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444.第444章 谋划

444.第444章 谋划

盘武大陆,宝月国,桑平州

宝月国,是盘武大陆的一个小国,大夏王朝东边五个邻国之一,亦是大夏王朝与大唐王朝边界缓冲的地带之一。,最新章节 。

宝月国,很小,多山,仅有三州之地,分别为桑平州、绿水州和平原州,国都青平府在平原州内。

因为处于两大王朝的‘交’界之处,周边的这些小国非常的‘混’‘乱’,一国的王族除了能够控制自家都城周围的地盘之外,其他的地方也只是名义上的归属罢了,桑平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因为在这里,除了位于州治都梁府之外,其他的地方,还没有一个家族能够真正的取得巨大的优势,各个家族之间为了利益争夺,日夜厮杀,因为‘混’‘乱’而没有规则,再加上又多山,所以这里更是盗匪横行,大量的盗匪盘踞在荒山野岭之中,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荒凉的山路之上,尸体横行,臭气熏天。

王通小心的行走在山路之间,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警惕。

这是他从铁壁山逃出来的第三个月,同时也是铁壁山王家山城被诛灭整整一年。

一年的时间,他的外貌已经起了巨大的变化。

身材明显比之前高出了一个头,身体也健壮了许多,再不是之前那瘦弱的模样,带着稚气的面容也完全成熟了起来,一年零三个月的野外风餐‘露’宿,让他多了一点沧桑感,当然,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坏习惯。

‘摸’尸体。

三个月来,为了躲避有可能的追缉,他从来不敢进入城镇之中,也不敢现于人前,一路之上,靠着打猎果腹,身上穿的,全都是来自于这些尸体,甚至,身上的那把‘精’钢长剑,也同样是从一具尸身上‘摸’出来的,当然,还有一些零散的金银,也是从这些尸体身上‘摸’到的,所以,三个月的时间,让他有了一个极为不好的习惯,看到完整的尸体,他便想上去掏上一掏,看看有没有自己能用到的东西。

现在,在他的眼前,出现了几具横七竖八的尸体,一共四个人,全都是一刀毙命,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破碎的箱子,木盒,一看就知道是装金银的,不过现在,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真是可惜啊,才这么年轻,就死在了盗匪的手上。”

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王通小心翼翼的走近了尸体,四具尸体,两男两‘女’,两个‘女’人都是下人打扮,年轻的一个衣衫不整,‘露’出大半具身体,身下一片狼藉,显然死前是被侵犯过,至于年纪大的那个,五六十岁了,想来那些盗匪除了有一些特殊癖好的,是不会对她有兴趣的,所以躲过了一劫。

两具男‘性’的尸体,一人是仆役打扮,六十岁的模样,而另外一个,则非常的年轻,衣着也显得更加的贵重一点,看起来是一家颇有资财的少爷,带着一个小丫环,一个老妈子,一个老仆出行,在这里遭了劫。

这样的事情王通一路上看的多了,也麻木了,而且那帮子盗匪手段非常的干净,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王通有些失望,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样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封信。

信封已经被撕开了,淡黄‘sè’的信笺飘落在一旁,下意识的,王通捡起了那封信,看了一遍,面上‘露’出了奇异之‘sè’。

“有意思,这东西对我似乎有用。”

心念转动间,一个想法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是一份平常的家书,从这封信中,王通大致了解了眼前死去少年的身份。

这少年同样姓王,家书是他的父亲写的,让他去青平府投亲的,这是一个离家几十年的商人,年轻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和家族闹了矛盾,索‘性’离家出走,后来依附于一个小的武学世家,以经商为生,几十年里也积累了一些资才,只是一个月前,这个武学世家与桑平州的另外一个武学世家开片,打输了,几乎被诛绝,他这个依附于其上的商人自然也遭受到了打击,无法再在桑平州生存了,加之身染重病,自知离死不远,惟一放不下的便是这个儿子王冲天,于是临死之前,向儿子说明了自家的身世,写了这封信,让他去青平府投奔自己的弟子,也就是王雪原的叔叔王单,同时还将一块祖传的‘玉’佩‘交’给了王冲天,以备相认之用。

不过可惜,这王雪原还没有走出桑平州呢,便遭了此劫。

“青平府!”

王通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现在他有一个大麻烦就是出身来历,不管他未来如何,一旦被他查到了来自于与邪神勾结的家族,必然要面临灭顶之灾,所以他急需一个身份,眼前这封信便给了他一个契机,这王冲天的父亲自离开家族之后,便与家族断了联系,二十余年来一封信也没有寄回去过,可以说,家族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对家族现在的情况也不了解,但这正遂了王通的心愿。

真正的王冲天已经死了,随从也俱都死掉,世上再无一人认识王冲天,只要自己带着信与‘玉’佩到达青平府,找到王冲天的叔叔,立刻便会有一个合法而清白的身份。

他静静的思忖了一会,然后开始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将王冲天主仆四人全都埋了进去。

“现在的问题,就是那块‘玉’佩了。”埋好四人,将那封信收到怀中,望着四周的群山,寻思了开来,“既然在这里打劫,显然就是附近的盗匪,只需要仔细的搜搜必能找到线索。”

想到这里,他对着刚刚填好的坑双手合什,低声的自语道,“王兄弟,今日能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见,也算有缘,我为你复仇,同时借你的身份一用,你不会反对吧?”

做完这一切,他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过了一会儿,似乎确认了什么,认准了一个方向,飞身而起,没入了山林的深处。

在铁壁山中修炼了一年,他的修为已经从第四重天换血境突破到了第十一重天,亦是八品武士的境界。

这样的速度,不要说是在铁壁山城,便是放到大夏王朝,也称得上是神速了,之所以会有这般的进步,一来是因为他的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确是奥妙无穷,二来也是他所懂得的武学极多,而且那些武学一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便立刻掌握,仿佛已经修炼了多年一般,这也是他的信心之所在。

有了脑海之中的武学,他彻底的抛弃了十六年来修炼的王家武学,而是将重点转到了诸天生死轮之上。

在他所有懂得的武学之中,毫无疑问,诸天生死轮的等级是最高的,这‘门’武学不要说是在他所懂得的武学之中,便是在整个盘武大陆亦是顶尖的,再加上他似乎对这‘门’武学的理解很深,一上手便极为熟悉,在见识了这‘门’武学的威力之后,他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这‘门’武学之外,所以他才会这么有信心,对付的了盗匪。

在盘武大陆呆了十六年,虽然一直都是以废材之身,练不得‘精’熟的武艺,但是他同样对武学非常的好奇,王家又是一个武学世家,他自然知道如何分辨一‘门’武学的好坏,同样也清楚,这个世界的武学层次。

七十二重天,这是最高境界,但是没有人达到,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武者事实上都是低级的武者,像在铁壁城这样的地方,一名武士已经能够足以保证家族的安全和威慑力了,也不是说没有绝世强者,有,有很多,但是这些强大的武者要说是出身宗‘门’,要么就是出身于强横的武学世家,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将武学修炼到多么的境界,说白了,这就是一种知识的垄断,只有真正出身高贵的人,才有机会去学习那些高深的武学。

而像铁壁城王家这种小的世家,家族,数百年也很难出现一个武师,除非真正的有一名惊才绝‘艳’的子弟出现,方才有可能打破这个惯例。

九品世家,是盘武大陆之中最低级的世家,但恰恰也是数量最多的武学世家。

一个家族,只有出现了一名武师,方才有资格参加八品评定会,能不能上八品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呢。

而盗匪,来历复杂,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盗匪,都不可能出现武师,因为武师在这个世界是一道坎,一旦成为武师,出路便太多了,不可能在这样的一个荒山野岭当盗匪,再说了,即使是一个落难了武师,跑到这里来当盗匪,也不可能亲自对这四个很明显没有修炼过武学的人下手,所以,王通面对的最多只是武士而已,而且还不可以是高品级的武士,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八品武士了,再加上自己的一身所学,他有足够的信心战胜那些盗匪,找到那块‘玉’佩。

在林中搜寻了约半个多时辰,他终于发现了一大片脚印和残余的火堆,显然这里曾有人休息过,‘摸’一‘摸’火堆,余热未消。

“这里距离事发地不过十余里,很可能就是那帮盗匪,他们离开还没有多久。”

王通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跟随着明显的痕迹,朝着密林的深处走去,终于,在走过一片茂密的丛林之后,他看到了一个不大的山谷,同时,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身上的衣着褴褛,脚步虚浮,腰上别着一把钢刀,手里抱着一堆柴,正朝山谷中走去,而山谷中之,隐约能够看到一个不大的营地,十分的简陋,几道人影在那里晃悠着。

“嗯,应该不会错了,这里就是山贼的老巢了。”王通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身体一窜,仿佛一只灵活的狸猫一般,窜到了大汉的身后,那大汉兀自不觉,嘴里哼着小调,突然之是,觉得颈项间一紧,身上一麻,便失去了知觉,被王通拖入密林之中,不远处的谷中,没有一个人发觉。

“不要叫,你若是敢叫出声,我保证你生不如死!!”

将人拖到林中,王通解开了他的‘穴’道,手中的长剑横在他的颈间,恶狠狠的道。

那大汉不敢多言,连连点头,眼中透出恐惧的目光。

“我问你,你们之前,是不是劫了四个人,两男两‘女’,一主三仆?”

“是,是!”

大汉连连点头,小声的应道。

“收获不错吧?”

“嗯,嗯,哦,不,不……”

大汉先是点头,旋即感觉到不对,又连连摇头。

“少废话,我再问你,你们劫的东西中,有没有一块青‘sè’的‘玉’佩?”王通又问道。

“有,有,是,是从那个小少爷颈子上拽下来的。”大汉不明所以,又不敢多问,老实的答道。

“东西在什么地方?”

“那‘玉’佩好像很值钱,被老大拿去了。”

“老大?”王通笑了笑,又问道,“谷里一共有多少人,实力如何?”

“有,有,有十二个人。”

“十二个,包不包括你?”

“不,不包括?”那大汉道,“除了我,还有十二个人,老大,老大的实力最强,听说是一名武士,后来家里犯了事,躲到了这里。”

又经过一番详细而反复的问讯,王通将这一群盗匪的底细算是‘摸’清了,这是一小股盗匪,一共就十三个人,为首的叫赵赋,是六品武士,本来是一个武学世家的弟子,但是三年前,这个家族在争斗之中失败,赵赋成为惟一一个逃出来的族人,但是遭到追杀,所以才逃到这荒山之中当起了盗匪,至于其中人,除了一名叫朱成的家伙是九品武士之外,其余的人全都是九重天之下的武生,不过有赵赋这个六品武士当家,这些年来,日子过的也算不错。

王冲天等人便是他们杀的,对他们来讲,这无疑是一头‘肥’羊,资财不少,却没有人护卫,活该被劫。

问清了谷中的情况之后,王通便将这大汉抹了脖子。

杀了大汉之后,王通倒有些怔住了,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看到的尸体不少,但是亲手杀人却是第一次,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下手会这么果决,这么狠辣,不但如此,他甚至都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

这不科学啊!!

看着眼前的尸体,王通心中暗自的嘀咕了起来,“不是说第一次杀人会有愧疚感,还会吐的吗?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我是变态?也不对啊,变态模式之中好像是杀人之后会兴奋,我也没有兴奋啊,妈妈的,书上都是骗人的。”

腹诽一句之后,他终于将目光移向了山谷营地。

本书来自l/27/27210/index.html

看网友对 444.第444章 谋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