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41章 谁坑谁

第441章 谁坑谁

虚空深处,一处直径达无穷远处的黑‘洞’横亘虚空,幽深无底。。更多最新章节 。

一身白衣的轮回之主立于黑‘洞’之前,目光复杂。

“其实从一开始,你就决定这么做了?”他喃喃的道,似是自语,似是向黑‘洞’之中某个神秘的存在发问。

一道黑‘sè’的光华从黑‘洞’底部折‘射’而出,在虚空中扭曲成形。

“这不是什么决定,这本就是天道所系,轮回无限,胎中之谜,这些,本就是大道法则,天道轮转所必须的东西,你们这些东

西,修炼有成,一个个的都想着打破规则,永生不死,无尽轮回,最后,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现在还来问我,岂不可

笑!”

“可笑,我们辛辛苦苦修炼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超脱,无法超脱,无法挣脱这天地的束缚,这虚空的限制,我等修炼又有

何用?!”轮回之主眼中‘露’出一丝怒意,大声的质问道,“便是彼辈成就灵智,难道不也是想要求得≈▽ωáń≈▽書≈▽ロ巴,m.超脱吗?!”

“超脱超脱,真正能够超脱的又有几人?!”轮回之盘面上冷笑之‘sè’更列,“天道从来就不会限制超脱者,开天劈地,纪元破

灭,俱都有超脱者的身影,但是,所有的超脱者都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气运、实力实现超脱的,而你们呢,你们想做什么?你

们竟然想要控制天道,大批量的造就超脱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贪婪如斯,简直可笑!”

“是,我们是贪婪,我们是可笑,我们希望能够掌控轮回,我们希望能够影响天道,让我们的朋友,我们的爱人,我们的亲人

不再受这轮回之苦,不再受这天道约束,难道这也有不对吗!?”轮回之主眼中冒出愤怒的光华,显得有些‘激’动和疯狂。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也不管你们想干什么,我是轮回之盘,开天劈地之后九大祖器之一,我一切的运转,都只遵循天道,

或许你们之前影响了我,但是现在,我已经对自己进行了校正,一切都会按照天道法则运行。”不管轮回之主的情绪有多么‘激’

动,轮回之盘的回答总是轻淡的,不带一丝烟火气,“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想法,重启轮回有什么样的算计,这都是你们的事

情,我严格的遵守了我们之间的协议,开启了九大世界的轮回,仅此而已。”

“好,很好!”

轮回之主怒极反笑,目光森然。

“不错,你是遵守了协议,开启了轮回,轮回重启,胎中之谜亦蝇题中应有之意,这个我不再追究,但是,连破碎虚空者被扯

入了轮回之中?这,你又做何解释?!”

“破碎虚空者被扯入轮回?!”轮回之盘听了,一张脸也黑了一下,“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九大世界脱离

轮回这么长的时间,如今突然之间将其重新纳入轮回,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使以我之能,也只是尽力而为,不敢保证

能竞全功,轮回之力在一开的时候自然会笼罩九大世界,特别是与外界的沟连的通道,飞升通道与缺口亦不例外,不过你放心

,这种事情并不是永久的,事实上现在已经渐渐的稳定了。”

“渐渐的稳定了,那之前呢?出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提前给我们警示?!”

“那个时候,我根本就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给你警示呢?”轮回之盘的语气也沉了下来,“若非我全力维持,不要说是现在

,就算是将来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万年之后,轮回之力也会一直笼罩着飞升通道,所以,你不应该在这里指责我,而应该

感谢我。”

感谢你!!

饶是轮回之主有着千万年的修为,现在听了轮回之盘的话仍然忍不住的想要一巴掌把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给‘抽’死。

这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了!

将轮回之力笼罩九大世界,所有进入九大世界的生灵,无论是轮回者还是飞升者,俱都被扯入轮回之中,经历了胎中之谜,甚

至是九大世界之中原本的一些强者,想要遨游虚空,也不小心着了道,待到他们这些星主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在

这段时间暗中投入九大世界的大量资源全部作废,培养了数百年的人才也随之作废,当然,也不能与是作废,进入轮回之后,

也有机会觉醒前世的记忆,不过那对他们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一入轮回通道,在洗清了记忆的同时,这些星主,还有诸天轮回

之地的那些大能们留在轮回者身上的那些印记也会被轮回之力彻底的洗去,不但无法再追踪到这些人,即使追踪到,也无法对

他们形成有效的控制。

这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当然,轮回之主这一次来,也不是为了从轮回之盘手中找到这些损失,他清楚的很,这些损失他们已经不可能拿回来了,他们

需要的仅仅只是止损而已。

确保今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轮回之盘的保证也非常清楚,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了,他已经理清了轮回通道,将来,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得到了这样的暗示与保证,轮回之主也只是恨恨的看了轮回之盘一眼,身形闪动,消失在这一片虚空之中。

“这些家伙,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你们损失了那么多人,我不也损失了一些人手吗?王通那小子,刚刚获得元武界庞大

的气运,正好在这个时候飞升武神界,这脑子恐怕已经进水了吧,嘿嘿,不过,挟整个世界的邪‘门’气运在身,这小子脑子就算

是进水了,应该也能活的不错,只可惜,我如今也失去了他身上的标记,无法再定位到他,不知道他究竟投生到了哪里,也不

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留下足够的记忆呢?!”

轮回之盘苦笑起来,“算了,有缘再见吧,或许这一天不会太久!”

…………………………

…………

盘武大陆,王家山城

今日内城之中非常的热闹,因为今天乃是一年一度族中大比的日子。

盘武大陆以武为尊,像王家这般的武学世家,更是注重自家子弟的实力,所以每年的年底,都会在祭祖之前,举行族中大比,

挑选族中的优秀子弟,表现好的给予奖励,表现差的,给予惩罚。

而对族中的少年人而言,族中大比便是他无扬名立万,获得名声和家族资源的最好途径,因此,每一个自认为自己在这一年之

中进步不断,修炼刻苦的族中子弟都渴望能够在大比之中亮相,‘露’上一手。

王通是一个意外。

在八岁之后,族中大比便是他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在这样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他实力不如人,去了难道丢人啊?

好在在十二岁的时候,他自己放弃了武学之道,转而从商,在族中的商铺之中学习,这同样是为家族做贡献,所以也就免了族

中大比之事,这让他轻松了不少。

而因为弃武从商,从事实上也断绝了他继承王家山城之路,对于他的那**个兄弟没有了威胁,他与这此兄弟们的关系倒是变

的好了不少。

不得不与,盘武大陆的人非常能生,像王天龙这样的小家族家主,娶上七八个老婆,生上十几二十个小娃子根本就不算什么,

即使是普通人会娶上三四个婆娘,生出五六个孩子来。

无他,这个世界武风盛身,但是各种各样的威胁也很多,特别是修炼武学之后,免不了要进行争斗,因此死亡率很高,最麻烦

的是,双方争斗,一旦结了死仇,那么,自然会有家人出头报仇,今天你拉来一个兄弟,明天我拉来几个叔伯,一来二去,一

场小冲突便会演变成大的争斗,不多生一点,如何保证竞争力呢?

所以,王通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并不算是奇怪。

族中大比总是每一年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每一次的族中大比都会有一批年轻子弟崭‘露’头脚,甚至一战成名。

作为族长的儿子,即使不再习武,王通在王家商城之中也颇有地位,一路之上,看到王通,不少人都对他点头打招呼。

“六爷,您早!”

“六爷,您大好了啊!”

“六爷,好久不见!”

“六爷好!!”

………………

…………

走一路听一路,或打招呼或套近呼,不到三里的路,愣是让他走了半个时辰,这才摆脱了众人,来到了内城的大‘门’之外。

王家山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外城依山而退,地域广大,居住的都是在王家山城之中讨生活的人,六百年前,王家先祖受兵灾逃

难来此,带领着同样受到兵灾的一群流民,在这铁壁山的山脚,建立了一个流民镇,这便是王家山城的前身。

经过六百年的发展,流民镇已经发展成了同在这位横跨一百三十里,依山傍水的铁壁城,王家,也成了大夏王朝的众多九品世

家之一,比起六百年前,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外城,便是方圆百里的核心区,整个王家便是以王家山城的外城为核心,将自己的势力范围辐‘射’到方圆百里之地的。

而内城,则是王家的本族居住的地方,用句通俗的话来讲,王家山城的内城,便是王家大院。

只是这座大院太大了,占据了王家山城四分之一的面积,内部的建筑风格也都类似于城堡,所以才被称之为内城。

王氏一族在王家山城之中繁衍六百余年,族中子嗣众多,嫡出庶出者不计其数,还有一些‘私’生子没有身份的也有不少,所以内

城的占地范围虽然广,却也容不下这么多人。

事实上,如今的内城之中只有七房,这七房,便是如今的王家宗家七房。

王通的老爹王天龙如今的族长,属于七房中的第四房。

这七房便形成了如今王家山城,王氏一族的宗家。

除了七房宗家,王氏一族还有许多的分家,分散在方圆百里之内,甚至因为各种原因,而离开了王家山城,去其他的地方生活

,一如当年王家先祖落难于此。

王通虽然已经十六岁了,但是他还未娶妻,所以并不算是成年,因此能够住在这内城之中,一旦他真正的成年了,成亲了,那

么,做为庶子,他必然会搬出内城,成为众多分家的一员,当然,因为他是当代城主的儿子,所以或许会比普通的分家的日子

过的好的多,得到的实惠也多,不过,一代以后,二代以后,如果他的后代之中没有什么杰出的人才,自然而然的也就泯然众

人矣。

在几个月前,他或许会认命,但是现在嘛,呵呵。

“也不知道这便宜老头子叫我来做什么?”

他心中暗道,对于这个便宜老子,他还是比较尊敬的。

他是本来就是庶出,一出生便被测出资质中下,想要人重视都不行,在这个以武为尊,极为现实的世界之中,他自然不会得到

老头子的重视,不过,王天龙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资质不行便直接扔出去,他给了自己机会,在确认了自己的确是没有习武的天

赋之后,还给自己安排了合适的出路,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虽然自己有着两世的记忆,但如果不是这个城主之子

的身份,他也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取得那么大的业绩,作生意,不但需要实力,还需要人脉,而他最初的人脉,都是来自

于王天龙,人家给王天龙的面子才和他作生意的,所以他才会这么快便取得成功。

对于王天龙突然找自己,王通还是有些好奇的,现在是族中大比之时,王氏一族的子弟自四面八方而来,乃是一年之中最为繁

忙的时候,身为族长和城主,王天龙应该没有什么闲心来找自己这么一个一事无成的庶子才对,怎么突然想起来找自己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王通踏入了王天龙的书房。

书房很大,非常的宽敞,王天龙靠在一张巨大的椅背之上,仰着头,闭着眼,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听到王通进来,他睁开了眼睛,看了王通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你……”

“孩儿拜见父亲。”

不管王天龙如何的惊异,该有的礼数一点都不能少,王通很恭敬的给王天龙行了一礼,“不知父亲召孩儿来,有何事吩咐?”

“你的修为突破了?”

王天龙并没有回答王通的话,而是有些惊奇的问道,“你不是受了重伤吗?”

“孩儿的确是受了极重的伤,不过静养一月,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前几日忽有所感,趁着契机,修为突破了。”

“好,突破就好,虽然你的资质不如几个兄弟,但是有恒心便好,即使在武道之上成就不大,不过强体健体,亦是不错。”王

天龙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我这次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

“请父亲吩咐。”

“有一批重要的货物,要送‘交’给黎家,但是现在正值族中大比,没有多余的人手,所以这一次要你来负责。”

“我?”王通抬起头,表情有此愕然。

黎家,亦是大夏王朝的九品世家之一,与王家同处于大夏王朝武学世家的最底层,占据着青蟒泽方圆百里的地盘,因此又被称

青蟒黎家,这个家族历史比王家还要悠久,在大夏王朝屹立千年。

而那青蟒泽,盛产一种灵草,七星黑纹草,乃是锻体汤的必备材料,不过这种灵草深处青蟒泽,大泽深处,毒气缭绕,蛇虫众

多,也只有黎家的人敢深处,所以这千余年来,借着七星黑纹草的好处,这个据说是来自于南蛮深处的家族在大夏王朝牢牢的

站稳了脚跟。

不过,同样是因为处于大泽之中,青蟒泽在养活了黎家的同时,也限制了黎家的发展,许多的生活修炼必须品都要和外界做‘交’

易,王家山城距离青蟒泽不远,又中的资源又多,因此这二百年来,已经成为黎家最大的生意伙伴。

王通之前也去过几次青蟒泽,对那里腥臭的气息至今记忆尤新。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奇怪,如今年关将近,黎家也和王家一般,现在是最繁忙的时候,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进行‘交’易呢?难道

这笔‘交’易之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看到王通眼中的疑‘惑’,王天龙道,“这笔‘交’易是早就敲定好的,你什么也不用管,只管将货送到便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

王德去做。”

“王德?”

王通神‘sè’终于变了,面上闪过一丝凝重。

王德并非是王家子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族中之人只知道他的修为极高,二十年前,被王天龙带回王家,甘愿为仆,据说

这是因为王天龙曾经救过他一命,所以他奉王天龙为主,以报救命之恩。

这话听起来很熟悉,但是王通总是觉得假假的,具体真相如何,没有人知道。

既然王德已经出动了,那么这一次的‘交’易一定非常的重要,自己,恐怕只是被推到前台的人物,真正的主事者,将是王德。

一股危机感袭上心头,不过王通同样知道,既然王天龙已经将事情‘交’待到这个地步了,自然是容不得自己拒绝的,所以,他只

是犹豫了一下,便应了下来。

“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王德就会去找你的。”

“是!”

王通点头应了一声,离开了王天龙的书房。

看着王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王天龙面上‘露’出了一丝悲戚与无奈之‘sè’,长长的叹了一声,“出来吧。”

“这就是你的选择?”

一个高壮的人影闪出,正是王天龙的忠仆王德,不过,现在他的表现可不像别人眼中的忠仆,面对王天龙,并没有丝毫的仆人

的模样,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王天龙道,“用你这个最没用的儿子,换取黎族的信任,你这个算盘打的倒是‘精’啊!!”

“那又如何,最后得利的,不还是你们吗?”,乃是锻体汤的必备材料,不过这种灵草深处青蟒泽,大泽深处,毒气缭绕,蛇虫众

多,也只有黎家的人敢深处,所以这千余年来,借着七星黑纹草的好处,这个据说是来自于南蛮深处的家族在大夏王朝牢牢的

站稳了脚跟。

不过,同样是因为处于大泽之中,青蟒泽在养活了黎家的同时,也限制了黎家的发展,许多的生活修炼必须品都要和外界做‘交’

易,王家山城距离青蟒泽不远,又中的资源又多,因此这二百年来,已经成为黎家最大的生意伙伴。

王通之前也去过几次青蟒泽,对那里腥臭的气息至今记忆尤新。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奇怪,如今年关将近,黎家也和王家一般,现在是最繁忙的时候,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进行‘交’易呢?难道

这笔‘交’易之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看到王通眼中的疑‘惑’,王天龙道,“这笔‘交’易是早就敲定好的,你什么也不用管,只管将货送到便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

王德去做。”

“王德?”

王通神‘sè’终于变了,面上闪过一丝凝重。

王德并非是王家子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族中之人只知道他的修为极高,二十年前,被王天龙带回王家,甘愿为仆,据说

这是因为王天龙曾经救过他一命,所以他奉王天龙为主,以报救命之恩。

这话听起来很熟悉,但是王通总是觉得假假的,具体真相如何,没有人知道。

既然王德已经出动了,那么这一次的‘交’易一定非常的重要,自己,恐怕只是被推到前台的人物,真正的主事者,将是王德。

一股危机感袭上心头,不过王通同样知道,既然王天龙已经将事情‘交’待到这个地步了,自然是容不得自己拒绝的,所以,他只

是犹豫了一下,便应了下来。

“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王德就会去找你的。”

“是!”

王通点头应了一声,离开了王天龙的书房。

看着王通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王天龙面上‘露’出了一丝悲戚与无奈之‘sè’,长长的叹了一声,“出来吧。”

“这就是你的选择?”

一个高壮的人影闪出,正是王天龙的忠仆王德,不过,现在他的表现可不像别人眼中的忠仆,面对王天龙,并没有丝毫的仆人

的模样,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对王天龙道,“用你这个最没用的儿子,换取黎族的信任,你这个算盘打的倒是‘精’啊!!”

“那又如何,最后得利的,不还是你们吗?”;

看网友对 第441章 谁坑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