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457章 六欲大法(三合节)

第457章 六欲大法(三合节)

有古怪!

什么古怪?

一个荒谬绝伦的想法从王通的脑海中冒了出来,老头子不会已经被人做掉了吧?

这个念头一起来,他首先便觉得是不可能,王家的老鬼可是王家最强的存在,现在又被王室收缩,风头一时无两,怎么会死呢?

在这王家,谁又有本事把他做掉?

“不会是我吧!”

王通被他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是啊,放眼整个王家,有资格做掉老头子的也只有他与范墨两人了,范墨可是自己的奴仆,这样说起来的话,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做掉老鬼,也只有他有能力做掉这个老鬼。。更多最新章节 。

思虑及此,他的心中顿时便有些了然。

“‘奶’‘奶’的,自从我重生以后,我的脑子好像比以前灵活许多啊!”

自得的笑了笑,王通带着范墨转身离开,“我想起来了,我在衙‘门’还有些事情没办,先去衙‘门’一趟,把事情办完,再向才祖宗请安吧。”

说话间,他笑嘻嘻掉转了一个方向,径直出了王家,朝青平府衙走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离开王家老祖所居的院子,王通的心情顿时就变的舒畅了起来,仿佛远离了什么灾祸一般。

“大人,要不,我进去看一看?!”

范墨此时,终于有些忍不住的道。

“不必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王通摇头道,“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

什么叫顺其自然,范墨有些不理解,不过王通不让他去,他的心中虽然有些好奇,但终究还是强压了下来,没有去。

现在他已经不再做杀手了,而是被王通通过关系‘弄’到了衙‘门’之中,成了青平府的一个捕快,这种事情对于王通这么一个炙手可热的捕头而言,并没有什么难度。

他这边觉察出不对,并没有踏入王家老祖的小院,干脆利落了去了衙‘门’,王家这边,立刻便有人坐蜡了。

“什么,你说那小子没去给老祖宗请安,直接去了衙‘门’?!”

王家之中,****天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观风的奴仆,惊怒‘交’加。

“是的,公子,他根本就没进去,小的看的清清楚楚。”那观风之人将头埋的低低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

他不能不害怕,这件事情太大了,也太过匪夷所思了,今天一大早,自家的这位少爷便让他潜藏在暗中,观察老祖宗与王通的动静,一旦发现王通进了老祖宗的院子,便立刻上报,而每次离开王家之前,王通都会去向王家老祖宗请宜,这已经是一个定势了,谁能想到,今天,也就是最关键的一天,王通竟然打破了这个惯例,仿佛一只嗅觉灵敏到了极点的狐狸一般,避开了致命的陷阱。

“公子,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天,看着这名奴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狠‘sè’来,“不管他有没有进去过,这些日子,都是他与老家伙接触最多,今天也到了‘门’口,他的嫌疑还是最大。”

“公子,我明白了,我立刻去办!”能做这种事情的奴仆,俱都是心腹之人,自然明白他心里的打算是什么,一听他的吩咐,立刻便体悟了他的心思。

“哼,王冲天,你就算是再机灵,也不可能跑的挑的了我的五指山。”

……………………

………………

青平府衙,王通安静的看着卷宗。

最近府衙倒是清静的紧,由于王室的力量收缩,对青平府的控制大大的增强,又为了防止各方的‘奸’细,便以搜查邪神党徒余孽的名义,仿佛梳子一般,将青平府中的各方势力梳理了好几遍,使得青平府的治安好上不少,倒是有着一点路不拾遗的味道,连带着他这个捕头也清闲了许多。

至少街面上的斗殴少了,抢盗少了,甚至以前经常在路上耀武扬威的那些地痞流氓也都少了许多。

他这个捕头即使上班,也就是在自己办公的地方看看卷宗,借此熟悉青平府当地的事务与六扇‘门’的各种办事方法。

正抱着一大堆的卷宗看到深入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叫闹之声,同时又响起了一阵阵的鼓声。

“怎么回事?!”被人打扰了兴致,王通心情明显不好了。

“大人,有人,有人要上告。”听了王通来问,一直在‘门’外‘侍’候的陈七连忙进来解释道。

“上告?!”王通‘露’出一丝好奇来,“上告不是直接递状子给知府大人吗,为什么要敲登闻鼓?!”

“这个,小的不知。”陈七一直在这里,自然是清楚外头的事情,不过很快,便又有一名捕快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路之上,大呼小叫的,“大人,不好了,不好了,您,不好了,您……!”

啪!!

那捕快还没有跑到王通身前,便被陈七一脚踹倒在地,“刘大脑袋,你吵什么,谁不好了,说清楚?!”

陈七在衙中一众捕快中的地位不低,这刘大脑袋被他一脚踹翻倒也没有生气,只是哼哼的扭了扭身体,地地上爬起来,喘匀了气,说道,“大人,不好了,您被人告了。”

“我被人告了?!”王通面上闪过一丝‘迷’‘惑’,“谁告的我,告我什么?!”

“是王家,王家告您为谋夺家主功法和家产,谋害银鱼武士王宗岳。”

“什么?!”王通还没有表示的时候,一旁的陈七就跳了起来,“谋害银鱼武士王宗岳?这怎么可能,大人可是王家第二高手,也是被……”

“好了,陈七,我知道了。”王通摆了摆手,向刘大脑袋问道,“叶大人升堂了没有?!”

他口中的大人指的就是新任的青平府知府叶非,算得上是王通的顶头上官。

“叶大人已经准备升堂了,小的就是来请大人的,还有三班捕快。”

“知道了。”

盘武大陆是一个武道世界,武者为尊,实力为尊,所以相对而言,文官的身份便没有王通前世的古代那么高了,不过一般而言,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文官,也大多都懂得武道,有些文官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当然,比如说如今的盘武两大太师,大夏的洪太师,大商的闻太师,俱都是文武双全,武圣级的高手,在四大王朝之中,只要是四品以上的官员,就没有一个不是武师的。

宝月国虽然是小地方,可是能够做到青平府的知府,一身修为自然也不容小觑,否则根本就压不住阵脚,这叶非便是一名五品武师。

“既然大人已经升堂了,我自是没有不去的道理。”王通笑了笑,整了整衣物,直奔知府大堂。

知府大堂,知府叶非已经穿戴整齐,坐到了堂上,而在堂下,跪着几个熟悉的人,王伟、王靖、王‘潮’三兄弟,他们三个都是王宗岳的亲生儿子,****天等八名孙辈跪在他们的身后。

府衙的大‘门’‘洞’开,王家其他人没有资格进入府衙的,俱都站在大‘门’之外,看着衙中的大堂,除了王家的人之外,看热闹的人也很多,事实上,在王通到来之前,知府大堂的‘门’口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毕竟敲登闻鼓这种事情,在青平府一年也遇不到一回,看到王通到来,围在‘门’口的人群自动的让出了一条道路来。

“冲天,你……!”

人群之中,王单用担心的目光看着王通,在他看来,王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事实上,如果不是有下人告知,他根本就不知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家族之中的顶梁柱老祖宗,刚刚成为银鱼武士的老祖宗竟然被人杀人,而在他被杀的第一时间,他的三个儿子便敲响了登闻鼓,将王家第二高手,老祖宗视之为继承人的王冲天告上了知府衙‘门’,说是他杀死了老祖宗,这简直就是笑话!

这些‘混’蛋,难道看不出来,王家就要崛起了吗,只需要再有一两代人的努力,王家未必不会出现一名有资格争夺世家席位的上品武师,挤身于世家之烈,这可是王家数百年来最大的期望,是无数族人最大的心愿,可是,就在这希望将要实现,近在咫尺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突变。

老祖宗被杀了,王冲天被告,刚刚重新凝聚在一块的王家,立刻就变成了一团散沙。

“你们这些‘混’蛋,该死,当真该死啊!!”

每每想到这里,他的心中都会狠狠的诅咒着现在堂上跪着的三人,恨不得将他们扒皮剜心,方才能够消自己的心头之恨。

“二叔,放心。”王通同样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十一个人,一丝不屑的笑容出现在他的面上。

“既然‘花’样作死,那小爷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官法如炉!!”带着冷笑,他上得大堂,对叶非施了一礼,“下官王冲天,拜见叶大人!!”

“王大人啊,坐!”叶非似乎已经将他全部的心思放到了眼前的那张状纸之上,听到王通的话,抬头看了王通一眼,笑了笑。

王通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往下首的椅子上一坐,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王靖等人,嘴角一掀,“大人,听说话下官被人告了。”

“你自己看看吧。”叶非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状纸递向王通。

王通接过状纸,上下的扫了一遍,目光从状纸上移开,向跪在堂下的几人问道,“这状纸文笔不错啊,写了很久了吧?!”

“你……!”

王靖是王宗岳的长子,堂下跪着的十一人中,以他为主,自从王通进入大堂之后,他便明显的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说的也是,王通乃是被告,自己等人是原告,他们这些原告像狗一般的跪在大堂之上,王通这个被告却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还如同上官一般的问话,这气氛当然不对劲了。

“我问你,这状子写了多久了。”看着王靖带着愕然的‘激’动表情,王通又问了一句。

“大人,小人觉得此事不公!”

跪在后面的****天猛的一下抬起头来,一副‘激’动不已的模样,“王冲天乃是被告,如何有资格坐于堂上!”

叶非听了他的质问,向王通问道,“王大人,你以为呢?”

“被告,笑话,凭着这张含沙‘射’影的破纸,就说我是被告,简直荒谬。”王通猛的将手中的状纸撕成粉碎,手扶椅把,身体前倾,一股纯正浩大的气势横扫大堂,便是身为五品武师的叶非眼中亦是异彩连闪。

“我王冲天自来青平府后,得老祖宗多番照顾,受恩深重,虽万死不足以报,今天离家不过一个时辰,便闻此的噩耗,这怎么可能,老祖宗修为高深,又刚刚获封银鱼武师,身体一向很好,怎么可能突然去世,一定是有人所害,但是,这个人绝不是我。”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陡然之间高亢起来,“所以,我要问你们,是谁,究竟是谁,害了老祖宗。”

堂上的温度陡然之间升高,王通的身躯在这一瞬间

仿佛一下子变的高大了起来,端座于大堂之上,如九天神王一般注视着他们,高大的身躯仿佛要将整个大堂都撑破一般。

堂下跪着的这十一人,虽然在王家都是主脉,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习武资质,除了****天一人之外,其他几人的修为都是极低的,只是修炼了一身粗浅的武功,哪里能扛的住王通这种恐吓的手段。

经王通这么一吓唬,顿时便有一半的人摊倒在了地上,其他几人也都神‘sè’大变,也就是****天的修为比较高,心志坚定,苦苦支撑。

“不是我,不是我,是荣天大哥,是他,是他杀了老祖宗,就是他杀了老祖宗!”

如果只是被吓的摊了也就罢了,堂下所跪人之中,突然有一名少年跳了起来,指着****天大叫道,“就是他杀了老祖宗,还想嫁祸给别人。”

“嗯?”

这个意外却是王通没有想到的,他本来只是想给这帮家伙一个下马威罢了,在气势之上镇住他们,然后再慢慢的查清真相,谁料到竟然会有这般的突破,自己只是一吓,便立刻有人跳出来指证起****天来了。

“云天,不要胡说!”

跪在堂下的王靖面‘sè’大变,指证****天的正是他的二儿子王云天。

“我没有胡说,爹,我是亲眼看到的。”

这话说的,不管是大堂上的人,还是站在衙‘门’口看热闹的,都是哗然一片,所有人看向****天父子的目光都变了。

王宗岳是王家的老祖宗,可以说,五朵眼巷的王家之所以会有如今这般的风光,完全都是王宗岳的功劳,而****天呢,十几年来,都被视为王宗岳的接班人,从王宗岳的身上得到的好处不计其数,现在,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谋害了王宗岳,竟然还敢跑到府衙里头来敲登闻鼓,将事情嫁祸到了王通的身上,世上,还有比他们更加卑鄙无耻之人吗?

绝对没有!!!

如果王云天说的都是真的话,那么,这两个人绝对是罪无可恕之人,便是千刀万剐也能够消弥他们的罪行。

而王云天呢,慑于王通的威势,一下子把****天指证了,他自己顿时也有些懵‘逼’,事实上他刚才是真的被王通吓傻了,下意识的才这么叫的,只是话已出口,便如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收不回来怎么办?

他和****天是亲兄弟,但是从小便在****天的‘yīn’影之下长大的,同时也深知****天的手段,话已出口,便是收回来,言道自己胡言‘乱’语,待到****天过了这一关之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亲生大哥,他太了解了。

所以,在被王靖呵斥之后,他的眼中亦闪过一丝绝然之‘sè’,大声的叫道,“爹,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我亲眼看到他向老祖宗的食物中下‘药’的,就在今天早晨。”王云天指着****天疯狂的大叫道,“冲天,你相信我,我真的是亲眼看到的,饭是阿昌送给老祖宗的,不信的话,可以叫阿昌来对峙。”

“阿昌?”王通知道,这个阿昌是王宗岳贴身的奴仆,跟着王宗岳数十年,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如果不是王云天刚刚说破的话,恐怕没有人相信阿昌竟然会和****天是一伙的。

“大人。”王通终于站了起来,“他们这些人所谓的告状,简直就是一出闹剧,试图陷害下官,如今证据已现,请容下官全权处理此事。”

“好。”叶非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堂下跪着的王家众人,眼中寒光闪烁,“哼,陷害朝廷命官,好大的胆子。”

一拍惊堂木,拂袖而去。

叶非一走,整个大堂之上便只余下王通坐着了,他将目光投到了****天的身上,寒光迸‘射’,“****天,你听到了,现在云天已经指证了你,你还有何话要说。”

“不,事情不是我干的,是你干的,是你收买了阿昌,勾结王云天,嫁祸于我的。”****天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之‘sè’,不过他也清楚,这件事情绝不能承认,否则的话,他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谁是谁非,自有公论。”王通冷笑起来,“陈七,将他们几个全部押下去,好好的查问一番,范墨,你去把阿昌抓来。”

“是!”

陈七和范墨同时应道。

“不,你也是嫌疑人,有什么权力抓我们?”****天一听,彻底的慌‘乱’起来,昂着脑袋叫道。

“就凭我是官,你是民。”王通冷笑道,“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官法如炉,全都给我带下去。”

话音落下,一众捕快如狼似虎的扑向跪在地上的王家众人,不管他们如何挣扎,如何喊叫,最后都被一一的制伏,带了下去,只有****天反应最为‘激’烈,实力也最高,生生的打退了数名捕快,冲出了包围圈,身形一纵,如闪电一般朝着大‘门’口冲去。

“砰!!”

就在他要冲出府衙大‘门’的时候,一道身影闪烁了一下,当在他的身前,一脚踢出,正点在他丹田的位置,砰的一声,他的身体被生生的打了回去,噩梦般的剧痛从丹田传遍全身,随后,辛苦修炼了十几年的内气全部溃散。

“王……”感受到自己的丹田被废,****天用一只手强自将身体撑了起来,指着王通,似乎想说些什么,不过,当一口血再次涌上他的喉间之后,他便再也说不出话来,轰然倒下。

“闹剧吗?”所有前来告状的王家人都已经被捕快带了下去,王通面‘sè’却不见舒展。

毫无疑问,这根本就是一出闹剧,即使没有王云天的突然爆发,王靖他们的行动也不可能成功。

一大早毒杀了王宗岳,还不到中午便跑到知府衙‘门’来敲登闻鼓告发自己,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王靖他们几个虽然练武不成,但毕竟也是王家主脉之人,掌控着王家大部分的生意,不可能做这么弱智的事情,但事实却是从今天一早开始,这帮人全都变成弱智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自己自带了弱智光环,让这些对自己有恶意的家伙全都变成了弱智不成?没那么夸张吧?

但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蹊跷了,他总是觉得事情背后似乎并没有现在看起来那般简单,最重要的就是毒害王宗岳的毒‘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王宗岳可是武师,一般的毒素对他的作用不大,而能够毒杀武师的毒‘药’一向是被严格控制的,以****天等人的身份地位,根本就没有资格接触,那么,这份毒‘药’,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又是什么,让他们下定了决心非要毒杀王宗岳?

还有那阿昌,王通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王宗岳能够把他留在身边几十年,足见两人之间的关系极深,阿昌也一向以忠诚而闻名,为了什么理由,让他倒戈相向,参与到毒杀王宗岳的‘yīn’谋之中?

这一切,都没有合理的解释。

而王通,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范墨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阿昌死了。

“死了啊?意料之中。”听到阿昌的死讯,王通倒是并不意外,身为奴仆,谋害主人,这本就是为世人所不容的,当他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便已经死定了,关键只是在于,什么时候死罢了。

而阿昌显然是寻到了最适合的死亡时机,王通这边的线索却是完全断了。

“死了就死了吧,把****天他人看好了,不要让他们再死了。”

“是,大人!”

…………………………

…………

“公子,王靖他们已经被王冲天抓到牢里去了,只有王云天突然反水,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青平府,一片深宅之中,两名男子一坐一立,讨论着今天发生在王家的事情。

“****天这家伙果然是烂泥糊不上墙啊,做这种事情竟然也会被人发现,真是好笑。”

“是啊,事机不秘,必遭杀身之祸,这****天做事太不上道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王家算是完了,那王冲天虽然厉害,但他还撑不起王家这一片天,做的不错。”

“谢公子,这一切都是公子的功劳,小的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罢了。”

“好了,你就不要谦虚了,六‘欲’**看来的确是有效果的,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是啊,六‘欲’**,想不到世上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法,竟然能够将人的‘欲’望勾起,失去理智,有了这‘门’功法,将来我们做起事来就方便多了。”

“可惜,这‘门’功法的限制也很多,王家并非武道世家,对付他们绰绰有余,要是碰到拥有强大武师守护的家族,恐怕就不好使了。”

“事在人为,公子比小的更加适合修炼这种法‘门’,只要用在适合的地方,这‘门’功法,便是无上的利器。”

“不错,这‘门’功法的确是无上利器。”那公子笑道,“这一次,只是确定一下这‘门’功法是否真正的有效罢了,王家,不值一提。”

“是啊,王家只是公子的一块踏脚石罢了。”

………………………………

………………

“疯了,怎么回事?”

三日之后,王通再次见到****天等人之时,很意外发现,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的不正常,目光呆滞,散而无神,嘴角流涎,大小便失禁。

“陈七,你们搞什么,就算是要整治他们,也没有必要把他们打成这个样子啊?!”

看到这一群人的表现,王通当场就怒了,这些人虽然有谋害王家老祖的嫌疑,但是他们还没有招供呢,就这么在狱中变成这个鬼样子,他身上就算是有几张嘴也说不清楚啊!

“大人,和我们无关啊!”陈七面‘sè’大变,一脸的委屈,“我们是教训了他们一番,但也仅仅只是稍微教训了一下而已,连带着吓唬了他们一番,可没有真正的动什么大刑,大人,我们也不是傻子,他们还没有招供呢,我们也怕把他们全都打死啊!”

“那他们现在是怎么回事,没有被你们打死,被你们打疯了,还不如把他们全都打死呢。”王通没好气的道。

“肯定不是我们打疯的。”陈七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大人,我也做了十几年的捕快了,什么样的犯人没见过,受过刑是什么样子我是知道了,他们这几个,绝不是因为受刑才疯的,而是另有原因,您想想,就算他们当中有一两个扛不住打,疯了,也不可以一下子十几个人全都疯了啊,面且症状如此的相似。”

“你是什么意思?”王通心中一动,斜着眼睛问道。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们不正常,现在只是更加的坚定了我的想法罢了,他们恐怕早就遭人暗算了,所以才会有这样拙劣的表现。”

“早就被人暗算了?”王通想了想,“你是说,类似于邪神党徒的邪‘门’功夫?”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我知道了!”王通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心中暗叹一声,“既然疯了,就放了吧,我看啊,这王家,很快就会散了。”

“大人,要不趁此机会……”

看了陈七一眼,王通笑了起来,“怎么,你对王家也感兴趣?”

“小的不敢。”

“散了也好,现在的王家,对我而言,还是太大了,人也太多了,这人一多啊,想的事情就复杂了,很多事情也就变的难搞起来,散了也好,我也正好看看,谁能从这一次王家分家之中获利,也能看清一些人的真面目。”

“大人英明。”

……………………………………

……………………………………

原本已经平息了的王家分家风‘波’,自王宗岳死,王靖等人发疯之后,再次被提上了日程。

因为莫名的发疯事件,王家的主脉几乎被一网打尽,势力大弱,在敌消我涨之下,支脉的势力大增,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

虽然在之前,王通一直被认为是王宗岳默认的继承人,不过他来王家的时间毕竟太短,最重要的是,王家的主脉几人被他抓入大牢之后,便全部疯了,这让他在族中颇受诟病,好在他还有一个捕头的身分,再加上一身不错的武学,方才没有被王家的那些支脉彻底的压住。

不过,他也再无力掌控王家的局面了,王家终于分了。

“二叔,您也不必太难过,王家的根基本就不稳,能够维持这么多年已经是侥天之幸,今日分家,其实也是必然的结果。”

“你早知道会这样,是不是?!”王单满脸悲戚,抬起头看着王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样?!”

“老祖宗一死,我就知道王家不可能保住了,我的根基太浅,您的实力又很单薄,再加上主脉几人出事,对那些支脉来讲,正是大好的机会,所以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尽早分家,谋夺最大的好处,所以,我的确是早就知道了,不过,我也是无能为力。”

“不错,晚了,太晚了,你回来的太晚了,若是你能早几年回来的话,此时地位便已经稳固了,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二叔,其实也没什么,这对我们来讲,或许不是坏事?”

“我知道,你对王家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我也不奢望你对王家有什么好感,不过你毕竟也是王家的一员,这家虽然分了,血缘仍在,以后王家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出力的话……”

“二叔,瞧您这话说的,搞的好像我多不是东西一样。”王通嘿嘿的笑道,“您放心,我对王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二叔若是想要重建王家,我一定会鼎力相助,就像我刚才说的,分了家,对我们不见得是坏事,以前的家族太大了,什么人都有,看似势力庞大,但是人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恨不得将公中的财产全部都装到自己的腰包里一般,更有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损公‘肥’‘私’,与外人勾结,算计自家人,现在家一分,那些人就没有理由再来管我们的事情了,只要二叔愿意,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建出一个新的王家来。”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王单点头道,面上‘露’出坚毅之‘sè’,他是王家的主脉,分家之时所得不少,再加上王通将自己分到的财产,除了一套宅院留着自己住之外,其他全都‘交’给他打理了,现在王单手中便掌握了原本王家大约十分之一的财产,这十分之一的财产对原本的王家而言,只是十分之一,但是对王单而言,却是一笔巨大到了不可估量的财富,毕竟以前王家有多少人,现在呢?除了他们叔侄二人之外,仆役要比之前的王家少了数倍有余,所以这对于他们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也是王单深信王家一定能够重新崛起的底气所在。

“家中的事情,就‘交’给二叔打理了,小侄近日修炼武学,略有所得,恐怕又要闭‘门’参悟一些时间了。”

“你忙,你忙!”王单连忙道。

他的修为不高,但是在江湖商场上‘摸’爬滚打了数十年,哪里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武力的重要‘性’,就如这一次分家一般,若不是他这个六扇‘门’中的捕头在背后给他撑腰的话,他也分不到如此多的家产,便是分到了,也不可能保的住。

而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提升修为和实力才是第一大事,其他任何事情,都需要排在这件事情之后。

王通的武学天赋有目共睹,如今已经是七品武士了,若是此时再有领悟,说不定,在自己有生之年,还有机会见证到家族中出现一名武师呢。

想到这里,他便不禁有些小兴奋,一意叮嘱王通好好的修炼,不要担心家里的事情,一切都由他去‘操’持。

王通不由有些失笑,这还真是一个天真的家伙,真把自己当成他的亲侄子了,不过不可否认,他的为人真的不错,待人真诚友善,只是脑子里头一根筋,有些转不过弯来罢了。

“竟然是被人暗算了!”送走王单,想到在****天等人身上发生的事情,王通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王靖等人的确是被人暗算了,在王靖等人发疯之后,王通通过陶松的关系,从六扇‘门’中请了一位手段高明的医师替他们诊治了一番,最后那医师得出的结论是,王靖等人被一种极为高明的手法影响了神识与思维,从而做出了一些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不可理解的事情,譬如说刺杀王宗岳,诬

看网友对 第457章 六欲大法(三合节)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