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择天记>>剑王朝最新章节列表>> 无罪新书 第七十七章 纯粹剑技的比拼

第七十七章 纯粹剑技的比拼

小说:剑王朝     作者:无罪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时夏觉得丁宁这柄残剑在盛开洁白sè小花时非常好看,有种异常的凄美。

丁宁的神容平和,也暂时让他忘却了被苏秦逼迫的事情,渐渐觉得这是一场公平的对决。

“请!”

他庄重的出剑。

空气里响起一声清越的破空声,青sè的剑光袭向丁宁的胸腹之间。

丁宁横剑,却并未真正的往下挥剑格挡。

因为青sè的剑光不像大秦王朝大多数剑经的剑势那么平直,随着时夏的身体和手腕的细微动作,这道青sè的剑光在空气里显得有些扭曲,就像一条弯曲的青藤在晃动,剑尖在真正接近丁宁身前之时,已然刺向丁宁胸口上方的颈部。

“这就是青藤剑院出名的缠藤剑法。”

只是看到时夏的出手,谢柔便已轻声的对着身畔的谢长胜说道:“这种剑法的剑势很独特,是旋绕之势,有些像你小时候玩的绕糖棍一样绕来绕去,剑势掌握得纯熟了,到了第五境之上能够使用飞剑时,飞剑也是很熟练的走这种剑势,对手更难把握剑尖或剑锋临身时的真正走向。”

谢长胜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

就如此刻这一剑,看似刺向胸腹,但剑势一绕却是反而刺向上方,若是对方剑势已然向下做出防范,再发现不对往上,就已经有些慢了。

若是到了飞剑对决之时,哪怕是一个闪念之间的微小时间,便有可能决定生死。

他明白谢柔此刻特意对他说这些,是让他的眼光不要只落在胜负结果上,而是要重点落在这些剑势上。

两人身旁的徐鹤山眉头微挑,眼睛里闪出异光。

因为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丁宁已然挡住这一剑。

丁宁的末花残剑往上抬起,横在咽喉前方,竟是十分jīng准的用剑脊挡住了青霜剑的剑尖。

随即他展开反击。

他一步跃出,和时夏错身而过,残剑随着手臂的挥动,反而急速的朝着时夏的喉部戳去。

时夏也不惊慌,剑身来不及收回,整条手臂却是原地甩动起来,青霜剑抖出一个弧形的剑圈,反切丁宁的手臂。

丁宁手臂微收,剑锋再和时夏手中青霜剑的剑锋相交。

一点火星飘起。

时夏往后退开半步,动作骤然大开开合起来,整柄剑或拍,或甩,在他身旁横来摇去,一时间他的身旁就像长出了数根摇曳不停的扭曲青藤。

丁宁的身前也瞬间充满绵密的墨绿sè剑影,这片剑影始终停留在他身前一两尺之地,因为观礼台上听不到这种并不算响亮的两剑撞击的声音,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两柄剑在接下来的这十数息时间里都没有真正的接触一样。

然而只是从一层层如金sè蒲公英一般不断在空气里绽放的火星,便可以知道两人手中的剑在这短短的十数息时间里在不断的撞击着。

“时夏好像压制了修为,不想在力量上占便宜,现在两者是纯粹剑技的比拼。”谢长胜眉头微蹙,轻声说道。

徐鹤山用赞叹的语气说道:“丁宁的确很不错,青藤剑院的缠藤剑法最关键的还在一个缠字,若是剑身和剑身贴到,很容易被一缠一绕就绞飞出去。尤其时夏手中的这柄青霜剑上的冰霜有冰洁作用,粘附力更强,但丁宁的每一剑都是用剑锋对剑锋,或者剑身对剑尖,即便是应对时夏的拍击剑势,都绝对不给对方剑身和剑身贴到的机会。”

“他的这柄剑其实也很不错。”谢柔点了点头,轻声道:“虽有残缺,但真气灌入之后的力量也不弱,剑身虽短,却很适合野火剑经这种繁杂绵密,在短距离之内快速做变化的剑势。”

“我收回这是一柄破剑的说法。”谢长胜凝重的看着丁宁的施剑,说道:“但是丁宁现在全然防守,他如何能获胜?”

徐鹤山沉声道:“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只要自己不犯错误,对手便有可能犯错。”

时夏眼中的尊敬越来越浓。

看着丁宁无比宁静的眼神和反而变得越来越jīng准和纯熟的剑势,他都甚至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炼剑对象。

他知道必须用出更强的剑势,才有可能战胜丁宁。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递出手中剑的同时,他一直暗中蓄势的左手以惊人的速度敲击在了青霜剑的剑柄上。

一股劲气沿着剑柄,贴着剑身炸开。

喀的一声轻响。

青霜剑上结出的霜原本已经越来越厚,变成了坚硬的霜壳。

现在这些霜壳裂了开来,如四五片锋利的剑片,往前激射而出。

这些霜壳薄而锋利,不比之前何朝夕卷起的那些落叶,若是被任何一片霜壳刺中,都和被一柄真正的薄剑刺中全无分别。

观礼台上许多人瞳孔剧烈的收缩。

这一剑显然便是胜负的关键。

丁宁的脸sè依旧平静。

嗤嗤嗤嗤…数声急剧的轻响。

他手中的末花残剑急剧的扫过这些霜壳。

他并没有用多少力,剑势只是追求快。

因为这些轻薄的霜壳虽然锋利,但很脆,很容易碎。

所有激射向他的霜壳在一瞬间碎裂开来。

在下一瞬间,他的口中却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厉喝,他的剑横了过来,狠狠拍在了刺来的青霜剑的剑身上。

时夏微微一滞,之前都是他逼着丁宁和自己剑身相交,此时他没有想到反而是丁宁会用这样的剑势。

他心知不对,也瞬间一声厉啸,体内的真气急剧涌入剑身,青霜剑的剑身上再度涌起一层冰霜。

噗的一声,双剑上附着的真气撞击,爆开一蓬夹杂着无数细霜的气浪。时夏极其熟练的拧身,转腕,就要将丁宁手中的剑绞飞出去。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再上半步,他紧绷着身体,死死的握着剑柄,并将身体的重量都压了上去。

时夏只觉得自己的剑身上好像压了一块巨石,根本翻转不动。

嗤啦一声,就如刨冰一般,丁宁的剑身,却是已经顺着他的剑急速的切了下来,切得他剑身上刚刚结出的一层厚霜尽皆飞散。

蓬蓬的青sè飞霜喷在了时夏的衣上,脸面上,一时间,时夏的眉毛和头发都变成了青sè。

时夏心中寒意顿生,拼命抽剑往后飞跃。

丁宁的剑和他的剑身脱离,但瞬间却是一震一拍。

只是这一震一拍,无数真气形成的细白sè小花和青sè的冰霜骤然加速,一股水流般冲击在时夏的脸面之上。

时夏眼睛不由得闭上。

只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一道冰冷的剑意迅速的朝着他的小腹袭来。

他一声厉喝,挥剑朝着那道冰冷剑意后方斩杀。

然而那道冰冷的剑意却是又急速的缩回,瞬间又至他的左肋。

时夏强行睁开眼睛,剑身再摆。

然而他只看到只有一片细白sè小花在朝着他的左肋部前行。

丁宁手中那柄墨绿sè的残剑,却是收敛了所有真气,像一道yīn影无声无息的在空气里前行,已至他的右肩。

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身体骤然僵硬。

啪的一声轻响。

丁宁手中这柄墨绿sè小剑只是在他的肩头拍了一拍,便收了回去。

然后丁宁退后一步,持剑不再进击。

呼的一声,观礼台上,很多人这才呼出了一口气。

一片欢呼声在白羊洞弟子聚集的地方响起。

“想不到这样还能胜。”

谢长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可以肯定,换了自己,方才未必能躲得过时夏那一击,更不用说发动如此酣畅淋漓的反击,直接制胜。

徐鹤山和谢柔沉默不语。

虽然心中都是希望丁宁能够获胜,但是丁宁在这种纯粹剑技的比拼之中,以如此完美的表现获胜,依旧给他们的心里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时夏的大脑也有些空白,他有些不能相信丁宁竟然这样就击败了他,但是在数息之后,他回过了神来。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肩。

他很清楚方才丁宁那一剑若是顺势斩下,即便不用任何真气,也足以卸下他这一条右臂。

“我败了。”

他心悦诚服的对着丁宁躬身行礼,“丁宁师弟你的剑术jīng妙,常人无法企及。”

“狄院长,丁宁的表现是否能令你满意?”

观礼台上,披了一条薄毯的薛忘虚抚须微笑,对着一侧的狄青眉说道。

狄青眉想要保持平静,但是他眉头却是忍不住颤抖,最终脸sè一片铁青。

“不要这样难看的脸sè。”

然而薛忘虚却是平和的看着他,认真的轻声道:“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看法,毕竟白羊、青藤合一,将来我和你,或许都会因为出了这样一名弟子,而脸上平添许多光彩。”

狄青眉心中陡然一颤,他霍然转头,看向薛忘虚。

薛忘虚淡淡的一笑,却抬头望向天空的白云,有些感伤的轻声道:“白羊洞注定不复存在,你越是牵挂这门户之争,反而越是提醒别人白羊洞还实质性的存在着。你应该换个位置想想,丁宁是我的学生,但同样也可以是你的学生。”

“若是心胸不阔,连这一片天空都容不下,又岂能容下这些山,又岂能搬来远处的山?”顿了顿之后,薛忘虚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狄青眉的心脏骤然急剧的跳动起来,双手都开始不住的颤抖。

(今天晚上在赶路途中,没办法更新,所以早起码字先赶出了这一章~~看书愉快)

喜欢《剑王朝》吗?喜欢无罪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七章 纯粹剑技的比拼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1# 燕不归 : 2014年10月08日

    好看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