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287章 斗剑(一)

第287章 斗剑(一)

三日之后,百蛮山,斗剑之期一大早,刚刚升起的阳光便被一层浓烈的乌云遮住,‘yīn’风嗖嗖,似乎在预示着什么。百蛮山‘yīn’风‘洞’前,一座巨大的平台被整修了出来,这座平台四四方方,每一边都有千余丈的长,地面由白石铺就,宽敞异常。在平台的四边,各拱起一个巨大的芦蓬,都是正对着平台的中心。王通与血魔宫的一众魔道修士居于靠近‘yīn’风‘洞’的芦蓬之内,而正教一方的修士则居于对面的芦蓬,两边的芦蓬之中挤满了散修,毕竟这一次斗剑也算是蜀山修真界的一次盛事,虽然比不得三年前屠灭飞龙尊者一役,以及东海紫云宫一役,但是那两次正邪争斗在场的人数都不多,只有当事人而已,其他人得到的只是事后流传出来的消息,而这一次的斗剑消息,早在三年前便传遍了蜀山修真界,算是一场公开公平的斗剑,同时也不禁止旁人围观,最重要的是,在如今正魔对峙的态势之下,这一次斗剑并非真正的正邪开打,倒像是开打前的一次热身而已,有着足够的看点和兴奋点,所以来的人很多,显得十分的热闹。“你究竟想干什么,这是斗剑,不是看杂耍,难道我们还要在这些家伙的面前表演不成?!”罗枭看到场中的情况,脸‘sè’‘yīn’沉了起来,不满的道。“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展示我血魔宫实力和风度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自然要多‘弄’此人来观战,也算是给散落于各界的同道一点信心,否则的话,他们又如何有足够的胆子与峨眉派作对呢?!”“哼,你的理由倒是‘挺’多的。”“不敢,一切都是为了血魔宫的利益。”王通微笑道。“好了罗枭,不要多话了。”王靖开口道,阻住了还要继续开口争辩的罗枭,身为队友,他对罗枭太了解了,这厮刚刚晋入地仙不久,正是想要大展身手的时候,但是却被血苍天与路幽然禁闭在血魔宫中,一直没有放出去,一身的本事没法儿施展,如今南疆分舵初立,他早就对这个舵主之位虎视眈眈了,所以一直看王通不顺眼,想要将他打压下去。可惜,王通此人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是手段却是圆滑狡诈的很,行事起来滴水不漏,不说修为,单说嘴皮子上的功夫,便将罗枭甩出了十万八千里去,如今百蛮斗剑,蜀山关注,他可不想把血魔宫的内部矛盾暴‘露’出来,当然,最重要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对王通的观感也变了,这小子虽然实力低微,来历可疑,但是一身的本事却是极为难得,特别是待人处事方面,足以将罗枭甩出数条大街那么远,正是最适合的舵主人选,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同为队友,他也不会因为双方的关系而对罗枭袒护的。看着对方芦蓬之中的人来齐了,王通慢慢的从己方的芦蓬之中踱步而出,走到平台中央,对峨眉的芦蓬方向一抱拳,“血魔宫绿袍见过诸位道友,不知诸位之中由谁作主,请出来说话。”“哼!”凌‘洞’虚哼一声,身形闪出,立于王通前方,周身的灵压如山如海,排空而来,同时厉声质问道,“你就是绿袍法王,就是你杀了我的徒弟?!”“不错,是我,我就是绿袍法王,阁下是……!”面对庞大的灵压,王通面不改‘sè’,心不跳,面上仍然维持着礼貌的笑容。“老夫雪山派凌‘洞’虚,此次特来取汝‘性’命!”凌‘洞’虚也不废话,灵压一卷,一抬手,便朝着王通的面上抓来。“吼!!”血魔宫的芦蓬之中传来一声厉啸,一只血‘sè’的厉爪探出,凭空出现在王通的面前,与凌‘洞’虚对了一掌。轰!!狂风暴卷,飞沙走石,刚刚建好不久的白石平台在两人的对撞之中爆出了一个丈余大小的大坑,王通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体,转身对着芦蓬一礼,“多谢总令主相救!”王靖点点头,从芦蓬之中起身,“凌‘洞’虚,急什么,你若是身子骨痒了,等会斗剑完了,我陪你玩玩,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是何人?!”凌‘洞’虚面‘sè’凝重,刚才与对方对了一掌,虽然自己未出全力,但是对方显然也没有出全力,但是对方那一掌却给他一种怪异绝伦的感觉,力量上很足,足以与自己相抗衡,最重要的是,除了力量之外,掌劲之中还有一丝诡异的气息,透过自己的劳宫‘穴’,直入经脉,若非自己的玄功奥妙,还无法发现这一缕气息。“血魔宫,王靖!”“原来是血魔宫总令主大驾光临,久仰久仰。”随后,他的面‘sè’一沉道,“王道友,此次斗剑就是为了解决我方与‘yīn’风‘洞’的恩怨,你这么斜‘插’一手,未免太过份了吧?!”“‘yīn’风‘洞’如今已经是我血魔宫的分舵,‘yīn’风‘洞’的事情也就是血魔宫的事情,‘yīn’风‘洞’的恩怨自然就由我血魔宫接着。”王靖说道,眼中血丝轮转。“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做过一场,看看你究竟能不能接****风‘洞’的恩怨!”凌‘洞’虚冷笑着,剑光闪动,化为一道银‘sè’的匹练,直‘射’王靖。“来的好!”看到凌‘洞’虚攻来,王靖大笑起来,一对巨大的血翼自身后张开,化为滚滚血海,涌向剑光。轰!!剑光血海相接,天地‘sè’变。“此地不宜‘交’战,我们找个合适的地方打个痛快!”王靖的声音自血海之中传出,慑人心神。“好!”凌‘洞’虚应道。剑光腾空,血海翻腾,须臾之间,便不见了踪影。正教方面,几名地仙互相打了个眼‘sè’,青城派的赤仙子腾起一道剑光,‘射’向两人消失的方向。而‘yīn’风‘洞’这边,三名地仙似乎并没有为王靖掠阵的打算,谁都没有动身,看起来对王靖信心十足。“地仙都不是好东西!”王通刚才被两人‘交’战的余*及,却是受了不轻的伤,不过他这是第二元神之体,恢复力惊人,眨眼工夫,便恢复如常,看了一眼地上的大坑,无奈一笑,又抬头向峨眉派的芦蓬道:“峨眉派的朋友,出来一个说话的,今天这斗剑章程是不是要议一议啊?!?峨眉的芦蓬中,魔手仙道远走出了芦蓬,神情并不是太好看。今日之局,正魔两道可以说是‘精’锐出了大半,正教这边多出一个地仙,算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可是现在血魔令主王靖一个人带走了两名地仙,在地仙的数量方面,双方竟然扯平了,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这怎么可以呢?难道他们不担心王靖的安然吗?不该去个人为王靖掠阵吗?那可是血魔宫总令主啊,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不怕血魔宫的宫主怪罪吗?还是他们对王靖太有信心了,认为以他的实力足以对付雪山派的掌教凌‘洞’虚和青城的赤仙子呢?只是现在王通再次向峨眉派‘逼’问,而作为前一次订下斗剑之约的人,他也不得不走出去,迎向了王通。“三年前的斗剑之约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约定,不如这样,我们两个在此做过一场,如何?!”“我们两人,你一个地仙跟我做过一场,真是看的起我啊,可惜,现在不是三年前了,三年前我势单力薄,现在嘛,我是血魔宫的人。”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芦蓬,芦蓬之中,罗枭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虽然他对王通的分舵主的位置觊觎的很,虽然他很不爽王通,但是身为血魔宫的护法,这一次来斗剑的目的他是不会忘的,也不敢忘,王通在这里与剑仙斗剑,败了也就败了,如果是给地仙做了,那么,血魔宫一定会追究的,他虽然是血魔队的成员,可是却并不认为两位队长会为了他这个队员而徇‘私’情。所以再心不甘情不愿,也要站出来。看到‘yīn’风‘洞’一方一名地仙站了出来,道远神情更加的‘yīn’沉,难不成自己还要和这个血魔宫的新晋地仙做过一场不成?“其实,我们没有必要这样!”王通笑嘻嘻的道,“地仙身份尊贵,等闲就不该出手,这一次只是我们双方斗剑而已,又不是什么正魔大战,有必要一开始地仙就一个个的站出来吗,要是真的在这里折损了一两个地仙,不管折损的是哪一方的,都是极大的损失,对未来的局面也会产生影响,我看这样得了,这一次便由地仙以下的后辈们出战如何,地仙都不出手,我与峨眉青城雪山三派素有恩怨,就由我一个人接下你们三派所有的人,车轮战也好,群攻也好,我都接下了,至于其人,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没仇没怨可以看热闹,你看如何?!”“你好大的口气!”芦蓬之中的陆休终于忍耐不住,站了出来,一脸的怒‘sè’,紫郢剑出鞘,光华闪动,一股庞大的灵压腾起,形成一道紫‘sè’的灵压气柱,直贯长天,搅动天地风云变‘sè’。

看网友对 第287章 斗剑(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