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七十八章 调离

第七十八章 调离

啪!啪!啪!

三声清脆的炸裂声响起,三枚赤金‘sè’的铜钱还没有落到桌面,便炸成了碎片。

桌旁,王通的眼中闪出一道道光晕,随后恢复了正常。

只是神‘sè’却变的‘yīn’沉了起来,沉着脸,走出了房‘门’,向马成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黑渊堡,直往地龙‘洞’去了。

在地龙‘洞’中,王通与孙正阳密谈一刻,又回转了黑渊堡,第二日,大量的物资从娲皇宫运往黑渊堡中,这一切,都被有心人看中了眼中。

所有人都知道,王通说明了孙正阳,而孙正阳则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为王通筹措了一大笔的资源,用于布置阵法。

这说明新晋的太上长老孙正阳对自己的这名弟子非常的有信心,已经决定不惜一切的支持他了。

而黑渊堡中传来的信息也同样印证了这一点,在得到了这一批物资之后,王通与黑渊堡中的一众内‘门’弟子便忙碌了起来,没有人看懂他们在忙什么,只是知道他们似乎是在利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布置阵法。

……………………

………………

娲皇宫,火灵殿

庞涌与申龙烈对面而座,脸沉似水。

“申龙,你还在犹豫什么,都什么时候了,难道非要等到别人将我们的权柄全部剥夺,才动手吗?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晚了,晚了!!”庞涌面‘sè’扭曲,将面前的石桌锤的咚咚响。

申龙烈没有说话,两根粗壮的手指搭在石桌之上,轻轻的敲击着。

“此事干系太大,一旦有所反复,必是十死无生之局。”

“十死无生?哼,如今孙正阳得势,成了太上长老,那王通‘jīng’通阵法,来历神秘,地龙‘洞’一系已然兴起,我们与他们结了仇,在这娲皇宫中,能讨到好处?难道你愿意被那帮子小辈一辈子踩在地上不成?”

申龙烈抬头,神‘sè’更见灰败,“你,是不是已经和承天宗联络过了?”

庞涌表情微微一滞,?一迟疑,终于道,“不错,我已经与承天宗联络过了。”

“这么说来,已经无可挽回了?”

“那是当然,娲皇宫与幽域相邻,并非什么秘密,只是一直以来,大家都没有办法开发幽域,自然不会说什么,但是现在,王通那小子自寻死路,竟然要帮娲皇宫开辟幽域,他也不想想,这种能够搅动天下风云的事情,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能掺和的,即使要掺和,做的隐秘点不行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真是愚蠢。”

“相对于天地异变,幽域的事情倒是其次。”申龙烈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眯了起来,“你难道没有感觉到,但是却越来越难以调动天地之力了吗?如果不是修为一直在增长,我都怀疑我的修为掉落到小天位了,现在可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更何况,那小子不过是干‘弄’了个幻术出来,谁知道他能不能成功,虽然我不怎么懂得阵法,但是也清楚,想要布置这种等级的阵法,不但需要海量的资源,还需要大量的时间,说白了,这就是一个画饼而已,在宫中都没有什么信心,更别说是宫外的人了。”

“难道你没有发现,虽然宫中否定了王通的计划,但是在孙正阳的支持下,大量的资源已经进入黑渊堡了。”庞涌有些不甘心的道。

“那也要等到他先将那个什么束阳攻‘yīn’阵成功的建起来才能够知道真假。”申龙烈无奈的道,“而且,按照他的说法,一个束阳攻‘yīn’阵只是对黑渊堡有效而已,并不能影响幽域的大局,太阳熔炉的计划太过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相信,以这种理由,是不可能说服那些家伙了,还有,说一千道一万,就算王通说的有理,能够成功,想来那帮家伙也会等着宫中耗尽资源,让王通布阵成功之后再来捡现成的便宜,所以,你的计划是不可能成功的。”

这话就仿佛是在庞涌头上泼了一大盆的冷水,将他火热的心思彻底的浇熄了。

“难道,我们真的就坐以待不成?”

“也不能说是坐以待毙,我的意思只是说,你的那个计划不可能行的通,就算行的通,也不可能立时见效。”

“这么说来,你有更好的计划?!”庞涌顿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不能说是好计划,但是却可以参谋参谋。”申龙烈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听说,‘玉’泉师弟改名换姓,投入西极殿了?是也不是?”

庞涌面‘sè’大变,脱口惊呼,“你怎么知道?”

“这种事情,能瞒的了吗?!”申龙烈看了庞涌一眼,“只是娲皇宫一向稳定,大家都不说而已。”

“你是说,拿‘玉’泉的事情做文章?”

“‘玉’泉本就是娲皇宫的少宫主,若是没有四十年前的那场动‘乱’,他恐怕已经成为宫主了,这么多年了,我想,他不会那么甘心吧?”

“这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和他有着勾连,当别人不知道吗?”申龙烈冷笑道,“别人不说,只是不想再在这件事情上头纠缠而已,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不想坐以待毙,自然需要外援,承天宗虽然与娲皇宫并立南方,但并不足以成为外援,只有西极殿这样的强大力量,才能够改变现状,这不正是你之前一直希望的吗?”

“西极殿,可不是那么容易利用的啊!”

庞涌面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也知道,当年西极殿收留‘玉’泉,本就不安好心,若是再给他们借口,恐怕……”

“恐怕什么?你怕这娲皇宫落入西极殿之手吗?”

“那倒不是,西极殿还没有这么大的胃口,我担心的只是……”庞涌紧皱着眉头,本来他是害怕申龙烈不同意自己的建议,只是他却没有想到,申龙烈竟然比自己还要‘激’进的多,西极殿,岂是那样好相与的?

他本来也是想引入外援来对付孙正阳等人,但是外援就是外援,承天宗也好,太元神宫也罢,最多只是能够给娲皇宫压力而已,事成之后,娲皇宫还是娲皇宫,只是掌权者换了而已,但是西极殿不一样,西极殿手中掌握着一张鬼牌,这张鬼牌一旦打出来,一个不好,娲皇宫数千年的惹来恐怕就要化为流水了,身为娲皇宫的长老,他可不想最后闹成那个样子。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申龙烈说的也有道理,王通在议事厅上是说的天‘花’‘乱’坠,那阵盘之中显现出来的幻像也让人震惊,但是说到底,王通还是在耍嘴皮子,从来就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真的能够成功,而即使能够成功,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想要以这件事情从外头拉外援,并不是多么现实的事情。

倒是申龙烈提出来的建议非常可行,只要在宫中拉起一拨子势力,再借助‘玉’泉的身份和西极殿的实力,倒是真有可能压服娲皇宫,但是到了那个时候,娲皇宫恐怕就变成西极殿的娲皇宫了,以西极殿的底蕴,在没有外力的干涉之下,很快就能够完全的掌控娲皇宫。

“你也不用想那么多,‘玉’泉这家伙在西极殿蛰伏那么久,难道就不想回宫,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吗?他等待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只要机会出现,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只是这样一来,与宫主之间,恐怕就难以善了了。”

“这就要看你的魄力了。”申龙烈看着庞涌,“别忘了,当年你也是被老宫主看中,才成为内‘门’弟子的。”

庞涌长叹一声,久久无语。

………………………………

………………

“动作好快啊!”

黑渊堡中,王通指尖轻轻的敲击着手中的调令,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都到了这个时候,庞涌还有胆子搞这种事情,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哼,庞涌他这是有心不让你完成阵法,竟然无视宫规,要将你调走。”马成看着调令,破口大骂起来。

“走就走呗,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个阵法的基本布置你们已经学会了,剩下的只是‘花’费一些时间罢了。”王通笑眯眯的道,“倒是庞涌,这么急着把我调开,总是觉得怪怪的。”

“还能为什么,他就是怕你完成束阳攻‘yīn’成,证明自己的能力罢了。”

“如果真是这样倒也无所谓!”王通道,“不过这件事情我还是需要去确认一下,现在人人都知道庞涌在宫中失势了,他还敢这么干,想来应该有什么倚仗。”

“不管他有什么倚仗,总不能和孙长老对抗吧?!”马成愤怒的气息渐渐的平定了下来,心中充满了疑问,“明知道孙长老如今已经是太上长老,他还这么干,这不是明摆着与长老做对吗?就算他真的不管不顾了,执事殿中其他的长老难道也不会阻止吗?”

“指望别人永远不如指望自己。”王通笑了笑,“这样也好,借这件事情,倒是可以看清一些人,也能看清宫中的一些局面。”

“话虽如此,但你离开之后,束阳攻‘yīn’阵的进度一定会放缓。”

“缓就缓吧,也不要急在一时,这阵法啊,需要慢慢的布置,无所谓,只要到了合适的时候亮相便行了,到时候,一定会闪瞎那帮子土鳖的狗眼!”王通‘yīn’‘yīn’的笑道。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调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