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46章 五朵眼王家

第446章 五朵眼王家

盘武大陆,宝月国,平原州,青平府

淮水东流,如一条‘玉’带将青平府包围在其中。,最新章节 。

高大的城墙之下,一条宽约五丈的支流自城墙下流过,支流之上,舳舻千里,首尾相接,热闹非凡。

王通站在一条客船的船头,一袭青衫,腰系长剑,身被包裹,头上还戴着一个大大的斗笠,望着高大雄伟的城墙,目光复杂。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客船终于排到了码头,王通跳下船,在拥挤的人群之中,走入了青平府。

一路之上,行人如织,车水马龙,形成一副美妙的市井风情画。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十七年了,但是这种古代的市井风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起铁壁山城来,这里要热闹无数倍,不管是人口,还是商业,都不是一个层级的。

行走在青石铺就的道路之上,听着周围各种摊贩吆喝的声音,看着鳞次栉比的古代建筑,一时之间,宛若梦中。

时已近午,王-⊙79小说网,m.通觉得腹中有些饥饿,再加上初到此地,并不识路,便进了路边的一座酒楼,寻了个空白的位置坐了下来,点了几个菜之后,趁着小二上菜的间隙问道,“这位小哥,请问去乐平坊怎么走?”

小二听了一怔,旋即笑道,“客官是从外地来的吧?”

“怎么,这么明显?”

“呵呵,客官若是本地人,不可能不知道乐平坊在哪儿吧?不瞒客官说,从这条路一直走,不到半里地,便是乐平坊了,没多远。”小二指着店的大路道。

“不错,我的确是外地的。”王通笑了笑,又问道,“既然乐平坊没有多远,那你知道王家怎么走吧?”

“王家?”小二听了,略一犹豫的问道,“不知客官问的是哪个王家?乐平坊姓王的有三家呢。”

“就是做生意的那个王家。”

小二一听,面上立刻‘露’出了古怪之‘sè’,“做生意的王家?您指的是王正声王老爷家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王家有一个叫王单的,不知道你认不认得?”

“王单?”小二的面‘sè’更加的古怪了,小声对王通道,“您请稍等。”说完,便小步急走,进入了酒楼里间。

王通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说什么,过了一小会儿,酒楼的掌柜走了出来,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王通的面前,“这位客官,请问,你是不是您打听王家?”

“不错,怎么,你认识他们?”王通问道。

“不瞒客官说,这家小店,便是王家的产业。”掌柜笑道,“在下王合,添为此店掌柜,不知小哥与王单王大官人有何关系?”

“这是王家产业,王大官人?!”王通眨了眨眼,有些意外,旋即笑着站了起来,“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小哥的反应这么怪呢,在下王冲天,是来王家投亲的。”

“王冲天,投亲?”王合愣了一下,眼中现出些许怀疑之‘sè’,“不知您投的是哪‘门’亲?”

“当然是王单了,他是我二叔。”

“什么?!”王合眼皮子一跳,似乎想到了什么,上下的打量着王通,半晌之后,对王通轻声道,“请小哥跟我来。”

王通也不在意,当下便跟着王合进入了酒楼的后院。

王合带着王通进了一间客房,小心的关起‘门’,对王通道,“这位小哥,王家虽然只是生意人,但是在乐平坊也算是有些名声,族中亦有武士,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攀亲的,小哥说王大官人是你二叔,可有证据?”

“证据?”王通淡然一笑,道,“有自然是有,不过这证据自然要亲手‘交’到二叔的手上,别人嘛,我信不过。”

“你……”王合面‘sè’顿时‘yīn’沉了下来,但是看到王通这一副‘胸’有成竹,有恃无恐的模样,一肚子威胁的话生生的被憋了回去。

身为酒楼掌柜,眼力自然是不缺的,他不但看出了王通有恃无恐,并不像是骗子,更看出了王通是一个武者,虽然具体的境界看不出来,但是却能够看出,这厮绝不是弱者,他活了六十岁,也见过不少武者,虽然大多数都是修为在九重天之下的武生,但是这里毕竟是青平府,宝月国的国都,真正的高手也不少,他甚至见过几次外出的武师大人,那气势,那风采,都让他印象深刻,而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在气势上远远的比不得武师,但是那气度却绝不比他见过的武士弱,也就是说,这个少年乃是一个武士,面对这一个武士,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问太多的东西。

只是他心中实在有些迟疑,毕竟他是王家的人,王家是一个经商的世家,但这是一个由武道主宰的世界,想要将生意做大,绝对离不开武力,所以王家一直在尽全力培养自家的武者,家族之中一年大半的收入都‘花’在了这上面,不过,没有足够的传承与底蕴,这些年来,也不过是勉强的培养出了几名武士而已,生意也一直做不到,便是因为实力不行,如果这个少年真的是王家流传在外头的血脉,对王家而言,肯定是一个意外之喜,但如果另有目的的话,对王家,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了,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

“既然如此,请容在下通知王大官人。”

“请便!”

王单来的很快,比王通想象中要快的多,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他便跟着老掌柜王合出现在了王通的面前。

看到王通,王单的目光很复杂,事实上,在一听到老掌柜的话后,他便几乎猜出了王通的假冒的身份,自己二十余年前离家出走的那位大哥的儿子。

只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他根本无法从眼前的这名少年的身上看到自己大哥的影子。

不过,他既然来找了自己,又是武士的身份,想来不至于会假冒。

王家虽然是一个商人家族,家中有些资财,但是这一切在武者的眼中并不算是什么,特别是像眼前这样年纪轻轻的便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推到九重天以上,成为武士的武者,未来成为高高在上的武师亦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武师,在宝月国这样的地方,已经是独霸一方的世家之主了,到每一个地方都是被追捧的角‘sè’,完全没有必要假冒自己家的亲戚。

所以,在看到王通的时候,王单非常的客气,在王通拿出那封信及‘玉’佩之后,他已经完全的打消了所有的怀疑。

见礼之后,便是一番寒喧,对王通而言没有什么营养,但是对王单来讲,却是联络感情的重要戏码,毕竟眼前这名少年十有**是一名武士,对于王家而言,一名如此年轻的武士价值不可限量,最为重要的是,王通的出现,将会打破王家的平静。

“原来贤侄幼遇名师,怪不得年纪轻轻,便有了如此的成就。”

在王单向王通探问王冲天父亲的事情时,王通用早已经想好的理由搪塞了过去,言道自己幼遇名师,一直在外学艺,直到父亲重病之时方才返家,只是那个时候,老头子已经时日不多了,弥留之际,手书一封,让自己回到王家认祖归宗,至于他老子的事情,他是一丁点也不清楚,老头子从来都没有和自己细说过。

对于这样的理由,王单同样没有怀疑,幼遇名师,这说明自己的这个侄儿的资质好,被人看中,收入‘门’下,这对于盘武大陆大部分人而言,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让王通遇到了,并且王通的确也是学而有成,成为了武士,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特别是在确认了王通如今已经是一名八品武士的时候,王单更是兴奋的放声大笑起来。

“贤侄,既然你自幼学艺,对家中之事或不不解,正好趁此机会我来与你详细的分说一般,然后再带你回家,见老祖宗,认祖归宗,只要得到了老祖宗的认可,谅那些人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听二叔之意,家中似乎有些不平静啊!”王通何等猴‘精’之人,立刻听出了王单的言外之意。

“唉,这事儿啊,说起来有些丢人,不过既是自家人,你又要认祖归宗,必是要知道的,且听我给你分说。”王单苦笑着拉着王通坐到桌前,吩咐王合‘弄’上一桌‘精’致的酒菜,细细的将这乐平王家的情况说了出来。

乐平坊有好几个王家,王单所在的王家是几家之中实力最弱的,这个家王居住在乐平坊,五朵眼巷,因此又叫做五朵眼王家,另外几个王家都有强大的武者坐镇,在朝中亦有官职,但是王单所在的王家却不一样,这是一个以经商为主业的家族,虽然有些资财,同时也一力培养武人,但是因为资源有限,又没有足够的武学传承,所以,族中最强大的一个竟然是族中的老祖宗,一名三品武士。

虽然这老祖宗的修为不错,是三品武士,但是年纪实在是太大了,更多的是起着一点威慑的作用,真正的动起手来,恐怕还是两说。

一名三品武士,支撑起一个普通的家族是可以了,但是家族和家庭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个家族的人口比家庭要大的多了,而且这五朵眼王家还是经商世家,家族之中有不少的资财,自然会引起别人的觊觎。

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靠着那位老祖宗来苦苦的支撑,但是如今,老祖宗亦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老祖宗力不从心了,下头人的心思自然也多了,如今在五朵眼王家,最热‘门’的词就两个字,分家。

是的,分家,只有分了家,将族中的资财分给大家伙儿,大家各奔东西,各走各的路,这样方才有可能不受外人的觊觎,才有可能保住家族。

“这么说来,二叔是不主张分家的?!”

王通看着王单,从他的话语之中很明显的听出了他对于“分家”这两个字的厌恶之感。

“分家?哼,一个个的说的轻松的很呢,我王家在乐平坊繁衍了两百余年,方才有如今的家族,有了这些资财,才能在乐平坊真正的扎下根来,这是多少代努力才得到的,难道就不能咬咬牙,倾尽资源,再培养出一个武士出来?保住王家,若是再能在城中谋个一官半职的,积累个几年,未尝不能如其他几家一般,他们倒好,一个个的都想着分家,分产业,好像这家一分了,产业一分了,个个都能发大财一般,他们也不想想,这财产是这么好拿的吗?没有家族在后头支撑着,没有家族在后头顶着,这生意做的下去吗?我看啊,不到一个月,这青平府王家的产业个个都要倒闭了事,哼,想要当家做主,也要有这个能力才行。”

“这倒也是,这个世界是讲实力的,王家这么大的一个家族,都会遭人觊觎,一旦散了,恐怕个个都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难道想不通吗?”

“他们哪里是想不通,是被人在后头怂恿,一个个的都被猪油‘蒙’了心了。”

“怂恿?!”王通眉头一挑,从中听出了些许的异样来。

“青平府司马赵世臣,就是这家伙想把我们王家的产业一口吞了,所以才会暗中怂恿那些‘混’蛋闹分家。”

经过一番解释,王通终于明白了过来。

这五朵眼王家虽然不是武学世家,但是一个个的都是经商的人才,这些年来,靠着王家老祖宗这个三品武士的支持,靠着族中经商的手段,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笼罩了青平府的布料生意,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却是因为这王家与卢陵国溪州的黄家达成了一纸协议,而卢陵国溪州的黄家,是这一片区域最大的布商,同时亦是一个八品的武学世家,在卢陵国溪州颇有势力。

两家的实力完全不对等,之所以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完全是因为当年王家的老祖宗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黄家现任家主一命,‘交’情就是这么来的,再后来,为了巩固两家的关系,王家又送了个嫡‘女’去当了那们家主一个儿子的小妾,因此两家的联系就更加的紧密了起来,在黄家的支持之下,王家靠着低价倾销的手段,彻底的垄断了清平府的布料与面料生意。

对此,王通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不知死活!

一个没有足够武力支持的家族,竟然敢垄断一个地方的贸易,这不是不知死活是什么?

这可不是那些钱可通神的世界,即使钱可通神,那你也有得足够的实力来保护自己钱不是?

很显然,王家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保护自己的钱,甚至将要因为这些钱而引来杀身之祸。

想来那些家伙闹分家也是看到了这其中的隐患,家族之中只有一个三品武士撑着,除了一个三品武士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一个武士阶位的武者了,即使是族中那位老祖宗极为看好,培养了十余年的****天,王大少,如今也卡在九重天的境界,无法再进一步,这对一个家族而言,乃是末世之兆,不详之兆啊。

事实上,王家各支脉之所以会闹分家,其中也有****天的缘故,这二十余年来,为了培养****天成为第二个武士,家族之中将所有的资源都向他的身上倾斜了,待发现****天的修为停滞不前,很难再进一步的时候,想要回头已经晚了,之前大量的资源都倾注在他的身上,可不是想收手就能收手的,那么多的资源砸进去,难道还转而再培养别人吗?王家虽然赚了一些资财,但是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个支脉看不到未来,亦不愿意再在****天的身上多‘花’资源,又与新的主子勾搭上了,所以,分家亦成为了一项非常简单的选项。

“王家在乐平坊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培养出一名武士?!”

提到这件事情,王通也觉得有些醉了,这么大的一个家族,这么多的资源砸下去,几十年来,竟然连一名武士都没有培养出来,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唉,这件事情,还是最近传出来的。”提到这件事情,王单的面‘sè’已经变的愤怒了起来,“****天是老祖宗极为看好的,从小的资质便是上佳,有这么多的资源,成为武士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还有成为武师的希望,所以家族才会倾尽全力来培养。”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成为武士呢,二十多年,这个****天差不多也有二十多岁了吧?!”王通笑道。

在盘武大陆,因为武学知识垄断的原因,普通人修炼容易上进来,要成为武士,靠着时间慢慢熬的话,熬到,三十岁,甚至四十岁才突破至十重天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但那是普通人,一般人,像****天这般,有着这么多的资源,资质又是不错,十年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二十年的时间未免太长了,而且到现在还看不到突破的希望,王通都觉得奇怪。

“哼,那****天在十三岁的时候受了暗伤,他把这件事情瞒了下来。”提到这件事情,王单便一肚子火气,正是因为在十三岁的时候,受了暗伤,所以王荣华自那以后,修为提升的极为缓慢,好不容易提到了九重天,但是却又受到暗伤的拖累,迟迟无法突破,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他受了暗伤,却隐瞒不报,致使家族向他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如今却是骑虎难下了。”王通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错。”王单眼中‘射’出愤怒的火焰,“事情都是他们惹出来的,现在倒好,闹起分家来却是最起劲的,哼,该死!”说到这里,他猛的抬头,望向王通道,殷切的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八品武士了,只要得到老祖宗的认可,便可认祖归宗,成为我王家的第二名武士,到那个时候,王家的下一代必然由你为主,我看那些人怎么说。”

“我?这不合适吧?!”王通显得有些迟疑的道,“父亲离开家族差不我二十年了,早与家族失去了联系,我此次归家,只是为了完成父亲落叶归根的心愿罢了,从来没有想过其他。”

“你也是王家之人,想来你的父亲也不希望看着王家就如此的分崩离析吧?”王单说道,“大哥离家这么多年,心中从未忘记家族,至死还想着落叶归根,但是如果王家散了,大哥又如何落叶归根呢?冲天,听二叔一句话,王家如今这副重担,也只有你能挑了!!”

“我挑个屁啊!”王通感觉自己的脑仁儿直跳。

天可怜见,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混’一个身份,打打酱油而已,可从来没有想过挑什么家族重担啊,我和这王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何必为你们打生打死呢?

主持一个家族,挑起一个家族的重担,可不是什么好事,比起好处来,更多的是责任,特别是五朵眼王家这么一个摇摇‘欲’坠的家族,搞不好便会把自己卷入到麻烦之中,依他的看法,这家,分了也就分了,分掉以后大家反而轻松,像王单这般一心一意的‘欲’要延续这么一个一没有实力,二没有眼力的家族才是脑子有病呢。

不过,他现在还得靠着王单‘混’个身份,自然不能在这方面恶了他,只得苦笑道,“二叔您看,我这刚到青平府,两眼还一抹黑呢,您就和我说这些,我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消化不了呢,要不这样,等见过了老祖宗,获得了老祖宗的认何,我们再谈这件事情,如何?”

“也好,这件事情终究需要老祖宗的首肯,你远道而来,也累了,今天就这样吧,明日一早,我便带你去见老祖宗,认祖归宗。”王单也知道自己骤然见到王通有些‘激’动了,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又与王通聊了两句,离开了酒楼。

在他离开之后,王合对王通的态度热情了很多,很是殷切的帮着王通挑了一间上房,打扫的干干净净,安排王通住了下去。

一名武士都没有培养出来,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唉,这件事情,还是最近传出来的。”提到这件事情,王单的面‘sè’已经变的愤怒了起来,“****天是老祖宗极为看好的,从小的资质便是上佳,有这么多的资源,成为武士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甚至还有成为武师的希望,所以家族才会倾尽全力来培养。”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成为武士呢,二十多年,这个****天差不多也有二十多岁了吧?!”王通笑道。

在盘武大陆,因为武学知识垄断的原因,普通人修炼容易上进来,要成为武士,靠着时间慢慢熬的话,熬到,三十岁,甚至四十岁才突破至十重天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但那是普通人,一般人,像****天这般,有着这么多的资源,资质又是不错,十年的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二十年的时间未免太长了,而且到现在还看不到突破的希望,王通都觉得奇怪。

“哼,那****天在十三岁的时候受了暗伤,他把这件事情瞒了下来。”提到这件事情,王单便一肚子火气,正是因为在十三岁的时候,受了暗伤,所以王荣华自那以后,修为提升的极为缓慢,好不容易提到了九重天,但是却又受到暗伤的拖累,迟迟无法突破,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他受了暗伤,却隐瞒不报,致使家族向他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如今却是骑虎难下了。”王通顿时明白了过来。

“不错。”王单眼中‘射’出愤怒的火焰,“事情都是他们惹出来的,现在倒好,闹起分家来却是最起劲的,哼,该死!”说到这里,他猛的抬头,望向王通道,殷切的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八品武士了,只要得到老祖宗的认可,便可认祖归宗,成为我王家的第二名武士,到那个时候,王家的下一代必然由你为主,我看那些人怎么说。”

“我?这不合适吧?!”王通显得有些迟疑的道,“父亲离开家族差不我二十年了,早与家族失去了联系,我此次归家,只是为了完成父亲落叶归根的心愿罢了,从来没有想过其他。”

“你也是王家之人,想来你的父亲也不希望看着王家就如此的分崩离析吧?”王单说道,“大哥离家这么多年,心中从未忘记家族,至死还想着落叶归根,但是如果王家散了,大哥又如何落叶归根呢?冲天,听二叔一句话,王家如今这副重担,也只有你能挑了!!”

“我挑个屁啊!”王通感觉自己的脑仁儿直跳。

天可怜见,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混’一个身份,打打酱油而已,可从来没有想过挑什么家族重担啊,我和这王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何必为你们打生打死呢?

主持一个家族,挑起一个家族的重担,可不是什么好事,比起好处来,更多的是责任,特别是五朵眼王家这么一个摇摇‘欲’坠的家族,搞不好便会把自己卷入到麻烦之中,依他的看法,这家,分了也就分了,分掉以后大家反而轻松,像王单这般一心一意的‘欲’要延续这么一个一没有实力,二没有眼力的家族才是脑子有病呢。

不过,他现在还得靠着王单‘混’个身份,自然不能在这方面恶了他,只得苦笑道,“二叔您看,我这刚到青平府,两眼还一抹黑呢,您就和我说这些,我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消化不了呢,要不这样,等见过了老祖宗,获得了老祖宗的认何,我们再谈这件事情,如何?”

“也好,这件事情终究需要老祖宗的首肯,你远道而来,也累了,今天就这样吧,明日一早,我便带你去见老祖宗,认祖归宗。”王单也知道自己骤然见到王通有些‘激’动了,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又与王通聊了两句,离开了酒楼。

在他离开之后,王合对王通的态度热情了很多,很是殷切的帮着王通挑了一间上房,打扫的干干净净,安排王通住了下去。;

看网友对 第446章 五朵眼王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