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不灭龙帝 > 第十七章 血的代价

第十七章 血的代价

  火势不大,浓烟却滚滚!

  房间是土堡修建的,里面木制品不多,只有一些书柜桌椅,木梁,木门,床铺棉被这些。大雪刚刚停下不久,冰雪也没开化,就算是木房子怕是也烧不起大火,所以浓烟才会如此浓烈。

  陆离家的土堡在部落的角落,附近的土堡隔开有些距离,火势倒不会蔓延。

  不过这边着火了,滚滚黑烟冲天而起,把部落很多人都惊动了,更多的人朝这边围聚而来。看到狄火狄悍等人在这边,一些妇女和老人都没敢围过来。

  很明显,今日狄火等人的行动,部落大多数人都是知情的。狄霸成为赵家的外堂长老,在族内威望大增,没人会因为这点小事去得罪狄霸一脉。

  当然……

  根本就没人待见陆离姐弟,唯一在意她们的六叔公此刻卧病在床,想管也管不了。

  看到远处的部落族人,陆离嘴角露出一丝冷意。她们虽然在这个部落出生长大,但在这里没有半点家的感觉,这一刻他的心彻底冷了下来。

  “姐姐,你先站到一边,等我将这群人全部击伤,我带你离开部落。今日谁敢挡我们,我废了他!”

  背后火势越来越大,映照得陆离半张脸都红了起来。他等陆羚走出院子站到一边后,缓缓朝外面走去,这次他一步步朝狄悍迫去。

  “咦?”

  外面十几人,包括狄火狄天都面容微变。在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一丝不同,陆离的气势在不断攀升,宛如一只陷入绝境的野兽,准备拼死反戈一击。

  “杀——”

  狄悍感觉不能继续给陆离走下去了,否则让他气势不断会攀升,此消彼长,他会被陆离压着打了。

  他爆吼一声,单腿一点,身子飘落而起,长刀并没有幻化出华丽的刀花,就这样直勾勾的划来。

  “高手!”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狄悍没有展露高深的玄技,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划,陆离却感觉自己三个方向都被长刀锁死,除了后退和硬抗外,没有另外的路可走。

  后面是冒烟的房子,陆离无路可退,他唯有选择硬抗。他双腿弯曲,双手握住长刀,他以前对战一直是单手握刀,可见狄悍给他的压力之大。

  “喝!”

  他选择了主动出击,长刀高高抡起重重劈下,直取狄悍的面门。他的刀还是一如既往的快,只是一眨眼就已经迫近了狄悍,即将劈中他的脑袋。

  “呵呵!”

  狄悍冷笑一声,陆离没有玄力无法修炼玄技,他却拥有一种身法玄技,和一种刀法玄技。

  陆离霸气的一斩,在他眼中感觉非常可笑,他可以轻松躲开陆离的攻击,然后用刀划伤他。

  他也是这样做的!

  他长刀下压,滑过一个漂亮的弧度,身子一个反转,单刀直取陆离的膝盖骨,这一刀若给他劈中,陆离腿不断都要废了…

  “嘶~”

  远处有些老者不忍想看断腿的惨状,目光转开去了。反观陆羚却依旧不食人间烟火般,面sè清冷,似乎要断腿的不是陆离,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喝!”

  危机关头,陆离并没有慌乱,甚至都没有去看下滑的那把刀。他双手一转,刀势不减,滑过一个弧度对着狄悍的脑袋继续劈下。

  以命搏命!

  这就是陆离的策略,他准备用一条腿换狄悍一条命,就看狄悍有没有这个胆sè了。

  很明显!

  狄悍没有这个胆sè,他也不会那么傻,用自己的命去换陆离一条腿。他唯有变招,长刀翻转上滑先去格挡陆离这一刀,这刀太快了,他已经没办法躲开了。

  陆离人在半空,无法借力,只要挡住这一刀,必将中门大开,他有几十种办法击伤陆离。

  “铛铛~”

  一道火花亮起,沉闷的刀撞声震得众人气血翻滚。这一刀的力量十足,狄悍的身子都剧烈颤动,双腿陷入泥石路下,压出两个深深的脚印。

  “不好!”

  狄火轻呼一声,狄天的面sè凝重起来,两人从狄悍的神sè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咻咻咻~”

  陆离的长刀被反弹开去,但他却片刻不停歇,人在半空长刀源源不断的劈下,刀刀致命直取狄悍的脑门,一息时间内居然劈下了四五刀,每一刀都携带万斤巨力。

  “铛铛铛!”

  一道道沉闷金铁相撞声响起,火花四溅,狄悍面sè变得苦不堪言,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格挡得有多么辛苦。

  陆离没有玄力,但力气不比他弱,最少有万斤巨力。

  最重要的是——陆离的刀太快太快了,一息时间能劈出四五刀,而且每一刀都有万斤巨力。这才几个眨眼时间就劈下了十几刀,感觉他永远不会力竭般。

  刀速太快了,一刀接着一刀,狄悍根本无法反击,他若不格挡的话,脑袋会被劈碎的。他不想死的话,唯有咬牙先挡住陆离如潮水般的汹涌攻击。

  他早已用双手握着长刀了,否则肯定被劈飞了。尽管如此他虎口已经开始溢血,双手都麻木了,双腿更是颤动不已,浑身气血翻滚,喉咙一口血不是他拼命压着早已喷出…

  “铛铛铛!”

  陆离得势不饶人,身子落地后再一次高高跃起,双手抡起长刀连绵不断的劈下。他自己气血也被震得翻滚不已,但他憋着一口气,咬牙继续劈下。他知道这次若不能胜狄悍,一旦他泄了气,将会被狄悍反杀。

  “锵!”

  在陆离再次劈出七八刀后,狄悍的长刀突然断裂。陆离每次劈下都劈在同一个位置,虽然狄悍的长刀是人品玄器,但陆离这把刀同样是人品玄器。连续重力劈砍之下,狄悍的长刀如红磷鹰的爪子般再抗不住了。

  “啊?”

  长刀被劈断,狄悍中门打开,望着陆离继续劈来的长刀他惊恐的大叫起来。这一刀陆离如不收刀的话,他脑袋绝对会被劈碎的。那边狄火等人同样面sè大变,狄火怒吼起来:“陆离,住手!”

  刀势太猛,陆离想收都收不住,唯有在最后关头将刀朝旁边偏移,顺便尽可能收了一些力道。

  “咔嚓!”

  长刀狠狠劈中了狄悍的左肩,刀身入体三寸,将狄悍左肩膀和手臂差点齐整削了下来。

  “啊…”

  狄悍痛嚎一声,身子倒退十多步,抱着鲜血横流的肩膀嘶吼不停。他眼中都是怨毒之sè,痛得锥心刺骨。

  他余光看到陆羚竟在身后不远,眼眸一转,狄悍面sè变得狰狞起来,身子朝陆羚爆射而去,一边嘶吼不停:“小杂碎,你敢伤我,我让你姐姐另外一条腿也瘸了!”

  站在角落一直没动神sè淡然的陆羚,看到狄悍满脸狰狞的冲来,她面sè不再平静如水,反而出现一抹兴奋的嫣红。

  她浅浅笑着,在火光映照下显得格外妖艳,她淡淡开口说道:“打不过弟弟,你就准备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狄悍,你和你父亲大伯一样没出息。不过……你确定我就好欺负吗?五年前我就说过,任何人想要欺负我们姐弟,都要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看网友对 第十七章 血的代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