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七十九章 不平

第七十九章 不平

丁宁踏前一步,飞散着细小白花的残剑切向叶名的手腕。

因为先前被震退一步,所以丁宁的这一剑反击并不算快,然而因为叶名太过震惊,所以叶名的动作便显得更为迟钝。

他想要收剑,但在这一瞬便发现丁宁的剑锋已经切向他的五指。

极短的距离之间,他已经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变化。

所以他只有松手,弃剑。

丁宁的剑锋敲击在他这柄剑的剑柄上,让这柄剑往一侧飞出,彻底脱离叶名的掌控范围。然后他顿住了身影,没有再进击,只是歉然的看着叶名,说道:“不好意思,叶名师兄。”

因为太过震惊,所以叶名甚至没有太在意丁宁乘着自己失神击败自己的事实,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丁宁,再次问道:“丁宁师弟,你明明才刚刚破境,怎么现在的修为已经接近了炼气上品境界?”

丁宁可以理解他的这种情绪,平静的解释道:“南宫采菽赠了我一颗丹药,我在对敌何朝夕的时候吞服了,所以才有这样的修为进境。”

真的战胜了何朝夕?

南宫采菽和丁宁应该只是在经卷洞修行的时候正式结识,两人之间竟然有了这样的交情,竟然连这样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都赠给了丁宁?

叶名开始相信丁宁先前说的话是真的,他呆呆的看着丁宁,忍不住说道:“怪不得你不加犹豫的便拒绝了谢柔,原来是有南宫采菽这一层关系。”

听闻此言,丁宁顿时苦了脸,说道:“叶名师兄你的思绪和考虑的方面太过跳跃,你这样真的让我没有办法和你好好交谈。”

“我到此刻才明白了你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时夏走到了丁宁的身侧,对着丁宁认真的行了一礼,轻声道:“我先前和你交手时说,我会尽量将力量控制在炼气下品,你说我若是那么想,就会获得更多的历练机会。原来你的真正修为早已在我之上,若是双方都出全力,你会很快很轻易的击败我。但你也故意将力量压至炼气下品和我战斗,和我纯粹剑技之间的较量,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必须感谢你。”

丁宁平静的说道:“我会做那样的选择,只是因为你先做了那样的选择,所以你不必谢我。”

时夏再次躬身行礼,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你就凭剑技胜了他?”一旁的叶名看着离开的时夏,又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丁宁师弟,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师兄,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我一时没办法和你解释啊,不如你到观礼台之后,再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丁宁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对着叶名伸出了手:“令符拿来!”

就在距离丁宁和叶名战斗处不远的地方,两株挂满藤蔓的老松顶端,张仪和苏秦分别凝立着。

“师弟,丁宁小师弟的确是那种万中无一的天才,我们做师兄的,理应全力帮扶他才对,怎么能反过来处心积虑的对付他呢?”

看着叶名交出身上的令符离开,张仪转过头来,苦口婆心的看着面寒如水的苏秦劝说道。

苏秦冷淡的看了他一眼,身影一动,掠下老松,就要离开。

张仪终于有些着恼,顿了顿脚,他脚下的老松顿时被震出无数枯针,嗤嗤的飞出。

“苏秦师弟!你到底如何想法?”他怒声道。

苏秦转身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你应该明白,我苏秦做事,从来没有半途而废过。”

“不要想着再驱赶什么人去和丁宁小师弟战斗。”张仪整个人从老松顶端飘起,落在了苏秦身侧不远处,一字一顿道:“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苏秦眉头挑起。

张仪看着他,面sè坚毅的接着说道:“只要你再有这样的举动,我便会出手。”

“拼着自己也可能无法最终获胜,也要保住他么?”苏秦沉默了片刻,微讽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再让他多留一天好了。”

感受着苏秦话语中不可回转的意思,张仪的眉头不由得深深皱起。

苏秦转身离开。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靴底的落叶,看着因为自己的落足而深陷泥中,最终会变得和泥土混杂在一起,变成泥土一部分的那些落叶,嘴角浮现出更多的冷意。

对于丁宁,对于门内这些师兄弟,他和张仪在本质上便有不同的看法。

张仪说要互相帮扶…然而在他的眼里,在这修行者的世界里,只存在两种可能,踩人或者被人踩。

若是不能踩着人往上走,便只有像这些被踩入泥土里的落叶一样,慢慢腐烂,变成最平庸最不起眼的一部分。

越是显眼,越是不凡的人,例如张仪、丁宁此种,越是要及早的踩下去。

他嫉才,却并不害怕和这些人为敌。

因为若是连对手的天赋都畏惧,今后还有什么勇气去战胜更强的对手,跨越修行途中那些危险的关隘?

四道狼烟燃起。

苏秦慢慢走向那四道狼烟燃起的区域。

……

同一时间,一名看上去面貌并不出众,低调沉默的青藤剑院弟子也在缓步朝着狼烟燃起的方位前行。

他的右手时不时的伸入怀中,触碰着那一柄用布包着的小剑。

剑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他的身体里不时涌起暖意,甚至让他忘记了饥渴。

他便是墨尘。

突然之间,他停顿下来,他前方的薄雾里,走出了一条同样身穿青藤剑院院袍的学生。

这是一名身材很高大的少年,他的背上是两柄剑柄都是金黄sè的长剑。

“墨师兄,对不住了。”

看着正对面的墨尘,这名少年歉然的行了一礼,双手拔出了背负的两柄长剑,“今日里我还没有过战斗,而且墨师兄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对手越来越少,实在是不容易找到。”

墨尘当然认识这名少年。这名少年是厉丹霞,青藤剑院除了何朝夕之外,最有希望进入最后前三的人。他的修为虽然没有何朝夕和张仪等人高,但却也已破了第二境,踏入了真元境。

知道这是一名凭借自己的真实实力不可能对付得了的对手,墨尘深吸了一口气,右手伸入怀中,紧紧的握住了那柄小剑的剑柄,然后也对着对面的厉丹霞行了一礼,轻声道:“厉师弟,对不住了。”

厉丹霞微微一怔。

他以为是墨尘心情太过沉重和失落,所以说错了话,他便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扬起手中的双剑,做了一个请对方出手的姿势。

墨尘抬起了头。

他的心脏如鼓般跳动了起来,眼睛里闪耀出前所未有的光亮。

这异样的目光,让厉丹霞的心中瞬间涌起强烈的不安。

墨尘深深吸气,从气海里流淌出来的一股真气,毫无保留的尽数从他的指掌之间涌出!

厉丹霞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包裹着小剑的布匹瞬间被墨尘的真气撕成粉碎,在银白sè小剑暴露在空气里的一瞬,充斥在小剑周围的真气便瞬间被密密麻麻的符文吞噬进去。

轰的一声轻爆。

银白sè小剑上发出无数耀眼的光芒,无数光丝像雪白的蒲公英一样飘起,迅速膨胀的气息,甚至一时间震散了墨尘扎着的发带,让他黑sè的长发往后尽情的飘舞。

这一刹那,这名面容方正,平日里低调沉默不起眼的青藤剑院学生,却散发出令人心悸的魔性。

厉丹霞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感受着对方剑上散发的可怖气息,他体内的真元也毫无保留的灌入他手中的两柄长剑之中。

他的两柄长剑的剑柄是金黄sè的,剑身却是赤红。

随着他的真元灌入,一片片金sè和赤红sè光霞混杂在一起,两柄剑便真的就像两条燃烧的晚霞。

墨尘整个人飞掠起来,一剑朝着这两片晚霞斩出。

他这一剑斩出之时,脑海中出现了无数画面。

他看到墨候府的人完全无视他存在的走过,他看到安城墨家的人在省吃俭用的度日,看到自己在离开安城出发来长陵时,无数人期待的眼神。他看到了自己在长陵四处碰壁,根本无法通过很多心仪的学院的考核,他看到墨府的yīn影笼罩在身上,他看到自己无助的往安城的家里写信,看到安城家里的人求来了数株原本用以家中老人延寿的干枯药草,用玉盒装饰,送入了长陵某位大人物的家中。他看到自己最终进入了青藤剑院,但碌碌无为。

最终他眼前的画面便是这柄散发着无数雪白sè蒲花的小剑。

他的心中充满了不平。

他想要一剑斩尽那些不平的画面。

飞舞的雪白蒲花和燃烧的晚霞终于相遇。

厉丹霞眼中所有晚霞的颜sè瞬间消散,只看到无数白sè蒲花飞来。

他的呼吸彻底停顿。

一股巨大的力量涌来,他手中的两柄剑全部从中折断,飞旋而回的剑身,反而斩在了他的身上。

两条鲜血从他的身上飞洒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不可控制的连退十余步,颓然的坐倒在地。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不平 的精彩评论

3 条评论

  1.  沙发# 棍大有罪 : 2014年10月09日

    这么好的书,怎么没人追?

  2.  板凳# 匿名 : 2014年10月10日

    不错不错,无罪的书越来越有感觉了。比罗浮有很大进步了。

  3.  地板# 燕不归 : 2014年10月10日

    我也没搞懂,为什么没人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