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九十七章 见面

第九十七章 见面

“这三年来,娲皇宫共有八百七十九名弟子在苍澜山中失踪,其中有五十二名内‘门’弟子,均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红松林,娲皇宫驻守之地。

莫天谷拿着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向王通一个字一个字的汇报着。

“经过这段时间的查证,失踪的人中,至少有三百多人曾与孟乔有过接触。”

“三百多人吗?”听到这个数据,王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那么在三年以前,在苍澜山中失踪的人有这么多吗?!”

“没有,我初步查了一下,三年前,在苍澜山中失踪的娲皇宫弟子只有七十八人而已。”说到这里,莫天谷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起来。

不查不知道,一查真的是吓一跳,以前他也知道宫中经常会有人进入苍澜山中回不来,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特别是这三年的数据,更是让他胆战心惊。

三年之前,每年还不到八十人,便是把这个数据放大,失踪一百人,三年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三百左右而已,但是这三年来,竟然失踪了八百多人,而这失踪的娲皇宫弟子之中,竟然有相当一部分与孟胡寨的孟乔有过接触,如果是一个两个的话,或许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这么多都和孟乔有过接触,这绝对不正常。

“失踪这么多弟子,宫中就没有人出来调查吗?”

“每失踪一个弟子,特别是内‘门’弟子,宫中都是会调查的,但是苍澜山实在是太大了,宫中即使调查,也大多不了了之,而与这些弟子相关的长老与师兄弟也会参与调查,但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查不出什么真相来,特别是那些曾和孟乔接触过的失踪者,他们的行事非常的隐秘,好像在遮掩什么一般,我查过好几个,俱都是同样的情况,所以……!”

“所以根本就查不下去,据我所知,云定山在外务殿有职司吧,这种调查的事情,是不是都归他管?!”

“差不多吧,虽然不能说归他管,但是他的职司甚高,拥有很强的影响力。”

“这就对了嘛。”王通冷冷的笑道,“孟乔只是一个饵,一个托而已,云定山才是背后的主谋,你让贼去捉贼,怎么可能捉的到呢?!”

在娲皇宫可没有什么领导责任,渎职这一说。

对于权利的争夺更多的是为了利益,而不是什么职责,就像云定山在外务殿负责‘门’中外部事物,调查弟子失踪也是他的职责范围,但是查不到就是查不到,一句话就能够把事情了结了,根本就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也不会有人来向他问责。

开玩笑,我是真传弟子,我的主要任务是修炼,将自己的修为提升,这些人不自量力的往苍澜山的深处跑,失踪了那是他们自己没本事,关我屁事?

一句话,便能够将所有的责任推掉。

“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莫天谷此时感到自己的小心肝儿在扑通扑通的跳着,口中干涩异常,一个真传弟子,利用孟胡寨为‘诱’饵,灭杀这么多的娲皇宫弟子,总该有个目的吧?

图谋他们身上的功法神兵?扯蛋!

一百个内‘门’弟子加起来也没有真传弟子有钱,也没有真传弟子那么厚的底子,有什么值得图谋的?

为了权力?

同样也是一个道理,一百个内‘门’弟子的权力也比不得一个真传弟子,怎么会引起云定山的图谋呢?你以为个个都是王通这样的霸哥怪物啊!

那是为什么呢?

他为什么要灭杀这么多的娲皇宫弟子,难道,是在修炼一种邪‘门’的功法?

这倒是有可能,这世上有许多邪‘门’歹毒的功法,是需要人命去填的,但是俗话说的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如果云定山真的修炼了什么需要用人命来填的邪‘门’功法的话,也不需要在娲皇宫的地盘上搞啊,他离开娲皇宫,去其他的地方,像南昆城那般的小城,哪一次的冲突,死亡人数不是成百上千的,有必要在娲皇宫‘弄’吗?这效率也实在是太过低下了。

那么,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莫天谷彻底的‘迷’茫了。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消息已经放出去了,你就休息休息吧,下面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了。”

“是!”莫天谷低头道,暗中松了一口气,本能的他便感觉到这件事情其实也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家伙人资格处理和接触的,如今脱身却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云定山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甩了甩头,将深究的心思彻底的抛出了脑外,强迫自己将这件事情忘记。

离开红松林后,他反而有一种无债一身轻的感觉。

真正的无债一身轻啊!!

办完了这件事情,他与王通之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王通也不会再追着他要那一颗水灵珠了。

事实上,在王通的眼中,区区一颗水灵珠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只是为了折腾莫天谷而已。

“现在,云定山那个家伙,应该有行动了吧?!”坐在椅子上,王通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这一次算是自己故意的打草惊蛇,如今,蛇肯定是惊了,现在要看的,只是他下一步如何行动了,这个笨蛋,就算是想要用‘诱’饵,也多找一些啊,就找孟乔一个,这也太容易暴‘露’了。

这不由让王通想到了本山大叔说的那个笑话,你薅羊‘毛’别总是盯着一只羊薅啊,这很容易出事的!

……………………

…………

啪!!!

清脆的耳光响亮。

孟乔被这一耳光‘抽’出了三丈开外,满嘴是血,好几颗大牙从他的口腔之中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与满地的鲜血‘混’溶在一处,十分的醒目。

“蠢货,蠢货,蠢货!!”

云定山喘着粗气,不安的来回走动着,‘胸’口气伏,面‘sè’狰狞,整个人都仿佛是刚刚从开水里捞出来一般,散发着熊熊的怒气。識/p>

“你找人也不看看对象,王通,你竟然敢打他的主意,你以为你是谁啊?这王通也是你能打主意的?”

“我,我,我看他血气旺盛……”

“血气旺盛,血气旺盛的人多了,秦经世也血气旺盛啊,你怎么不去找他。”云定山怒吼起来,又是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身上,只听到几声清脆的骨骼碎裂之声,孟乔痛苦的蜷缩在地上,轻轻的‘抽’搐着。

“你不要在这里装死,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把我也暴‘露’出来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他现在是宫中的红人,他的师父又刚刚成为太上长老,在宫中的地位如日中天,你竟然,你竟然……”

云定山此时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踹死,一直以来,他的行事都非常的小心,又占据着外务殿极为重要的职司,本来以为行事一向万无一失,谁能想到,竟然会出这么大的一个纰漏。

眼前这个该死的奴才,也不知道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胆子‘肥’到了极点,竟然将他暴‘露’给了王通这个级别的存在。

王通是谁?是现在最耀眼的内‘门’弟子,不是真传,胜似真传。

他的师父可是亲口跟他说过,一旦宫中有真传弟子的位置空缺,王通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补上,就是这么一个人,自己的事情瞒还来不及呢,孟乔倒好,大嘴巴一张,便将自己给卖了,而且还卖的如此的彻底!

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啊!

可以说,这厮前脚刚刚把自己卖了,后脚王通便应该有所猜测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王通的行动竟然如此的迅速,直接便将消息散发了出来。

这是要干什么啊?

这就是要打草惊蛇,这就是在试探自己,现在,他只是说自己得了机缘,下一步,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或许他便会将那些失踪弟子的事情捅出来了。

他不会天真的以为王通查不出来,这种事情,只要有一丁点的蛛丝马迹,便能够很快查出真相,事实上,这两天,他已经收到了些许的风声,听说了有人在暗中查探那些失踪弟子的事情,而查探的人,正是王通的手下,莫天谷。

莫天谷现在是王通手下的一条狗,他暗中查探失踪之人,一定是得到了王通的授意,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想来王通也知道了那些失踪之人在失踪之前与孟乔接触过,换句话说,他的把柄被王通抓到了。

一想到这里,他恨恨的望着孟乔,双眼血芒闪动,恨不得一巴掌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宰了,以泄心头之恨。

不过,现在还有用到他的地方,到了最后,若是真的无法收场,也可以将他推出去做个替罪羊,所以,他才留下了孟乔这条老命。

“你现在给我滚回去,记住,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孟乔强忍着剧烈的痛楚,从地上爬了起来,伏在地上,磕了三个头,一言不发,半走半爬的离开了。

“现在,就看那王通是什么意思了。”云定山闭目沉思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来人,跟我去红松林。”

……………………

………………

红松林,王通所居之地

一杯茶水已经凉了,却仍然没有续杯。

王通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目光远眺,望着遥远的群山,显得有些茫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传到耳中,王通嘴角轻轻的一勾,‘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来了啊!!!

“师兄,外务殿云师兄求见。”

关虚一脸‘激’动之‘sè’,走入了院子,真传弟子啊!

他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高高在上的真传弟子对他而言,可是传说中的传说,现在可好,归于王通麾下之后,竟然三天两头的碰到真传弟子。

最让他开心的还是,这些真传弟子对他竟然客气异常。

他知道,这些客气肯定不是针对他的,不过,当一个真传弟子和颜悦‘sè’的与他说话,他还是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连走路说话,都变的昂首‘挺’‘胸’起来,当然了,在王通的面前,他还不敢流‘露’出来。

“云师兄来了啊,还不快快随我前去迎接。”王通哈哈大笑道,长身而起。

“我说今儿早上那几只喜鹊怎么老是在我的头顶上叫呢,原来是云师兄大驾光临啊,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王通大笑着迎了出来。

“哪里哪里,冒昧打扰,还请王师弟勿怪啊!”

云定岳同样是满脸的笑容,拱着手迎着王通走了过来。

两人相互见礼,笑眯眯的说了一番没有营养的客套话,这才携手进入了屋内,至于云定山带过来的那几名娲皇宫弟子和王通的手下,都自觉的留在了外面。

场面,一片平和。手机用户请访问m.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见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