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五章 棋子复仇记(二合一章节)

第十五章 棋子复仇记(二合一章节)

?p>黑影一语不发,再度发起了攻势。

“哼,杀手!”

钱老同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杀手这种东西,最擅长的就是隐藏在暗中刺杀目标,讲求的是一击必杀,一旦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战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

事实也是如此,大部分的杀手最擅长的就是一击必杀的手段,一旦一击必然的手段被打断,那么,其实也就那么回事了。

刺客的剑术虽然凌厉,但是钱老同的刀法却更加的霸道,完全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机会,十几个回合之后,刺客手中的细剑终于寸寸折断,暗器用尽,被钱老同一刀削了半个脑袋,战斗结束。

击杀了刺客之后,钱老同并没有放松,而是回过身子,看着停在码头上的那条船,平静的道,“我知道你来了,刚才为什么不动手。”

“呵呵,旋风八刀重出江湖,自然是要好好的欣赏了一方了。”船舱之中传来一声长笑,一名白衣人长身而出,站到了船头,“钱老同,你为什么不去死呢?”

“我的仇还没有报,怎么会死呢?!”钱老同冷冷的道,持刀右手慢慢抬到了****,“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把我当成了替死鬼。”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能想到六扇‘门’这么快就查到你的头上呢?”白衣人微微笑道,“用你一命来换取其他人的平安,也值得了。”

“你们说过,会为我报仇的。”钱老同深吸了口气,眼中闪动着愤怒的火‘花’,“邪神党徒,果然不可信任。”

“哈哈哈哈哈哈!”白衣人大笑道,“钱老同啊钱老同,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会那么天真呢?是的,邪神党徒不可信,这一点在你和我们接触以后不就知道了吗?至于报仇,你是邪神党徒,你是邪神党徒,你背后的那几位难道能脱的了干系不成?特别是你的主子,贺成,现在恐怕已经被抄家拿问了,这还不够吗?”

“不够,当然不够,贺成是什么东西,他抄家拿问关我屁事。”

“贺成身后的那一位身份特殊,又和你隔了好几层,肯定能撇清关系的,不过,经此一事,他的那点小心思是不可能实现了,这一辈子只能‘混’吃等死,对他这样一个雄心万丈的王子来讲,岂不是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哼,什么叫生不如此,他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争不了王位,他还活的好好的,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女’人的时候玩‘女’人,这还叫生不如死?”

“我知道你不甘心,不过,事已至此,你就认命吧!”白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狞笑,身形忽然之间飘起,眨眼间便到了钱老同的身前,五指泛着银‘sè’的寒光,切向钱老同。

银‘波’乍现,夺人眼球,白衣人五指狠狠的‘插’入钱老同的脖子。

噗!!

白衣人面‘sè’大变,因为他的手‘插’入钱老同的身体之后,立刻发现,对方竟然不是血‘肉’之躯。

“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钱老同仰天大笑,一层灰烬从他的身上洋洋洒洒的飘落了下来,这个时候,王通方才发现,钱老同的身体竟然仿佛完全就是同灰‘sè’的灰烬堆起来的一般,没有血‘肉’,亦没有骨骼。

“积灰之躯!”白衣人收回了五指,面‘sè’骇然。

“不错,积灰之躯!”钱老同的笑声嘎然而止,“邪神党徒,邪神党徒,当真是好大的名头,不过如此,不过如此啊!!”

“你做了什么?!”白衣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神‘sè’大变,话音未落,便听到青平府的方向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声,大地也随之颤抖起来。

“有意思!”躲在王通不远处的陶松眯起了眼睛,暗中嘀咕了一声,望向了青平府的方向。

王通同时亦望向了青平府的方向,隐约间,宛如一头巨兽盘踞在平原之上的青平府的上空,此时竟然被一层乌云笼罩了起来,一道血光自城中某处透?而出,透入云层,将云层映上了一层淡淡的血‘sè’光芒。

“你们究竟做了什么?!”看到这样的景象,白衣人彻底的失态了,对钱老同怒吼着。

此时,钱老同的身体渐渐的飘散,变的残破不堪,只有一张面孔,还保持着原本的模样,带着嘲讽的笑容,一字一句的道,“你们以为你们做的很隐秘吗?你们以为我不知道老四就是你们这些邪神党徒首领吗?你们处处为他遮掩,处处为他谋划,为了让他修炼魔功,连我的‘女’儿都要牺牲,我钱老同活了半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我的‘女’儿活的,你们倒好,一句话,就要把我的‘女’儿夺走,当他的炉鼎,哈哈哈哈哈哈,难道我钱老同是泥捏的吗?”

“你把魔种渡给了你的‘女’儿?”

“不错,我知道你们的势大,我知道我‘女’儿既然被那个家伙盯上了,就不可能逃的掉,所以,我把我的魔种渡给了我‘女’儿。”钱老同快意的道,“他夺走了我的‘女’儿,让我的‘女’儿当炉鼎,却不知道他同时也成了我‘女’儿的炉鼎,还有,铁壁城的王家,青蟒泽的黎家,你以为是怎么暴‘露’的?你们的行事这么隐秘,怎么会那么轻易暴‘露’呢?”

“是你,都是你!?”白衣人惊怒‘交’加,指着钱老同,声音变的尖利起来,“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只是要报仇而已,我只是想让我的‘女’儿活的更好一些而已,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就是我能够得的好处,可惜,你们呢?你们这群邪神党徒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得到,你们所有的计划,你们在这宝月国周围的网络,你们的一切,都被我催毁了啊,这也是我得到的好处,怎么样?你咬我啊?!”

白衣人的脸‘sè’一阵青一阵白的,指着钱老同,指尖颤抖,“你,你,你……”

“我为了活下了,组成了这一具积灰之躯,赌上了我的生命,赌上了我的神魂,为的就是这一刻,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看到了,哈哈哈哈哈哈,在我神魂俱灭之前,我看到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狂笑之声,伴随着狂笑起,钱老同的身体上飘落的灰烬越来越多,终于,在一阵大风之后,彻底的化为了灰烬,再无一丝存在的痕迹。

“现在,轮到我们了!”钱老同彻底消失,陶松从隐藏之处站了起来,拍着手走了出去。

“好,好,好,好一出好戏啊,灵孤子,想不到,你们这些邪神党徒之中竟然能出这样的一个人物,我看你死了,也能瞑目了。”

“陶松!”

看到陶松,白衣人面‘sè’更加的难看,仿佛刚刚吃了一堆大便一般。

“知道吗,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们这帮家伙行事一般非常的谨慎,很难让人抓到把柄,可是这一次却错漏百出,搞的我还以为你们又在搞什么‘yīn’谋呢,想不到竟然看到了这么一出‘精’彩的大戏,不得不说,你们这帮一向玩‘弄’别人心灵的家伙,这一次却栽在了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上头,真是自做自受啊。”

“就你一个人来吗,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

白衣人的目光微寒,冷幽幽的道看陶松,通体上下散发着摄人的寒气,“看来,今天六扇‘门’要失去一个总捕头了。”

“谁说我一个人来的。”陶松笑眯眯的道,“更何况,就算只有我一个,对付你,已经足够了。”

说到这里,他转身对着王通藏身的地方道,“冲天,出来见识一下,邪神党徒在宝月国的种子,四品武师关鸣殿下。”

“四品武师?”王通神‘sè’顿时变的难看了起来,陶松亦是武师,但是王通知道,他只是一个六品武师而已,当然,对于六扇‘门’中的武者而已,越级挑战是家常便饭,可是眼前的这位,亦不是普通人啊,那可是邪神党徒的种子,论起传承地位,并不在六扇‘门’之下。

“一个武士,陶松,他和你有仇吗?非要把他带来送死?”关鸣看清王通的为,嘴角一掀,哂笑起来。

“这位是青平府的新晋捕头王冲天,很不错的年轻人,我这次带他来是见见世面的。”陶松亦是一笑,“至于你,我一个人就够了。”

“一个?”淡淡的赤‘sè’气流在关鸣的身体周围环绕着,周身衣袂‘荡’起,猎猎作响,“那就让我看看,陶总捕头究竟有什么长进吧。”

轰!!!

两人身体轰然间撞在一处,王通这才发现,陶松的武器,竟然是一把银‘sè’的链锤,而关鸣手中,则是两把青‘sè’的月牙戟。

当当当当当当当……

不过是几息的时间,陶松与关鸣两人已经‘交’手十余招,银‘sè’的链锤在周围‘荡’出一片片的银光,方圆三丈之内,银光粼粼,两把青‘sè’的月牙戟则如两条灵活无比的游鱼,在银光之中穿梭,弥漫的银光无论如何闪动,都无法将青光压制下来,一时之间,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突然之间,银光猛烈的一敛,青光暴涨,攻守瞬间易位。

两条青光一合,化作一条青‘sè’的游龙,发出凌厉的啸声,将银光震散开来。

“青龙三现!”

随着一连串金铁暴击的声音,陶松竟然连连后退,险象环生,败相尽‘露’。

“这可不行!”

观战的王通顿时有一种坐蜡的感觉。

这两人都是武师级别的存在,如果陶松输了,自己可没有信心能够和关鸣放对,心中不由对陶松大骂起来,这个王八蛋,自己装‘逼’不成,要遭雷劈了,却把自己给绕了进去,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老子一定会被他连累的,不如趁现在,帮陶松一把,免得到时候关鸣收拾了陶松再来收拾自己。

心中拿定主意,手已经‘摸’到了剑柄之上,目光死死的盯在场中,此时,关鸣似乎已经将陶松‘逼’上了绝境,青‘sè’的游龙飞舞,绕行,随时都有可能将陶松劈成两半。

“就是现在!”

他盯着那条青‘sè’游龙,就在“龙头”上昂的一瞬间,他终于瞥见了青‘sè’游龙戟的一丝间隙,手中一紧,长剑出鞘。

寒光乍现,一闪而逝。

哐当!!

两把青‘sè’的月牙戟落到了地上,轻轻的弹了几下。

扑通一声,关鸣高大的身躯倒在了地上,双目圆睁,充满了愤怒与不甘,喉间一点血光,慢慢的扩大,一切终于归于寂静。

陶松张着嘴巴,体内真气一阵倒涌,生生的将一口热血给咽了下去,面‘sè’涨的通红,指着眼前不远处的王通,“你,你……”

热血倒涌,塞住了他的喉咙,短时间内,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长剑归鞘,王通面带疑‘惑’之‘sè’,说实在的,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剑竟然会如此的犀利,如此的恐怖,一剑之下,这关鸣竟然毫无抵抗之力,竟然被自己一剑封喉。

“天外飞仙,天外飞剑,这一招,竟然有如此的利害!!”心下暗暗咋舌,也颇有些得意,看到陶松的模样,立刻做出一副关心的模样,冲到他的面前,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扶住。

“你这个‘混’蛋,谁让你出手的?”这个时候,陶松终于将喉间的热血咽了下去,只感到一阵阵的眩晕冲击着脑‘门’。

“下官,下官看大人……”

“我,我等的就是他的这个破绽啊!!”

陶松委屈的大叫道,眼前一黑,若不是王通在身旁,恐怕也如关鸣一般,一头栽倒了。

三日之后,青平府,大风酒楼,地字一号包间

面对已经恢复过来,面‘sè’仍然有些苍白了陶松,王通的目光有些躲闪。

这事儿闹的!!

“三年七个月零八天,三年七个月零八天啊……!!”

陶松坐在桌子前面,嘴里喃喃的重复着,每重复一次,都要喝一杯酒,看的王通心虚的紧。

“呃,那个?大人,您刚刚恢复,这酒,还是少喝一点的好。”看到陶松第十八次举起酒杯,王通壮着胆子上前道,“要不,您吃点儿菜?!”

“吃菜,我的好菜都被你吃了,我吃个屁啊!!”陶松没好看的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不识相的家人给拍死。

他和关鸣是老冤家了,关鸣一声以来,仗着年纪比他一点些,修为比他高一点,隐隐的将他压制住了,三年前,他便是败在了关鸣的手上。

为了雪耻,这三年来,他不但努力的修炼,还尽一切的可能搜集关鸣的信息,特别是“青龙三现”的信息,做了许多针对‘性’的修炼,这一次遇到关鸣,他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将关鸣击败,虽然说,场面有些难看,但是他同样看出了青龙三现的破绽,正准备奋起反击,一举破掉关鸣的青龙三现时,王通突然之间出手,一剑封喉,将关鸣给做掉了。

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可就在王通出手的瞬间,他蓄势已久的翻天锤也已经准备放出去了,就等着临‘门’一脚了,结果呢,王通突然在他的眼前闪了一下,让他不得不生生的将翻天锤给收回去,可是蓄势已久的绝招哪里是说收就能收的,为了收回这一招,他内气倒涌,气血逆流,生生的憋出了内伤,你让他如何不恨?如何不火,如何不委屈。

“那个,大人,下官也不知道您已经准备反击了,我是怕……”

“你是怕我败了,你一个人挡不了关鸣是吧?”陶松恨恨的瞪了王通一眼,道,“我没怪你的,你做的对,我们这些六扇‘门’的,从来就没有单打独斗一说,关鸣这厮遇上了你,太托大了,直接将破绽‘露’给了你,所以死了活该,不过,这个功劳你可不能领,除非你有信心扛住邪神党徒的追杀。”

“当然,当然,如果不是大人把那关鸣‘逼’到了绝境,我也不会轻易得手,这自然是大人的功劳。”王通连忙道,忙不迭的将自己的功劳让了出去。

阵邪神党徒,而且还是一位种子,这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天大的功劳,凭着这份功劳,即使是在大夏王朝都足以封爵,官升三级了。

可是他也清楚,这份功劳虽大,他却是受不起的。

他的实力不足以承担这份功劳,就算是给了他,他也守不住,只会惹来别人的觊觎和邪神党徒的报复,与其这样,倒不如直接让给陶松好了,反正陶松也不会亏待他的。

“我不是占你的功劳,只是把你的功劳暂时寄存在我这里,待到你什么时候成为武师了,我自会将这份功劳还给你。”陶松看了王通一眼,也能够感觉到王通话中的真诚,语气也不由一软。

虽然话里说是将功劳寄托在自己这里,可是凭着这份功劳,他陶松便立刻能够得到巨大的好处,足以让他冲击好几个境界,在六扇‘门’中的地位也会大大的提高,这样的好处,正是他现在所急需的,从这方面来讲,即使在王通成为武师之后,自己给了他等价的好处,自己也受了他这一份大大的人情。

“大人放心,下官分的清轻重。”

“算了,现在和你说这些还太早了,关鸣留下的东西,除了那对游龙双戟之外,其他的全都留给你了,这也是你应得的,不要推辞。”

“多谢大人。”王通笑道,关鸣是邪神党徒的种子,身家极为丰厚,身上除了带着大量的金银细软之外,还有两本功法秘藉,四瓶丹‘药’。

两本功法中,有一本便是他所修炼的青龙戟法,上头还布满了他的修炼心得,青龙戟法对他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修炼心得却是给了他许多借鉴的东西。

而另外一本功法的价值则远在青龙戟法之上,纯阳心法。

在盘武大陆,心法这种东西,不同于王通所理解的心法,这是非常罕见的,也是非常珍贵的功法。

心法,和修炼的功法差不多,但是却有另外一个功效,便是能够让适合的人觉醒自己的血脉,成为血脉武者。

盘武大陆,武风盛行,武者拥有崇高的地位,而血脉武者,则相当于普通人之于武者,觉醒了一种血脉,便会拥有一种血脉的能力,凭借这种能力,可以让你凌驾于普通的武者之上,成为同级别武者中的佼佼者,傲视同侪。

不过,同样的,心法也有其局限‘性’,每一‘门’心法都是针对不同血脉能力的,如果你没有与心法相合的血脉,那么修炼心法不但不能助你提升,相反还会对你的修炼产生阻滞的作用,所以,对于没有相应血脉的武者而言,一‘门’心法便会成为‘鸡’肋,这也是陶松如此爽气的原因之所在。

至于四瓶丹‘药’,对他而言倒是意外之意,一瓶百参丹,九粒,乃是蕴养元气的上品丹‘药’,一瓶血罡丹,九粒,是用来调理血气,提升内气的丹‘药’,一瓶破元丹,三粒,是冲击修炼瓶颈与境界的宝物,每一粒都是无价之‘玉’,还有一瓶回元丹,九粒,却是疗伤的灵‘药’。

光是这四瓶丹‘药’的价值,就远在王家的财产之上,便是之前在铁壁城王家,身为庶子的王通也只是听说过,从来都没有见过。

“纯阳心法这东西,你不要想的太多,试试倒是可以,如果你的运气好,真的拥有血脉之力,还是与纯阳心法的属‘性’相合的话,那你就是撞了大运了,但如果你没有类似的血脉之力,也不要强求,这种东西,强求不得,强求了,反而会影响你的修炼进度,至于那四瓶丹‘药’,你最好也不要示人,否则,即使你是捕头,也容易引来不测之祸,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下官明白。”王通连忙道,听到陶松并没有染指这四瓶丹‘药’的意思,王通心中大喜。

“此间事了,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不过这青平府中,邪神党徒的几个重要人物是归案了,但也有一个在逃的,虽然翻不出什么大的‘浪’‘花’来,但是小的麻烦或许会不断,所以你一定要小心,一旦发现线索,立刻上报,切记不可胡来。”

p>“下官明白。”提到邪神党徒,王通有些无奈,这帮邪神党徒被钱老同这厮狠狠的坑了一记,几乎被一网打尽,死了个‘精’光,可偏偏活着逃出去的那个家伙就是王通最担心的王德,若是这个家伙还留在青平府中,倒是一个麻烦,不过,想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青平府都已经被犁了一遍,想来他不会蠢到还留在这里吧。

要说这一次,邪神党徒确实被坑的不轻。

在宝月国,邪神党徒一向是相当隐蔽的,最要命的是,这里的邪神党徒竟然是宝月国的四王子,这厮一直隐藏的极深,整个宝月国的邪神党徒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便是那位贺尚书,投入他的‘门’下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谁能想到最后竟然被钱老同这个游走于邪神党徒边缘的人物发出了破绽,最后被生生的坑死了。

要说这钱老同,王通还是非常佩服的。

看看他老人家做的事情,不服不行了。

他原本只是贺尚书手下的一个联络人,一个家奴,说起来就是一条看‘门’狗,根本就没有人将他当回事,也正是因为没有人将他当回事,当四王子看中他的‘女’儿,要拿她‘女’儿来做炉鼎的时候,没有人帮他,而他亦无力反抗,只能乖乖的将自己的‘女’儿献出去。

要知道,自古以来,身为魔功的修炼炉鼎,从来都没有好的下场,眼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就要被送出去给人家糟蹋,他却无能为力,钱老同心中自然是充满了不甘,想到自己多年来为了邪神党徒出生入死,最后竟然连‘女’儿都保不住,顿时便恶向胆边生,一狠心,将自己的邪神魔种渡入了‘女’儿的体内,助‘女’儿寻那一线的生机,而他自己,在失去了邪神魔种之后,本应该早就死了,可是他却以自己的神魂为代价,又与邪神做了一次‘交’易,献祭了自己的‘肉’身与神魂,制作出了一具没有生命特征的积灰之躯,取代了自己的‘肉’身,然后便展开了报复行动。

这一次的行动整整持了一年,他暗中向青衣卫放出消息,出卖铁壁城的王家与青蟒泽的黎家,青衣卫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将两个九品的世家灭‘门’,然后利用王德与黎家的人逃到青平府的机会,再次放出消息,将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到王德等人的头上,把局势崩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身为宝月国的邪神党徒首领,四王子终于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了当前的局势上头,从而为他的‘女’儿创造出了一线的生机。

四王子亦没有想到钱老同的‘女’儿身上竟然还隐藏着邪神魔种,而且一直忍到了现在,在一次正常的双修之中,被钱老同的‘女’儿抓住了机会,先是将其重创,又逆运双修功法,直接将这位四王子吸成了人干,而她的修为大进,亦冲破了武师的境界,并且因为吸收了老四的邪神魔种,从而引发了青平府的天象,飘然而去。

至此,宝月国的王室因为牵涉到了邪神党徒元气大伤,邪神党徒在宝月国的这一条线全面暴‘露’,引发大规模的围剿,宝月国的邪神党徒被连根拔起,为之一清。

事情,似乎解决了,但是王通却清楚,在王室牵涉到邪神党徒,元气大伤,实力大损之际,宝月国内部的权力斗争,必然更加的‘激’烈,一场大洗牌悄然临近。

看网友对 第十五章 棋子复仇记(二合一章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