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29章 吊打

第429章 吊打

聂飞龙的瞬间暴起,形成一种天人合一的气势。

在这一股气势之下,他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整个天地,仿佛都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先天乾坤功最高的境界天地一体!!

恶意!!

深深的恶意!!

在这一刹那,王通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这一股恶意来自于整个世界,他仿佛被整个世界厌恶了,遗弃了,在这一瞬间,他甚至隐隐然的感觉到了天地法则的压制之力。

“有趣的功法。”

王通面上的笑意愈发的浓烈起来,“想不到先天乾坤功竟然还有如此的妙用,不过真的是很奇怪啊,你们承天宗拥有如此玄妙的功法,为什么没有成为这一界第一大宗‘门’,仅仅只是偏居一隅呢。”

“哼,小子,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聂飞龙冷声道,“既然有胆子冒犯承天宗的威名,就要有接受后果的觉悟,现在,你给我乖乖的跪下,磕三个头,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否则,你便是再在娲皇宫得宠,也必死无疑。”

“跪?”王通的笑容猛然一凝,“老东西,你让我生气了!”

“找死!”聂飞龙双手一挥,周围的天地元气凝聚,化为一只元气大手,猛烈的抓向王通。

呼!!

王通身形横飞而出,宛如一只大鹰,自空中横掠而过,五指如电,生生的将抓来的元气大手撕裂开来,在空中陡然之间一个加速,便冲到了聂飞龙的面前。

“天地一体,好大的口气!!”

“嗯?”

聂飞龙大吃一惊,地并不惊慌,周围的地面开始蠕动起来,仿佛活过来一般,一层厚厚的土铠将他护在其中。

刷!!

爪影森寒,生生的将刚刚凝聚出来的土铠撕裂,但是却并没有伤到聂飞龙。

不过,没有人可以否认,这一爪已经让聂飞龙十分的意外,再也不敢如之前一般站着不动。

狂烈的大风席卷而过,聂飞龙的身体如一片飘絮一般,借风飞起,大风同时凝聚,接天连地的龙卷风形成,犹如电钻一般直袭而来,势不可挡。

“风兮破地!!”

“一阳崩灭指!!”

面对如电钻一般的巨大龙卷,王通一指点出,正是以曾经领悟的大崩灭术的一丝意境催动的一阳指力。

之前他的修为不够,即使在之前已经领悟了大崩灭术的一丝意境,也没有能力施展出来,但如今,他聚成灵根,沟通内外,又勤修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与炼体拳法,此时已经能够稍稍催动这一丝意境,从而施展出这一记带着大崩灭术意境的一阳指力。

滋!!!

指尖撞上龙卷风,顿时发出一声极为刺耳的尖鸣声,王通的身体猛烈的震动了一下,仿佛遭到了重击一般,连退四五步,面‘sè’也变的苍白起来。

虽然大崩灭术的意境远超这个世界的等级,但毕竟他的修为根植在这一界,根本无法将其中的威力全部发挥出来,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无法承受这一股庞大的伟力,所以在一击之后,他的经脉尽损,周身皮肤渗出一滴滴的血珠,仿佛一粒粒晶莹血‘sè’汗珠,滴落下来。

但是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不是没有价值的,呼啸而来,威势绝伦的龙卷风在这一击之下破碎了,消失了,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聂飞龙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面‘sè’苍白,双臂尽毁。

是的,双臂尽毁,他利用自己的对臂施展出了风兮破地,但是在一阳崩灭指的轰击之下,他的双臂被恐怖的崩灭之力彻底的震毁,其至连血丝儿都没有出现一丝,就如飞灰一般的彻底的毁掉了。

更诡异的是,他甚至都感觉不到疼痛,甚至除了双臂之外,他的其他生理机能一切正常,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

“这不可能!”

面对这种之前完全想象不到的结果,聂飞龙先是低声的呢喃了一声,仿佛在自言自语,随后,他的声音陡然之间提高到了极点,狂吼出声,“这不可能,这是幻术,一定是幻术!!”

轰!!!

在聂飞龙心情‘激’‘荡’的影响之下,已经与周围的天地凝成一体的气势,终于彻底的爆发出来。

这一瞬间,山崩地裂,飞沙走石,乌云遮蔽了天空的大日,雷霆如银蛇般的在天空中狂舞。

周围之人都吓的面‘sè’发白,在这一刻,仿佛世界末日降临一般!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形,从来没有想到过,修炼武功,能够修炼到这样的地步,造成这种末日的景象。

“虚有其表而已!”

立于末日的中央,王通苍白的面上挂起了讥讽的笑容,周身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运转,修补着刚才那一指给他带来的巨大伤害,“聂长老,你的路,走歪了!”

王通双臂展开,冲天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乌云,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王通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头黑‘sè’的大鹰,凶焰炽然。

雷鸣阵阵,银蛇狂舞

清越的鹰啼声中,大鹰撕裂天空。

在周围人眼中,在这一刻,这只冲天而起的大鹰双翅震动,无形的力量四散冲击开来,将漫天席卷的狂风冲散,厉爪撕开乌云,‘露’出青天,一时之间,云收雨歇,风停日出,恐刷的末日天象彻底消失。

“你……”

聂飞龙的失去双臂的身躯疯狂的颤抖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可是突破了破碎境的强者啊,这一界的顶级存在,放到几年前,早已经飞升上界了,即使如此天地元气变化,但是借助先天乾坤功之力,他便能够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力量,施展这种力量对付王通,他甚至觉得有些杀‘鸡’用牛刀了,但是谁能够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谁能够想到!

‘鸡’一爪子把牛刀给劈碎了!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让他无法想象,世上竟然有如此荒谬绝伦的事情。

“幻术,一定是幻术!!”

嘭!!!

一只大脚从空中落下,狠狠的踏在他的头上,将他踩到了地面,苍白的面容与地面的泥土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你……”

感受着满嘴的尘土,聂飞龙又羞又气,恨不得让王通再用力一点,直接将他踩到地底下去,不要再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有两眼。

是的,丢人,太丢人了!

身为承天宗的第一太上长老,承天宗第一人,不要说是在整个南方,便是放眼整个元武界,也是数的出的人物,即使到了西极殿、太元神宫这样的顶级宗‘门’,也会受到极大的礼遇,但是现在,他却被娲皇宫的一个小辈正面击败,踩在脚下,这让他情何以堪?这让他未来如何做人?

刹那间,他的道心崩溃了,一口老血吐出来,如之前的原苍一般,昏‘迷’过去,不醒人事!

而在另外一边,原苍已经醒了过来,刚才聂飞龙搞出了这么大的声势,他不醒过来也不可能的,但是他醒过来之后,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聂飞龙被王通踩在了脚底下,在这一刻,他也以为自己陷入了莫大幻相之中,已经顾不得再叫嚣着找王通的麻烦,而是狠命的‘揉’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相对而言,与聂飞龙一起来的承天宗众人的反应就‘激’烈了一点。

虽然不敢相信,虽然不可思议,但是,自家的大长老被人踩在了脚底下,自然不能放任不管,否则传出去的话,承天宗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所以,所有的承天宗弟子全都动了,朝王通冲了过去,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忌,各自将自己的神兵都拔了出来,将自己的底牌都掀了出来,凶猛的冲向王通,也不管他们的实力究竟与王通相差多少,也不管他们的这种冲击有没有效果。

总之,他们冲了过来。

“还真是一群勇敢的家伙!”

王通看了他们一眼,五指虚张,顿时,周围的天地再次产生了变化,这些承天宗的弟子还没有冲到他的十丈之外,一个个的都仿佛疯掉了一般,竟然散了开来,最奇怪的是,他们散开来之后,并不是逃走,而是发出了惊人的怒吼,对着空气攻击起来,仿佛眼前的空气便是王通一般,一个个的都嗨到了极点。

这才是真正的幻术,这才是真正的幻阵。

不过,他们的攻击并没有持续了多久,这些人一个个的面‘sè’惨变,面对空气,竟然由攻转守,仿佛遇到了莫大的敌人一般,很快,便有人惨叫着倒了下来,几个呼吸之后,惨叫声一片,倒下来的人也是一片,就像是被无形的敌人击败了一般。

“现在,你们都闹够了吧?”

看到承天宗最后一人倒下,王通终于收了幻阵,看着躺了一地的承天宗弟子,王通的脚一抬,一踢,将聂飞龙踢到了那些人的面前,冷笑道,“回去告诉你们宗主,黑古寨之事,一定要给我娲皇宫一个‘交’待的,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将承天宗变成一片废墟。”

“你……”

这些承天宗的弟子一个个的都拿着一种怨毒的目光看着王通,仿佛要将他吃掉一般,但是清醒过来的他们却没有一个敢动手,甚至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连一句场面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王通给他们的教训实在是太深了,给他们的震慑也太大了!

“原长老,人是你带来的,麻烦你把他们都带走,我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完。”

王通也不理这些承天宗的弟子,转头看向了原苍。

在王通慑人的目光之下,原苍面‘sè’一白,默默起身,走到聂飞龙的面前,将他扛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娲皇宫弟子都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心中一黯,叹息一声,无力的摆了摆手,顿时,随他一起来的娲皇宫弟子行动了起来,将地上的承天宗弟子都扛了起来,随着他一溜烟的离开了黑古寨,再无之前那般的气势,而他们的心中也清楚的紧,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将来,他们都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王,王师兄……!!”

关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走到王通的面前,表情显得有些局促,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敢,此时在他的眼中,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眼前的这个人一般。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太过低估王通,但是现在他却之前,他对王通的预估比他想象中的要低的多。

这厮,竟然能够直接吊打原苍太上长老和聂飞龙太上长老。

吊打啊!!!

直接将一个破碎境,一个飞升境的家伙打成了翔来,这******是什么概念?

这已经完全就是一个概念了,完全不该出现在这一界,可是他却亲眼看到了。

如果不是亲自看到的,但凡是听说的,都会以为别人在胡吹,因为这根本就不可能嘛?

世上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

“我有事要回宫一趟,这里的仪式就‘交’给你主持了。”王通也没有问他干什么,直接道,“没有问题吧?”

“没有,没有!!”

开玩笑,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可能还有问题呢?

承天宗,娲皇宫两个最强者都被你吊打了,谁还敢有问题。

“没有问题就好。”王通笑着道,声音突然之间扬了起来,“还有诸位看热闹的,现在没热闹可看了,都回吧,时间也不早了,早点洗洗睡吧!!”

说话之间,王通发出一声长笑,身形如电,横空而起,朝着娲皇宫的方向飞去。

诸位看热闹的?

关虚不解的眨了眨眼,目光四下游移,除了娲皇宫中的弟子之外,倒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不解的摇了摇头,走到了黑古寨前,开始主持起祭奠仪式来。

…………………………………………

………………

“你这小子,当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

半个时辰之后,娲皇宫,议事厅

娲皇宫所有的太上长老,除了原苍之外,全部到齐。

薄成君双眼闪动着异样的光彩,盯着王通,仿佛看到一件稀世珍宝一般,“你竟然敢这么干,还赢了,小子,你究竟藏了多少秘密,又或者,你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

在场的都是娲皇宫的太上长老,但是除了薄成君和满脸笑容的孙正阳之外,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跟王通说话了,毕竟,元武界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王通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有资格站在这里,成为娲皇宫最顶尖,甚至是元武界最顶尖的存在之一,不管他表面上的修为如何,他的战力摆在那里,没有人敢轻视,事实上,现在这些人心中明白,他们现在对王通,已经只能仰视了。

“隐藏实力?不,我的确是刚刚晋入天位境。”王通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薄成君微笑道,“这一切,都是天地异变的结果,原苍也好,聂飞龙也罢,他们借助天地异变,的确是大大的提升了实力,但是他们的路已经走歪了。”

“走歪了?”薄成君眼中一亮,‘露’出了感兴趣的光芒,“说说看,他们怎么走歪了?”

“其实这件事情,还要多谢师父的指点。”王通笑着对孙正阳一礼,道,“天地异变,法则变化,整个元武界的修炼等级都提高了,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件好事,但这其实并不是好事,因为所有在天地异变之前修炼的成果感悟,都已经不再适应整个世界的变化了,拿天位境和破碎境来讲,天地异变之前,相差了两个大境界,五个小境界,便是天地异变之后,天位境也好,破碎境也罢,甚至是已经突破了破碎境的聂飞龙,其实和天位境,都处于一个大的境界之中,便是天位境,我们现在可以将这个境界称之为真天位。”

“真天位?”

“不错,真天位,师父,我看还是由你来解释一番吧。”王通微笑着看了孙正阳一眼,“您的经验比我丰富,对这一界的修炼比我清楚的多,由您来讲解,更好一些。”

“也好。”

孙正阳点了点头,说道,“之前我和在座的各位都研究过如何与新的天地元气,世界法则契合的问题,但是我们都忽略了一点,那便是境界的变化,在天地异变之前,从涅槃境开始,就已经能够隐隐的感触到天地法则的存在了,随着修为的提升,天地法则对我们的压制会越来越大,而到了破碎境,便是已经开始破开天地强加于我们身上的法则,这就是破碎境。”

“但是如今,破碎境也好,涅槃境也罢,从本质上来,其实和天位没有任何的区别,我们无法再感受到天地法则,只能够沟通天地气运,区别只是在于,对于天地元气的应用而已,所以,我判断,现在所有的天位境武者其实都处于一个境界,一个大的境界。”

“这就是真天位?”洛婆婆问道。

“其实也就是天位,说什么真天位,只是想和之前的天位区别罢了。”孙正阳笑道,“而聂飞龙没有搞清楚这其中的区别,只是一味的提升修为,虽然修为提升了一个境界,并且借助先天乾坤功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一体,但是却破绽重重,被王通轻易的切断了与天地元气之间的联系,最终惨败,恐怕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败的呢。”说到这里,他‘摸’着胡须,一副老怀大慰的模样。

“正是如此,他的先天乾坤功看起来威势十足,与周围的天地凝为一体,号称天地一体,但是这种天地一体只是一个表相而已,乃是由先天乾坤功强行催动而形成的,这种天地一体十分的勉强,表面上联系的越紧,催毁起来就越严重,所以他败了,至于我们的原长老……”

提到原苍,王通嘴角掀起一丝古怪的笑容来,“他太过深‘迷’于血苍穹了,对自己的信心太足,一时大意之下,被我占了个便宜。”

看网友对 第429章 吊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