古尘沙本身修为深厚,用了招千斤坠的功夫牢牢黏住,却不会被气流所影响。不得不说,坐在大鹏鸟背上看似潇洒,其实在受罪,高空气流寒冷,天风更是巨大,口鼻中全部都是风,头发上结了层冰,如果是武道宗师恐怕都受不住,要被冻僵,然后被风吹下去。

他也未回答尘灵韵的话,只是意念微动,大龙铠瞬息扩散包裹住全身,他这才舒服了好多,心中感叹:“虽然我修成道境,但还是血肉之躯,这天上罡风气流真是厉害。”

“你的这铠甲变化奇妙,是个宝贝。”尘灵韵倒有些羡慕:“不过如果要飞行恐怕也要消耗大量灵气。”

“不错。”古尘沙全身温暖,稍微催动气血和大龙铠相互呼应,顿时大力从四肢升腾起来,那飞翔的金翅大鹏鸟都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现在每天都用鲜血祭炼铠甲,虽未彻底变化为王龙铠,却越来越神妙,催动起来如手臂一般:“兵器铠甲乃战争之必备,我不敢在这上面马虎。”

“这应该也是天符帝赐你的。”尘灵韵掏出枚丹药塞入金翅大鹏鸟嘴里,她衣袂飘飘却显现出高深的修为:“你就被这些小恩小惠所收买。”

“这铠甲是我自己修炼的。”古尘沙道:“小姨,你肯定知晓当年事,却为什么不说给我听,非要见太师呢?”

“有些事情我说不清楚,再说了太师想见你也还有大事。”尘灵韵语气柔和了些,但随后想起古尘沙盗取她无信夺心符的事,顿时又冷笑:“想不到你的手段却如此之高,古踏仙的儿子没一个是等闲之辈,不过你也有失算之处,那蛮族神使只要晋升到道境八变就会自然催动三昧真火催动体内的气血把符文炼化,彻底恢复本性,到时候在你府邸之中大开杀戒,你就做了亏本买卖。不如你把此人交给我,我带回去交给太师,就催动无上玄功,彻底使得这蛮族神使降服,如何?”

“小姨能想到的,难道我就想不到?”古尘沙胸有成竹,却就给尘灵韵神秘莫测之感:“我的修为低下,却屡屡做出大事,难道小姨真以为我背后没有人?”

“你背后到底是谁?”尘灵韵半信半疑:“肯定不是天符帝,他不会做这种无聊之事,我就想不出来到底是谁。”

“到时候就自然知道。”古尘沙故布疑阵。

金翅大鹏鸟足足飞了两三天,不知深入蛮荒什么地方,突然之间眼前出现了大片湖泊,无数岛屿点缀在湖泊之中,星罗棋布,如天上星辰。

“这是厉害阵法,在湖中布置岛屿,暗合天上星辰,手笔很大。”古尘沙暗暗观察,那大鹏鸟却急速下降,朝着湖中的一座岛屿降落下去。

中央岛屿非常巨大,有方圆百里,修建了许多宫殿房屋,还种植有果树,开垦了农田,宛如世外桃源。

金翅大鹏鸟落在宫殿前的一个高台上。

古尘沙知道到了目的地,从大鹏鸟背上跳下来,就看见个儒服的男子在看着天空,白日之间,天上居然有星辰闪烁,

这男子十分年轻,看样子只有二十年来,脸英俊而刚毅,只要看上一眼就知世上无人能撼动他心神,也没有他办不到之事。

“来了?”男子转过身来,“不愧是古踏仙和灵星的儿子,你却也别紧张,我就是想见见你而已,我是不会伤害灵星儿子的。”

“拜见闻前辈。”古尘沙拱手,身上大龙铠急速退缩,化为腰带缠绕着。

这年轻男子就是太师闻洪,赫赫威名,威镇妖魔仙三道,曾以一己之力撑起来了献国江山。如果不是古踏仙横空出世,统一天下百国的就恐怕是献朝。

闻洪淡淡看了这铠甲一眼,也不放在心上:“古踏仙的儿子却没有几个厉害角sè,什么古法沙,古恒沙,也都资质一般,若不是恒家和法家底蕴丰厚,早就泯然于众人。倒是古华沙此子深沉,有些手段。还有朝中的那个方林却是个厉害角sè。”

古尘沙暗暗心惊,他一看这太师闻洪就是视天下英雄为无物的绝世巨擘,能够得他评价‘深沉,有些手段’还有‘厉害角sè’绝非等闲。

“不知此人对我的评价如何。”他心中暗想。

“至于你,倒有些小玩意儿。”闻洪接下来就道:“却还未成气候,小打小闹而已,遇到真正的高手,任何积蓄都无用处。”

“多谢太师指点,但我也没办法,苦心经营,能够走到这步田地已经很不容易。”古尘沙底子太弱,一路走到现在,自认为就算从头再来,也未必做得更好。

“当年古踏仙是你这年纪,已经横空出世,成为仙道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他的底子比你还要薄得多。”闻洪再次看了古尘沙几眼,“当然,此人是自古以来都没出现过的怪胎,上古圣人都难以比拟。”

“太师,我母亲当年究竟如何?能否详细告诉我?”古尘沙最关心的是这个,要不然他也不会在金翅大鹏鸟身上吹两三天冷风,冒着巨大危险跑到这蛮荒深处来。

“灵星当年和我一起前往万星玄门学艺,大家都是玄门正道,结识了天地玄门的古踏仙,一起斩妖除魔,一起冒险,那时我们无话不谈,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他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我们结伴红尘游之时,他看见民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老无所养,冤情难雪都会难过得流泪,而看见团圆美满也会高兴得流泪,甚至看见母鹿被狼所吃,小鹿嗷嗷待哺的情形也十分难过,那时我和灵星经常笑他,说他这样脆弱还修什么仙,咱们修道之人讲究飘渺出尘,尘世一切欢喜爱恨都是过眼云烟,梦幻泡影,聚散离合也是镜花水月,哪有像他这样的。”闻洪语气缓慢,陷入回忆之中:“但他偏偏是那么的强大,修为快得不可思议,几乎没有任何瓶颈,任何功法一学就会,那时献朝强大,永朝弱小,古踏仙也未争夺皇位。直到后来一件事。”

“什么事?”古尘沙却未想到天符大帝居然还那样多愁善感,不过从他施政的策略来说,的确心系天下苍生,并未认为自己高高在上,就视众生为蝼蚁。

“那是蛮族入侵。”闻洪继续说着:“献州和蛮族接壤,每次蛮族入侵对于我们都是一场灾难。”

古尘沙想起来蛮族的残忍,不管男女老幼全部杀死献祭,如果现在没有巨石长城,还不知道如何抵挡,千百年边关白骨垒垒,皆是冤魂,但他并没有插话,而是静静听下去。

“但我们献朝也有巨灵神在冥冥之中保护,只是蛮族邪神和妖魔太多,巨灵神也支撑得累。”闻洪看着天空,似乎想寻找巨灵神的神国在哪里:“但是那次蛮族并没有进攻,而是向我们提出条件,让我们每三年送出一位公主嫁给蛮皇和亲,另外还要童男童女各三千陪嫁。”

“这绝对不能答应。”古尘沙双目杀机深深。

“不能不答应,因为这是神谕。是巨灵神和蛮族诸多邪神和妖魔谈好的,如果答应了这个条件,蛮族不但不会进攻我们,还会出兵帮助我们献朝攻打别的国家。”闻洪道:“当时百国并列,各自征战,如果有蛮族的帮助,那送出一位公主和童男童女三千也不算什么,而且在献朝之中,哪怕皇帝也不敢违抗巨灵神的神谕。”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八章 太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