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20章 疑似阴谋

第420章 疑似阴谋

“当然是为了那些‘花’纹。。更多最新章节 。”王通淡然一笑,“这‘花’纹对我有些帮助,你从什么地方看来的?”

“这是我年轻时在苍澜山中打猎时发现的一部分石刻,不过后来这些石刻都已经毁掉了。”

“毁掉了?”王通的目光一闪,沉声问道,怎么毁掉了?”

“你们娲皇宫的真传弟子云定山毁掉了。”孟乔看起来一副愣愣的模样,“云大人也是看到了我这面镜子,觉得上面的‘花’纹有意思,便问我的来历,我便带他去了那里,大人给了我赏,然后每几天,那里便被毁掉了,我想,应该是云大人出的手。”

“云定山。”王通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牵扯到了娲皇宫的真传弟子,不过,真传弟子,姓云,难道这个云定山会与那云武神有什么瓜葛吗?又或者,他根本就是云武神的后人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倒是可以省掉不少的力气。

“不管有没有毁掉,你带我去一趟。”略一沉‘吟’,王通◆ωáń◆書◆ロ巴,m.决定还是去那地方看看,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道,“那地方是什么时候毁掉的?”

“大概三年多前!”

“三年多前?!”王通想了想,“不管了,去看看吧!”

“这……!”孟乔面上‘露’出了明显的为难之‘sè’,“大人,云大人临走之时曾经跟我说过,这件事情谁也不要提,也不要带人到那里去!”

“是吗?!”王通心中惊疑之‘sè’更浓了,什么叫不要跟人提,也不要带人去?

既然不想别人知道,为什么不干脆灭口得了,再把那镜子毁提?

这也是娲皇宫的武者对待蛮人的一贯态度,同为人族,我可以保护你,但是你要为我服务,作出贡献,但如果你我之间出现了利益冲突又或者因为某件事情我不信任你的话,随时都能杀人灭口,不要说是真传弟子,便是普通的娲皇宫弟子也保持着这样的态度,什么如此贴心的嘱托一声就完事了?

这里头似乎有些问题啊!!

王通深深的看了孟乔一眼,忽然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说罢,也不待孟乔反应,便转身离去。

孟乔此时却有些意外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愣愣的看着王通消失的方向,直到王通的背影完全不见,这才醒悟过来。

这他娘的不对啊!

依这些武者的‘尿’‘性’,脾气,碰到这样的事情,

你越是不让他去,他就越是要去,就算自己再坚持,他也会‘逼’着自己去,到时候自己再做出一副迫不得已的模样,事情也就解决了,可是这厮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一听说云定山不让他带别人去,他就不去了,有这么简单吗?

又或者说,他是想趁着没人的时候再来悄悄的‘逼’迫自己,那也不对啊,现在这屋里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必要另选日子啊!

难道这厮真的是忌惮云定山的名声?

可也不像,他可是在蛮市之中出手击败了真传弟子王今的家伙啊,而王今在真传弟子中的排名甚至还在云定山之上呢,他能够击败王今,没有必要忌惮云定山啊。

所以,他百思不得其解。

“师兄,这就走了?”

屋外的莫天谷见到王通出来,一副离开孟胡寨的模样,也不由有些糊涂了。

他也不是傻瓜,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也能够猜到王通到这孟胡寨来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灵物就是为了灵材,难道他已经‘逼’的孟乔这个老狐狸就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吗?

“走吧,最近得罪的人太多了,还是小心些好。”王通面无表情的道,声音传入屋中,孟乔更加的疑‘惑’起来,害怕得罪人,真的是忌惮云定山?

这可太让他意外了。

“该死,早知道这个家伙这么没胆的话,就不提那些事情了,这下子有些麻烦了。”孟乔此时再也不像是之前那般的谦卑,表情显得有些狰狞,瞳孔的深处,闪烁着一丝‘蒙’‘蒙’的黄光。

“这家伙有点意思!”

已经快要离开孟胡寨的王通,尽管背对着孟乔的小屋,但是屋中的一举一动却根本瞒不过他那敏锐无比的灵觉。

不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了完成任务的线索,他可不想打草惊蛇,让这好不容易发现的线索断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探探那个云定山的底了,不过他是真传弟子,和我又没有什么矛盾,直接出手不好,直接接触也不行,倒不如先试试他。”想到这里,他微微的叹了口气,突然开口道,“你和王家兄弟关系有多深?”

“嗯?”莫天谷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王通一眼,表情显得十分的犹豫,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多深的‘交’情,我根本就不认得王今,只是我的眼力不错,帮了王古好几次,所以王古才会把我带在身边,说起来,其实更像是一种‘交’易罢了,只是……”

“那平常的时候,王古有没有提到过王今,毕竟王今是他的亲哥哥,又是真传弟子,依他的‘性’格,应该没少提吧?”

“那倒是,王古最喜欢的就是炫耀王今,也就是仗着王今,他在这苍澜山一带才会那般的嚣张。”提到王古,莫天谷‘露’出一丝苦笑来。

“那么,你知道王今和云定山的关系怎么样?”

“不是太好。”略一思忖,莫天谷决定不再隐瞒,“几个真传弟子之间的关系其实都不太好,除了第一真传秦经世实力最强,地位超然之外,其他几个真传弟子都是竞争的关系,王今与云定山的排名相邻,以前一直是云定山压了王今一头,不过三年前,云定山的修炼似乎出了问题,据说卡在了金晨曦这一关上,让王今超了过去,排名落下了一位,不过王今也从来不敢小看云定山,因为他觉得云定山的资质与悟‘性’都不在他之下,应该能够很快克服这些麻烦的,所以,一刻也不敢放松。”

莫天谷老老实实的将自己从王古那里得到的信息说了出来,王通虽然是内‘门’弟子,不过真传弟子的世界与内‘门’弟子的世界完全没有什么‘交’集的地方,他能够得到的信息有限,他也知道真传弟子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只是其中具体的关系,远不如王古这样的家伙知道的透彻。

“三年前,修炼出了问题。”王通若有所思的重复道,“这里头恐怕真的有大问题。”

“大问题?”莫天谷不解道,“会有什么问题,修炼之道一直都不是坦途,修炼之中出了问题十分的正常啊,而且我听说那云定山最后也突破了金晨曦之境,这让王今的压力更大了,王古好几次都在我们的面前咒骂过云定山。”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云定山三年前得到过一场机缘,这场机缘非常的大,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所以他不是修炼出了问题,而是在消化他所得到的机缘。”

“真的?”莫天谷眼中一亮,‘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竟然是这样,您是怎么知道的,孟乔告诉您的吗?”

“我是从孟乔的话语之中推测出来的。”王通摇头道,“对了,不过究竟是不是真的,一查便知。”

“查?”莫天谷有些懵了,怎么查,那可是真传弟子啊!

虽然王通现在在宫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可以说,在内‘门’弟子之中风头第一,特别是在击败了王今之后,名声直追真传弟子,但是那也仅仅是直追而已,在地位上头,比起真传弟子还差了好大一截呢,还不是真传弟子,便很能接触到真传弟子的圈子,这可不是娲皇宫一个小小的圈子,其中还牵涉到一些大‘门’派的真传弟子,比如说承天宗,比如说其他地方的大宗‘门’的真传弟子,这是一个庞大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有竞争,也有合作,关系之复杂,背后所涉及的利益之重,根本就难以想象。

一个真传弟子,或许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的朋友,他的敌人,他的利益共同体便有可能结成一张巨大的网,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今,栽在王通手上的真传弟子有两个,一个是王今,一个便是承天宗的那位赵鼎声。

但不管是王今,还是赵鼎声,虽然栽在了王通的手中,但那都是‘私’事,其中根本就没有牵涉到什么利益,而那赵鼎声更是跑到娲皇宫的地盘上挑衅在先,所以这两件事情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弹。

但是莫天谷相信,一旦王通主动出手,招惹一位真传弟子,那么,一定会引起整张关系网的反制,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很有可能要出大事。

查一个真传弟子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特别是对这名真传弟子了解不多的情况之下,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哪个不经意的地方触动了他们的利益,然后,便是一大堆的麻烦事情出来。

“不需要你直接去和真传弟子接触,你需要做的只是放出一个消息,查证一件事情。”

“什么消息,什么事情?”莫天谷很谨慎的回应道。

“把三年前云定山在蛮寨之中得到了巨大机缘的消息放出去,同时,帮我查一下,近三年来,有多少娲皇宫的弟子在苍澜山中无故失踪,而在这些人之中,有谁曾经接触过孟乔,或者孟胡寨的其他人。”王通眯着眼睛道,“这个不难吧?”

“不难!”莫天谷略一思忖,立刻便答应了下来,这件事情对他并不困难,特别是第一件事情,他只需要在王古面前提上一嘴便行了,依王古的个‘性’,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知王今,然后,便等着消息发酵吧,本来这种得到机缘的事情便最能够牵动修行者的神经,只需要透‘露’出一丁点的消息,便会在最快的时间内传播开来。

至于第二件事情,却是有些麻烦,每年在苍澜山中失踪的弟子子多的是,大多数的时候,都会被认定是死在荒兽手中的,当然,许多人失踪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只是谁也不愿意说破罢了。

但是想要查出这些失踪的家伙是不是和孟胡寨有过接触,却有些麻烦,一个处理不好,便会惊动孟胡寨,甚至是他们身后之人,需要冒一点风险。

“这件事情只要做好了,你我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王通看着莫天谷道,“水灵珠的事情我也不再追究了。”

“成‘交’!”莫天谷一听,面上终于‘露’出了喜‘sè’,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就去做吧。”

……………………

…………

几日之后,一个消息如风一般的传遍了整个娲皇宫,真传弟子云定山三年前曾在苍澜山中得到过天大的机缘,为了消化这个机缘,他的修为停滞了,对外宣称是修炼上出了问题,事实上却是在研究自己在苍澜山深处得到的好处,如今好处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这厮恐怕很快就会再次向王今发出挑战,夺回自己的位置,甚至有可能向秦经世发出挑战,夺取娲皇宫真传第一的至高地位。

“‘混’蛋!!”

娲皇宫,藏锋谷。

疯狂的咆哮声传遍整个山谷。

娲皇宫真传弟子云定山已经不知道摔碎了多少东西,一个劲的咒骂着,疯狂的诅咒着背后和他做对之人。

是的,他的确是从苍澜山的深处得到了巨大的机缘,但是那个机缘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属于上郡云氏一族的。

上郡云氏一族,乃是元武界中的一个武道世家,据说传承自一个传大的武道强者,这位武道强者在他的那个时代横绝一世,最终破碎虚空而去。

只是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云家在那位强者破碎虚空之后,虽然兴盛了一阵子,但是却又因为某些原因,没落了下来,到了如今,元武界只知有上郡云氏,却不知道这个云氏的真正来历,而云家那位破碎虚空的强者,在元武界之中,也没有足够的记载能够证实,恐怕也只有云氏一族的族藏之中,方才能够发现这位强者的一些蛛丝马迹来。

而上郡云氏一族则在五百年的前的一次兽‘潮’之中元气大伤,几乎灭族,一个庞大的世道世家最终烟消云散,只余下一些残存着的族人,带着一些关于自家残余的一些资料,星消云流,消失在历史之中。

云定山,便是其中之一。

甚至可以说,他是上郡云氏家族的真正嫡传,知道许多关于云氏家族的隐秘,只是一直以来,这些隐秘对他而言,也仅仅只是传说罢了,从来没有被证实过,直到三年之前,在孟胡寨,他发现了祖祠之中的那面银镜,发现了镜子背面的符文,隐藏在他血脉之中的古老记忆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部分,然后在孟乔的带领之下,终于得到了自家祖宗的传承,实力大增。

他本来是想着闷声发大财的,想不到这件事情竟然在这个时候被捅爆了。

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到底是谁放出的这个消息?”他红着眼睛,大声的朝身旁的几名内‘门’弟子问道。

这些内‘门’弟子,都是依附他的‘精’英弟子,平常他也非常的客气,但是如今,他被人一刀捅到了心窝子之中,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秘密,这才开始失态,甚至显得气急败坏。

“消息最初是从对马岭那边流传出来的。”一名内‘门’弟子小心翼翼的答道。

“王今,王今,你这个‘混’蛋,你以为把这个消息传出来,就能打击的了我吗?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云氏一族了。”

云定山恶狠狠的道,“还有,立刻把孟乔那个家伙给我叫来,看看他最近究竟是和什么人接触的。”

“听说前几天,红松林的那个王通曾去找过他。”

“王通?”云定山先是一惊,旋即面上的愤怒之‘sè’更加的浓烈起来,“内‘门’弟子王通,那个生擒赵鼎声,击败王今的那个王通?”

“就是他!”

“他和对马岭的关系不是死敌吗?”云定山问道。

“是死敌,不过,这个仇并不是解不开的,毕竟没有死人,如果看到利益,两者结合也不是不可能。”

“利益,什么狗屁利益,他们能有什么狗屁的利益?”云定山叫道,“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该死,该死的孟乔,一定是他透‘露’了我的消息!”

“师兄息怒,透‘露’您的消息,这不是您一直‘交’待孟乔做的事情吗?”一名内‘门’弟子不解的问道。

“现在事情已经失控了,身为武者的你,应该明白机缘这个东西究竟有多重要,现在他们都在盯着我呢,盯着我得到的究竟是什么机缘,你们几个,也是这样想的吧!”

“小弟不敢!”

几名娲皇宫的弟子连忙道,开玩笑,跟了云定山这久,他们可是清楚的紧,眼前的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煞星,平常的时候还好,一旦让这个家伙掌握了发现自己等人有什么错处,那可不是普通的处罚那么简单了。

“查,去仔细的查一查这个王通,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云定山面容狰狞的道,“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我绝不会让他好过!”王通?”

“就是他!”

“他和对马岭的关系不是死敌吗?”云定山问道。

“是死敌,不过,这个仇并不是解不开的,毕竟没有死人,如果看到利益,两者结合也不是不可能。”

“利益,什么狗屁利益,他们能有什么狗屁的利益?”云定山叫道,“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该死,该死的孟乔,一定是他透‘露’了我的消息!”

“师兄息怒,透‘露’您的消息,这不是您一直‘交’待孟乔做的事情吗?”一名内‘门’弟子不解的问道。

“现在事情已经失控了,身为武者的你,应该明白机缘这个东西究竟有多重要,现在他们都在盯着我呢,盯着我得到的究竟是什么机缘,你们几个,也是这样想的吧!”

“小弟不敢!”

几名娲皇宫的弟子连忙道,开玩笑,跟了云定山这久,他们可是清楚的紧,眼前的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煞星,平常的时候还好,一旦让这个家伙掌握了发现自己等人有什么错处,那可不是普通的处罚那么简单了。

“查,去仔细的查一查这个王通,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云定山面容狰狞的道,“如果真的是他的话,我绝不会让他好过!”;

看网友对 第420章 疑似阴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