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307章 三戒

第307章 三戒

幼蜂王一刀斩出,气势如虹,刀势凶猛,裂天分海之势已成。

一剑斩出,周围魔教教众眼中竟然一暗,只看到一尊巨大的刀光自虚空之中斩出,将漫天黑暗斩破,照见光明,一时之间心驰神往,神魂在这一瞬间仿佛都被这一刀斩去。

可惜了!!

王通轻叹一声,这一刀,已经有了幻相之中青狮王百分之一的威力,甚至在意境之上,已经‘摸’到了青狮王刀意的边缘,若是假以时日,这一刀斩出,莫说是金丹天的修真者,便是元婴天的修为也会受到威胁,甚至受到致命的威胁,但是如今,所有的威胁都不在了。

火光弥漫开来,化为一只大手,一把捞住了劈来的一刀。

王通周身焰光闪动,光华妖异,焰光巨手牢牢的将幼蜂王劈出来的一刀握在手中。

幼蜂王已然从这一刀的意境之中脱身出来,发现手中的长刀竟然被焰光巨手抓住,不由大吃一惊!

他早就知道王通修成了一尊火◇ωáń◇書◇ロ巴,m.焰巨人的虚影,威力绝顶,但是直到如今亲身的面对,才体会到这尊火焰巨人的可怕之处。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一把握住金‘sè’长刀之后,王通再不保留,旱魃焚天命魂全力的施展开来,赤红‘sè’的焰光在空中凝聚成一尊狰狞的旱魃虚影,笼罩在整个山头。

“我认输!!”

看清旱魃狰狞的面容,最重要的是感受到了王通身上那浓浓的恶意,幼蜂王再也无法保持自己的心境,开口认输。

但是,王通如何会让他如愿。

血苍天是一个注定不可能在此久留之人,所以他可以丝毫不关心魔教的未来,只要这个时候凝聚力量,帮他完成轮回任务,获得血神传承便行了,但是王通不可能像他那般。

虽然他也是注定要离开的人,但还要在这一界呆上很久,久到了比他存活的时间都要久数十倍,所以他还要为他的未来着想。

今天,就是要给百蛮山群魔立规矩的,或者说,做给天下所有的修士,无论是正教还是魔教看的,幼蜂王的实力不错,收伏的话,做一个忠实的手下并没有问题,但王通并不需要忠实的手下,魔教偏向于‘混’‘乱’,再忠实的手下也不可能管的住自己的内心,所以王通要的是立下规矩,让这些魔教中人害怕,在魔教修士之中独树一帜,确立自己的地位和势力范围。

所以,当幼蜂王大肆接收魔教中人,掳掠凡人奴隶的时候,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幼蜂王,你的确很有能力,但是可惜,你坏了我的规矩,所以,我不能留你!”轻轻的扫了幼蜂王一眼,赤红‘sè’的焰光一闪,便将幼蜂王吞没,饶是幼蜂王有着金丹天后期的修为,又自那狮驼岭幻相之中得了极大的好处,但是面对王通这个规格外的存在,他仍然是没有足够的还手之力,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被烧成了灰烬。

处置了幼蜂王,事情并没有结束,王通手里抱着那个小姑娘,在一众魔教群修恐惧的目光之中缓缓的上升,在他的身后,旱魃虚影越来越大,身后的焰光拖的也越来越长,很快,整个天空都被赤红‘sè’的焰光染红。

“吾等魔教众人,只是修炼魔教法‘门’,并非魔头,实乃是修行中人,修行中人上体天心,下恤凡民,替天行道,积蓄外功,方为修行大道,此点与正教并无冲突之处,但数千年来,魔教众生,营营苟苟,道心‘蒙’尘,以残害众生为乐,以损人利己为荣,已然偏离了修行大道,故为天地不容,为正教压制数千年,非气运不足,非天地不钟,实乃自身之过也,绿袍身为‘yīn’风‘洞’之主,血魔宫南疆分舵之主,不愿我魔教数千年来的悲事重复上演,今在此立下三大戒条,约束我南疆教众,一戒滥杀凡人以自威,二戒残虐凡人以自娱,三戒献祭凡人以求全,此三戒为吾‘yīn’风‘洞’南疆分舵之戒条,犯戒者死!”

声音宏大,响彻天地,王通身形节节拔高,漫天的血焰聚拢,于他脚下生成一座赤红‘sè’的莲台,头顶一尊旱魃虚影横盖天地,宛如天神降世,威隆世间。

“不……!”

“啊……!”

“救命!!”

“不要啊!!”

……………………

脚下的血‘sè’莲台形成之后,王通面上‘露’出若有所思之‘sè’,冥冥之中,一种玄妙的联系开始引导着脚下的莲台,莲台瞬间释放出数十道的焰光,四散而去,随后落在周围一些魔教教众的身上,一点焰光顿时点燃了这些魔教教众的全身,瞬息间将他们燃成了灰烬,根本就不给他们太多的求饶与认罪的时间。

若是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这些被焰光灭杀的教众大多数都是之前扮演着监工的角‘sè’,或者平常对这些凡人奴隶极度苛虐的家伙。

慑于王通滔天的魔焰,幸存下来的魔教教众一齐跪伏下来,面‘sè’惨然,心中鼓声如雷,不管他们是以前的九峰十三‘洞’的成员,还是后来被幼蜂王招收到麾下的教众,此时都不敢对王通有半句妄言,甚至心中都不敢升起任何的怨言,生怕被这名神通广大,脾气古怪的舵主发现,燃为灰烬。

修行界一个是现实的世界,王通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慑服这些魔教的教众了,便无须再担心他们的背叛,当然,若是这些教众自认为管不住自己的话,无法遵守王通刚才定下的三大戒律的话,也可以离开南疆分舵,投入血魔宫其他的分舵,对此王通也不会太过在意。

血魔宫注定是昙‘花’一现的角‘sè’,如今如烈火烹油一般,一旦血苍天等人完成任务离开,这一界的魔教众人就坐蜡了,而如果想要在这样的‘乱’世之中立身,本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王通并不在意幼蜂王召唤来的魔教教众。

清理了有可能给自己招惹麻烦的魔教一众人等,王通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些人族奴隶,这些人族的奴隶数量有上千人,俱都被折磨的‘欲’死‘欲’仙,生无可恋,却又不敢死,因为这些魔教妖人折磨人的手段多的是,他们曾经亲眼看到一些奴隶不堪折磨自杀身亡后,灵魂被这些妖人生生的‘抽’出来,被魔火炼足三日三夜,灰飞烟灭,这样的恐怖手段让他们永生难忘,所以他们也不敢死。

但是现在,似乎苦难已经到达了尽头,眼前的这位强大的仙人,虽然看起来也是魔教中人,似乎在魔教之中的地位还很高,但是却当着众人的面,将另外一名魔教大能杀死,还当众立下三戒,魔火所到之处,之前曾经残虐过他们,折磨过他们的那些监工,妖人全部被烧成了灰烬,这让他们有如枯槁般的心灵终于燃起了一丝的希望。

“多谢仙人出手搭救,多谢仙人搭救!!”

一众奴隶扑到在地,连连磕头,千言万语,只余下了这一句感谢之意。

“有意思!”

此时的血焰莲‘花’之上的并非王通的本体,而是他的第二元神,玄牝珠的化身,而他的本体已经回到了百丈沉渊之下。

但是此时,百丈沉渊之下,正在搬运周天的王通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识海之中的魔种似乎受到了这冥冥中的一丝感召之力,再次脉动起来,同时,金丹之中,突然燃起一丝血‘sè’的焰光,正是那净世红莲火,受到了魔种的吸引,开始在魔种之上燃烧了起来。

在血焰魔种燃烧的一瞬间,王通的脑海之中突然之间多了许多的信息,细细一查探,却是意外的发现,这些信息竟然都是这些凡人奴隶的感‘激’之意。

当然,这些感‘激’之中有深有浅,有些是真心的,而有些则是虚情假意,甚至还是暗中谩骂自己假仁假义,绝不会被自己这个魔教中人‘迷’‘惑’的。

那些谩骂的信息很快便消散了,而那些心存感‘激’的信息却在他的识海之中转了一圈之后,化为了一股极为‘精’纯而玄妙的的‘精’神力量,融入到了他的魔种之中。

“这是……信仰之力?!”王通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信仰之力,在修行者中并不罕见,这种力量是从上古祭祀之道中演化出来的一个分支,后来经过无数先贤,特别是佛‘门’推阵出新,最终成为一种极为强大而特殊的修炼的分支,不过,想要走这一条路,有一个极为苛刻的条件,那便是需要有许多的信徒,修行者自己修炼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分心去慢慢的发展那些信徒呢?

只有修炼到了通神天,又或者是哪个元婴天的真君运气好,得到了一片‘洞’天碎片,在其中豢养凡人,这才有修炼信仰之力的资格。

不过信仰之力说到底是一种极为‘精’纯的‘精’神力量,只能做为工具使用,又或者是演化第二元神和分身,不可能当成自己的根本,否则便是本末倒置,适得其反。

所以王通虽然感应到了强大的信仰之力,但是却并不准备修炼,只是稍稍的感应了一下,便任由这一股信仰之力流入那魔种之中,事实上,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他所修炼的道心种魔**早已经变质了,朝着未知的方向演化,具体会变成什么个东西,他也不知道。

‘yīn’风‘洞’外,王通立于莲台之上,一手抱着那个小姑娘,一边看着座下跪伏一地的人类奴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微微一笑,指尖轻动,一点水雾出现在他的指尖之上,微微一弹,那一点水雾便飞到空中,聚雾成云,随后,化为团团的云气,在空中飘浮,在常人无法感觉到的地方,这些云气大肆的吸收着周围的草木生灵之力,半晌之后,雨点落下。

细细密密的小雨落在地面,落在那些凡人奴隶的身上,奇迹出现了,凡人身上的伤口在被雨点浸润之后,竟然开始渐渐的愈合了,同时,雨水渗入身体之中,将他们这几年被折磨出来的暗伤一一修复,所有的凡人奴隶都开始颤抖起来,这不是怕的,而是舒服的。

实在是太舒服了。

蕴含着草木之灵的灵雨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治伤良‘药’,先是外伤,然后是内伤,甚至还有他们疲惫的心灵,在这灵雨的滋润之下,都开始痊癒,伤势恢复,‘精’神饱满,不过是短短的一柱香时间,这些原本形容枯槁的人类奴隶全都恢复了健康,甚至比他们全盛时期的感觉还要好的多。

“谢仙人垂怜,谢仙人施展妙手,拯救众生!”

这一次,这些凡人奴隶的感‘激’之意更重了,比之前更多,更加虔诚的信仰之力涌入王通的识海,流向魔种。

便是之前心中暗骂王通的一些凡人奴隶,心态似乎也开始转变了。

这种能够感应凡人细腻的心灵变化的感觉,让王通有些沉‘迷’,不过,很快,他便从这种沉‘迷’之中苏醒了过来,暗自警惕。

“怪不得人家都说什么佛争一柱香呢,那些佛‘门’的秃驴利用凡人的信仰修炼神通的同时,也在享受着这种看透一切,‘操’纵一切的感觉,若是沉‘迷’下去,就成真正的神棍了。”心中苦笑,警惕之心愈重。

“‘yīn’风‘洞’是我绿袍法王的道场,‘yīn’风‘洞’的弟子都是我绿袍法王的手下,此次吾闭关经年,不想为‘奸’人所趁,窃取‘yīn’风‘洞’权柄,残虐百姓,实乃我监察不严之过,给诸位带来的伤害,我向各位道歉!”

“不敢,不敢!!”

一众凡人奴隶顿时心中哆嗦起来,连称不敢,这也太难以相信了,眼前的这个魔焰滔天的家伙,竟然向凡人道歉,他们什么时候见过啊!

不要说他们没有见过,便是王通座下的那些魔教众生也没有见过,谁也无法想象,堂堂的绿袍法王,‘yīn’风‘洞’之主,竟然向这些凡人道歉!!

但是王通却丝毫不管他们的想法,微笑道,“你们都是来自南疆的各个村寨的普通凡人,为了补偿你等的损失,从现在开始,你们都由‘yīn’风‘洞’庇护,只要你们在‘yīn’风‘洞’周围定居一天,我绿袍必保你们风调雨顺六畜兴旺,也可以保证你们千年不受邪魔侵扰,不受凶兽残害之苦,以补我此前之失。”

一席话出,又是一片称颂之声扬起,信仰之力又飙升到了一个高点。

感受着信仰之力的变化,王通面上笑意更甚。

向抱在手中的小‘女’孩问道,“你可愿意随我修行?!”;

看网友对 第307章 三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