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零六章 郁鸣秋

第两百零六章 郁鸣秋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郁鸣秋的身形高挑,长发用红绳扎成马尾,小小的三角眼总给人昏昏欲睡的感觉。他身旁的元修,却是个个如临大敌,他们已经深入到感应场内部。

“离松间城还有多长时间?”郁鸣秋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

“大概三天。”一名元修计算了一下,才回答。

“昏昏欲睡。”郁鸣秋的泪水都快从睡眼中溢出来:“人生艰难,火急火燎,几个彻夜无眠?轻车简行,堂堂部首,微服私访……”

“大人,您只是副部首。”手下提醒他。

“哦哦哦,还是副的啊。”郁鸣秋打着哈哈:“微有瑕疵,瑕不掩瑜。反正有事副部首上,没看这次都是副部首来吗?”

“部首们都在镇守前线,不能轻动。”手下接着道:“听说最近前线不安稳,蛮族在不断骚扰,好几个地方都发生了战斗。”

“屁!”郁鸣秋冷哼道:“蛮族和我们打了多少年?他们有几斤几两,你们不知道?在这节骨眼上主dòng进攻我们,也真是够巧啊。呵呵,肯定和血毒背后的人有勾结,要我说,血毒才是心腹大患!”

“血毒不是瘟疫吗?是有人故意为之?”手下大惊失sè。

“**不离十。”

“难怪血兽这几天在变强。”手下充满担忧:“我们需要加快速度。说不定其他队伍,已经抵达。”

“不可能。”郁鸣秋忍不住再打了个哈欠,愤然道:“没人会比我们快。他们要从前线驻地赶过来,咱们是直接从休假赶过来,能一样吗?态度就不一样!这次那些老家伙要是不给我双倍补偿,小爷和他们没玩。”

“明明是大人你自己要来的……”手下道。

“废话,我得去救明秀,要不然师兄肯定要杀了我。”郁鸣秋扫了一眼其他人:“要不然我让你们回去?下次你们受伤,我就喊师兄不用来了?”

其他人顿时不干了。

“大人。我们是那样的人吗?”

“大人,我们可是跟着您,跑了几天几夜了!”

“大人,您是自己想念明秀小姐吧!”

……

“我本来就想念她。”郁鸣秋懒洋洋道:“要不是明秀的师傅太凶,我就到松间城去度假了,天天和我家明秀双宿双飞,只羡鸳鸯不羡仙。部首,我之不欲也。”

“陆先生会打死您的,不对,陆先生一定不会让您死的。”手下yīn****。

郁鸣秋想到大师兄。不由打了个寒颤,落到大师兄手上,想死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明秀小姐好像拒绝了您好几次。”手下继续补刀:“其实也蛮亲的,把您当亲哥哥呢。”

郁鸣秋一脸鄙视:“你懂什么?哪个女人不是嘴上说不要不要?正是明秀拒绝我,才让我看到希望所在啊。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手下憋了很久,才道:“您也不容易。”

“可惜这次没时间和明秀温存了。”郁鸣秋一脸不爽:“还有一个师傅新收的小师弟。端木家小屁孩,为什么不是师妹?师傅也真是的,不为自己的两个徒弟考lǜ一下人生吗?师兄的禁欲人生荒废了也就罢了,难道连我这样活泼美少年的青春年华。也要荒废?这么一说,好伤感。好吧,小师弟也就罢了,看在大家都是同门的份上。救也救了。师北海的女儿,关我屁事?他北海,我草杀。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那我们不救?”手下膈应了一句。

“呃……还是得救。”郁鸣秋苦着脸:“我怕师北海来揍我,他肯定会来的。除了师傅和老大,咱们加起来都不是他对shǒu,师傅和老大肯定不会帮我。”

“师小姐是大美女。”手下提醒道。

“我的心是明秀的!”郁鸣秋轻咳一声:“听说是禁欲美人,哦,就是冰山美人,估计大师兄会喜欢。我就算了。再说,我是为大伙考lǜ,咱们人太少,才一百多人,能救多少人?”

“我们救几个?”手下看着郁鸣秋,郁鸣秋的回答,将决定他们之后面临的困难。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郁鸣秋。

郁鸣秋犹豫了一下:“我们先帮他们防守,如果防不住,我们就带三个人撤退,明秀,端木黄昏,师雪漫。”

他必须为自己的属下负责,他们总共只有一百人。血兽越来越强,突围的路只会更加艰难,他们没有能力带那么多人回去。

所有人松一口气,气氛重新活跃起来,带着三人撤退,对他们这些百战jīng锐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忽然郁鸣秋目光收缩,暴喝:“前方有敌人,准备战斗!”

前方一团红云,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飞来。

当飞到近处,大家才看清,竟然是一群体型大得惊人的血蝙蝠,数目之多,就像一团乌云。

郁鸣秋摇摇头,漫声吟道:“有鸟自远方来,喂之以瓜!”

不知什么时候,他手掌多了一颗种子。元力注入种子,种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手掌发芽、生长、开花、结果。

片刻间,两颗拳头大小的墨绿小香瓜,瓜熟蒂落,落入他的手掌,藤茎根,全都化作飞灰,只剩下几片叶片。

小香瓜,学名千籽爆裂香瓜,千籽是形容它的籽多,每一颗香瓜内的籽,数量都远超千颗。

草杀部的经典战斗瓜之一。

郁鸣秋给每个小香瓜插上两片叶片。

大家都给手上的小香瓜插上叶片。

郁鸣秋吹着口哨,一脸轻佻:“准备!”

“走一个!”郁鸣秋一声暴喝,手中香瓜猛地朝远处的血蝙蝠群扔去。

所有人都扔出自己手中的小香瓜,两百个小香瓜带着呼啸飞向血蝙蝠群。

血蝙蝠注yì到这些朝它们飞来的小黑点,它们扇动翅膀,准备向四周散开。

&nbiàn的叶片开始扇动,叶片扇动越来越快。就像翅膀,香瓜在空中的速度陡然增加,越飞越快。

凄厉的啸音,由无到有,由低到高,震慑人心。

它们如同一群死亡的残影,狠狠扎入还没有来得及散开的血蝙蝠群中。香瓜轰然爆裂,数千颗香瓜子,就像雨点般横扫周围一切。每一颗香瓜籽在洞穿血蝙蝠身体的时候,再次爆裂。

一连串密集的爆zhà。就像风暴,在整个蝙蝠群肆虐。

饶是血蝙蝠强悍的身体,也依然被这一波攻击打懵了,无数血肉和尸体从空中坠落。

密集有如乌云的血蝙蝠群,立即变得稀稀落落了许多。

“人生何处无大鸟,吃完甜瓜要啃草!”

郁鸣秋一边张弓搭箭,一边漫声吟诗。

身旁笑成一片,大伙也跟着张弓搭箭跟着念:“人生何处无大鸟,吃完甜瓜要啃草!”

草箭如雨。

血蝙蝠看着这些柔弱无力的草箭。丝毫不避让,悍然直冲而去。

草箭击中血蝙蝠的瞬间,啪地弹开,变成一张草网。把血蝙蝠缠得结结实实。草网看上去十分纤细,但是却极为结实,血蝙蝠怎么也挣不脱。

血蝙蝠就像下饺子一样从空中掉落,一声声闷响。从下方遥遥传来。

地面上一朵朵血花绽放。

转眼间,乌云般的血蝙蝠群顿时损伤大半,剩下的血蝙蝠失去战斗的勇气。化作鸟散。

大家嘻嘻哈哈收起弓箭。

“今天大人诗念得好!”

“百年难得一遇,大家要好好背熟。”

“大人,蝙蝠不是鸟。”

……

郁鸣秋假装没有听见最后一句,弹了弹弓弦,满脸感慨:“可惜明秀没有见到我此时的英姿,否则的话,肯定以身相许。史上最年轻的部首……”

“大人,是副部首!”

“哦哦哦,是副的,差点忘了。每次遇敌都要吟诗,脑力消耗太大。”

郁鸣秋装模作样摇头,没有人看到他眼中闪过的一丝担忧。

五分钟后,下方的血林突然冒出一群血麻雀。

血麻雀的实力不强,但是数量实在太多,加之从下方突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开始出现伤亡。

郁鸣秋的脸sèyīn沉下来。

没过几分钟,他们经过的云层里面,突然杀出来一波血鹰隼。

快如闪电的血鹰隼,给他们带来的伤亡更大,更糟糕的是,他们的草籽和元力消耗巨大。

郁鸣秋的心往下沉,他仿佛看到一张无形的大网,悄无声息罩向他们。

他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感应场不会是个诱饵吧?

血灾爆发在力量薄弱的感应场,各家的子女都在其中,十三部必须前往救援。关jiàn时刻,前线蛮族袭扰,局势紧张,各部的反应非常一致,都是派出自己的副部首。

一方是守土之责,一方是儿女亲情,那就只能派副部首了,副部首好惨……

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血毒只是一种瘟疫。

真是完美的布置啊,郁鸣秋心中赞叹。

最简单的围点打援,可是就算你看明白了,你也会步入局中。

郁鸣秋神sè一整,对shǒu下道:“我们必须分开,你们往外突围,我朝松间城突进。”

“大人!”手下顿时急了。

“听我说。”郁鸣秋脸上再也没有半点平日的玩笑之sè,沉声道:“我们分开,你们回去求援!记住,拦住其他部的支援队伍,让他们尽可能集中。血毒背后有人!我去松间城,放心,我速度全开,他们追不上我。我在松间城等你们的支援。快点,我掩护你们一会。”

手下虽然不情愿,但是不敢违抗命令,一咬牙,掉头飞去。

郁鸣秋看着朝自己冲来的血鹰隼,吹了个口哨,三角眼浮现一层杀气:“小爷到是要看看,谁在搞鬼?小爷的便宜可没那么好占。”(未完待续。)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看网友对 第两百零六章 郁鸣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