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龙符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士子

第二百二十七章 士子

古尘沙看见这个士子打扮的青年器宇不凡,双目烁烁,身上有文人的雅致,更有英武之气,不由得暗暗点头:“此子居然是上等资质,身上也暗含武功,到达宗师之境,不知是哪个世家的弟子?”

当下他微微点头:“在下京城人士,姓陈,名工。天符十二年秀才,无心科举,出来游览山水,增长阅历。兄台哪里人?”

古尘沙说的也并非胡编乱造,他身为靖仙司三大司主之人,又是皇子,身份尊贵不说,这些年苦心经营,也有不同的身份好方便出门查访。

刚才他所说的,是自己另外一个身份,楼拜月安排的,甚至都有档案可查,是靖仙司的个探子。

古尘沙修炼日月变非常jīng妙,面相身材都可以微做变化,身上气息也变成凡境三重出神入化的武学大师。

他现在隐藏自己的气息修为和身份,只怕是修成了大道金丹的强者都看不出来。

“我灵州人,姓风,名宇舟。也是天符十二年的秀才。”这个士子脸上出现喜sè,“原来陈兄还是同年。”

“风?莫非兄台是风家弟子?难怪年纪轻轻,修为就极其不凡,已到武学宗师之境,实在是让我难以望其项背。”古尘沙心中一动。

灵州的风家是个大族,虽不如圣人世家,但在两千年出现过一个极其厉害的人物风破浪,传闻是修成了大道金丹,辅助一位帝王登基,家族鼎盛兴旺,后来活了千年岁月,这才老死。

在这个金丹老祖的庇护之下,风家发展千年,积蓄渐渐雄浑,虽在千年之前此人死掉,可家族因为得到了那么长时间的苦心经营,也成了气候,导现在还在灵州占有一席之地。

“我看陈兄万里迢迢从京城赶来,是不是也想见识见识那养龙丹的奇妙之处?”风宇舟坐下来和古尘沙闲聊。

“养龙丹?”古尘沙一听,“何出此言?那是什么东西?”

“陈兄居然不知道?”风宇舟道:“此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传闻是朝廷大皇子恒亲王的世子在武州招揽英雄豪杰,拿出一枚上古传承的养龙丹作为奖励,此丹有夺取天地造化之玄妙,能够让个愚蠢的庸才一跃而成为真正的天才资质。”

“原来如此,真有如此神奇之丹药?”古尘沙假装着惊讶。

其实他现在体内的龙门也可以凝结出来养龙丹。

不过他要把自己苦修的先天罡气化入其中,凝结丹药,起码需要五年时间才可以凝结出一枚来。

这还是他修为暴涨,龙门融合了星龙环的情况下。

如果是以前,他和楼拜月联手,也要数十年才可以凝结出一枚。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斩杀雷武煞这样的高手,吞噬全身元神和jīng血罡气,或者是吞噬金丹。

当然这两者都划不来。

这养龙丹不去说它,古弹剑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招揽属下,暗中进行就是了,居然在这武州首府之中闹出如此大动静,还抛出来上古养龙丹,此丹甚至要超过七圣炼心丹,一枚可造就个天才,任何大势力都绝对会动心。

“我前往武州寻找武曲星转世之人,古弹剑也在这里布局,绝对另有yīn谋,单单是以这小子的修为,绝对不可能如此嚣张,金随波的消息说此子背后可能有巨灵神,也绝非玄言。”古尘沙心中思索,脸上一点都不显现出来。

“陈兄不如和我一起去碰碰运气如何?养龙丹我是不想,可传闻之中,那世子还有诸多手段,前些日子虎豹盟的盟主甲一刀居然被赏赐了枚传说中的道德丹,一举从武道宗师晋升为道境,突破天人极限,成为仙道中人。”风宇舟赞叹着:“我是做梦都想踏入道境,个中滋味不知如何。”

“古弹剑居然连道德丹都有?”古尘沙这下真的心中惊讶了。

道德丹乃是上古天子以五种凶兽和天子之气祭祀,从而获得的丹药,可以使得武学宗师打破武学障,真正踏入道境。

五种凶兽分别是白虎,黑蛇,黄龟,青狐,赤鹰。当然,这其中的白虎不是四象神兽之一的白虎,而是普通的白毛老虎,不过普通的白毛老虎也有极其微薄的上古神兽白虎血脉而已。

祭天符诏在自己手里,古弹剑不可能炼制得出来此丹,那么唯一的就是得到了上古传承。

“是吗?”古尘沙表面上轻拍桌子:“如此丹药,我若是获得一枚那踏入道境立刻一步登天,但是”

“但是什么?”风宇舟问。

“我在京城消息比较灵通,听说前不久大皇子被皇上责罚,现在闭门思过,而且他的军权也全部都被剥夺,怕是已经失去势力,怕不是颗好的大树啊。”古尘沙有意在民间探下皇子们的口风。

大永王朝言论开放,民间还有许多报纸,都在讨论朝局。

民间士林议论大臣皇帝也都是平常事,这是天符帝有意思开言路,倒是获得了许多士林中人的赞赏。

几个士子在喝茶之间议论朝政那再也普通不过。

“此言差矣。”就在这时,又进来几个士子打扮的人坐下,举手投足都身怀武功,听见古尘沙和风宇周的对话,不由插话。

“周兄,黄兄,何兄,久违了。”风宇舟似乎认识这几个人,拱手为礼,同时介绍:“这位是京城陈兄,天符十二的秀才,和我乃是同年,大家一起认识认识,不必为此生分。”

“刚才陈兄说的大皇子已经失势,我不赞同。”刚才出言的姓周士子道:“大皇子其实镇守海关多年,战功赫赫,但在朝中被奸人所害,才失去军权,而他的世子古弹剑重振旗鼓,在蛮荒为朝廷开疆扩土,打出片大基业来,将来必有重新崛起的一天。”

“哦?被奸人所害?”古尘沙忙问,“周兄口中所说奸人是谁?”

“当然是现在所谓靖仙司两大司主,楼拜月和十九皇子古尘沙。”周姓士子厌恶的道。

古尘沙万万没想到,在民间居然有士子把自己和楼拜月评价为奸人,不禁微怒,但随后就压制下去,反而觉得有些意思。

这情绪刹那变化,使得他感觉自己修为参悟有所松动。

他平复情绪微笑道:“据我所知,那十九皇子也极其了得,善于经营,最近招安宝玉国完成了为朝廷开疆扩土的大事,在靖仙司中向仙道收税,似乎也是极大补充朝廷财政,并未做什么恶事。”

“此人未曾发迹之前,装疯卖傻,发迹之后就开始排除异己,言行不一,将来必定是乱世之枭雄,若朝廷继续信任此人,将来必会动荡。”周姓士子大声抨击。

“周兄,你这话就不对,十九皇子当年装疯卖傻是明哲保身,无可厚非。纵观他的言行,倒也不失为能臣。”有个黄姓士子道:“周兄家你是做玉石生意的,十九皇子招安了宝玉国,让靖仙司和自己封地的人手垄断了玉石来源,你家失去份额,收入大减,痛恨他实属正常。”

“那月符郡主楼拜月修为高深莫测,为皇上第一宠臣,但自古以来,宠信女子都有亡国之祸啊。”

“非也,眼下男女皆可读习武,开古来革鼎之先河。我觉得乃大大好事。”风宇舟倒是有别的想法:“想想在以前,我们这些士子凑在一起妄议朝廷,恐怕就要被抓捕,现在畅所欲言,不是开明宽松?”

“这点皇上就称得上圣明。”周姓士子点点头:“不过最近皇上好像强纳了一位妃子,是武家的人,那女子已经有了未婚夫,这就非明君所为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尤其是帝王。”几个士子大笑起来:“古来还有几位帝王为了美人不要江山,这个无可厚非。”

“好了,天下越来越鼎盛,我们士子读人游历天下增长见识是不错,但也要谋个出生,以后光宗耀祖,大皇子世子古弹剑是个颇为大气之人,听说就这几天要来武州,我们到时候可以去拜见。”风宇舟道:“诸位,今天风和日丽,我们不如到周围游览一番?”

“可惜眼下天下太平,没有山贼水匪,不然我们结伴而行,效仿古代士子行侠仗义不是更好?”一个士子哈哈大笑。

“我还要进城办点事情,不能陪诸位。”古尘沙连忙摆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游览一番,若这几天陈兄还在城里,我们来之后,把酒言欢。”风宇舟拱手:“我就住在城里的听雨轩,若是陈兄没有住地,可以去那边,报上我的名字。”

“多谢了。”古尘沙观其言行,就知道这风宇舟颇有几分豪杰之气,喜欢到处结交朋友。

目睹这群士子结伴远去,他体悟到了些民间生活,士子们结伴而行,谈论风云朝政,结交朋友,倒也有些滋味。

“古弹剑究竟想干什么?我还是进城看看。”他丢下茶钱,朝城门口走去。

城墙极高,上面士兵身穿鲜明铠甲,jīng气神十足,门口也有几队士兵来来巡逻,免得人闹事。

城门收税的几个小吏在盘查进城的人。

进城要收税,更要盘查身份,天符朝规定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一张身份证明。上面有出生年月日,更有自己的画像,在很多地方都有清查,若是没有此证明,就难以行走,这是防备匪徒作乱,此法一经推广,全国上下治安为之一清。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二十七章 士子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读者 : 2016年04月19日

    这个天符分明就是来自地球的穿越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