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319.第319章 寒剑越奇 百鬼夜行

319.第319章 寒剑越奇 百鬼夜行

一指点出,空间凝固,目标正是五人之中修为最高的白道人。,最新章节 。

此时白道人刚刚完成了对通邮城的净化,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正是心情最为放松的时候,周围的空间凝固,庞大的压力骤然而至,白道人心中一动,周身的法力涌动,只是法力刚刚从丹田提出,天地之间,便静止了下来,甚至连面上惊惧的表情也只来得及表‘露’出一半。

“什么人,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泛起极度的惧意,眼前绿影一闪,却见一名绿袍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脸笑容,耳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抱歉了,虽然我不想和你们武当结仇,不过宫主之命难违啊!”

宫主!!

刹那间,他明白了对方的身份,百蛮山,绿袍法王!

在来之前,身为这一次行动的主事,便已经收到了掌教的警告,此去南疆,可能会遇到绿袍法王的狙击,让他一定要小心,一种之上,他也可以称得上是小心翼翼,只是整个净化的过程都非常的顺利,以至于他认为绿袍法王不会出现了。

毕竟血魔宫狙击是一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却是要将血奴之灾扩大,如今净化都完成了,血奴之灾扩大已经不可能了,血魔宫再出手,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可惜,绿袍法王却在这个时候出手了。

虽然不明白绿袍法王心中在想些什么,但是却也知道自己难以幸免,眼中不由‘露’出绝望之‘sè’,看着绿袍法王抬手一指,对着自己缓缓点出。

“要结束了吗?!”

生死一刻,白道人只感到心灵之中的恐惧膨胀,如果不是被凝固的空间镇压,此时他恐怕已经闭目待死了。

然后,他看到了一道剑光!!

剑光凄厉,如匹如练,瞬杀而至。

绿袍法王的温和的笑容陡然之间一僵,周身焰光腾起,空间凝固。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裂之声在他的周身爆声,却是在剑光及体的瞬间,他及时的将自己身体周围的空间镇压起来,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阻力。

只是这种空间凝固似乎无法完全挡住剑光,在剑光的攻击之下,寸寸爆裂,而他本身似是也受到了反噬,倒飞而出,绿袍破损,长发散‘乱’,眼中怒意升腾。

“好剑术,好手段,绿袍领教了!!”

绿‘sè’的遁光腾空,声音渐渐远去,最后一个字落在众人耳中的时候,早已经不见了绿袍的身影。

这个时候,白道人方才觉得全身一松,身体四脚竟然能够自由活动了,全身一松,差一点直接瘫倒在地上。

不过看清出手之人,面上终于‘露’出喜‘sè’,拜倒在地,“弟子见过越师叔!”

“嗯,起来吧!”被称为越师叔的却是一名看起来三十余岁的青年,面容硬朗,透着一股子淡淡的威严,抬手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将白道人扶起,目光却是紧紧的盯着王通消失的方向。

“这就是百蛮山的绿袍法王?!”

“正是此人!”

白道人长吸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道,“想不到他竟然真的出手了,而且手段如此的诡异!”

“此人修炼一种空间神通,手段强悍,难以力敌,以后碰到他,最好还是退避三舍。”越师叔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

“是!”

此时,同样完成了净化任务的另外四人也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以极快的速度赶了过来,见到那越师叔,俱都惊喜异常,拜倒在地,对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之间也不好多问。

“此间事了,先回去吧。”越师叔的目光转向几人,眸子深处幽光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沉‘吟’了一会儿,抬头道,当先化为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

“好厉害的剑法!”却说王通远遁数百里,方才按下遁光,落于一处荒山,面上罕见的流‘露’出凝重之‘sè’。

虽然说刚才他有所保留,让自己镇压的空间被轻易的击毁,但是从对方剑光之中传来的森森剑意,却是让他意外,甚至有些胆寒。

那人的修为明显已经到了地仙之境,修成了元婴,但如果是普通的元婴天地仙,他也不惧,可是对方的剑术却明显的越脱出了他的修为,剑意凝练至极,即使到现在,仍然有一丝的剑意,如附骨之蛆一般的缠绕在他的身上,不得不‘花’费极大的‘精’力去清除。

蜀山擅剑,这是他知道的,但是自进入蜀山界已来,他还真的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的剑术高手,所谓剑仙,多仗着飞剑之力与凌厉的剑术,以力取胜,而这人却不一样,剑术已经修至化境,一缕剑意森寒刺骨,尽得寒意真嫡。

“‘奶’‘奶’的,果然如我所预料的一般,正教隐藏了许多的高手,这要是换成别人,就算没有被剑伤到,恐怕也要被这寒剑的剑意给冻死了。”心中暗骂之余,运转本命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这是他的本命神通,一经运转,万物不侵,难缠刺骨的寒意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才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行动了,只是功亏一篑而已,正教派了地仙高人暗中守护弟子,我也能够向血魔宫‘交’待了,想来血苍天那厮也不会因为此事兴师动众,南疆只此一处血灾之地,今后应该有些安稳的日子了。”

血海复苏已经开始,血奴之灾四处蔓延,整个蜀山修行界已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而以王通为守的南疆分舵却在之后的几个月中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静之中,不管正魔两道打的多么‘激’烈,不管发生了什么大事小事,‘yīn’风‘洞’一概不问,只是守护着百蛮山周围一片安宁。

而因为天下大‘乱’的缘故,百蛮山周围的蛮寨数量却是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南疆之外的中原人也因为中原‘混’‘乱’而迁居此地,短短的三个月间,人数上升了数倍有余,也亏得杜贺的能力极强,这才勉强将这些人收容安排好。

在‘yīn’风‘洞’的庇护之下,百蛮山竟然成为了‘乱’世之中一片难得的世外桃源,这个结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的。

“舵主,宫中已经三番四次遣人来催了,请舵主出关相助。”

百蛮山,‘yīn’风‘洞’,王通端坐在大殿之中,有些无奈的看着前来禀报的杜贺。

正魔相争愈演愈烈,正教的隐藏实力也渐渐的展现了出来,而在正教的压迫之下,更多的魔教修士开始投入血魔宫,但说到底这蜀山界中的魔道势弱,即使有大量的魔道修士投入了血魔宫的麾下,也渐渐的落入了下风。

王通做为血魔宫中的分舵主,同样也算是有些名气的魔道中人,血魔宫自然不会把他忘了,就算是血魔宫把他忘了,其他的魔道修士也不会把他忘了,所以,三个月来,魔道与正教爆发了数次大规模的‘混’战,在战前,血魔宫都通知王通前去助拳,但都被王通以万能的闭关养伤理由推托了。

只是同样的理由用的多了,大家也开始半信半疑起来。

‘yīn’风‘洞’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这些压力都集中到了负责主持‘yīn’风‘洞’日常的杜贺身上,让他十分的无奈。

“这一次来的是什么人?!”

王通眯着眼睛,问道。

“是卓护法。”

“我在通邮城中了正教中人的埋伏,受了重伤,如今正在闭关,他不知道吗?催什么催?!”

“这……!”

杜贺‘露’出为难之‘sè’,很是无奈的道,“通邮城之事已经传了出来,言道舵主只是与那寒剑越奇对了一招而已,一招即遁,应该没有受太得的伤。”

“应该没有受太重的伤?!”王通眨了眨眼睛,忽然笑道,“寒剑越奇这段时间名传天下,寒狱剑意更是让人闻风丧胆,已经有数名魔道地仙巨头被他斩杀,我只是剑仙,与他对了一招不死,已是天幸,怎么可能没受太多的伤?这些人想多了。”

“可是……!”

“可是什么?!”王通语气越发的不耐烦了起来。

“可是我看绿袍舵主并没有受伤的样子啊!”

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从外间传了出来。

“什么人,敢擅长‘yīn’风‘洞’。”

“血魔宫护法,卓天全!!”

卓天全身材高大,一袭黑袍,

面‘sè’‘yīn’狠,语带不善,大步走入大殿,昂然的望向王通,“绿袍舵主,好自在啊!”

“地仙!”看到卓天全,王通心中一动,近几个月,血魔宫战事虽然不利,但是实力却是极速膨胀,许多魔道隐藏的高手都受不了正教的压迫,加入了血魔宫,其中最强的便是七名地仙级的魔修,进入血魔宫之中,血苍天大力笼络,俱都封为护法,号称七大护法,在血魔宫主,权威仅次于宫主血苍天,副宫主路幽然以及总令人三人。

即使像王通这般的分舵舵主,在权势之上也无法与之相比,而在地位之上,也要受到他们的调遣。

只是这七大护法因为战力极强,所以全都是与正教‘交’战的主力,很少有闲的时候,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在‘yīn’风‘洞’,想来血魔宫已经对自己的缩头行为大为不满了。

只是,不满又如何?!

王通嘴角一撇,神‘sè’‘yīn’沉了下来,“原来是卓护法,不知来我这‘yīn’风‘洞’,有何贵干?!”

“有何贵干?当然是来找你了?”卓天全冷笑着,周身散发极‘yīn’冷的气势来,“你身为血魔宫的舵主,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不思为血魔宫分忧,反而躲在‘yīn’风‘洞’中避战,究竟是何居心!”

气势陡升,在大殿之中卷起一阵狂风,一旁的杜贺修为低微,难以抵挡这股庞大的气势,面‘sè’惨变,连退数步,退出了大殿。

呯!!

就在他退出大殿的瞬间,大殿的大‘门’被一股无形的巨力拉扯,关闭,再无声息。

大殿之中,王通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卓天全,面对他排山倒海的气势,面‘sè’不改,而是笑了起来,“这么说来,卓护法是向绿袍问罪的喽?!”

“难道不行吗?!”看到王通若无其事的模样,卓天全心中微凛,心中重新开始评估起王通的实力来,气势丝毫不减,一道细细的银线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缠绕运转着。

“你来这里,宫主他们知道吗?!”

“嗯?!”王通的话让卓天全一惊。

宫主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

随着血海复苏的开始,血魔宫的正副宫主与总令主除非是遇到了紧急的大事,其他的时候,甚至连面都不‘露’了,整个血魔宫的权力也已经下放到了他们七大护法的手中,甚至一些与正教的‘激’战,也是他们七大护法挑起来了,今日他来‘yīn’风‘洞’,也是自作主张,想要教训一下绿袍法王这个不听话的分舵主,想不到这绿袍法王开口就问宫主,难道他和宫主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不成?

又或者宫主给了他什么特殊的任务吗?

也不怪卓天全会多想,因为他们七大护法都知道,正副宫主与总令主正在就血海复苏之事做着一些秘密的准备,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大事,表面上看起来,也并不怎么关心正魔两教‘交’锋的胜负。

因为行事秘密,再加上绿袍法王的异常举动,便由不得他不产生疑问。

“我是分舵的舵主,就算是要来教训我,也须得征得宫主的同意,既然宫主不知道,那你不妨回去问问宫主的意见,看看他会不会要我出战。”王通淡然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既然卓护法是来问罪的,又是擅闯我‘yīn’风‘洞’的山‘门’,就这么轻易的走出去,未免也太过小看我‘yīn’风了。”

“嗯!”卓天全本来还有些迟疑,但是听了王通的话,不由勃然大怒,这个小子实在是太过猖狂,就算他有宫主的命令,又或者是担负着什么秘密的任务,那又如何,自己现在可是血魔宫七大护法之一,地位在他之上,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地仙,而他只是一个初结金丹的剑仙而忆,修行界以实力说话,他有什么资格对我如此的无理?

想到这里,卓天全杀气勃发,他本就是魔道修士,杀意一起,血盈四野,整个大殿,乃至于整个‘yīn’风‘洞’都笼罩在他的气势之下,在身体周围盘旋的银‘sè’小线,陡然之间闪动,无声无息,便朝着王通的颈项之间切了过来。

“不管你和宫主之间有什么关系,先杀了你这小子,消了我这口气,再向宫主解释!”他心中暗道,出手无情。

“呵呵,你也太小看我‘yīn’风‘洞’了。”

那道银线刚刚到达王通身前一丈之处,便见一片黑‘sè’的虚空陡现,将那银线吞噬,随后,周围空间沦转,光华黯淡,一片鬼哭之声响充斥天地。

百鬼夜行图!!

本书来自l/27/27210/index.html

看网友对 319.第319章 寒剑越奇 百鬼夜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