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七十二章 且歌且战

第七十二章 且歌且战

对于现今的大秦王朝而言,能够用“大逆”来形容的修行者绝对不多。

这些人不只是自身的修为惊人,对于一个稳定的王朝拥有太大的破坏力,而且还在于他们的出身极其显赫,大多数是一些已然覆灭的王朝的旗帜性人物。

在数十日前,神都监便已经通过一些线索发现了这名有可能是“大逆”的修行者,然而一直只是暗中观察着,是因为想要从这名修行者的身上得到更多的线索,找出这人背后的首领,那名令皇帝陛下都深深忌惮的人物!

在事情还未有决定性进展的情况之下,这些长陵卫莫名其妙的出现,对于这两名神都监官员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秦玄和蒙天放互相了一眼,秦玄咬了咬牙,马上下定了决定,对着蒙天放沉声说道:“你快去通报祁大人,以防有变。”

蒙天放眼底jīng光一闪,不说什么,却是装出了一副畏惧那群长陵卫的样子,缩着头便快步转入了旁边一条小巷离开。

也就在此时,那群身披锁子甲的长陵卫已经虎入狼群般一涌而上,将刚刚从九江郡会馆前驶离的车队截住,为首一名戴着黑漆漆玄铁面具的将领凶神恶煞的厉吼道:“停车!都滚下来!户籍文书都准备好!”

一名青衫师爷模样的清癯中年人上前作揖,有礼道:“不知这位将军有何事,是否有误会,我们是九江郡天升昌商号…”

然而他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咚的一声,他的人已经被那名将领一脚踢出,狠狠撞在后方的车厢上。

一时之间,这名青衫师爷模样的清癯中年人面sè煞白,一口气透不出来,差点直接晕死过去。

“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么!户籍文书和路引!”

一脚踹退上来说话的青衫师爷的将领手握剑柄,面上的玄铁面具反射着阳光,无比森寒的说道:“现在怀疑你们这列车队里有人和盗陵寇有关,现在所有人全部下车,出示户籍文书,再有反抗,当场格杀!”

刚刚还面有怒sè,想要怒骂的数名车队中人顿时脸sè发白,就连九江郡会馆里赶出的数人都是一滞,僵在当地。

盗窃皇家陵园是一等一的诛九族的重罪,若是这里面真有这样一人存在,那若是有敢出声为这列商队说话的人都要遭殃,都要获罪下狱。

此时还坐在面铺临街长凳上的秦玄通体又是一寒,因为他发现就在这数十名凶神恶煞的长陵卫身后不远处,一处店铺屋檐下的yīn影里,还站着一名不动声sè的长陵卫将领。

那名长陵卫将领低调至极,和那名面戴玄铁面具的将领在威势上似乎完全无法相比,然而秦玄却可以清晰的见到,他的头发用一枚白玉簪插着,他腰侧的剑鞘上,镶嵌着数颗红玛瑙珠子。

这便意味着这名不动声sè的站在yīn影里的长陵卫将领是一名都尉。

这种需要斩甲士千首才能获得的封赏官职…至少也是五境之上甚至六境的修行者了!

想到此处,此时秦玄再看那名面戴玄铁面具的将领,也是越看越可怕,觉得浑然不像普通带上百军士的百夫长。

他通体越来越寒,连刚刚喝下一碗热面汤的热意都被硬生生压下,他忍不住霍然站起。

就在此时,被数十名披甲长陵卫截着的商队已经所有人下了马车,人人手里都是一张户籍文书。

在之前各朝,甚至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的大秦王朝,查检都靠路引文书,上书简单身份讯息,出身何处,从何处去往何处办什么事,沿途则由各郡县加盖通关印章,通过一路来的检查印章,证明这人的确是经过这些地方。

但在元武皇帝登基之时,大秦王朝大刀阔斧的实行新政,更改了许多律例,在那数年之中,腥风血雨,死了无数人。但最终一些新政被坚定的贯彻了下去。

其中最有效果的便是籍制。

每个大秦王朝的子民在诞生之时起,便由各郡县登记入籍,若有变迁,也必须随时更改。若是死亡则销籍,若有封赏田地者便收回。

这一项最大的功效不在于更加方便确定这人的真正身份,让一些流民流寇无法随意在大秦王朝境内流转,而在于赋税和封赏制的推行。光是一些空人头空饷,和一些该收回的封赏之地的收回,便让大秦王朝的国库在数年之内便充盈起来,逼得那数个对大秦王朝虎视眈眈的敌朝都不得不和大秦缔结盟约。

“你叫周晨?哪里人士?”

“你平日里做什么的?”

“……”

长陵卫的人已经开始逐个检查这支商队中人的户籍文书,并时不时的问些问题核对。

秦玄此时已经拿起了放在旁边椅子上的黄竹竿,只是走出了一步,他的呼吸便彻底的停顿了。

那名面戴森冷玄铁面具的将领已经走向商队里的一人。

那是一名车夫打扮的男子,看上去三十余岁的年纪,头发有些微黄。

虽然面容和神都监之前全力盯着的那人有很大的不同,但是身形极其相像,最为关键的是,以秦玄多年的经验,这名车夫打扮的男子此刻的表现便很有问题。

他虽然也在接受着一名长陵卫的盘查,也在回答着问题,但是他的眼光却是莫名的闪烁不停,而且脸上的神情多的是思索之意,而没有其余人的惊惧。

这给秦玄的感觉,是这人已在思考身份败露之后的应对问题,那名面戴森冷玄铁面具的将领明显也是注意到了此人的不同,所以才走向此人,而更让秦玄无法呼吸的是,那人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开始浮现一丝诡异的冷笑。

然而秦玄根本来不及阻止什么,因为即便他此时亮名身份冲过去,也必定打草惊蛇,所以他只是死死的抓住了手里的黄竹杆,心中希望自己神都监的援军来得快一些。

“我看你有很大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戴着森冷玄铁面具的将领已经走到那名车夫模样的男子对面,森寒的问道。

车夫模样的人伸出左手抹了抹脸,尤其在满是胡茬的下巴停留了一息的时间,似乎终于考虑清楚,下定了决心,他莫名的笑了起来,用完全挑衅的目光看着这名将领,说道:“你真想知道?”

一股危险的气息骤然充满了整条长巷。

就连其余正在认真盘查的长陵卫都感觉到了不对,齐刷刷的转身看向这车夫所在的地方。

一侧屋檐下yīn影里的那名看不清面目的将领也骤然抬头,眼睛若星辰般闪亮。

戴着森冷玄铁面具的将领微微一顿,一声冷笑:“看来就是你了…我倒是要看看,在这长陵,是什么样的名字可以吓到我。”

车夫模样的人笑了起来,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看看我的剑就知道了。”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他周围的空气陡然一震,无数烟尘从他脚下的地面缝隙中冲出,清晰的街巷里好像骤然起雾。

与此同时,他身旁的数辆马车好像突然变成没有分量的纸片一样,往外侧着飞起。

戴着森冷玄铁面具的将领骇然拔剑。

这一瞬间的场景好像画卷一样静止。

他的剑才出鞘一半,那数辆马车刚刚无声无息的飞起,车轮才刚刚全部脱离地面,车夫模样的人却是已经完成了往前挥手的动作。

空气里好像有一条水流一扫而过,从上至下扫过这名将领的身体。

这名将领脸上的森冷面具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丝光,然后裂开。

面具下方是一张惊骇绝伦的面容,然后这张面容的中间,也出现了一条红线。

“云水…”

在车夫摸样的人出手之时,这名将领就已拔剑,就已经骇然的发出大叫,然而直至红线中飞出无数的血珠,他才只喊出了两个字。

“轰!”

就在下一瞬间,那些好像静止在空中的马车才重重撞入两侧的店铺之中,与此同时,这名将领的身体直接从中间裂开成两半,无数鲜血尽情的喷涌在寒冷的空气里。

也直到此时,周围的长陵卫才看清这名车夫模样的人手里握着一柄波光粼粼,好像一股泉水凝成的剑。

“魏云水宫大逆!”

一声不可置信的厉啸声响起。

这声厉啸是鼓动了真元发出,声音洞金裂石一般,不知道瞬间传出多远。

嗤啦一声裂响。

发出这声厉啸的,原本隐匿在yīn影之中的那名将领狂掠而出,一柄桃红sè小剑飞于他身前,在急剧的飞行之中,剑身上层层叠叠,开出无数的桃花,似是要弥漫这名车夫模样的男子身周所有空间。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剑,这名车夫模样的男子却是反而单手收剑,负手身后,傲然一笑。

他身侧九江郡会馆楼上,一面窗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被一种磅礴的天地元气直接摧成了粉末。

一滴晶莹的水滴飘落下来。

只是一滴,便震碎了所有的桃花。

桃红sè小剑断。

长陵卫这名都督颓然坐倒在地,身体好像瞬间矮了数寸,一口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

秦玄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九江郡会馆的楼上。

“我辈喜学剑,十年居寒潭…”

一声轻吟,一道白sè的身影从九江郡会馆楼上飘落。

天空的所有sè彩都似乎被此人遮掩,所有这片街巷之中的人全部仰望。

“一朝斩长蛟,碧水赤三月…”

这人依旧轻歌慢吟,轰的一声,十余名披甲长陵卫却是全部浑身鲜血飞溅,四下飞出,坠入两边屋檐。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且歌且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