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443.第443章 脱身(二合一大章)

443.第443章 脱身(二合一大章)

在王家山城发生剧变的时候,王通一行人马此时不过刚刚离开山城的城‘门’三四里路,城中发生那么大的动静,立刻便引起了他

们的注意。,最新章节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怎么回事?!”

王通勒马回望,看到的却是王家山城的方向腾起了一阵浓烟,不由面‘sè’大变,不仅仅是他,还有整个商队,他们都是王家山城

的人,家人全都在山城之中,见此情景,顿时‘骚’动起来。

“不要‘乱’!”

就在周围一片‘混’‘乱’的时候,王德的声音如沉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炸响。

“德叔,城里好像出事了。”

众人之中,以王通的身份最重,别人不好开口,他却是无所顾忌,不管这王德在王天龙的身边扮演什么样的角‘sè’,至少在众人

的眼中,这个商队,王通才是负责人,王德,只是一个下人而已。

“看样子是城里出了大事了!”虽然事出突然,但是王德看起来却非常的平静,转头道,“王豹,你带几个人回去看看,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继续走,不要耽搁。”

“可是……!”王通面现犹豫之‘sè’,正要说什么,却见王豹已经带了几个心腹策马而出,朝城‘门’的方向狂奔而去,完全没有将

自己这个少主放在眼中。

“王豹是王德的人?!”

此情此景,王通顿时明白了过来,面上闪过一丝怒气,但是这一丝怒气很快就化为了恐惧,因为就在王豹等人冲出去没多久的

时候,自山城方向,数道人影电‘射’而至,凶猛的冲向王豹等人。

没等到王豹等人反应过来,就见刀剑光芒齐闪,除了王豹之外,其他几人俱都被斩杀于马上,王豹大叫一声,自马上腾起,不

过还是被一道剑光刺中,摔落在地上。

“铁壁城王家与邪神勾结,人人得而诛之!”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整个商队彻底的‘乱’了起来,与邪神勾结,这在盘武大陆乃是最大的罪状,不要说王家只是一个小小的九品世家

,便是一个王朝,一旦与邪神勾结,也会被诛灭。

“该死!”

王德再不复之前的平静,面‘sè’顿时‘yīn’沉了下来,看到冲过来的青衣卫,他身形闪动之间,便猛的冲向了一辆大车之上,从中‘抽’

出一个紫‘sè’的木盒出来,直接抛入了王通的怀中。

王通一惊,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便觉得全身一紧,一道劲气竟然透体而入,将他全身束缚了起来,同时,一条极细的银链

从王德的手上冒了出来,将他牢牢的捆在了马背之上,王德随后又是一掌拍在马背之上,那马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猛

的扬起前蹿嘶鸣了一声,疯狂的朝前奔去,瞬息之间,便奔出了十数丈开外。

“六爷快走,一定要将东西‘交’给黎族长!”耳边传来王德的叫声,与呼呼的风声夹在一起,传入王通的耳中。

“该死!!”

就算是无法回头看,王通也清楚王德心中打的什么主意,这家伙是要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身上来,然后再趁着‘混’‘乱’逃

走,至于他扔给自己的盒子,他肯定,要么里头空空如也,要说就是一些废物,是用来吸引青衣卫注意力的东西,绝不会是这

一次他送的真正的货物。

如果现在还能动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盒子给扔回去,可惜,他现在根本就无法行动。

而他座下的那匹马此时的表现也非常的怪异,速度快的难以想象,超过普通奔马的一辈有余,耳边的风声呼呼的传来,吹的他

的脸颊生疼,寒风凛冽,他的脸都快要被冻成冰棍了,但是他的心比脸还要冷,因为仅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隐约间,他已经

能够听到身后青衣卫的呼喝之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真的让青衣卫追到就是死路一条!”

王通虽然实力不行,但是心里去明亮的紧呢。

与邪神勾结这样的大罪,在盘武大陆没有人能够保的了他,但就算是有人能保他,谁会为了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六品武生冒天下

之大不韪呢?

所以,他必须自救。

好在,王德下手虽然重,但是却绝想不到王通身怀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这样的绝技,他的气劲能够暂时封锁王通的气脉,却阻挡

不了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运转,十六年的时间,从一出生便开始修炼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王通,如今已经将这‘门’神通‘弄’成了被

动技能,即使不存心运转,那无相钧天大力神通也会自行的运转,特别是自他的丹田破碎之后,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运转便更

加的迅速隐蔽了。

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冲击之下,王德在他身上下的禁制终于被冲开了,而能够活动手脚的王通第一件事情,便是将身上要命

的紫盒远远的扔了出去。

此时,身后的追兵距离他已经不足二十丈,看到他将紫盒扔出来,立刻便分出了两人朝着紫盒落下的地方奔去,而其余的人,

却继续的朝他追了过来。

“这马快要不行了!”

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的王通有些艰难的抬起头,刚才伏在马背上的时候,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身下的这匹烈马的呼吸已经变的

极为急促,甚至连背上的肌‘肉’也变的‘抽’搐起来,显然,这一路的狂奔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想办法逃离这个鬼地方!”

微微回头,看到已经追到十丈范围内的青衣卫,脑海之中急速的转动着。

此时,经过一路的狂奔,距离铁壁山城已经有十数里远了,铁壁山城完全是依山而退,周围都是山峦,本来他是要去青蟒沼泽

,要到达那里,首先要通过一条长达百余里的官道,这条道路是铁壁山城通往外界的惟一一条坦途,不过现在,一人一马早已

经脱离了既定的路线,进入了铁壁山的范围。

他从小在铁壁山城中长大,习武之余,亦常常进入山中狩猎,对这一带的地形非常的熟悉,这或许是他惟一的优势。

“再有五里就是鸭脖子谷了,生死就看这一朝了!”

看清周围的地形,王通紧咬牙关,面上闪过一丝狠‘sè’来。

鸭脖子谷,是铁壁山中的一处险地,本身是一条极细的山谷,两边极窄,只容一人行走,两边俱是怪石峭壁,山壁之中突出来

的尖石锋利无比,堪比刀剑。

即使是极为熟悉道路之人,也不免被划的遍体鳞伤,最重要的是,这条山谷的尽头,便是一处危崖,崖下雾气飘渺,深不见底

,不过王通却清楚的紧,这座危崖之下挂满了青藤,崖壁虽然陡峭,但是却多有尖石落足之下,只要小心行事,便能够借助青

藤与那些突出崖壁的碎石直达崖底,崖底之下,便是一条大河,不知道通往何方,王通也不需要知道他通往何方,他要做的只

是逃命而已,先逃得一命,其他的事情,将来再说,现在能顾的,也只是眼前了。

想清这一点,他毫不犹豫的一拍马背,一股极为暴烈的内气透入马身之内,座下之马顿时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吼,完全不惜体力

,速度再次加快,顿时将快要追赶上他的青衣卫又甩开了一截。

“王通,快停下来,‘交’出祭品,或许还能留得‘性’命,否则的话,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身后的青衣卫再次被甩开,不由有些急躁起来,开口叫道。

“去你娘的,去你娘的。”

王通心中暗骂起来,速度丝毫不减,不过几息的时间,那马便奔出了四五里外,鸭脖子谷近在眼前,王通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喜

‘sè’来。

紧追不舍的青衣卫,看到不远处的这条山谷,神‘sè’俱都一变。

虽然他们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但是看到王通不要命一般的朝着那山谷奔去,显然是知道山谷之中或有生路,哪里还能够等的

及,只听追在最前方的那名青衣卫厉啸一声,从马背之上腾身而起,速度竟然堪比奔马,不,比起奔马来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眨眼间,便到了王通的身后,一拳便对着王通的背心捣来。

拳劲沉重如山,压力催来。

若是放在今夜之前,即使王通修炼无相钧天大力神通已有小成,也不可能挡的住这一拳,但是现在嘛,情况不一样了。

对方一拳捣来之时,王通似有所感,却并不惊慌,早已经按在腰间剑长的右手拇指一挑,长鞘出鞘,剑光森寒,剑光直点拳心

砰!!!

一声闷响,‘精’钢长剑被这一拳的巨力轰成碎片,王通的身体被一股大力从马上掀起一丈来高,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奔以发出

一声悲鸣,一头栽倒在地上,几个翻滚之后,再也无法动弹,气息全无,而王通的身体则如流星一般,落入鸭脖子谷中,滚了

几个跟头,却又从地上跳了起来,身形如灵猿一般,在谷中腾挪蹦跃,几个起落之后,便消失在了山石的深处。

“该死!!”

那出手的青衣卫看似一拳建功,但是却同样朝后倒去,正好砸中了身后奔行的另外一名青衣卫,两人撞在一处,顿时都从马背

之上摔落了下来,化为滚地葫芦。

“队长,您没事吧!!”

一众追赶的青衣卫大惊,纷纷勒住马头。

“不要停,快追进去,该死,不要让他跑了。”

青衣卫队长从地上爬起来,满手鲜血,指着谷口咆哮道,“把他给我抓回来,抓回来,我要好好的炮制他,快去!!”

这一次,他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王通虽然剑光,但是这一剑却极为凌厉,剑中还着一丝虽然极为微弱,但是却凌厉无

比的剑气,不但将他手中的经脉破坏殆尽,甚至还削断了他的两根手指,你让他如何不气,如何不恨。

一众青衣卫一听,不敢怠慢,策马奔到谷口,却无奈的发现,这山谷实在是太窄,人能进,马根本就不能进,不是不舍弃了身

下的马匹,施展轻松,冲入了鸭脖子谷,好在这谷中只有一条路,即使已经看不清王通的踪影,但是路却是不会追错的。

而此时,那青衣卫的首领冷静了一点,看了一眼被自己撞下马的同僚,道,“我们也入谷,仔细的搜,我就不信,你能逃到天

边去。”

半个时辰之后,五名青衣卫,连同那名首领站在鸭脖谷的尽头,看着眼前的断崖,再向下望望,那茫茫的白雾,俱都一脸的无

奈与失落。

“卢南,你下去看看。”青衣卫的首领显然不是一个甘心放弃的人,指着一名身形‘精’干的青衣卫道,这叫卢南的青衣卫身材虽

然瘦小,但是身后极为敏捷,一身壁虎游墙功可以说是出神入化,面对这情况情况,让他出马,最是适合不过了。

卢南领命,拽着一根青藤便下了崖,在一众青衣卫焦急的等待了半个时辰之后,卢南终于再次从崖上‘露’出了脑袋。

“下面的情况怎么样?”

“下面是一条大河,那小子应该是潜入河中跑了。”卢南满脸的晦气与无奈,“河中流水很急,我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该死的家伙。”这已经是青衣卫的首领第三次骂“该死”了。

“队长,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撤吧,难道还真的追下去不成?”

听到崖底竟然是一条湍急的大河,这名首领顿时便息了继续追击的心思。

“可是队长,追不到人,东西又没得手,不好‘交’待啊!”

“放心吧,这一次的责任由我来承担,哼,铁壁山城的王家已经灭了,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子,资质又低,根本掀不起什么

风‘浪’来,至于那件祭品,也不可能是他带在身上的,他只是一个‘诱’饵而已。”

能做到青衣卫小队长的位置,此人也不是笨蛋,也算有些才能和决断,自然不会相信堂堂的铁壁城王家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

到王通这样一个明显没有什么前途的庶子手中,刚才之所以一路追来,不过是打着斩草除根的主意,有枣没枣打一杆的主意,

谁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钻到崖底的大河之中去追杀王通。

“不过我们也不能轻易的放过这小子,不管他能不能活着出来,立刻发出追缉令,在全郡范围内通缉这小子,只要他敢冒头,

就死定了,我就不信他回回这么好运。”

那青衣卫队长恨恨的道,带着一众青衣卫离开了鸭脖子谷。

……………………

………………

崖底,湍‘激’的河流之中,王通也不知道自己被水冲了多远,身体在水中沉浮,过了整整一个多时辰,方才缓过劲来。

刚才那一剑,虽然伤了对方,但是由于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自己也受到对方的内气反噬,被对方的内劲冲入经脉,又是无相

钧天神通救了他一命。

待到将本内的异种气劲彻底的驱除了出去,他终于有心思开始观察起周围来。

此时,他还是在铁壁山中,周围的河道已经变的宽广了许多,水流也跟着平缓了起来,确认了身后再无追兵,他驱动着‘精’疲力

尽的身体,慢慢的爬上了河岸。

坐在河岸之上,两边峭壁高耸,直入云霄,他深深的叹了口气。

“歹势啊,人家就算是废材流,却也是奇遇连连,哪里像我,明明是玄幻废材流的开头,却是旧武侠满‘门’被诛的结果,这也太

他娘的欺负人了吧?”

心中暗暗吐槽起来,运转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恢复了一点体力,却听到腹中一阵的雷鸣,不由苦笑起来,看了看周围,这鬼地

方俱都是山石峭壁,连一丝绿‘sè’都见不到,哪里还能找到食物啊,不得已,他只得又将主意打到了眼前的这条大河之上。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河中却是有些鱼虾,先想办法‘弄’点充饥,然后再想想后路吧。”

叹息声中,他脱下了身上的衣物,小心的折叠起来,摆在一边,一个猛子又扎进了河中,一柱香之后,从水中冒出头来,手中

抓着两条尤自在挣扎的大鱼上了岸,只是此时他身上并无引火之物,也无燃料,硬着头皮,开始体验了一番茹‘毛’饮血的生活,

品味了一顿生鱼大餐,感觉味道还不错,便又下了几次河,直到勉强填饱了肚子,方才停了下来。

靠在石壁之上,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头却是思考了开来。

“不管是真是假,和该死的邪神扯上了关第,这东华郡是呆不下去了,不仅仅是东华郡,还有大夏王朝,都呆不下去了,需得

想个办法远走高飞,我现在修为虽然不同,但是凭着脑子里的武学神通,假以时日,不难出人头地,王家只是一个九品家族,

即使被扯入邪神大案之中,也不过是炮灰而已,出了东华郡,根本就不会有人关注,而出了大夏王朝,更不会有人知道什么东

华郡铁壁山城的事情,不过,他们没有追到我,一定会对我通缉的,所以,还是离开大夏王朝最为安全。”他本就是一个既胆

小又谨慎的人,信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既然铁壁山城已经毁灭了,那么留在大夏王朝亦没有什么意思。

多亏了他在这十六年中因为没有武学天姿,多读了一些书,对这个世界还算是了解,再加上本身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思维比普

通人要开阔的多。

要是换个这里土生土长的家伙,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报仇,他现在却是连一丝报仇的念头都无法兴起,

只想着离开这个差点要了他小命的鬼地方。

邪神,这可是邪神啊!!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邪神是什么,但是却并不妨碍他知道,这一次王家绝对无法幸免。

他看过很多的书,有些书中亦有对邪神的介绍,虽然都介绍的语焉不详,似乎在隐瞒什么,但是这么一点见识还是有的,在盘

武大陆,邪神乃是绝对的禁忌,任何人,只要和邪神沾上边,便不会有好结果,一个小小的九品家族,是不可能有幸理的。

“不行,现在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出去之后,一旦被发现,就是必死之局,先留在这个鬼地方吃一段时间的生鱼片,待到我

将实力提升,至少要提升到第十重天,成为武士,再出去也不迟。”

盘武大陆,修为分为七十二重天,而每九重天便是一个坎,每跨过九重天,便进入一个新的境界。

修为在十重天以下,属于初入‘门’的阶段,被称之为武生。

在东华郡这个地方,修为达到七八重天的武生便能勉强称之为高手了,但这只是一个小地方而已,放到整个大夏王朝,根本就不算什么。

修为第十重天至第十八重天方才算是正式的踏入武道这路,被称之为武士。

武士之上是武师,那就需要十八重天以上,二十七重天以下的修为。

武师之上是武宗,则是二十七重天至三十六重天的修为。

武宗,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高手,被称之为镇国高手,即一名武宗,可镇一国,拥有一名武宗,亦是一个武学世家建国的最低标准。

盘武大陆上有许多小国,都是靠着一名武宗支撑起来的。

不过像大夏王朝这般巨大的帝国,则不一样,拥有武宗不下百人,甚至连武圣的数量也有不少。

武宗之上,便是武圣,三十六重天以上,四十五重天以下便是武圣,大夏王朝的太师洪尚,便是一品武圣,不要说是在大夏王朝,即使是在整个盘武大陆,亦是顶级的强者。

有他支持,大夏王朝的实力并不弱于那些强大的宗‘门’,也正是靠着他这位一品武圣,大夏王朝方才能够与那些宗‘门’分庭抗礼,摆脱了宗‘门’的挟制。

武圣之上是人仙,不过,在盘武大陆,人仙久不出世,所谓人仙出,风云动,指的就是人仙一出世,天下就要大变。

至于人仙之上,称之为天君,天君,天之君王,盘武大陆之上,天君是传产一般的存在。

人仙出现过,但是天君,从来没有出现过。

武生、武士、武师、武宗、武圣、人仙、天君

这便是盘武大陆的位阶,每一位阶,分为九品,一品最高,九品最低,天君止于六十三重天,六十三重天之上,鬼神莫测。

本书来自l/27/27210/index.html

看网友对 443.第443章 脱身(二合一大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