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剑王朝 > 第八十一章 师兄,来战

第八十一章 师兄,来战

墨尘微愕,从苏秦脸上的笑意看出了些什么。

苏秦却已然转身,他的目光落在了柳仰光和慕留年的身上,然后他走向了慕留年,微微一笑,道:“请。”

慕留年的面容骤寒,一侧的柳仰光却是面容微白。

他们震惊于刚刚墨尘手里雪蒲剑的力量,也想不明白在这种情形下,苏秦直接寻人挑战是什么意思,因为在他们看来,越是急着出手的人损耗越大,往往战不到最后。

“张仪师兄。”

丁宁的目光从墨尘手中的雪蒲剑上收回,他蹙着眉头对着张仪轻声道:“你要出手的话,现在就可以出手了,如果让苏秦把慕留年解决掉,他接下来肯定会和墨尘、柳仰光一起对付我们。我们三人怎么看都是偏弱,柳仰光也应该不会拒绝苏秦的邀请。”

张仪面sè微苦,轻声道:“苏秦师弟现在是对付外人,我又怎么能先出手对付他,若真是如你所言,那我接下来竭尽全力一战,看看能不能保你便是。”

丁宁一呆,无奈的看着他,认真的说道:“张仪师兄,你这可真的是妇人之仁。”

张仪转头也看着他,诚恳的说道:“同门弟子仁义友爱为先,我身为大师兄,不管别人做不做得到,我必先做出表率。”

丁宁看着他,又想到了曾经的某个人,他沉默了下来,再想起自己梧桐落酒铺家里的那一面墙。

……

“你应该明白我此时为什么找上你。”

看着身前一时没有动作的慕留年,苏秦说道:“因为你比其他人弱。”

他的声音虽然平淡,然而却能瞬间挑动人的怒火。

慕留年的眼眸瞬间燃烧了起来。

铮的一声轻响,他的剑已然出鞘。

他的剑身也异常平直,然而随着他五指在剑柄上收紧,剑身上却是一阵轻响,弹出许多弯刺。

他的剑看起来便瞬间变得像一根鱼骨。

这便是雁门郡独有的鱼脊剑,每一根弯刺在战斗时,都有可能锁住对方的剑,让对方的剑无法依势而行。

没有任何的停留,慕留年手中的这柄鱼脊剑瞬间化成数十道剑影,朝着身前的苏秦笼去。

这数十道剑影都是鱼脊剑在空中急速刺击时留下的真实影路,而且都留有真正的剑气,完全就像是一柄柄真实的剑在空中飞来。

然而面对这些剑影,苏秦只是微讽的一笑。

他的左手挥动,一股浑厚的真元涌入他手中的剑柄。

紫sè的长剑挥出。

只是一道紫sè的剑影,但迎面而来的数十道剑影皆碎。

慕留年一声厉声长啸。

他体内的力量毫无保留的全部涌起,在他真实的剑身和苏秦手中的长剑相交的一刹那,他剑脊上的几根弯刺锁住了苏秦的剑身。

然而当的一声爆响,他只觉得手中一热,即便锁住了苏秦的剑身,手中的鱼脊剑依旧被一股无法抗衡的力量带向身体的一侧。

苏秦淡淡的一笑,随着一股真元的再度涌入,他手中长剑急速的弯曲,一道弯月形的剑光,直切入慕留年的怀中。

慕留年此时才骇然的发现,自己虽然锁住了苏秦的剑,但真实的情况却反而像是苏秦锁住了自己的剑。

看着切入自己怀中的剑光,他呼吸停顿的松手,往后飞退。

即便如此,他的胸口还是涌出了一道血光。

看着这惊人的一剑,墨尘将雪蒲剑的剑柄握得更紧,柳仰光的脸sè却更为苍白。

“他真的很强。”

南宫采菽深深的呼吸着,她看着已然真的像一根鱼骨般从苏秦的长剑剑身上滑落,坠进下方泥土里的鱼脊剑,她沉声问张仪,“他手里这柄长剑到底是什么剑?”

“苏秦师弟这柄剑叫紫苏。”张仪看着她和丁宁,凝重的说道:“配合他主修的风柳剑经,他的剑便真的就像风中的柳条一般,柔软而万千变化。而且现在的苏秦师弟柔中有刚,比起前些年又有了很大的进步。”

“我不会对你出手,因为最后的胜者可以有三人。”苏秦收剑,看着一侧脸sè苍白的柳仰光,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的仰光剑不错,而且你的姓名里有个柳字,我所修的剑经也有个柳字,我们也算是有缘。你可以和我、墨尘一起并肩战斗。只要我们能够战胜张仪、丁宁和南宫采菽,我们便是此次祭剑试炼的最后胜出者。”

柳仰光的身体一震。

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苍白瞬间就变成了异样的红晕。

“最后的胜利和青脂玉珀,比起任何言语都要有诱惑力。看来一切真被你不幸言中。”南宫采菽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张仪师兄,你去对付墨尘,我去拖住苏秦。丁宁你去对付柳仰光。只要张仪师兄能够击败墨尘,我能够拖住苏秦,如果丁宁你能够直接击败柳仰光,那你们三人便已经是最后的胜者。如果击败不了,你便等张仪师兄…我会尽全力为你们多拖延一些时间。”

张仪看着南宫采菽,犹豫道:“这好像不好吧?”

“这当然不好。”丁宁笑了起来。

张仪和南宫采菽都很不理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个时候为什么还能笑得这么灿烂。

“我有更好的选择。”

丁宁看着已经在缓缓行来的三人,轻声道:“张仪师兄你去对付墨尘,南宫采菽你去对付柳仰光。”

张仪和南宫采菽一怔,齐声问道:“那你呢?”

丁宁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两个人,说道:“剩下我和苏秦,我当然去对付苏秦。”

张仪皱起眉头,反过来用白痴的目光看着丁宁,“我怎么想不明白小师弟你这个计划好在哪里?”

丁宁笑了起来,说道:“她的计划,再怎么都是牺牲掉了自己,我这个计划,可以让我们三个都最后胜出,当然好了不止一点。”

南宫采菽也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丁宁:“三个都最后胜出?你的意思是你能战胜苏秦?”

丁宁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我真的能。”

张仪和南宫采菽互望了一眼。

“小师弟,我知道你天赋异禀,可是这种时候你这些话听上去怎么都有些舍己为人,骗我们上当的感觉。”张仪愁眉道:“这样不好。”

南宫采菽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丁宁,说道:“给我个相信你的理由。”

丁宁看着她,点了点头,说道:“我还有隐藏着的东西…还有,我在经卷洞里仔细看过风柳剑经。”

提及经卷洞,南宫采菽骤然想到了很多事情,她的心情顿时激动和紧张了起来,但她还是有些不能肯定,怀疑道:“你真的仔细看过风柳剑经?”

看着她清澈的眼神,丁宁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他在经卷洞里连风柳剑经在哪里都根本不知道,他根本没有留意过这本剑经,然而他面上还是露出了十分肯定的神sè,“当然。”

张仪开口:“小师弟…”

丁宁有些恼羞成怒,道:“妇人之仁也就算了,再婆婆妈妈我可是要骂人了!”

“我选择相信你,但如果你做不到,我能够得到青脂玉珀的话,我会把青脂玉珀给你,到时候你不要婆婆妈妈的拒绝就好。”南宫采菽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决然的神sè。

丁宁拍了拍手:“成交!”

“小师弟…”张仪又开口。

丁宁眉头竖起,就要发飙。

“形势所迫,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你这一回。”张仪马上说道。

丁宁顿时转怒为笑:“大师兄你还是很不错的。”

然而让他又差点瞬间恼羞成怒的是,张仪从他身旁走过,朝着墨尘快步前行之时,却在他的耳畔轻声说了这一句:“可是我们白羊经卷洞里哪来的风柳剑经,风柳剑经是苏秦师弟的家传。所以小师弟你还是说了谎了。做人要诚信为先,尤其南宫采菽这姑娘,真的很不错。”

“张仪,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径直朝着墨尘前行的张仪,苏秦的眼瞳微微收缩,冷笑道:“你的对手是我。”

“选择谁做对手,不是你一个人所能决定的事情。”南宫采菽扬起了手中的鱼鳞铁剑,指向了柳仰光:“仰光师兄,我来领教你的仰光剑。”

柳仰光微微一怔,不由得望向苏秦。

苏秦一时也有些想不明白,皱眉望向丁宁。

丁宁却是笑了起来,用一种显得很虚伪,很肉麻的语气叫道:“苏秦师兄,来战!”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一章 师兄,来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