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八十二章 梦华宫(二合一章节)

第八十二章 梦华宫(二合一章节)

牙印!!!看到个牙印,王通先是一愣,正待细细的感受着牙印之中散发出来的‘yīn’森晦涩之气,心底却突然间涌出一股寒意来,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便觉得脑中轰的一声,一阵天旋地转,天地破碎,虚空倒转。,最新章节 。周围的景象骤然之间大变。狂风怒号,黄沙卷空,眼前一片荒芜。陷阱!!刹那间,王通明白了过来,这是一个陷阱,完全针对他的陷阱。否则不会这么巧,在他刚刚进入小队的时候,就发生了蛮寨被灭的事情。对方就是算好了发生这种事情之后,身为队长的王通一定会亲身前来察看,所以才会在这里设下这么一个陷阱,等着他钻。那这个陷阱是谁设的呢?自然也不用多想,除了庞涌和申龙烈那帮子人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了,看来他们真的是处心积虑的要对付自己了,想到自己刚来就被摆了一道,王通心中不由窝火至极。“娘的,竟然敢‘yīn’老子!”王通心中大骂,一阵狂风呼啸之声卷起,周围的风力陡然之间以几何倍数的增幅扩大,瞬间在他眼前形成了一道接天连地的巨大风卷,卷着无数的黄沙,黑压压的一片,朝他涌了过来。“哼,小小的幻术而已。”看到如排山倒海之势朝着自己涌来的狂风怒沙,王通只是冷笑,这里是元武界,即使经过了天地异变,最高的境界等级也不过是金丹天而已,而现在这个世界最顶级的战力不过是灵根第六重天,而且还是以武道为主的世界,谁******有本事搞出这么大的声势。所以,第一眼,王通便认定了这是幻术,虽然对于幻术竟然能够瞒过自己的灵觉有些意外,但是面对对方的幻景冲击,王通只是凝神不动而已,他相信,这些幻景奈何不了自己。然后,然后就日了鬼了……他被狂风轻易的卷起,剧烈的痛楚遍布四周,巨大在的恐惧感袭遍全身,龙卷风中,不仅仅是如刀般的风力,还有无数的细沙,这些细沙在高速的运转之下,不亚于钢刀利剑,瞬息间,他的身上便多出了无数道口子。“靠,这不是幻境,这******是梦境!!”王通猛然间醒悟了过来,的确,如果是幻术的话,他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但这不是普通的幻术,这是梦境,刚才自己受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但并不是‘肉’身上的伤害,而是‘精’神上的伤害。如果不是一开始被卷入龙卷风中,他发现自己的真气运转不过来,这具具现化出来的身体还特别的别扭,他还察觉不出来。可笑自己竟然将这里当成是幻境,着实是栽了一个大跟斗。不过现在既然醒悟了过来,事情便简单了。梦境之中,身体是神魂力量具现化出来的,并非是实体,若是元武界之人,原本世界等级不高,也从来没有什么高深的练魂手段,碰到这种事情,也只能束手待毙,死的不能再死了,但王通呢,在昆墟界,在他神魂手段最多也只能称得上一般而已,但毕竟也是一个曾经成就金丹,炼过身外化身神通的人物,神魂攻击手段这种事儿他是‘门’清,最重要的是,就在不久之前,他将自己的神魂、伴生灵物、旱魃焚天的命魂图以及火巨人苏特尔的神格碎片四位一体,虽然仅仅是阳神,但是阳神的质量与威风,远远不是元武界的这帮土鳖能够想象的了的,也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了的。在元武界,这种梦中杀人的方法算是奇术,无解之术,但是到了王通这里,那就是一个笑话了,更可笑的是,他竟然伤了王通的神魂。这******真的是在找死啊!刹那间,金光大作,两对金羽翼张开,奔腾的金光如怒海狂涛一般,席卷整个世界。卷天席地的龙卷风在金光出现的瞬间便消融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天地之间,除了楸通之外,别无他物。但这还不算完,金光消融了龙卷风,消融了一望无际的沙漠,然后,烧融了空间,时间,烧融了一切。以王通为原点,空间如同一副从中心被燃烧的画卷一般,全部消失,只余下一片无尽的虚空。“抓住你了!”王通眯着眼睛,眼中闪动着极怒之‘sè’,身后两对金‘sè’羽翼猛烈的一合,仿佛两只大手一般,在无穷无尽的虚空之中,抓住了一个玄妙的奇点。呼!!!虚空中的一片空白之处被点燃了,只是一点火星,如线香一般,闪动着金‘sè’的火星,在虚空之中,隐隐的勾勒出一道细线的轮廓,金‘sè’的火星沿着这道细线,消失于无尽的虚空深处,冥冥之中,连接着另外一个世界。承天宗,梦华宫宫殿深处,沉香弥漫这座承天宗最为神秘的宫殿之内,幽深难测一座石‘床’之上,盘坐着一名面容高古的道人,似乎正在闭目瞑神,沉入幽玄的世界。突然之后,这道人猛的睁开了眼睛,平静的面容变的惊惧惶恐不安。一点淡淡的金光自他的眼眸深处闪动,迅速扩大,很快便将他的一双眼睛占据。“不……”道人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号之声,只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仅仅一个刹那,他的双眸便被金光烧融,随后,金光扩散至他整个头脸,身体,自内而外,一道道闪动着金光的龟裂出现在他的表面,然后,没有然后了,因为,当金光布满全身之后,他整个人都化为了一大团的飞灰,消失的无影无踪。轰!!!烧灭了道人之后,那金光竟然还是不依不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将整个梦华宫燃起,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炬一般,在承天宗内,熊熊燃烧着。梦境虚空中,王通仿佛角闪过一丝冷笑,金‘sè’的羽翼收起,身形渐渐的变淡。就在他的身形快要消失的时候,意外发生。整个虚空猛烈的转换,化为滔天的洪水,将他最后一点身形冲的无影无踪。“啊,呸,呸,呸,呸,呸……”黑古寨中,以一种奇异的姿态倒伏在‘床’边的王通猛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跳了起来。满头满脸的污水。“谁,谁,谁……”他大叫了起来,然后一转头,便看到了关虚与龚燃两人。那龚燃的手中,还抱着一个黑乎乎的木桶。看到王通醒了过来,两人同时大笑起来。“醒了醒了,终于醒了,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那龚燃跳着脚,狂喜的叫道。便是关虚也是一脸庆幸之‘sè’,关心的道,“王师兄,你没事吧?”“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倒是你们,怎么……”突然之间,他的面‘sè’一变,转过身,弯起腰,张开嘴,大吐特吐起来,一脸痛苦,那呕吐的模样,仿佛要将自己的腹中的内脏全都吐出来一般。“这水中有什么?!”吐了好一会儿,王通方才缓过气来,一脸难看,对着龚燃怒目而视,“这水中有什么?”说话间,视线已经落在了那黑乎乎的木桶之中,桶中还有些残留的污水,隐约之间,还能在其中看到此许类似于粪便的残渣。“区!!”不看还好,一看到这些,王通又是一阵狂吐。关虚一脸的尴尬,而龚燃那张猥琐的小脸上,所有的皮都挤在了一堆,都快要哭出来了。天可怜见!他们看到王通倒在地上,和黑石寨中其他一般昏‘迷’不醒,好在还有一口气,那个时候,关虚已经吓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这龚燃脑子转的也快,情急之下,便到外头,正好看到这木桶,木桶之中还有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骨脑的就倒在王通的头脸之上,这个时候,王通正好从梦境空间之中退出来,然后,便有了现在的一幕。“我不知道啊,师兄,我真不知道啊,我们看你倒在地上,怕你出事,所以就,就,就……”“好了好了!!”王通摆了摆手,强行让自己忘记刚才看到的东西,周身的真气流转,顿时,一层白‘sè’朦胧,带着难言味道的雾气弥漫开来。浑天宝鉴第一层,白云烟。“呼……”将头脸上的那些污水‘逼’出,又长长的吹了一口气,将这些雾气全部吹散,王通这才轻轻的呼吸了一口,感觉到没有任何异味,这才放下心来。“什么都别说了,走吧!”他‘yīn’沉着脸道。“王师兄,这黑古寨,到底是怎么回事?”“中毒了,一种能够让人陷入梦境的毒。”王通淡淡的道,看了看手中一堆碎石粉,却是那块有着邪异牙印的石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化为飞灰了。“陷入梦境的毒,梦里‘春’秋?”龚燃惊呼道,“承天宗的人?”“梦里‘春’秋?承天宗?”王通眉头一挑,问道,“你确定?”“能够让人不知不觉在梦中沉眠的毒,只有梦里‘春’秋了。”龚燃肯定的道,随后又看了王通一眼,‘露’出疑‘惑’之‘sè’,“不对啊,传说中这是承天宗梦华宫中的至宝,亦是天下三大无解之毒之一,如果真的是梦里‘春’秋,那我,那我岂不是发现了解‘药’?”说着说着,他兴奋的怪叫起来,“我发现了梦里‘春’秋的解‘药’,哈哈哈哈哈,功劳,大功劳啊,原来粪水可能解梦里‘春’秋的毒,哈哈……呃……”正兴奋间,却觉脖子一紧,身体也离地三尺,眼中出现了王通那张愤怒的快要扭曲的脸,“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老子让你以后都没有做梦的机会。”“嗯……此时,喉咙被王通扣住,龚燃无法呼吸,再看那王通准备磨牙以噬人的模样,他只能够发出含糊的声音,蹩的通红的小脸挣扎着点头,随后,又摇头,点头,摇头……“王师兄,饶了他这一回吧,他也是好心!”关虚回过神来,连忙抱住王通的胳膊道。“他若是成心的,现在早死了。”王通恨恨的道,手一松,龚燃便落到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望向王通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之‘sè’。他也算是修炼有成的,虽然没什么出息,但也是神变第五境的人物,而且他还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他那双小眼睛,虽然只有绿豆大小,但是却极为锐利,堪比天上的飞鹰,若是只比目力,整个娲皇宫无人能出其右,败也知道怎么败的,但是刚才,他根本就没有看清王通是怎么出手的,平常的时候,即使是没有防备,但是再强大的敌人,他或许因为修为和身体素质的原因,抵挡不住,但是敌人的每一个动作,他却能够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刚才,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便直接被王通制住了,这真的是把他吓到了。“好了,回去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十四蛮寨现在已经变成十三蛮寨了。”王通哼唧了两声,双手一背,当先走出了石屋。不过心中,却记住了两个字,“梦里‘春’秋”和“承天宗”“妈的,敢‘yīn’老子是吧,总有一天,要让你们见识到老子的手段!”“王师兄,那这里的事情,该怎么上报?”“怎么上报,如实上报,不过,老子今天刚来,这板子打不到老子的头上,老子也不会帮别人背锅,就这样吧!”的确,也只能就这样了,承天宗是与娲皇宫并称的南方大宗,底蕴不在娲皇宫之下,这一次根本就没有证据,所以不要说是他,便是娲皇宫也奈何不了承天宗,这个暗亏是吃定了。不过,那承天宗也没有讨的了好处,不但施术人死了,连梦华宫也被一把火烧了,不过承天宗同样没有证据,比起一个蛮寨来,承天宗的损失才大呢。这件事情,两大势力,连嘴仗都不会打,只会将这件事情暗自记在心里罢了。不过,借此机会提醒一下娲皇宫的高层,承天宗已经开始打娲皇宫的主意了,先给他们一个警醒,便足够了。至于王通是怎么破解梦里‘春’秋这种无解之毒的,王通也不会多做解释。回到驻守之地,王通马不停蹄的召见了他的小队成员,同样是十个内‘门’弟子,死了一个周啸,还剩下九个,除此之外,外‘门’弟子并杂役弟子总共近百人,有了蛮古寨的事情,王通自己也不敢吊以轻心了,让关虚分配人手,分别在剩下的十三寨中查看有无异常的情况。两日之后,得到回报,没有任何的异常,他这才放下心来。………………………………………………娲皇宫,火灵殿仍然是庞涌与申龙烈对座,比起上一次,庞涌这一次的面‘sè’又难看了几分。因为承天宗的梦华宫被烧了,事情大条了。娲皇宫只是损失了一个蛮寨而已,就像是一粒沙子落入了水中,没有‘荡’起多少的涟漪,但是承天宗不一样,梦华宫可是承天十九宫之一,而且还是最为特殊神秘的一宫,突然之间宫毁人亡,不查清楚是不可能的。但是怎么查?却让承天宗头疼不已,那把火烧的太彻底的,什么线索都烧没了,承天宗的宗主除了大发雷霆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结果,最为无奈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庞涌曾经与梦华宫的那位‘私’下联系,动用了一些代价换取梦华宫出手。但是,承天宗不知道,庞涌知道啊,这一切都是他的手笔。“想不到,真想不到,这王通竟然有如此的手段。”提到王通,庞涌第一次‘露’出了惊惧之‘sè’。是,蛮古寨是他的手笔,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对王通一击绝杀。梦里‘春’秋,三大无解之毒,古往今来,还从来没有谁能够在这种毒中活下来,当然,施展此毒的代价亦是极大的。为了说动梦华宫的那位出手,庞涌已经掏出了一大半的身家,还给予了对方大量的许诺,这才成功,但是结果呢?蛮古寨是死绝了,但是王通没事。如果王通没事也就罢了,但梦华宫竟然出事了。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蛮古寨之事已经报了上来,据说当时王通是进了寨,而且似乎也中了毒,但是却被一桶粪水给泼醒了?然后,梦华宫就出事了。这件事情报上来之后,所有人脑海中都浮现出两个字,“扯蛋!”要是一桶粪水能解梦里‘春’秋的毒的话,这毒也不会这么有名了,更不会传的神乎其神。也就是说这是不可能的,正因为如此,娲皇宫上下除了他和申龙烈,根本就不认为蛮古寨的人中的是什么梦里‘春’秋。但别人不相信,他们相信啊,那真的是梦里‘春’秋。也就是说,三大奇毒之一的梦里‘春’秋奈何不了王通!这是第一个让他惊惧的地方,第二个让他惊惧的地方是,根据他的推算,王通中毒醒来的时间与梦华宫出事的时间是一样的,从表面上看,梦华宫出事与王通不可能有什么关系,毕竟两大宗‘门’虽然同属南方,但是相隔的太远了,隔着这么远,王通不可能对梦华宫做什么,但是这也太巧了,巧的让人心寒。“好了,别多想了,多想也没用,王通这个人邪‘性’的紧,以后要对付他,需得有充足的把握才行啊!!”申龙烈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叹了一声,他现在也很后悔,后悔趟到这摊子浑水中来,要是早知道王通这么邪‘性’,那火神教的事情他也不会太过计较,毕竟虽然火神教与他申龙烈有点关系,但是关系远着呢,为了火神教得罪这么一个家伙,怎么想也不是一件值当的事情。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宫中是没有什么,但是承天宗那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他们还不知道蛮古寨的事情,若是知道了蛮古寨的事情,梦华宫又出了事,一定会联系到一起的,到时候,或许会惹出更大的事端。”“现在知道麻烦了?晚了!”申龙烈恨恨的道,这件事情他同样冤枉,因为他事先根本就不知情,庞涌这个王八蛋早不来迟不来,出了事情才来的他,明着是来问策,暗着却是想将他拖下水,娘的,我有那么傻吗?庞涌亦是一脸的尴尬,明白自己这件事情做的不地道,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来寻申龙烈商议的。“蛮古寨的事情,绝不能这样,须得的个理由掩盖下去。”“掩盖?怎么掩盖,那边已经报上来了,现在大家都不相信是梦里‘春’秋,但是一旦承天宗发生的事情传过来,大家都不会这么想了,一定也会联系在一起的。”申龙烈叹息了一声,问道,“你做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没有,我也是怕出事,所以跟谁都没说,只有我和万宫主知道,现在万宫主已经……”“那就当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发生。”申龙烈打断他的话道。“可是,这件事情太大了,承天宗那边不会罢手的。”“他们有证据吗?就处有证据,也是我们娲皇宫有证据,证明了黑古寨的毒是梦里‘春’秋,那就是承天宗踩进了娲皇宫的地盘,是我们占理,至于梦华宫,谁知道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是老万这个倒霉蛋修炼的走火方魔了,一把火烧了呢?扯不到王通的身上,隔着数千里,把承天宗最神秘的梦华宫烧了,说出去谁信?你信吗?”“我?!”庞涌表情一僵,终于苦笑道,“我不信,我当然不信,他要是有这个本事,怎么会还呆在娲皇宫中,早就破碎虚空而去了,可是这件事情太巧了,实在是太巧了,巧的,巧的,让人害怕!”“是啊,让人害怕!!”申龙烈也叹息了一声道,“算了吧,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承天宗不是傻子,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未来的事情……”申龙烈顿了一下,“未来的事情,需得重新的思量一番了,至少,要先把这个王通的底‘摸’一‘摸’,至少要知道他手里究竟有什么牌,否则的话,就会像这一次一般,不但‘鸡’没有偷着,还惹了一身的‘骚’,这一次,没有证据,你没事儿,我没事儿,但谁能保证下一次便没有事了?老庞啊,我看,如今,地龙‘洞’正在风头上,还是悠着点吧!!”他也真的是有点怕了。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二章 梦华宫(二合一章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