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七十二章 各方反应

第七十二章 各方反应

“不可能,这不可能!”娲皇?幻庐一名身材高大,面容俊美如‘玉’的年轻男子显得有些焦躁的来回走动着,“他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神变第二境的修为,竟然是阵法宗师,还能驱除黑渊堡的‘yīn’厉之气,庞长老,你觉得这可能吗?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柳琊这家伙竟然还陪着他疯,真是不可理喻。”“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庞涌坐在椅子上,面容显得非常的年轻,只有两条白白的寿眉低垂下来,显‘露’出他的实际年纪要比表面上看起来大的多,“柳琊的实力在真传之中只排在中游,但是在阵法一道上却是有着极深的造诣,既然他敢作保,说明王通的确是有阵法宗师的实力,更何况,炉屋的事情已经得到了确认,内部阵法的效果远超之前,称他一声宗师,并不为过。”“宗师,宗师,哪里有那么多的宗师。”冯玄摇头道,“这绝不可能,或许是他的运气好,得到了类似的阵法传承,这才依葫芦画瓢‘弄’出了这么一个阵法来,但黑渊堡并非炉屋,我就不信,他能做到。”“信不信,要等他回来之后才知道。”另外一名坐在庞涌对面,须发皆是火红的长老皱眉道,“这个小子来历神秘,说不得真的得了阵法的传承,才会有这么大的自信,老庞,若情况属实,对我们可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啊。”“哼,属实?”庞涌冷笑起来,“什么叫属实,阵法没有真正的构建起来,就不叫属实,而想要构建这个阵法,需要的资源数量之大,也远非平常的阵法可比,这么多的资源,就能任由他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挥霍吗?万一失败了怎么办?”“不错,这么多的资源,怎么能让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糟蹋。”冯玄眼中一亮,看出了此事中的破绽,哈哈大笑起来。“我们也不可以掉以轻心,最近地龙‘洞’一系有些异常,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打动了柳琊,孙正阳这个老不死的或许还有其他的手段,不得不防啊。”“哼,这个老不死的闭关五年,连荒兽之‘潮’的时候都没有出关,我还没和他算帐呢,现在一出关,便找我们的麻烦,真以为自己突破到涅槃境就能为所‘欲’为了吗?”“恐怕不止涅槃境啊!”庞涌摇头道,“天地异变,法则变化,想来你们也发现了,元武界的天地元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或许,他借此机会突破到了破碎境了呢?”“破碎境,不可能!”申龙烈连连摇头,“据我所知,也就是几名太上长老进入了帝江之巢,才侥幸突破到破碎境,孙正阳是什么东西,一个老废物,有什么资格突破?”“凡事多算有,少算无,不可不防啊!”庞涌‘摸’着眉‘毛’。“不管怎么说,动用这么大批的资源,都需要和我们商议,到时候只要把话咬死,任他口灿莲‘花’,也是无用。”申龙烈冷笑道,“我就不信,胳膊真的能扭过大‘腿’。”…………………………………………“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地龙‘洞’口,李天高一脸复杂的看着王通,叹息道,“不管你的阵法造诣有多高,不管谁给你作保,这件事情都不会通过的,所需要的资源太多了,你也太年轻了,若是等你成为真传弟子的话,此事或有可能。”“不试试,怎么知道。”王通微笑道,“师兄,您也不用多虑,我现在都这样了,此事成与不成,对我的影响都不大。”“影响不大?你知不知道,这几天,你已经成了宫中最大的话题人物了,现在谁都知道,你是阵法宗师,而且口出狂言,能够解决宫中几千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全都在笑话你呢。”“笑话我?”王通不屑的道,“到时候就知道谁笑话谁了。”“你很自信啊!”一个飘渺的声音从地龙‘洞’中传了出来,“进来吧,我想看看,你为什么这么自信。”“是?师父!”王通恭敬的应道,对李天高略一颔首,走入了地龙‘洞’中。“弟子拜见师父。”“免了吧,给我说说你的阵法。”孙正阳看着王通,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聚元和提纯的复合阵法,如果在别的地方我没有把握,但是黑渊堡中有一条熔岩浆流,火行元气无穷无尽,在整体之上,已经能够压制住‘yīn’厉之气了,只是因为不够‘jīng’纯,所以才会被‘yīn’厉之气侵入其中罢了,只要通过阵法的聚合和提纯,火行元气足以将‘yīn’厉之气驱逐出去。”说话之间,王通取出一张阵图,平铺在石桌之上,开始详细的讲解起来。孙正阳初始也只是姑且听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表情渐渐变的凝重起来。一个多时辰之后,王通终于停了下来,而他也渐渐的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好一会儿,孙正阳轻轻的睁开了眼睛,“我对阵法一道并不是很熟悉,但听你所言,似乎真的有把握。”“您原来也不相信啊。”“相信,怎么可能,黑渊堡的‘yīn’厉之气困扰了娲皇宫几千年,期间有数十名阵法宗师,大宗师去过那里,耗费资源无数,但结果如何,也就是‘弄’出一个炉屋来,其后再无建树,你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让我怎么相信你?”“那现在您信了?”“不,现在我也不是很相信,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除非是真正的将阵法建立起来,有了效果,并且能够正常的运转一段时间,我才会相信。”孙正阳摇头道。“如此说来,这件事情不可能通过了。”“当然不可能。”孙正阳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微叹了一声,“太早了,太早了啊,若是再有个十几年,等到你的羽翼丰满之后,再提这件事情,或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嘛,你是说服不了其他人的。”“那您为什么还要让柳琊把我叫过来?”愿p>“哼,你在黑渊堡中口出狂言,已经惊动了不少人,我是你的师父,自然要把事情‘弄’清楚,更何况,这一次,也算是一种试探罢了,让他们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件事情上头来,也算是不错的选择。”“也就是说,我这一次算是转移他们注意力的那块石头了?”“不错,所以不要有负担,本来我还有些担心,但是刚才听了你的讲解,我倒是不担心了,这件事情注定通不过,但是你讲解的很有道理,那帮人也没有机会借这件事情来打击你,不过你要小心,到时候,那帮家伙肯定会找一些‘jīng’通阵法的人在场,对你提出质疑,你若是回答不出来的话,便会给他们借口,不得不防啊。”“‘jīng’通阵法?”王通嘴角掀起一丝不屑的冷笑,“‘弄’了几千年,才‘弄’出那么个炉屋来,这也叫‘jīng’通阵法,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不过,我倒是担心到时候他们听不懂我说什么,强词夺理,却是有些麻烦。”“放心吧,宫主与几位太上长老的阵法造诣不在我之下,他们能听懂,并且觉得可行就行了,你要记住,这件事情的重点并不是能不能通过,而是能不能吸引庞涌他们的注意力!”“弟子明白。”……………………………………娲皇宫,宫主府,议事厅娲皇宫主薄成君手托香腮,斜倚宝座,目光发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宫主,宫主,几个大长老都来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小小的‘侍’‘女’凑上前去,在她的耳旁低声提醒道。“哦,来了啊!”薄成君猛的打了个‘激’灵,仿佛从沉睡之中醒来一般,无意识的四下张望,看到进入议事厅的四名太长上老,面上顿时堆满了笑容。“成君啊,你都多大了,还是那个样子,就不能给我们省点心吗?!”四人之中,一名佝偻着身子,拄着银‘sè’拐杖的老太太嘶声说道,“你现在是宫主,宫主啊,拿出一点宫主的威仪来!”“洛婆婆!”薄成君小脸一红,‘露’出一丝尴尬笑容来,不过面上的表情却随之一正,变的严肃起来,倒是有五六分一宫之主的模样。“宫主,今天你把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叫过来,是为了王通那个小子吧?!”“不错,您也听说了?!”提到王通的时候,薄成君笑了笑,“他在黑渊堡中搞出了大动作,新的炉屋的效果与作用,的确远超老的炉屋,他在阵法之上的造诣的确也称得上是宗师,不过炉屋是炉屋,黑渊堡是黑渊堡,两者不可同日而语,所以真的要净化整个黑渊堡,我觉得不大可能。”“不是不大可能,是不可能。”一名面‘sè’‘yīn’沉的老者冷幽幽的道,“至少在元武界是不可能的,没有这样的阵法传承,也没有这样的布阵技巧。”“或许他得到了上古传承呢?!”“上古也没有这种传承。”那老者说的非常肯定,“阵法一道在元武界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兴起过,一直以来只是作为一种辅助的手段来用,否则的话,在应对荒兽之‘潮’的时候,我们就不会那么依赖机关暗器了。”“邓老的意思是,这个王通并非此界之人?!”薄成君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他的来历有问题?!”“他的来历一直都有问题。”另外一名太上长老道,“突然之间冒出来,手段也颇为不凡,还知道帝江之巢的隐秘,这样的人物,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域外之人。”“域外之人啊!”薄成君无奈的笑了起来,“不是说那些域外之人都无法长时间的留在元武界的吗,怎么这小子好像有长住的打算啊?”“这个就不清楚了,凡事总有特例。”那名长老也苦笑起来,对于这件事情,他也搞不清楚究竟该怎么办,因为即使是以他在元武界的地位,对于域外来客这四个字,也只是似懂非懂,听说过,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只知道这一类的域外之人会因为某种原因出现在元武界中,逗留很短的一段时间,完成了任务就立刻离开,一般不会和元武界中的土著产生什么‘交’集,哪里有王通这样的,先是搞定了一个小城,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又拜入了娲皇宫中,成为了内‘门’弟子,这一点也不像是传说中那些域外之人的作派啊,倒像是另的宗‘门’派来的间谍,可是有这样的间谍吗?一来便道出了帝江之巢的秘密,大幅提升了娲皇宫的顶尖战力,现在又在黑渊堡中搞出这么一桩子事情来,扬言能够解决娲皇宫数千年无人能解开的难题,这是要闹哪样啊?真的就要在元武界扎根了吗?“他的来历,暂且不谈。”洛婆婆摆了摆手,将这个话题彻底的打住,“现在我们要搞清楚的是,他究竟是不是真的有这个能力!”“洛婆婆啊,不管他有没有这个能力,这件事情都不可能通过的。”薄万君苦笑道。“不错,不管他的来历如何,能力如何,他的资历都太浅了,无法取信于人,所以,就算我们对他有信心,其他人也不会放心把这样的事情‘交’给一个内‘门’弟子去做,而且还是来历不明的内‘门’弟子。”“你们啊,我有的时候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幽域对娲皇宫有多重要,你们都清楚,现在有机会净化黑渊堡的‘yīn’厉之气,在幽域之前扎下一颗钉子,这样的事情,只是耗费些许资源而已,有什么不能做的,若是放到以前……!”“若是老头子还在的话,这件事情肯定能做好,但是老头子现在不在了,换我当家了,那帮人不会这么相信我的,也不会给我这么大的权力。”“哼,这还不都是你,要我说,先在宫里清洗一遍,把那些个有异心的家伙全都清洗掉,一个个的修为不行,只知道争权夺利,真当娲皇宫是他们家的了吗?!”“老东西,说不不经老子,娲皇宫九大长老,除了我们四个,另外几个是什么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清洗,你清洗的了吗?恐怕你一下手,整个娲皇宫就分裂了。”活婆婆没好气的道。“那现在怎么办,这么好的机会难道就放弃吗?!”“都不要说了。”四名太长上老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一位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你有什么办法?!”“首先是王通的身份问题,这个我们可以不考虑,但他的资历不足,不足以服众,因此,如果他真的有办法的话,我们要做的不是让他现在就动手,而是帮他积累威望与资历,让他表现出足够的阵法天赋,利用时间,在众人心中种下他是阵法宗师的思想,一步一步的让人信任到,那么五年之后,十年之后,待到他的资历够了,威望足了,再推动此事,也就水到渠成了,所以,关键是他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各方反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