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398章 土鳖

第398章 土鳖

毫无疑问,娲皇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地方。.最快更新 。

在外界眼中,娲皇宫雄踞天南,是元武界的庞然大物之一,但正是因为大,内部的纷争才更多,更麻烦。

从整个层级上来看,娲皇宫分为六个层级,第一级自然是宫主,但宫主只是娲皇宫名义上的执掌者,并不能大权独揽,宫主之下,还有长老院,长老院有太上长老统领,太上长老的入围标准就是涅槃第二境,甚至其中还有破碎境的极道强者,在元武界之中,也属于最顶级的战力,娲皇宫中,这样的太上长老有九个,若单论某一个太上长老,权柄自是无法与宫主相指并论,但若是两个或是三个联合起来,即使是宫主也无法压制的住。

宫主与九名太上长老,构成了娲皇宫的第一层级。

不过,第一层级手握大权,除非是宫中遇到了什么大事,否则不会亲力亲为直接‘插’手,即使遇到了大事,也仅仅只是表个态而已,做事的,还是要靠实权长老。

这就是娲皇宫的◆ωáń◆書◆ロ巴,m.第二层级,长老。

长老这一层级,有强有弱,基本上都是实力决定话语权,权柄强的如庞涌,申龙烈,都是拥有很强的实力和潜力,这些是实权长老,也有孙正阳这种潜力耗尽,靠着熬资历上来的长老,手里没有多少权柄,只是有些地位而已,所以长老院中的长老数量众多,但真正掌权的无不是实力强大,潜力非凡的人物。

除长老之外,还有真传弟子,娲皇宫的真传弟子地位极高,仅次于宫主和太上长老们,而且这些真传弟子手中也握有权柄,因此,娲皇宫的第二层级,便是实权长老与真传弟子。

其次才是普通的长老。

再下来,便是弟子了。

弟子的层级非常好划分,内‘门’,外‘门’,杂役,一级一级的下来。

因此,在王通的眼中,按权柄来说,分为六个层级。

第一是宫主与太上长老

第二是真传弟子与实权长老

第三级是普通的长老

第四级是内‘门’弟子

第五级是外‘门’弟子

第六级则是杂役弟子

正是这六个层级构成了整个娲皇宫,而人数则是越往下,数量越多,杂役弟子的数量几乎占据了娲皇宫中的九‘成’人数。

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娲皇宫中有这么多的人,其间利益纠葛纷争,自然也就错缩复杂,根本就如一团‘乱’麻,难以理清。

但若是溯本归源,源头就在第一层的十个人中间,宫主和九大太上。

十个人,主要分成两个派系,宫主一派,除了宫主之外,还有四名太上长老与之共同进退,结成了一个庞大的联盟,除此之外另外五名太上长老则联合在一起,组成另外一个强有力的联盟,之所以强有力,因为这个联盟的首脑是太上长老原苍,也是娲皇宫的第一强者,原本惟一的破碎境强者。

而在进入帝江之巢后,原苍之下,又有一人突破至了破碎境,也亏得宫主一方亦有一人突破破碎境,否则的话,恐怕就要被原苍一脉压下来了。

两边都是五人,一方有宫主的权柄加持,一方有两个破碎境的实力,势钧力敌。

而自宫主与太上长老之下,娲皇宫中的派系虽多,但总体而言,都是由这两脉分化而来。

庞涌与申龙烈都是原苍一脉,而孙正阳,则是宫主一脉。

所以王通在遭到庞涌等人打压的时候,孙正阳收他做关‘门’弟子,未尝其中没有派系的因素。

而这一次,王通在黑渊堡中搞出来的动静的确是有些太大了,不要说原苍一脉不会支持他,便是宫主一脉,对这件事情也有着极大的顾忌,不可能全都支持他,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提出来的计划能够通过才有鬼呢。

而王通在与孙正阳‘交’流过之后,便意识到,这一次,即使自己真的能够舌灿莲‘花’,说的天‘花’‘乱’坠,计划也不可能通过,但他必须认真的准备,因为他需要名声,借此机会,将自己‘弄’成娲皇宫第一阵法大家,掌握属于自己的权柄,让今后在娲皇宫中,在阵法一道之上,再无人能够与自己争锋,取得大势。

“借此机会,将名声打出去,在内‘门’弟子之中独树一帜,积蓄势力,待到未来大势一成,就算不提这个计划,也会有人推动我执行这个计划,而只要这个计划成功,不仅仅是在娲皇宫,甚至在整个元武界,都会听闻到我的名声,这对我完成自己的任务帮助,而且对诸天生死轮的感悟和修炼,也有极大的提升。”

出了地龙‘洞’,王通暗中思忖,近日,除了阵法之外,他最大的心思便是将诸天生死轮融入到他的武学体系之中。

之前他的修为太浅,对诸天生死轮的理解不足,所以迟迟无法解决,但是如今,他理解了诸天生死轮的一个势字,一切就变的好办了起来,但是同样也难办,因为想要将诸天生死轮入融自己的武道体系之中,便需要聚势,通过聚势来理解势的真谛。

“阵法一成,大势就成了,可是宫中不可能通过我的计划,所以这个阵法在近期是不可能布下的,不过没有关系,我对阵法一道虽然只是一知半解,但是比这一界的武者强多了,先在黑渊堡中‘弄’出一些小阵法,就像炼屋之中的一般,然后一步一步的改变自己的形象,用不了多久,整个宫中都会知道我的阵法造诣横绝娲皇宫甚至元武界,到那个时候,便是收拢羽翼的时候了。”

收拢羽翼,这是蓄势的必由之路,现在,南昆城中的鹰巢是完全属于他的势力,但是实力太弱,根本就不在娲皇宫这样的庞然大物的眼中,也只是聊胜于无而已,娲皇宫中,他已经将目光瞒向了淡水河谷的众人和黑渊堡。

如今淡水河谷基本上已经入了地龙‘洞’‘门’下,而黑渊堡,则在马成的控制之下,马成在黑渊堡中呆了两年,拥有极强的声望,但是在王通看来,这个声望不是不可能打破的,毕竟黑渊堡的任务一轮三年,马成还有一年的时间便要离开了,他一旦离开,黑渊队自然需要一个队长,而他的第一目标,便是这个黑渊队的队长之位。

这个心思,王通没有透‘露’给其他人,在此之前,他就算是透‘露’给别人,别人也会以为他疯了,但是,有阵法一道的加持,他相信,一年的时间,足以让自己在黑渊堡中占据真正的统治地位,甚至如果自己愿意,还能够动摇马成的地位。

不过他不准备这么做,马成这个人不简单,与真传弟子中柳琊相当的亲善,对自己也不错,自己没有理由去对付他。

渐渐的,他的心态平稳了下来,做好准备,将自己的布阵计划细细的琢磨了一遍,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静心修炼起来。

……………………

三日后,娲皇宫,议事大厅

平常冷清的大厅之中,如今已经坐满了人。

宫主薄成君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之上,九大太上长老一个都没有来,不过他们的‘门’人弟子都来了,一众实权长老、真传弟子、普通的有话语权的长老以及内‘门’弟子之中最杰出的一部分,地龙‘洞’一系孙正阳以及五名弟子全部到齐,满满当当的中有百来人,不过议事大厅很宽敞,倒也不怕坐不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王通的身上,大多数的目光都充满了不屑,甚至还有鄙视、嫉妒、怨恨,不一而足。

“真是怪了,我的人缘怎么这么差?”感受着满满的恶意,王通很是有些不爽,心道我没得罪过那么多人吧?

“王通!”

就在他心中奇怪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你在黑渊堡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新建了一个炉屋,做的很好,立下了大功,这一点是要奖励的。”

“谢长老。”王通微微一笑,恭敬的道。

“不过,功是功,过是过,你虽然立下了功劳,但毕竟还太年轻了,妄言什么消除黑渊堡的隐患,还开口要那么多的资源,难道真把我们这些人当傻瓜吗?数千年来,数十代人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你就能做到?这样的话,你也敢说出口?”声音突然之间变的严厉了起来,两条白‘sè’的寿眉抖动,威势十足。

这就是庞涌,执事殿的长老,娲皇宫的实权长老之一。

此时,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王通,骇人的气势有如实质一般的压了过来。

“为什么不敢说出口!”

面对气势如山的庞涌,王通并没有退缩,只是笑了笑,“事实而已。”

“事实,好大的口气!”

不远处传来一声暴喝,却见一名赤发红须的长老拍案而起,周身赤炎蒸腾,凌厉的气势凝成实质,有如一把燃烧着的大剑,狠狠的朝王通劈了过来,“你一个黄口孺子,侥幸懂得一‘门’阵法,也敢言宗师事?!”。

申龙烈的话音落下,厅中顿时‘骚’动起来,议论纷纷,显然,他们对申龙烈的话深以为然。

“不错,不错,一个黄口孺子而已,何来的本事敢如此大言!”

“现在的年轻人啊,学了一点皮‘毛’,就不知天高地厚了,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啊!”

“就是,就是,这小子年纪轻轻的,竟自称阵法大宗师,开玩笑吧!”

“大宗师?呵呵,黑渊堡那个地方,就算是大宗师也是没有办法了,他又何德何能呢?”

……………………

……

王通瞳孔一缩,看着申龙烈,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由于实力相差巨大,在对方的气势之下,面‘sè’不免有些发白,连身体也微微一颤,不过,他最终还是一步未退,反而昂着头道,“不错,算起来,我的确是一个黄口孺子,但那又如何,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而且我这个人喜欢用事实说话。”

“用事实说话,笑话,宫中的资源也不是大风刮来了,凭你,一句用事实说话便行了吗?”

他的话,再次引起了厅中的共鸣,是啊,宫中的资源什么时候能够这么‘浪’费了,就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事实,便要搭上这么多的资源,万一要是个虚妄的事实呢?真当娲皇宫是冤大头啊!

王通淡然的看了他一眼,“我说的事实,并不是说资源。”

说话间,他‘摸’出了一个木盘放到了面前的桌上。

“这是什么?!”

这木盘也就是普通的棋盘大小,在场的诸人俱都是眼光高超,灵觉超凡的武者,但是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这个木盘实在是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上面那些黑‘sè’的纹路。

“符文?”

诸人都是目光锐利之辈,看到木盘上的黑‘sè’纹路,俱都‘露’出古怪之‘sè’,是的,那些‘花’纹都是符文,而且是极为复杂的符文,一些懂得阵法的见猎心喜,目光紧盯着木盘之上,试图解析这些符文,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符文看看也就罢了,可一旦心神放到上头,试图解析的话,那些符文顿时仿佛活过来一般,一个个的组合在一处,仿佛扭曲了空间与时间一般,看的一阵阵的心神眩晕,眼前一阵的心神眩晕,竟然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突然之间,一名在阵法之上颇为‘精’通的长老大叫一声,跳到桌子上头,舞动起了略显臃肿的身躯来。

同时,又有几名长老与弟子发出惊呼,抚额怪叫,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这是一个幻术阵法,看看可以,不要试图解析,否则境界不到,会引发幻象的。”王通伸出手,轻轻的抚住了阵盘中心的一块‘玉’石,木盘之上的符文顿时消解开来,所有中招的人眼前的幻象均都消失不见。

那位跳到桌子上头舞动的长老却因为陷入太深,幻象消失之后,一头栽倒在桌面之上,不省人事,天晓得是真昏还是假昏。

“放肆,王通,你太过份了,在这样的场合之下,竟然擅自发动幻术,难道真欺我娲皇宫无人吗?”庞涌再次拍案而起,怒声发问。

厅中众人神‘sè’也俱都是一变,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再也无人吭声。

幻术啊!

这东西在元武界还是非常神秘的,毕竟这是一个武道世界,而且之前最强的境界也不过是灵根天而已,武道世界,灵根天的极限,哪里会有什么幻术可言?

就算是幻术,那也是极为神秘的传承,很难现于人前,可以说,幻术这个东西,在这一界只是传说,也就是这些人出身娲皇宫,见多识广,知道这一界还存在着幻术这一回事,也知道有些特殊的荒兽和天材地宝,拥有让人产生幻觉的能力,要是换成其他的地方,说不得也就被人当成是妖术了。

现在王通倒好,‘弄’出一个阵盘,在这么多人中招出丑,这有些太过匪夷所思了,而在匪夷所思的同时,大家的心里都产生了一种惊惧之感,这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惊惧。

“发动幻术?”王通眉头一挑,看着庞涌,当着众人的面,突然笑了起来,仿佛碰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混’帐!”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王通笑容之中潜藏着的不屑之意,仿佛向他质问的并非宫中的实权长老,而是一个普通的杂役弟子一般。

这种赤‘裸’‘裸’的藐视让他庞涌的怒火高炽,厉喝道,“王通,你好大的胆子!”

一探手,右手竟然隔着五六丈远,挟雷霆万钧之势,向王通抓了过来。

速度之快,如电光火石一般,王通在灵觉之上虽然察觉到了,但是身体却一时反应不过来,双眸红光闪动,刚修成的命魂图差一点便发动了起来。

不过,还有更快的!

一只手,仿佛从虚空之中探出,又仿佛一直便存在,在距离王通面前一尺的地方,截住了庞涌。

一时之间,仿佛阳‘春’融雪一般,庞涌刚刚凝起的凌厉气势随之消融。

“孙正阳!!”

出手的正是孙正阳,地龙‘洞’的‘洞’主,已经消失在娲皇宫视线五年多的孙正阳。

“庞长老,有话好好说,何必急着向小辈动手呢?”

庞涌面无表情,眼神却变的凝重起来,不仅仅是他,还有在场所有的实权长老,便是宫主薄成君也‘露’出惊奇之‘sè’,用一种探询的目光望向孙正阳。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薄成君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孙正阳是如何出手的。

庞涌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别人只是没有看到孙正阳出手而已,而他心中却清楚,孙正阳不仅仅是挡住了自己的攻击,最要命的是,他竟然在接住自己一击的同时,将自己的气势瞬间压制了下去,是绝对的压制。

在这种压制之下,自己刚刚凝成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再想出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探出来的那只手重逾千斤,无论自己如何运劲,孙正阳都纹丝不动。

“呵呵!”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孙正阳呵呵的笑了两声,主动的收了手,“庞长老,我这个徒弟我了解,就不是个好大言的人,听他说说,或许他说的有道理呢,你说是不是?”

“哼,老狐狸!”

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庞涌亦不动声‘sè’的收回了右手,就坡下驴,看着王通道,“好,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解释?”

“解释?”王通又笑了起来,这一次,仿佛是因为得了靠山,笑容更显得放肆起来,只见他微微的扬起了下巴,望向庞涌的目光已经充满了人人都能够看出来的鄙视,嘴角轻扬,吐出了两个字,“土鳖!”阳‘春’融雪一般,庞涌刚刚凝起的凌厉气势随之消融。

“孙正阳!!”

出手的正是孙正阳,地龙‘洞’的‘洞’主,已经消失在娲皇宫视线五年多的孙正阳。

“庞长老,有话好好说,何必急着向小辈动手呢?”

庞涌面无表情,眼神却变的凝重起来,不仅仅是他,还有在场所有的实权长老,便是宫主薄成君也‘露’出惊奇之‘sè’,用一种探询的目光望向孙正阳。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薄成君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孙正阳是如何出手的。

庞涌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别人只是没有看到孙正阳出手而已,而他心中却清楚,孙正阳不仅仅是挡住了自己的攻击,最要命的是,他竟然在接住自己一击的同时,将自己的气势瞬间压制了下去,是绝对的压制。

在这种压制之下,自己刚刚凝成的气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再想出手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探出来的那只手重逾千斤,无论自己如何运劲,孙正阳都纹丝不动。

“呵呵!”

就在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孙正阳呵呵的笑了两声,主动的收了手,“庞长老,我这个徒弟我了解,就不是个好大言的人,听他说说,或许他说的有道理呢,你说是不是?”

“哼,老狐狸!”

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庞涌亦不动声‘sè’的收回了右手,就坡下驴,看着王通道,“好,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解释?”

“解释?”王通又笑了起来,这一次,仿佛是因为得了靠山,笑容更显得放肆起来,只见他微微的扬起了下巴,望向庞涌的目光已经充满了人人都能够看出来的鄙视,嘴角轻扬,吐出了两个字,“土鳖!”;

看网友对 第398章 土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