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八十八章 承天宗真传弟子赵鼎声

第八十八章 承天宗真传弟子赵鼎声

“师兄,前面就是红松林,那个?通驻扎的地方!”距离红松林约十余里外的一处密林之中,三名武者立于一株高高的巨树顶端,望着就在不远之处的红松林。。 更新好快。“现在你确定当时王通就在黑古寨,而且也中了毒吗?”被称为师兄的年轻人又高又瘦,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通体上下,透着文气,就像是一个入京赶考的士子,而非一名武者。此人,正是承天宗的真传弟子赵鼎声,这一次来进入苍澜山,就是为了调查梦华宫大火的真相。对娲皇宫而言,黑古寨的人就算是死光了,也不算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一些蛮人而已,死了再生就是了,所以也就是派了一个长老来,草草调查了了事,但是对承天宗而言,梦华宫之事却是一件通天的大事,也是近百年来承天宗最大的损失,自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查清楚。但是,这梦华宫在承天宗也是一处神秘的存在,宫中弟子不多,俱都在那一场大火之中烧了个‘精’光,根本就没有一个活口,这样一来,即使是承天宗想要寻找什么线索,也极为困难。就在承天宗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在娲皇宫的内线却给他们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在苍澜山的深处,有一个蛮寨所有的蛮人全部死亡,死因疑是中了梦里‘春’秋之毒,最巧合的是,事发之时,与那梦华宫的大火几乎在同一时间。梦里‘春’秋,梦华宫大火,几乎同一时间!这三点线索一出来,承天宗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俱都认定此次的事件与发生在苍澜山中的蛮人死亡事件有关系。不过他们同样也非常的头疼,蛮人中毒死亡在前,梦华宫大火在后,他们不可能以这个借口去娲皇宫调查,因为这样一来,反而会给娲皇宫口实,如果让娲皇宫将这件事情做定成报复行动的话,承天宗的这个哑巴亏就吃定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们甚至已经做发了成全的准备,来应对很有可能来承天宗调查梦里‘春’秋的娲皇宫来使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娲皇宫的这一次调查虎头蛇尾,其实连虎头都算不上,只是派个长老走个过场而已,最后竟然只得出一个将承天宗撇清结论。这个结论让承天宗啼笑皆非,自然是不会相信的,因为娲皇宫调查结果的依据是那些人死因无法查实,而在调查过程之中,并无发现中毒的迹像,也没有发生神秘毒‘性’感染的迹象,与梦里‘春’秋的特征不符。承天宗有些哭笑不得,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梦里‘春’秋的确是拥有极强的传染‘性’,但是源头却是在梦华宫,如今梦华宫一把大火烧了个‘精’光,源头没有了,毒‘性’自然也就消解了,自然也就不会出现传染的事情了。不过这样的结果他们自然也不会好心的跟娲皇宫讲。避免的娲皇宫的麻烦,承天宗上下的确是松了一口中气,但是接下来却要面对另外一个麻烦。那就是真相如何。娲皇宫可以不管蛮人的生死,但是承天宗却必须查清梦华宫的真相,否则根本就不好‘交’待。而在娲皇宫主动帮承天宗撇清了嫌疑的情况下,承天宗不可能大张旗鼓的上‘门’调查,只能选择这种秘密的方式进行,既然是秘密的方式,人数当然也就不能多,所以,这一次,娲皇宫只派了三个人过来,其中领队者便是承天宗的真传弟子赵鼎生,涅槃第一境,小涅槃境的强人,真传弟子中排名第三,带来的两名内‘门’弟子更是他的心腹,乃是一对双胞胎,一个叫赵山,一个叫赵河,都是斋天位强者,而且心灵相通,‘精’通一种双人合击之样,两人联手,能够战胜大部分的太天位强者。暗中调查,这样的实力已经足够了。赵鼎声是一个谨慎的人,带着赵山与赵河两人暗中潜入苍澜山,并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而娲皇宫在苍澜山中蛮寨驻守的那些内‘门’弟子的修为远远不如他们,自然也没有发现。他们来到苍澜山,第一步便是去了黑古寨,彼时黑古寨的调查已经结束,成了一个悬案,因为死的人太多,整个寨子都死绝了,所以整个黑古寨都荒废了,他们并没有费什么劲儿便进入了黑古寨,将黑古寨上上下下的搜索了一遍,终于让他们发现了一丝端倪,确认了黑古寨的事情是梦华宫所为,那些蛮人也都是中了梦里‘春’秋之毒。这个结果让他们兴奋了起来,开始展开了暗中调查,很快,他们便又听到了一个传言,当日,负责这一带驻守的内‘门’弟子王通,曾带着人前去黑古寨探查,而王通在黑古寨中疑似中毒,只是后来又醒了过来,这让所谓的中毒之说不攻自破。王通此人,承天宗也是知道的,不过他只是一名内‘门’弟子,赵鼎声身为承天宗的真传弟子,自然不会太过关注这个小人物,如今这个小人物和梦里‘春’秋扯上了关系,他就不能不管了,所以,今天,他带着赵山与赵河两人来到了红松林附近,想要暗中将王通擒拿,看看能不能从他的身上找到一些关于这件事情的线索,哪怕是蛛丝马迹也是好的。“师兄,我去红松林查探过了,那里的防御十分的稀松,所有人的修为都非常的弱,一个天位境也没有。”赵山瓮声瓮气的道,“要不,我们杀过去吧。”“杀过去?!”赵鼎声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阿山啊,不要总是想着打打杀杀的,如果单单的杀过去就能解决问题的话,还要我们来做什么?”“是啊,阿山,这里是娲皇宫的地盘,我们直接杀过去,除非是将所有人都诛绝,否则的话,必然会引起娲皇宫的反弹,这对我们不利。”“怕,怕,怕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你少说两句!”赵鼎声没有心思和他扯皮,又问道,“那王通在什么地方?!”“王通不在红松林的驻地,在南边儿的一个小山谷里,他在那里开辟了一个简易的‘洞’府的,正在闭关。”赵河说道,“这样也好,方便我们行事。”“那就过去吧,把那王通抓来,省去了许多的麻烦!”赵鼎声笑了笑。三人的速度极快,不过是半柱香的时间,便来到了王通闭关的那个小山谷。“这小子倒是会选地方,这里的天地元气明显比外头的要强上一些。”赵鼎声感受着周围的天地元气流动,淡淡的道,“阿河,你到外头去看看,不要让别人进来,阿山,你去,把那小子给我拎出来,别‘弄’死了。”“好咧!!”赵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大嘴一咧,便朝着王通的‘洞’府大踏步的走了过去。王通的‘洞’府并没有什么遮掩,入了山谷,便能够看到那位于山谷角落里的小石‘洞’,不过,石‘洞’比较深,毕竟是‘洞’府嘛,在外部,根本就看不清这个石‘洞’之中真实的情况,赵鼎声只是看着赵山走入石‘洞’之中,在他的预想之中,过不了多久,他便能够拎着王通出来,像王通这般的小角‘sè’,也根本就轮不到他出手。只是想不到,他左等,右等,等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还是没有人从石‘洞’里出来,最古怪的是,石‘洞’之中,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阿山,阿山!”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想,他‘yīn’沉着脸,吐气开声,对着‘洞’口呼叫了两声。声音如泥牛入海,了无痕迹。“该死,怎么到了现在,还能出这样的事情。”几声下来,赵山没有回应,他便知道事情不妙了,不过他也是艺高人胆大,不相信这小小的简单‘洞’府能够把他怎么样,当下便运转内气,一个闪身,钻入了石‘洞’之中。“咦?这是什么地方?!”刚入‘洞’口,他便大吃一惊,因为映入他眼帘的绝不是什么简单的‘洞’府,而是一片荒芜的大地。下意识的,他脚下用力,想要退出这个‘洞’府,可是一回头,哪里还有刚才的‘洞’口?“这是什么?难道是传说之中的秘境,那小子竟然找到了一个秘境?!”想到这里,他顿时兴奋了起来。在他的认知之中,眼前的事情,只有这一种解释,至于阵法什么的,他倒是听说过,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阵法能够造成这样的效果。一想到是传说中的秘境,他再也忍耐不住,开始在这一方土黄‘sè’的荒漠之中搜寻起来。这一找便是一天,只是无论他如何寻找,无论他想什么办法,眼前的景‘sè’都是一尘不变,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子,甚至连他之前在荒漠之中走出来的脚印也以极快的速度消失起来。渐渐的,他的心情终于从兴奋之中‘抽’离了出来,恐惧涌上了心头。他是一个涅槃境的强者,但即使是涅槃境,也只是凡人,需要吃,需要喝,需要休息,但是在这一片荒漠之中,他到哪里去寻吃喝,到哪里休息?这么一走便是一整天,一寻便是几个时辰,他早已经累了,渴了,却毫无办法。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这个“秘境”之中,无法脱身,而无法脱身的结果是什么?他清楚的很。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终于忍耐不住,大声的呼喊了起来。“有人吗?有人吗?阿山,阿山,你在这里吗?!”没有人任何动静,周围只是一片死寂。死寂的荒漠,死寂的世界,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是承天宗的真传弟子,我是涅槃境的强者,怎么可能会陷入这样的绝境之中,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怎么会在这里变成一具发臭的尸体?!”心中慌‘乱’起来,眼神变的惊慌起来。“不对,这里是那个王通闭关的地方,想来好处都已经被他拿走了,这处秘境应该也是由他控制,只要找到他,一切都会解决。”想到这里,他又大声的呼叫起来,“王通,我知道你在这里,快点出来,王通,王通……!”带着绝望情绪的声音在这一片天地之中回‘荡’,可惜,还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没有人能够回应他的呼叫,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的。此时的王通在做什么呢?他还在闭关,他在冲击天位境。得了一处灵脉,以聚元阵将灵脉中的元气全部汇聚起来,此时他所闭关的那一处石室之中,天地元气的浓度几乎已经可以与昆墟界相媲美了。地面之上,无数的细小符文构成了一个直径丈许的聚元阵法,大量的灵脉元气被阵法‘抽’取,若是被昆墟界的修行者看到,一定会大骂王通暴敛天物,因为他布置的这个阵法完全就是为了掠夺而掠夺,大肆的掠夺灵脉的元气,根本就不给这个灵脉恢复的机会,这样做的效果能够在短时间内掠夺大量的‘精’纯元气,但是如果时间过长的话,会对灵脉造成根本‘性’的损伤。这种事情,在昆墟界根本就不会有人去做,因为灵脉是极为罕见和珍贵的资源。但是王通却完全不在乎,在这个天地异变刚刚完成的世界之中,新生的灵脉极多,而且还没有多少人认得,这样的灵脉,他想要多少有多少,所以,便采取了这种涸泽而渔的方法,目的就是为了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以最快的速度沟通内外,铸就灵根。此时的王通,周身被灼热的金光包围着,金‘sè’的光华,有如黄金铸就,闪动着耀眼的光华,王通的呼吸,深沉而悠远,事实上,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能够发现,他根本就只有吸,而没有呼,每一吸,都如长鲸吸水,够将周围溢的元气吸收殆尽,直到整个石室再次被元气冲满之后,他还会再次的猛吸一次。所有的元气都被他吸入体内,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压榨之下,变成‘精’纯的元气,再由他从浑天宝鉴之中悟出来的分解元气之法,‘抽’取其中最为‘精’纯的一点火元之气,以九火归元功炼化,散于经脉,而其他的?气,则用于全身的筋骨之中,强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在这一过程之中,一丝一毫的元气都没有被‘浪’费,都被利用到了最大的限度。终于,在王通第九百九十九次的吸气之后,一对金‘sè’的羽翼出现在他的背后,然后是第二对,第三对……三火归元成功了!当第三对黄金羽翼完全生成之后,他周身的金光与羽翼瞬间全部崩碎,化为一团金黄‘sè’的云团,出现在他的头顶。王通仰头,猛烈的一吸气!黄金云团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被他吸入了口中。此时,王通终于睁开了眼睛,双眼之中,金‘sè’的光华暴‘射’出尺许,方才消失。无形的震动,以他为原点,四散开来将简易的‘洞’府震的一阵轰鸣。轰!!!荒漠之中,几乎已经陷入绝望的赵鼎声突然发现周围的世界开始震‘荡’起来,随后,整个世界就如同瓷器一般的破碎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掀飞,也不知道飞了多远,待到再次看清周围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出现在了王通简单的‘洞’府前方,而在他的身边,还有昏‘迷’不醒的赵山与奄奄一息的赵河。“出来了,我出了秘境!”他心中狂喜,恨不得仰天大笑。“你们是什么人?!”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终于将他的心神拉了回来。“你是王通?!”虽然在那荒漠之中受到了一些打击,不过他毕竟是涅槃境的强者,只是一天的时间,并没有如赵山与赵河一般受创那么重,看清‘洞’口之中出现的青衣少年,他终于回过神来,眯起眼睛,“娲皇宫的王通?!”“不错,我是王通,你又是谁?!”王通又问了一遍,灵根铸就,他现在正是心情好的时候,否则绝不会和眼前的人多废一句话。“承天宗,赵鼎声。”赵鼎声站起身来,身体微‘挺’,头颅昂起,一脸傲然之‘sè’。晋入天位了吗?那又如何,虽然惊异于王通修为提升的速度,但他亦不是普通人,他是涅槃境的强者,一个天位境,还远不放在他的眼中,即使在那秘境之中有一些麻烦,但是涅槃境强者应有的气度,还是不能丢掉的。“承天宗的?你们来娲皇宫做什么?!”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做出一副惊异的模样来。“来这里做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赵鼎声冷笑道。王通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自己清楚?我不清楚啊,你们承天宗也太嚣张了吧,跑到我娲皇宫听地盘来闹事,是要引起两派的纷争呢,还是想找死呢?!”“找死,我看你是找死吧!”赵鼎声大怒,一抬手,周围的空气流转,迅速化为一道旋风,有如电钻一般的,‘射’向王通。“嗯?!”看到对方动手,王通目光一寒,嘴边的冷笑更甚,任由那道风钻冲到面前。噗!!风钻气势极盛,带着凛冽的寒劲,但是在距离他约一尺的地方仿佛遇到一层无形的屏障一般,狠狠的撞到了上头,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就是你们承天宗的手段吗?!”“小子,找死!”王通面上不屑的表情彻底的刺痛了赵鼎声,他本是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刚才陷入“秘境”之中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了,如今再被王通嘲笑,终于彻底的暴发了出来。身形爆起,一掌如山,朝王通拍了过来。“白痴!”王通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就这么站着,看他一劈过来,仍然是不闪不避。“你真是找死!”王通的反应让赵鼎声很惊讶,但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不管这王通有什么样的底牌和手段,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都只是枉然而已。“小子,死!!”一掌临近,王通面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呈现在他的眼中,他面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对着王通的‘胸’前狠狠的劈了下去。轰!!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他讶然的发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掌竟然没有拍中王通,而是打在了王通面前一尺远的地面之上,将地面打出了一个大坑来。“我说,看准了再打,你们承天宗的人眼睛都有‘毛’病吗?!”“‘混’帐!”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赵鼎声气势陡升,体内的真气奔腾,周围天地之力被他的双手牵引,如海涛巨‘浪’一样,汹涌澎湃,巨大的力量如滔天巨‘浪’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先天乾坤功第二击,水兮滔天!!轰!!!声震若雷,气奔如‘浪’,周围的天地元气在他的一击搅动之下,有如大海翻腾,最后汇聚于一点,悍然而来地面顿时大震,仿佛发生了一次小型的地震,不过,在尘土飘尽之后,赵鼎声再次愣住了。因为王通竟然还是那样定神的站着,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土坑,这个土坑足有一丈来深,直径达三丈,正是他刚才一击水兮滔天所造成的破坏,只是,那土坑的边缘,距离王通,仍然还是,一尺。一尺的距离,有如天堑,无法跨越。“你……!”这一次,赵鼎声终于震惊了,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连续两击,都击在了空处,第一击的时候,或许自己心中还有些大意,但是第二击呢?不说全力出手,但也至少用了六成的力量,还调动了周围的天地元气,对准了王通打的,怎么还是没有打中,自己真的是眼‘花’了,还是作梦了?看着王通那悠闲的模样,无名之火升到了头顶,他大喝一声,双手招展,天地元气再次被他搅动,这一次,周围的温度明显的提升了许多,流动的空气之中闪动着赤‘sè’的光华,最终,在赵鼎声的周围形成了一团灼热的火云。火兮焚野!!!焚金镕铁的火云汹涌而来,将王通淹没。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承天宗真传弟子赵鼎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