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一章 横压三界

第十一章 横压三界

宝月国,青平府最近一段时间,于乐平坊五朵眼巷的那个王家成为城中最为热‘门’的话题,红的发紫。。更多最新章节 。关于这个王家的故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整个就是一出大戏在上演。一开始,对于王家,大多数人都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这是一个颇大的商业家族,垄断着青平府的布料生意。只是接近他们,或者说乐平坊的居民才知道,这王家最近这段日子,一直在闹分家,而且一度闹的不可开‘交’,仿佛很快就会完成分家一般。但是很快,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则流言在青平府中传出,说是王家老祖早年得到了归灵圣典的残篇,这个消息顿时让整个青平府沸腾了,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四方传播,而青平府中的一些武者已经开始将目光盯上了王家,短短一天的时间,王家周围就变的诡异莫测,仿佛随时都会有人冲进来将王家夷平,夺走圣典残篇一般,一时之间,五朵眼巷之中充满了杀机。但是这一切的危机却是随着王家老祖坦然的走出五朵眼巷,扯着嗓子喊了一声而结束。他是这么叫的,“老夫有幸,获武学圣典残篇,惜德行不足,自认无法承受,愿将此宝典残篇献于承天武宗大人!!”一句话就这么喊出来,众人皆惊,随后,世界便清静了。一刻钟之后,宝月国白衣禁卫出现在五朵眼巷,将王家老祖护送进了王宫。一日之后,王家老祖成为了宝月国的银鱼武士,而青平府的司马赵世臣和捕头米怀华同时因不法下狱,一场巨大的纷争和祸事就此消弥了。经此一事,王家在青平府的地位又提高了不少,布料生意再次稳固起来,之前闹哄哄的要分家的那些人再也无法开口了,所有人都消停了起来。五朵眼巷,王家王家老祖坐在大堂之上,面‘sè’沉静,看不出喜怒,目光幽然,看着面前的王家小辈们,绕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到了王通的身上。</p

“冲天,这一次,多亏了你啊!!”

“不敢,冲天身为王家的一份子,自然要为王家的将来做打算,这不算什么。”王通微一躬身,“更何况,这件事情的影响太大,若是不能处理好的话,我也会有很大的麻烦。”

“说的好!”王家老祖一拍椅背,大声的道,“你也是王家的子弟,王家有事,你也不可能脱的了关系,你能明白这一点便好。”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露’出一丝捉狭的笑容,“现在,不提分家了?!”

此话一出,堂中顿时一片‘骚’动,之前因为赵司马的压迫,分家之事在王家闹的是甚嚣尘上,动静极大,但是如今王家老祖成为了银鱼武士,算是有了官身,赵世臣与米怀华两人又下了狱,王家的危机自然而然的解释了,分家之事,自然是没有人再提了,不过现在老祖宗提这件事情做什么,难道这个刚刚认祖归宗的王冲天,也想分家?他也想分一杯羹吗?

一时之间,数道莫名的目光投到了王通的身上。

“世易时移,形势变了。”王通坦然一笑,“在短时间内,应该没有人再来打王家的主意,所以,我想,暂时应该不需要分家了。”

“什么叫暂时不需要,难道你认为未来我们王家还是要分吗?!”

“若是实力跟不上,自然是要分的,否则的话,徒招祸患而已。”王通担起头,目视前方,与王家老祖的目光相‘交’,夷然不惧,“以王家现在的实力,保持现状已经很勉强了,怕就怕大家都认为老祖您当了银鱼武士,就可以为所‘欲’为,再生出其他的想法来,这可不是好事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早已经对王通不满很久的****天站了出来,指着王通质问道,“你以为你是谁,王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为什么轮不到我说话?!”王通扫了****天一眼,不屑之意溢于言表,“若不是我,王家早就没了,还轮到在这里多嘴?!”

“你……!”

“闭嘴!”王家老祖目光落在****天的身上,闪过一丝不悦之意,“荣天,你也不小了,抓紧时间苦练,争取早日突破才是真的,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插’嘴了。”

“老祖?!”****天终于‘sè’变,一直以来,老祖都将他视为家族的希望,即使知道自己受了暗伤,也没有断过对自己的支持,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为了别人呵斥过自己,可是现在……

“好了,你出去吧!”王家老祖摆了摆手,语气之中竟然透着一丝的厌烦。

在场的都是王家的嫡系,都是人尖尖儿,一看这架式,仿佛明白了什么,看向****天的目光已经变了。

以前,老祖对你****天无比的宽容,是因为你是王家的希望所在,未来的王家重担都要压在你的身上,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老祖不但取得了官身,还又多了一个前途更加优秀的孙辈,你****天的地位自然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地位不重要了,那么以前的旧帐自然也会成为心中的一根刺。

久久无法突破,‘浪’费了家庭那么多的资源,任是谁心里也不会好受。

以前是没有办法,现在多了一个更好的选择,你还指望能够有以前的待遇吗?

省省吧!!

“荣天,出去!”

站在前排的一名中年男子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看到****天站在那里手足无措,失神的模样,心中一紧,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呵斥道。

此人,正是****天的父亲王靖。

尽管此时他的心中非常的不满,但是却不敢将这种不满表‘露’出来,反而起身呵斥起自己的儿子来,“还不快走!”

“是,是……!”

****天的面‘sè’终于变的惨白,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大堂。

所有人都知道,王家,****天的时代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冲天说的不错,王家再也经不起折腾了,我也想明白了,我如今获得了官位,也仅仅是将王家从悬崖的边上拉回来,还不足以真正的振兴王家,我老了,这也不是我能够办到的事情了,王家的未来,还要看你们将来的努力,冲天,青平府捕头米怀华下狱了,我帮你把这个位子要了过来,你能不能坐的稳?!”

“嗯?!”王通却是没有想到这老头儿竟然给自己要了个官位来。

捕头这个职位,在王通前世的古代不算什么,最多也只能称为吏罢了,但是在盘武大陆却不一样,这是一个正经的官身,虽然是最小的武职,但是却也有着不小的权力。

“一个捕头而已,自然能坐的稳!”王通抬头‘挺’‘胸’,满脸的自信。

“好,这才像我王家的男儿,明日你便去上任。”

“是!”

王通‘挺’了‘挺’‘胸’道。

事到如今,他即使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了。

捕头,在盘武大陆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职位,他不但是一种武职,还有另外一种重身份,那便是六扇‘门’的弟子,六扇‘门’,是一个奇异的存在,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宗‘门’,亦可以说他是国家的一个部‘门’,事实上,这个六扇‘门’开始的时候其实是宗‘门’与世俗妥协的产物,是由宗‘门’帮助世俗王朝维护统治的一个机构,一开始的人都是由各个宗‘门’‘抽’调出来的,但是时间一长,经过数千年的磨合,六扇‘门’渐渐的成为一体,拥有了自己的利益,然后,便自然而然的独立了出来,成为了一个不逊‘sè’于武道宗‘门’的庞大势力,而且与武道宗‘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是武道宗‘门’与世俗之间的纽带,六扇‘门’最大的责任便是保护平民,虽然这是一个武道世界,但是占着世上最大数量的还只是平民,最多粗通拳脚而已,在面对一些散修武者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这个时候,六扇‘门’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当然,六扇‘门’惟一的宗旨也只保护平民,除此之,并不会去管列国的纷争,这也是六扇‘门’的一条铁律,所以,每一个国家都有六扇‘门’的存在,而六扇‘门’看似入世,事实上超然于物外,可以说非常的特殊。

而每一个捕头都自动成为六扇‘门’的成员,入了六扇‘门’,也都会‘蒙’赐一‘门’武学,这是惯例,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少散修武者打破了脑袋都要进入六扇‘门’中,为的就是这武学的传承,可惜,王通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宝月国是一个小国,青平府虽然是都城治所,但是一个小小的捕头,又能够得到多好的功法呢?不说他脑海之中莫名出现的那些玄妙无比的功法,便是他原本所在的铁壁山王家,一个九品的世家,所拥有的功法就不是这个级别一个小小的捕头能够得到的。

而没有了这方面的需求,对他而言,捕头之职,并没有任何的吸引力,甚至他还非常的抗拒,因为入了六扇‘门’便多了一层的束缚,这绝不会让他感到有多么的自在。

不过,他已经没有选择了,谁让他跑到王家来洗底的呢,自然需要担一些责任,也让人少些怀疑。

王家的事情,就这么平静的解决了,经过此事,王家的气氛也渐渐的变的微妙了起来。

当日王荣华被老祖呵斥,人人都以为他已经完全失宠了,过不了多久,老祖便会追究他们父子隐瞒暗伤的事情,不过,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王家老祖并没有如此做,王家内部一片的平静,除了之前每月供给他的修炼资源少了一半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但饶是如此,王荣华亦无法忍受,****‘yīn’沉着脸,见谁都没有个好脸‘sè’,仿佛谁都欠他的一般,家族中人也渐渐的与他疏远起来,再无之前的奉承与亲密。

倒是王通,日子变的轻松了起来,不但每月能够得到大量的修炼资源,打磨自身,修为提升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最重要的是,他在衙‘门’里头也很轻松,这里毕竟是青平府,都城所在之地,高手甚多,没有多少活的不耐烦的家人跑到这里来捣‘乱’,所以他这个捕头每天基本上就是喝喝茶,打打屁,日子过的不要太轻松了,而且轻易的便和衙‘门’之中的捕快们打成了一片,颇有些捕头的样子了。

“大人,大人,好事儿,好事儿啊!”

这一日,王通正在治所喝茶,猛听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抬头一望,却是一个叫陈七的捕头,一脸的喜‘sè’,一路小跑的冲了进来。

“怎么了,陈七,今天赌赢了?”王通不由调侃道。

“不是,不是,是喜事儿,大人的喜事儿?”

“我的喜事儿,我能有什么喜事儿啊。”王通有些不解。

“大人,您是捕头,是六扇‘门’的弟子,如今六扇‘门’的人来了,还不是喜事儿?”那陈七说道。

“哦!”这下子王通想起来了,自己现在是捕头了,是六扇‘门’的弟子,要为六扇‘门’尽责任,那六扇‘门’却是同样要为自己尽责任,必会传他一道功法,只是这宝月国本就是一个小国,本身并无六扇‘门’的分部,现在看来,是传他功法的人来了。

只是他本来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如今被陈七提起,方才想起来,不由自嘲一笑道,“六扇‘门’的人来了,到什么地方了?”

“已经进城了,小的是赶着来向大人禀报的。”

“好,有劳了。”王通笑了笑,取了块五两大小的银子递到他的手上,“拿去喝酒吧。”

“谢大人,谢大人。”陈七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子,也不推辞。

几日相处,他却是知道,这位新来的捕头是五朵眼巷王家的人,这也是一家大户,出手阔绰的紧,比起之前的米捕头来,也不知道大方了多少,自是不会跟他客气。

六扇‘门’的人来的很快,不到一刻钟,便到了衙‘门’。

通传之后,王通紧赶了两步,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迎出大‘门’。

“青平府捕头王冲天,见过上官。”</p

“你就是王冲天?!”来人约三十来岁,一身白衣,眉俊目秀,一双眼睛‘精’光‘逼’人,气势更是慑人,在王通的灵觉之中,修为比自己明显高出了数个层次,竟然是一个武师级别的武者。

“下官正是王冲天。”

“我是六扇‘门’铜章总捕陶松,今日来此,有两件事情,第一是传你六扇‘门’的武学,第二,则是需要你协助完成一件任务。”

“请大人吩咐!”

王通心中一动,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怪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将要发生一般。

“你跟我来!”陶松年纪轻轻便成为铜章总捕,在六扇‘门’之中地位不低,一向自视甚高,身份地位又与王通相差悬殊,对王通这个新任的捕头自然不会在意,进了衙‘门’就像是进了自己家一般,反客为主,当先便向后衙走去。

王通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跟在他的身后,入了后衙。

“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进入后衙,斥退了众人之后,陶松向王通问道,“年纪轻轻,便修炼到八品武士的境界,倒也有些手段。”

“我也不知道,家师从来没有告诉我他的来历,我也只是和他学过一年而已,一年之后便飘然而去。”王通用早已经想好的托词道。

这托词模糊的紧,根本就无从查究,不过这种事情在盘武大陆之上偏偏不少,一些散修武者,怕自己的武学失传,碰到了合适的人,便会传一些武功,再过几年回来考查,如果合意的话,便将其收为弟子,不合意的话,就放弃,所以倒也没有什么破绽。

陶松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便看看,你究竟学到了些什么。”

说话之间,一抬手,一掌拍向王通。

“好掌力!!”王通目光一闪,陶松这一掌凝而不散,气势森然,一掌拍来,宛如一座大山压过来一般,王通不想硬接,身形一扭,如鬼魅般的闪到了陶松的身后,抬手同样一掌,拍向陶松的后背。

“好身法!”陶松赞了一声,身后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转身一个鞭‘腿’,狠狠的‘抽’向王通,这一脚又快又狠,不过他显然小瞧了王通的实力,在这一‘腿’快要碰到王通的时候,王通再次施展出那鬼魅‘迷’离的身法,闪了开来。

“有趣!”

两击落空,陶松终于认真了起来,双掌翻飞,如封四闭,一时之间,王通周围的空间布满了掌影,封住了他上下左右所有的退路,再奇妙的身法,也无法脱出这掌影的笼罩。

“这掌法不错!”王通心中冷笑,速度陡然之间加快,一时之间,竟然幻化出无数道的身影,在这掌影之间穿‘插’如意,无论多少掌影,竟然都无法‘摸’到了的身形。

“嗯?”几招下来,没有‘摸’到王通半根汗‘毛’,陶松心惊不已,“想不到这偏僻之地,竟然有如此的人物,若非他的修为远低于我,恐怕现在我已经忙于招架了。”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王通此时施展的是邪轮九印的身法,这邪轮九印的身法融合了幻魔身法、天魅身法与凌‘波’微步,端是奇妙无比,若非他的修为不足,又不敢用一阳崩灭指这种大招,普通的手法根本就无法伤害到武师阶段的陶松,现在恐怕早就赢了。

但饶是如此,也让陶松有些头疼,心中暗道,“我与他相斗,本就是以大欺小,若是今日不能速胜,这脸可就大了。”之前陶松还压着自己的功力,但是现在却是再也压制不得了,漫天的掌影一收,周身内气流转,白衫鼓动,“王捕头,接我这一招横压三界!”说话之间,五指箕张,恐怖的气息自他的手掌之中传出,刹那之间,王通只觉得周围一暗,周围空气流动变的凝滞起来,整个天地仿佛都被一层巨大的‘yīn’影笼罩了起来,一掌如巨山崩塌,盖压下来。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横压三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