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天下第一 > 第三十七章 小鸟

第三十七章 小鸟

  顾雨惜想想也是感觉万分的委屈,自己的身子白被这家伙看了不说,事后自己想要报复,谁知这家伙仿佛变身了似的,竟然如此的厉害,一时让她没辙。

  事后朱老师也代表学院警告她,不许再去找郝蒙的麻烦。

  她心里清楚,这是学院看重了郝蒙的天赋以及全属性的事儿,不让自己惹事。好吧,既然是学院的要求,自己忍了!

  可没想到,老天仿佛故意给自己开玩笑似的,竟然又接连两次碰上了这家伙。

  每每碰到这家伙,他就仿佛是全身长刺的刺猬似的,弄的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说话。这次说话竟然又是如此的气人,若不是学院禁止她出手,要不然她还真想好好教训下郝蒙。

  想自己也是一个堂堂大美女,虽然艾里贝他们都不敢近自己的身,但哪个人眼里不都露出爱慕的神sè来?偏偏这家伙,从来不给自己好脸sè不说,还把她贬的一无是处!

  “我就不让!”顾雨惜也是个倔脾气,郝蒙越是这么说,她就越不能让郝蒙走。

  郝蒙一怔,心里涌起一丝无奈,如果自己也有着八阶术士的实力的话,就完全不用和顾雨惜废话了,打过去就得了。

  可自己满打满算,才刚刚突破到三阶术士,上一次的巧合不可能次次发生,真要动手的话,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虽然自己很喜欢打架,但并不代表自己喜欢找虐。

  见顾雨惜这么冷冷的盯着自己,郝蒙眼珠子一转:“行,你不是不让我走吗?行,我就不走了,看你能耗到什么时候!”

  说着,郝蒙直接往后方空地上走,找了棵树yīn底下直接坐了下来。

  郝蒙的这个举动搞的顾雨惜不一楞,虽说她也不知道自己强行将郝蒙留下来干嘛,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郝蒙居然会有如此的动作。

  脾气也上来了,行,你不是坐在这树yīn底下吗?我也坐!

  紧接着,顾雨惜怀抱着那只受伤的黄sè小鸟,同样背靠着那棵大树坐了下来。不过和郝蒙不一样的是,她坐在郝蒙的另外一边,换句话说,两个人此刻完全背对背,而且还被那棵大树给完全分了开来。

  两人就这么端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郝蒙开始还有气,但一直这么坐着,就感觉很无聊了,不由得偷偷瞥了一眼身后的顾雨惜。谁知这家伙也正好回头偷偷看他,两人目光交汇的那一刻,瞬间又转了回去,而且还不约而同的脸红了起来。

  大家应该都知道,偷看别人的时候,正好被别人发现,那是多么的尴尬。

  此刻郝蒙和顾雨惜就是这样,心里虽然都把对方骂了十万八千遍,但脸上却红的发烫。

  努力的甩了甩脑袋,郝蒙很想将刚才的情景从脑海中抛去,他干脆强行闭眼进行修炼。只是试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完全静不下心来,往常对他很欢乐的“气”们,今天竟然与他是如此的疏远,一个个都极为不听话,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住了十几个气。

  再次睁开了眼,郝蒙不由得无奈的笑了起来,今天这状况看样子是真没法修炼了,自己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还白浪费那么多,都怪顾雨惜,心里忍不住又开始腹诽起来。

  而顾雨惜呢,此刻心里也是砰砰直跳,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心里也是一阵埋怨。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只感觉现在格外的害羞,尤其是刚才看到郝蒙那对清澈见底的双眼时,就仿佛触电了一般,不由得想到了记忆深处的一个人。

  那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家里来的一个小朋友,虽然才仅仅一起玩了一个多月,但她却对这个小朋友很有好感,当时还说要嫁给他。

  而这个小朋友也没有反对,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虽然很快这个小朋友就被家人给接走了,但她却是一直记在了心里,当作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随着她逐渐的长大,也是越发出落的亭亭玉立,上门求亲的人也逐渐增多,没有办法她才离开家,来到了龙神学院。

  表面上做出一副十分讨厌男人的样子,但心底里却依然记着那个小朋友。

  想着想着,顾雨惜不由得缩紧怀抱,脸上也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来。

  “吱吱……”这时,怀里的一阵哀鸣声打乱了顾雨惜的回忆,她立即低头望去,愕然发现原本一直在昏睡的小鸟此时已经苏醒了,而且还不断扑打着翅膀乱叫。

  顾雨惜一看,愕然发现是自己刚才想事情想的太过深入,把小鸟给压痛了。

  她连忙轻抚着小鸟的羽毛:“乖,是姐姐不好,姐姐压痛你了。”

  对面的郝蒙听到顾雨惜这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他从来没有听过顾雨惜这么温柔的说话声音,和他印象里的那个凶巴巴的女人差距很大。

  转头望去,发现顾雨惜怀里的那只金黄sè的小鸟腿上被绑着绷带的地方竟然又隐隐渗出了血迹,他不由得皱着眉头起身道:“你包扎的不好,而且刚才又压到了脚上,使得小鸟的伤口又再度崩裂了。”

  “啊?”顾雨惜一惊,浑然忘记了刚才还与郝蒙是那样的气氛,连忙站起身来,抬起小鸟的腿一看,果然正如郝蒙所说的那样,绷带竟然又变红了。

  她忙不迭的将绷带拆开,伤口崩裂了,重新流着血。

  “给我,我来!”郝蒙二话不说,直接将小鸟从顾雨惜的怀中夺了过来。

  顾雨惜本来想说点什么,但见到郝蒙压根没看她,低着头很是认真的帮小鸟处理着伤口,就不得不闭上了嘴巴。

  不得不说,郝蒙处理伤口很有一套的,虽然他也会光属性术法,但光属性的治疗术法至少也是中级术法,他压根没学过,再聪明也不可能学会,只得按照普通方法处理。

  他以前经常和李冲他们打架,处理这种伤口自然是小意思,尤其是在没有药材的情况。

  毕竟他家里很穷,也没有那么多的钱来买药。

  他将小鸟的腿放到嘴边轻轻的吹了半分多钟,将伤口上的血吹散一点,然后从背后的大树上找了一片干净的树叶,然后轻轻的贴在伤口上,来回的蹭啊蹭的。

  顾雨惜见状忍不住皱眉:“喂,你拿树叶上去擦,会不会不干净啊?”

  “你懂屁,树叶虽然会有些细菌,但却有助于伤口的恢复,不懂就到一边玩去,别在这里瞎咧咧的。”郝蒙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顾雨惜。

  “你!”顾雨惜气的胸口不断起伏着,瞎咧咧!居然说她是瞎咧咧!如果不是学院的命令,以及小鸟还在他手里,她真想立即将郝蒙给打一顿。

  行,你等着,如果治不好伤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顾雨惜翻了翻白眼,心里默默念叨着。

  郝蒙自然不会知道顾雨惜的心里所想,他正专心致志的用树叶在伤口上来会摩擦着,一面全部都擦上血迹之后,然后再换上另外一面。

  当两面全部用完之后,他又重新摘了几片干净的树叶,还是按照老方法擦拭起来。

  大约耗了七八片树叶之后,令顾雨惜惊奇的事发生了,伤口竟然真的不再流血了,而且开始结痂了,这一神奇的事情自然让她啧啧惊叹。

  虽然心里很好奇,很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但一想到郝蒙刚才的态度,却又不好意思问。只怕是她问了,郝蒙也不会告诉她的吧?

  “喂,你还有干净的绷带吗?”郝蒙忽然抬头问道。

  顾雨惜虽然很不爽郝蒙的口气,但还是回道:“没有!”

  没有?郝蒙翻了翻眼皮,也不理会顾雨惜,拖着小鸟的伤腿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忽然将小鸟放在了地上,紧接着在顾雨惜那惊诧的目光中,将自己的衣服上的袖子给撕了一块下来,并且又撕了一个条状,小心翼翼的绑在了小鸟的伤腿上。

  完事之后,郝蒙还轻轻的抚摸了下小鸟的羽毛:“好了,这下子你就不用再担心腿伤了,用不了一两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似乎是听懂了郝蒙的话语似的,小鸟很是高兴的吱吱叫了起来,而且还不时的用自己的脑袋蹭着郝蒙的手掌。

  这可把顾雨惜给气的,自己照顾了它那么久,都不见它给自己撒娇。

  如今不就是被郝蒙给重新包扎了下嘛,就那么快投靠过去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顾雨惜却并没有因此责罚小鸟,而且还随身掏出了一点面包,撕成屑状,放在手心中,来喂小鸟吃。

  小鸟仿佛是真饿了,也毫不顾及的啄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点面包屑就被啄光了,而顾雨惜将随身带着的一个巴掌大的面包全部撕碎了下来,谁知小鸟竟然来者不拒,全部啄了下去,看的郝蒙和顾雨惜都有些发楞。

  这小鸟的胃口还真够大的,居然吃了比它自己本身还要大的面包。

  似乎是意犹未满似的,小鸟又吱吱的叫了起来,还眨着那圆圆的小眼珠,仿佛是在对顾雨惜喊饿似的。

  顾雨惜虽然之前表现的有点像是女汉子,但实际上也是一个萌妹子,看到这个眼神立即被软化了。

  “你别急,我现在这就去给你弄点吃的来。”顾雨惜温柔的说道,说完后又恶狠狠的瞪着郝蒙,“你给我在这儿看着,在我回来之前,如果它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为你事问!”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 小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