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龙符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迁都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迁都

果然朝会上天符大帝宣布迁都到关外蛮荒之地中的时候,朝廷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但却并没有官员誓死反对,都是在震惊一阵过后,都齐齐赞叹皇上英明。

这倒不是朝廷上没有忠臣,全部都是阿谀奉承的奸吝之徒,而是天符大帝做事从来没有失败过,当年修巨石长城,开运河,倒是许多人反对,说会民不聊生。

但事实就是几年时间,运河开通,长城建好,风调雨顺,运输通畅,每年不知道多少人被运河养活,以前很多卖不出去的货物,也通过水路流通到各地,瞬间税收增加十倍,朝廷和民间刹那之间富裕起来。

在很多百姓心里,天符大帝无所不能。

但表面上群臣虽是俯首帖耳,但回去之后,暗流涌动,不知道会发生多少事情。

古尘沙下朝之后,并没有回驿站,而是住进龙雨云的庄园,他也没有和别的朝臣们勾勾搭搭,就一个人默坐,也没有练功,而是思考东西。

今天皇帝给他的话实在是太过震撼。

他必须要好好思考,梳理关系,才可以定下未来的路怎么走。

这是他多年的习惯,每天过去都要静坐,反省所作所为,有过就改。

“这些年你在宫内受尽冷落,有没有怪朕?”

“但若不是如此,你的命运怎会扭转,得到重大机缘?”

“我亏欠你娘一些东西,就给你本来不属于你的机缘,和老天的博弈,朕暂时赢了半个子儿。不过这对你未必是好事,你将来必然有劫数,就看你能否自己逆天改命了。”

天符帝的这三句话反反复复在他脑海中回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雨云悄悄进来:“你怎么了?上朝回来之后就静坐,却比以往时间要长很多,心思也有些散乱。不似往日那么宁静。”

“你说,父皇到底有多强?”

古尘沙问出了一个无数人都问的问题,这个问题反反复复不知道有多少人提起过,但他还是忍不住问。

龙雨云听了这个问题,却也沉默,只是说了起一个故事:“有种太古神兽,叫做鲲鹏,他出生的时候,没有多大,呆在小湖泊中,但随着他越来越大,湖泊都容纳不下,他就只好游到海洋中,但最后他大到了连海洋也容纳不小,就会化为大鸟飞走,进入那广阔之天空。他不是自己想离开,但海洋已经容纳不下了。”

“你是说?父皇比天还大?天容纳不下他了?”古尘沙道。

“按照道理是这样。”龙雨云看了看天空,似乎心神也有些不安:“但具体是如何,我们也无法猜测,我们和神比起来,连灰尘都不如,而神都惧怕天符帝。”

“我们太弱小了,无法揣摩那种境界,对于当前局面,你觉得要如何应付?”古尘沙问:“我见过太师闻洪,此人说了,父皇必不能长久,他一旦消失,就会天下大乱,我觉得此非无的放矢,可要提前准备。”

“如果天符帝真的出了问题,那我们第一个死无葬身之地。”龙雨云道:“大皇子不会放过我们,除此之外,十皇子雷家,七皇子都会将你瓜分。”

“想要瓜分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古尘沙心中唤起强烈的求生欲望,彻底冷静下来:“当务之急,也只能借一切可能提升实力。”

“反正我是铁了心跟随你,但布局长远,也不得不筹划未来。”龙雨云想了想:“我来安排一些后路。”

“这都随你的意思。”古尘沙闭上眼睛,全身气血滚滚,大量灵气降落下来,随着呼吸和血液融合,和筋骨相互渗透,再渗透进入隔膜之中,皮肤上居然有了一层层晶莹的味道,每个毛孔深处都散发出毫光,哪怕是在黑暗密室中,都可以看得清楚。

他在运转日月炼招式一遍遍在皮膜深处锤炼。

这是道境三变铜皮铁骨必须要做的功课。

道境二变九牛二虎到三变是个长时间的过程,尤其是古尘沙,在皮膜下面有日月龙鳞,要想真正练成,更加艰难。不过一旦练成,那防御力和体能都会比一般高手增加数倍,到达个恐怖状态。

他觉得有了压力,而且随着天符大帝几句话,他领悟了很多东西,在修炼日月炼,日月变,日月杀,日月杀的时候,也根据这些招式为根基,加上巨灵神功,摩诃镇狱经,混世魔典融入自己想法,想要创出自己全新武功。

上古许多天子也得到过祭天符诏,也修炼过天子封神术,却还是自创武功,比如上古天子“虚”,就创造出虚空大罗道。

这肯定有非常深刻的原因。

有自己的道,这也是高手必须。

任何武学,都是辅助,自己的道才是根深蒂固。

这番修炼他十分深沉,足足过了三天三夜,气血在体内随意流淌,莫不随心,上古人族七大圣的声音不时响彻在耳变,许多道韵在脑海中反复回荡。

在服用了“七圣炼心丹”之后,他的智慧和思维都今非昔比,开阔了何止数十倍,很多不能理解,不能参悟的武学秘密,也都全部在胸中理解。

“七圣炼心丹”是个开悟的东西,服用之后对于力量上并没有什么好处,但却对于今后的修行有巨大作用,把蠢猪可以变成天才。这也是许多高手对其趋之若鹜的原因,等于魂到远古直接听人类七大圣讲道。

传闻人类七大圣讲道,天花乱坠,那些智慧在虚空衍生出妙花,妙花落入地下,就会结成此丹。

此丹来自远古,现在是无法炼制,用一枚就少一枚。

站立起来,全身清气散开,好无污秽,古尘沙展开拳法,时而如鬼魅,时而如山岳,时而如柔云,时而如巨兽,似而如虚空,时而如天星………

满屋都是他的影子,这些影子居然打出来不同的拳法。

最后,拳法凝聚,身体唯一,他捏了个古怪的手印,不是他所学的任何武功,但就是随心而来。

“有了点自己的领悟。”他散去气血,走出屋子。

龙雨云却守护在外面屋子,也在修炼,却已是道境三变,而在修炼四变。她这些日子也进展极其迅猛,主要是得到了古尘沙的天露,也服用了七圣炼心丹,从义明那里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而且她修炼的武功却没有天子封神术那么浩瀚,没有古尘沙那么难以提升境界。

当然,哪怕她现在境界比古尘沙高一个级别,但论起战斗力,只怕五六个她加起来都不是古尘沙的对手。

她的铜皮铁骨也没有古尘沙的日月龙鳞坚韧。

她现在就是一个小水杯,而古尘沙就是个大水缸。同样都是装满了,但明显大水缸能容纳的水却远非小水杯所能比的。

“你居然就这样修炼了三天三夜。”龙雨云道:“这其中有很多大臣来找你,都被我挡了回去,但有个人却在客厅等了一天了,说一定要和你说话。”

“谁?”

“华亲王,古华沙,你的四哥。”龙雨云道:“眼下正在客厅喝茶,说一定要等你出来。”

“四哥?”古尘沙连忙道:“快快带我出去。”

这位四哥虽然不显山,不露水,朝野之间也说他是闲散王爷,但太师闻洪,甚至天符大帝都对他评价非常之高,绝非等闲。

他连忙走出房屋,直奔客厅之中。

庄园非常大,房屋一层层,从这个内室到客厅要穿过七八个花园。

到了客厅,果然看到古华沙在悠闲的饮茶,玉寒露在陪着他说话。

玉寒露也从封地赶了过来,眼下这里风起云涌,朝廷大臣都从京城聚集过来,她不肯错过这个机会。

“四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古尘沙不该怠慢,连忙上前招呼。

“十九弟,你却是让我好等。”四皇子古华沙嘿嘿笑了下:“不过能够有七公主陪我说说话儿,却也是一大补偿了,这醉云寒梅的茶水也难得喝上一次。”

“王爷。”玉寒露站起来,道了个万福。

“这么多礼干什么。”古尘沙连忙阻止,自己却也坐下。

“我还有点事和龙姐姐说,这就告辞了。”玉寒露却是找个借口,不听两兄弟说话。

古尘沙点点头,任凭她离去,整个客厅中就剩下兄弟二人。

“我记得这么多年,四哥是第一次跟我说话吧。”古尘沙坐下之后,却似笑非笑的说着:“这次四哥来找我,却肯定有大事。”

“十九弟你自有机缘,这些日子修为暴涨,已经超过我了。”四皇子古华沙笑嘻嘻的道:“看来将来能和七弟大哥抗衡。”

“四哥就不要说笑了。”古尘沙摆摆手:“我这次见了献朝太师闻洪,他可对四哥评价不低,还说七哥和大哥稀松平常。”

“太师闻洪!”四皇子古华沙眼神中出现深沉:“他可是厉害人物,集天地灵秀而生,年纪轻轻就可以远古仙道一些宗主抗衡,如果不是父皇横空出世,统一天下的可能就是他了。其实父皇出世打破了很多关于天机的运算,在原本的天机之中,天下不应该是这样的。”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迁都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