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三十八章 帝江之巢

第三十八章 帝江之巢

南昆城,鹰巢

名额之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南昆城中又多了一个巨?的建筑,鹰巢。.最快更新 。

这是一个新成立的宗‘门’,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小看这个宗‘门’,因为鹰巢之主王通,在一个月前的名额之争中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以一人之力,挑翻了整个火神教,当然,如果这还不算什么,只能说明他个人的能力的话,那么,原本藉藉无名的解家兄弟解风和解竹在这一个月中先后从先天之境的武者突破到了神变之境,这就是说明他的调教之功了。

因为王通的缘故,解家的老底都被南昆城的一些势力翻出来了,这只是一个小家族,没有多强的传承,原本家族之中也仅仅只有一个神变境的老祖宗坐镇,后来荒兽之灾,解家的老祖拼死抵抗,死在了兽‘潮’之中,解家的元气也随之大伤,离开了祖地,来到了南昆城投奔紫阳宗,然后,他们遇到了王通,命运随之变化,不过短短几个月,两人步入先天不久的武者成为了神变境的强者,这绝不是解家的传承,而是来自于王通的帮助,仅此一项,便能够看出王通这个家伙的底蕴有多么的深厚。

而除了解家之外,投靠了鹰巢的一些小势力同样也得到了许多的好处,王通从轮回者那里‘弄’到的武功不少,再加上他本身是昆墟界出身,一些破碎虚空级别的武学推演不出来,但是破碎虚空之下的一些武学,推演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即使一些武学残缺了,只要等级不高,他都能够补完,所以,那些宗‘门’从王通这里陆陆续续的都能够得到一到两‘门’武学,而他们得到的武学不但异常的‘精’妙,而且与他们本身所学相合,不需要多少的时间都能够上手,所以,实力增长的也极快。

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归顺鹰巢没有多久,他们对于鹰巢的向心力大大的增强,一个月的时间,一个庞大同样强大的宗‘门’在南昆城中诞生了。

而这一切,更加让王通的背景显得扑朔‘迷’离。

鹰巢替代了火神教在南昆城中的地位,但并没有占据火神都的宗‘门’驻地,而是在南昆城中选择了一处巨大的宅院,这一处宅院是原本南昆城五大宗‘门’之一白鹤宗的驻地,荒兽之‘潮’中,白鹤‘门’比紫阳宗还要凄惨,死的只余下大猫小猫两三只,无力护持,再加上如今鹰巢如日中天,便很爽快的将这一处驻地让了出来,而原本白鹤‘门’残余的弟子,也进入了鹰巢之中,成为鹰巢的弟子,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了。

身为五大宗‘门’之一,白鹤‘门’的驻地极其的庞大,宗‘门’之中亭台楼阁一应俱全,修炼的密室也是极多,一处密室之中,王通盘坐在莆团之上,烈火环浮在他的眼前,缓缓的转去着,在烈火环与王通之间,一缕赤金‘sè’的焰气自烈火环延伸出来,被王通吸入体内,随着焰气的缓缓吸入,烈火环上的焰光越来越淡,最终,当最后一缕焰光被吸收之后,环身之上闪现出无数金红‘sè’的符文,仅仅只是闪现了一下,便彻底的消失了。

烈火环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在青石地面上弹了两下,发出清脆的‘交’击之声,然后,碎了。

呼!!

王通长出了一口气,赤‘sè’的焰光‘射’到三尺之外,周身更是焰光蒸腾,最终全部归敛于王通的身上。

白焰阳火诀,成了!

“先天第四境嘛?感觉真是不错啊!”王通低声的自语道,突然之间,他的周身三丈之外的空气扭动了一下,随之塌陷开来,这一次,空间塌陷之后形成的扭曲力场再不是那种透明的无形无质一般,而是闪动着淡淡的红光,同时,炙热的气息布满了整个密室,随着扭曲的力场转动,弥漫于整个密室的炙热气息开始朝着力场收敛,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力场之中的红光则更加的明亮起来。

“还是有些不熟悉啊,不过已经足够了,天魔真气已经全部转化成了白焰阳火真气,下面只需要寻找到足够的适合修炼的火行真气便行了,那个娲皇宫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好,浑天宝鉴可不是开玩笑的。”王通站直身,眯着眼睛,在室之中来回的走动着,

他创建鹰巢不算是一时兴起,但但也在他的计划之中,只是没有想到这么早罢了。

他本来的想法是先扶持解家,然后再慢慢的建立自己的势力,在元武界扎根,不过在发现诸天生死轮的速成之法后,他便改变了这种想法。

势的力量,其实和信仰的力量很相似,都是要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影响,相比于信仰之力的纯净,势的力量要更加的粗暴,更加的**‘裸’,也更加容易利用,诸天生死轮本就将势之一字阐述到了极致,可以轻易的借势,最终将这一次武学推到一个‘精’深的境界,‘精’深,已经够了,足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破碎虚空,所以他才会提前建立鹰巢,以聚势,提前成为鹰巢之主,以凝势。

同样,他所创的翻云九式亦是一‘门’极为注重势的功法,特别是在借鉴了诸天生死轮之后,这种特点更加的明显。

“一个多月了,火神教的那帮家伙也该到娲皇宫了,但是娲皇宫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也就是说,我不需要太过担心娲皇宫过来找我的麻烦,这是一件好事,可以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收拾整个南昆城的事情,如今南昆城五宗一府的格局已经完全建立了起来,很快就会稳定下来,接下来便是收拾残局,巩固实力,然后便恢复常态,各宗之间相互的明争暗斗,直到有一个取得相对的优势,或者,一起同归于尽,哼哼,人族的劣根‘性’!”王通心中暗自冷笑着,“可惜,有我在这里,鹰巢会以最快的速度壮大起来,独霸南昆城,然后,当力量积蓄到足够的时候,或许能够和娲皇宫扳扳手腕子,‘弄’到浑天宝鉴,到那个时候,再打听云天月的消息便容易多了。”

毕竟人多力量大,他再强,在这个庞大的世界之中寻找一个早已经破碎虚空无数年强者的信息都是非常困难的,他需要借助这个世界的力量来做事。

“也就是说,第一步,仅仅只是壮大自己罢了,这很简单!”

的确很简单,他有足够的功法,足够的经验提升鹰巢的实力。

如今解家兄弟已经神变境的强者了,在南昆城中也算是一小霸了,除了解家兄弟之外,依附于鹰巢的势力之中也有不少的人才,帮助他们快速的提升实力,并不是困难的事情。

“是时候了!”他悠悠的叹了一声,走出了密室。

…………

…………

正如他所预料的一般,名额之争后,包括鹰巢在内,刚刚取得宗‘门’名额的四个宗‘门’都在疯狂的扩张着自己的势力,在南昆城中,非此即彼,原本在夹缝之中生存,如野草一般蛮横生长的中小势力,根本就没有中立的资格了。

这些天来,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有争斗,城主府和至天‘门’还算是好的,他们的势力已经膨胀到了一个瓶颈,不需要再强化自己的实力,只是收拢了一些向他们靠近的势力,而其中的四宗则不一样,刚刚成为新晋的宗‘门’,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扩充自己的势力,而其中以鹰巢的动作最大,而解家兄弟在争斗之中更是显示出了无匹的战力,他们懂得一‘门’强大的武学,极为霸道,即使高出他们一两个境界的强者,也不是他们的对手,甚至不是他们的几招之敌,没有人知道这‘门’霸道的武学来源,最终只能归因于王通的传授,也没有人能够破解这一‘门’强大的武学,甚至连城主府和至天‘门’的强者看到他们施展这‘门’武学的时候,面‘sè’都变的僵硬起来,也正是凭着王通传授的这‘门’武学,鹰巢的势力迅速的扩张起来,成为了四宗之中最强的一宗,如今已经拥有了近二十余名神变境的强者,先天强者超过百名,而在解风的运作之下,鹰巢的架构已经非常的清晰稳固,实力直追至天‘门’与城主府,如果不是因为底蕴的问题,或许现在已经和一宗一府相提并论了。

“干的不错,我已经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了鹰巢的势力在增长。”

“这是我应该做的。”解风恭敬的道,“?是最近,至天‘门’和城主府对我们的行动干涉的比较大,所以……!”

“这是应有之义,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们也该干涉了,为了各方势力的平衡,南昆城这样的小城,从来没有出现过独霸一方的势力,所以他们也有压力。”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继续扩张,不要管他们,如果有你们无法对抗的强者,就让他们来找我,至天‘门’城主府和火神教是同一级别的宗‘门’,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外城和朝廷,不过现在刚刚经过荒兽之‘潮’,朝廷应该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管这南昆这样的小城,所以最麻烦的就是那些外城势力的干涉,我相信你也看过南昆城的历史,一直以来,南昆城的五宗一府都是一边争斗,一边联合,不过我们不需要这些,我们只需要将南昆城拿到手中,南昆城只需要一宗一府的存在便行了。”

“可是,我们的实力不足!”

“实力可以慢慢的积累,也可以快速的积累,你和解竹两人懂得北冥神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实力,至于其他人,我给他们的功法也不错,至少能够在南昆城中横行了,你要明白,现在这些人都是鹰巢的弟子,适当的时候要给他们一些甜头,就像我之前给你们的那些‘药’方,这些东西都能够提升他们的实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第一批弟子已经开始‘药’浴了,实力提升的不错,所以我……!”

“所以你希望他们的实力提升更多再放出去,否则如果死掉的话,那些‘药’就‘浪’费了,对吗?”

“是的!”

“不需要,不经历争斗,怎么可能培养出好的弟子呢?”王通笑了笑,“只有在血与火的考验之中生存下来,他们才能真正的成为强者,把他们放出去,给我去争,去抢,去打,去杀,死几个人没有关系,这个世界上不缺人,重要的是要把我们鹰巢的威势打出来,只有把我们的威势打出来,我们才能壮大起来,不要怕,一切有我!”

“是!”

王通的一席话,又将南昆城中已经很浓重的血‘sè’之中又加了一笔。

南昆城中的‘混’‘乱’更剧。

………………

………………

“该死的,该死的,鹰巢究竟想做什么,难道他们真的想和所有人开战吗?!”

城主府中,李天声掀翻了面前的‘玉’桌,一张雍容华贵的脸上布满了怒气,这几天,鹰巢之中突然涌出许多年轻的高手,不管不顾,肆意扩张,甚至还对各方势力进行挑衅,搅得原本已经有些平静的南昆城动‘荡’不安。

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一时贪心,配合王通的行动,如今火神教是被灭了,但是却放出了一头更加恐怖的怪兽,这只怪兽以恐怖的速度膨胀起来,张开了大口,做出一副要将南昆城吞噬的模样来,他不知道鹰巢的这番举动究竟是真是候,但是南昆城陷入‘混’‘乱’才是真的,最让他感到愤怒的是,几次约见那个该死的王通,竟然都被回绝了,不管是他,还是齐学道,甚至两人联袂****,都没有见到王通,回复他们的是一句硬梆的话,王通正在闭关,任何人都不见!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样,他怎么敢……!”

“他的野心暴‘露’无遗了!”相比于李天声的气急败坏,齐学道则冷静了许多,当然,这种冷静并不能掩盖他的愤怒,“他想把南昆城据为己有,他想独霸南昆城,这你还看不出来吗?还傻傻的帮他,你的脑子当真进水了吗?!”

“我当时要是看出来,绝不会同意他的计划!”

“现在呢,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和这个家伙开战不成?!”

“你怕了?!”

“我当然怕,你看看这个家伙,不但实力强大,而且还能成批量的制造高手,这样的手段,根本就不是我们这样的小宗‘门’能够想象的,这厮一定出自一个强大的宗‘门’,只?那些大宗‘门’才有这样的手段。”

“你是说,他是别人放在前面的棋子?!”

“不错,他肯定是棋子,否则不会如此,他的背后还有一股庞大的势力。”

“你想的太多了吧,那些大宗‘门’一个个的都高傲的要死,怎么会看中南昆城这样的小地方?”

“南昆城是小地方,也没有让那些大宗‘门’看上眼的东西,但如果他是大宗‘门’放出来历练的弟子呢?”

“历练?!”

“不错,历练,你看看他,强大,神秘,骄狂,不可一世,哪一点都符合那些历练弟子的条件,他把南昆城当成是自己的历练场了,而独霸南昆城就是他的目标,一旦他独霸了南昆城,他就成功了,他的历练也就完成了,南昆城将成为他的战利品,呈送宗‘门’,这就是南昆城的命运,这也是那些大宗‘门’扩张实力的一种手段。”齐学道恨恨的道,“如今荒兽之‘潮’刚过,各地正处于‘混’‘乱’之中,把这些弟子放出来扩张势力,胜固亦喜,败了,不过是损失了一两名弟子而已,还有比这更省心的手段吗?”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可能!”听了齐学道的话,李天声倒是反应了过来。

“不要想着你是朝廷的人就想置身事外,一旦让他独霸了南昆城,你们城主府也会沦为他们的傀儡,或许看在朝廷的份上,他不会剿灭城主府,但是那种被人骑在头上撒‘尿’的资味,难道是你想要的吗?这么多年来,我们斗归斗,但大体维持了平衡,你的日子并不难过,所以,别想逃避,你根本就避不了。”齐学道冷笑说道。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李天声大声的怒吼道,“这个该死的小子!”

“想想办法吧!”

“想办法,你让我向朝廷救援,不可能的,朝廷现在忙着收拾残局,根本不可能管到南昆城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不是说朝廷,我是说娲皇宫和承天宗,或许,是时候向他们求援了。”

“这是在引狼入室!”

“或许他们能两败俱伤呢?”

“两败俱伤?是你傻了,还是我傻了?!”

“平衡是相互的,虽然娲皇宫和承天宗不是好东西,但比起王通来,我们要熟悉的多,至少我们知道如何和他们相处,总比被一个陌生的势力占据的好。”

“这……!”李天声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终于抬头道,“那你的意思,是娲皇宫还是承天宗?!”

“承天宗吧!”

“为什么?!”

“火神教被灭了这么久,娲皇宫都没有出来,想来是不会轻易出面的,也就是承天宗还有一点希望。”

“那就承天宗!”李天声叹息一声,“且试试吧!”

鹰巢在南昆城疯狂的扩张举动终于结束了,并不是他们自己结束的,而是被外来人结束的。

三日之前,南方大派承天宗三名弟子入驻南昆城,宣布在南昆城建立承天宗的分舵,终于将南昆城的这潭水彻底的搅向了黑暗。

承天宗是南方大派,与娲皇宫齐名,只是相对于不常显‘露’于人前的娲皇宫,承天宗在外头有着庞大的无比的势力,在南益州,大部分城市之中都有其分舵,之前因为火神教的存在,他们并没有在南昆城设立分舵,

如今火神教失去了宗‘门’的名额,退出了南昆城,他们的机会也就来了,即使城主府与至天‘门’与不他们联系,他们也会寻机将分舵开到南昆城来,更何况,这还是与他们联系了,他们又如何会放过这个机会?

解风在王通的支持之下,在南昆城中活的是风生水起,但是在承天‘门’出现之后,他不得不低调起来,毕竟承天‘门’不同于其他的宗‘门’,这是南方的庞然大物之一,整个南方,能够与之相比的也只有娲皇宫了,如今鹰巢与娲皇宫的关系非常的微妙,不可能借到娲皇宫的力量,自然而然也就不能傻到去招惹承天‘门’。

至于王通,虽然狂妄了一些,但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在得知了承天‘门’出现之后,亦不再‘逼’迫解风尽快的扩大势力,相反,他让鹰巢低调下来了。

经过数月的扩张,鹰巢在南昆城明面上的实力已然不弱于至天‘门’和城主府,真正的取代了火神教,成为三大势力之一,至于另外三宗,虽然同样取得了宗‘门’的名额,但是发展的远不如鹰巢,在南昆城只能够算是二流。

便宜已经占够了,没有必要再去刺‘激’承天宗这般的存在,承天宗对王通而言,还不是现在招惹的对象。

不过,他不想招惹,并不意味着别人就不来招惹他,这承天宗本就是城主府和至天‘门’找来与他为难的,并不是他不想招惹就行的。

鹰巢之中,最后一枚铜钱在他的指尖落下,落在桌面之上,弹了一下,叮咚一声,甚是清脆。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他叹了一声,面‘sè’变的肃穆起来。

“承天宗刘默,请见鹰巢之主!”浑厚的声音自‘门’外遥遥的传来,穿过十几道‘门’户,清晰的落在耳中。

“该死的承天宗!”一旁的解风眼中闪过一丝怒气,这几天,他算是受够了承天宗这帮子王八蛋,如果不是承天宗到处‘插’手,鹰巢的势力至少还能够扩张一倍有余,但是现在,却只能着手于巩固自己现有的势力,这还不算,承天宗竟然来挑战王通了,王通是谁,鹰巢的老大,鹰巢的靠山,鹰巢的核心,鹰巢的灵魂,鹰巢是由他一手缔造出来的,如果王通被承天宗挑翻,鹰巢在南昆城中的大好局面必然毁于一旦,而解家,恐怕也会盛极而衰,遭到清洗,所以,对于这个有可能把解家推入深渊的承天宗,他算是恨极了。

“来者是客,解风,请刘先生他们进来。”

相对于解风的无比怒火,王通则显得非常的淡定。

解风一欠身,转身朝大‘门’走去,未己,便将承天‘门’的人引入了大厅之中。

来者是一个面‘sè’极为倨傲的年轻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面容俊俏,从骨子里头透出一股子傲然之意,虽然面带微笑,但是看他的模样,总是觉得他的下巴昂的比额头还高,目光也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目光,看的人极不舒服。

“你就是王通?”

这人似乎不知道礼貌为何物,根本就没有正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解风,以及鹰巢之中其他的人,看到王通之后,便如见到了猎物的野兽一般,狂野的气息四下散发出来,饶是解风如今已经是神变境的修为,也承受不住这一股狂野的压力,连连后退,眼中终于‘露’出了骇然之‘sè’。

神变第五境~!!

这是神变第五境的修为,比火神教的那位太上长老徐秀芳还要高出一个境界,怪不得他如此的狂妄。

王通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承天宗的这名弟子,忽然笑了起来,“你师父没有教你什么是礼貌吗?”

“找死!”李默勃然作‘sè’,周身卷起一阵狂风,刹那之间,便已出现在王通的面前,一拳直直的推出,如山崩地裂。

承天神拳!!!

王通端座不动,一指点出,指力凝聚,点中李默的拳心。

轰!!!

一声巨响之后,李默强横的拳劲被他这一指直直的切成了两半,从王通的两边绕开,大厅的后墙击的粉碎,王通却纹丝不动,嘴角噙着冷笑。

噗!!!

李默乍然变‘sè’,连退三步,鲜血自口中喷出,拳心出现了一个淡淡的指印。

“这不可能!”他大叫一声,似乎还想再冲向王通,但是‘腿’上却是一轻,一下子竟然跪倒在了地上,再也无法站直身体,一股灼热无比的气劲在他体内的经脉之中游走,燃烧,仿佛要将他的经脉烧成灰烬一般。

剧烈的痛楚几乎要将他的意识撕成粉碎。

突然之间,他猛的直起了身子,又大叫一声,“这不可能!”

随后砰的一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这……”

解风的眼睛都直了,刚才还耀武扬威,趾高气昂的李默就这么败了,败在了王通的一招之下?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吗?李默可是神变第五境的强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败了?

“把他抬出去,抬到承天宗的分舵‘门’口扔下去。”王通看了一眼李默,冷幽幽的道,“告诉承天宗的人,想开战的话,就放马过来。”

“是!”解风虽然有些担心,但王通表现出来的霸道,却让他不敢提出任何的异议。

“不必担心,承天宗家大业大,但还没有让我害怕的资格,这南益州之地,也不是任由承天宗为所‘欲’为的。”

“是!”

“明日我去拜访娲皇宫,这鹰巢之事,便由你处理了,记住我的话,不管是谁,不管他们有什么背景,只要敢招惹我们鹰巢,就给我狠狠的还击,不必顾忌!”

“是,嗯?”

本能的,解风应了一声是,随后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的抬起头来,眼中‘露’出了骇然之‘sè’,“拜访娲皇宫?这……”

“没什么好担心的,一个娲皇宫而已。”王通摆了摆手,将厅中之人全都赶了出去。

片刻之间,大厅之中又恢复了平静。

……………………

……………………

刚刚平静不久的南昆城再次变的喧嚣起来,这一次同样是因为鹰巢,前去鹰巢拜访的承天宗弟子李默站着进去,横着出来了,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昏‘迷’着被扔到了承天宗的分舵‘门’口,一时之间,南昆城中大哗。

承天宗分舵之中,一众弟子更是怒火冲天,不过短短半天的时间,承天宗和鹰巢的弟子便发出了数起冲突,各个损伤,整个南昆城的空气之中,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就在众人认为一场大战不可避免的时候,却传出了鹰巢之主王通拜访娲皇宫的消息,原本想要有动作的承天宗顿时便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这个家伙去娲皇宫做什么?

王通去娲皇宫做什么?

不要说别人,就算是娲皇宫也不清楚。

对于王通,娲皇宫绝没有好感,虽然说火神教与娲皇宫早已经断绝了来往,可火神教毕竟出自娲皇宫,就这么被王通给灭了,娲皇宫的面子上也绝不好看,有一种被打脸的感觉,现在王通竟然登‘门’拜访,他是示威吗?

站在娲皇宫前,王通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友好的气息在自己的四周弥漫。

不过他并不在意,在娲皇宫前负手而立,一身青袍在风中猎猎作响,看着周围眼中流‘露’出不善之‘sè’的娲皇宫弟子,他微笑起来,“鹰巢王通,求见娲皇宫主!”

第一遍的时候,没有人理,第二遍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直到第三遍,娲皇宫中方才传出一个声音,“你是何人,有何资格面见宫主?”

是啊,娲皇宫乃是南方两大势力之一,娲皇宫主地位尊贵,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你王通是谁啊?充其量不过是小城南昆城的一个小宗‘门’的宗主而已,有什么资格求见娲皇宫的宫主呢?

真当我娲皇宫跟你们益州城一样,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进来的吗?

“事关机密,需当面禀报!”

“事关机密,你有何机秘之事?”

“机密之事,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了。”

“‘混’帐!!”娲皇宫中传来一声怒喝,一只大手从天而降,遮天蔽日,盖压下来,“小子,这里是娲皇宫,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天位强者!”

看到这只大手,搅动风云,朝着自己抓来,王通并没有惊慌,周身一丈的范围内,空间随之塌陷,一道赤红‘sè’的扭曲力场出现在他的周围。

轰!!

大手拍在扭曲力场之上,并没有能够如大手主人一般直接拍碎,竟然僵持在那里,渐渐的,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大手竟然被那扭曲的力场慢慢的分解,卷入漩涡之中。

“咦?”娲皇宫内传来一声惊咦,“怪不得你能在南昆城中如此霸道,果然有两下子!”

话音落下,已经被卷入小半的大手突然一阵变化,化为一团雾气,消失在王通的周围。

“小子,你的手段不错,但是凭这样的小手段,还是没有资格见宫主。”

“那么,帝江之巢呢?”王通轻声说道,这声音由他的真气凝聚,直接送入了娲皇宫中,周围娲皇宫弟子无一人能够听见。

“轰!!”

随着话音落下,娲皇宫的正大‘门’猛然之间打开了。

“宫主召王通觐见!!”

悠长的声音自娲皇宫中传来,震‘荡’四周。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 帝江之巢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