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十九章 议功评订会

第十九章 议功评订会

“现在想跑,来不及了吧?!”王通怪笑一声,身形如大鸟一般横掠入林,循着那惊呼之声,几个起落,便看清了那红‘sè’的身影。

这红衣‘女’子大约十**岁,容貌明‘艳’至极,却也狼狈的紧,与王通连对三掌,并没有如她想象一般成功将王通击退,反而她自己却被一股纯阳至极的内气打入了身体,比起她的武师修为,这一股真气根本就毫不起眼,但是却有如附骨之蛆一般,在她的体内游走,简直就是她这一身所学的克星一般,任她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将内气驱逐,最要命的是,这一股内气不但破坏着她的经脉,还破坏着她本身的内气,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内气,一旦与这一股纯阳之气接触,立刻就被纯阳之气化开,消散,不过是片刻工夫,她费尽心思方才稳住的武师境界便告失守,修为跌落到了一品武士的境界,而且照那股纯阳之气不依不饶的气势来看,不把她这一身邪‘门’的内气融掉是不会罢手的。

“不,不要!!”

此时,看到王通追来,明‘艳’无比的脸庞之上充满了惊恐之‘sè’,仿佛看一个怪物一般,她接触武道也有好几年了,一直跟在宝月国四王子的身边,也可以称得上是见多识广,脑子里面转了好久,终于想起了一种可能,心中顿时大惊,不可思议的望着王通,“你,你是,你是血脉武者!!”

是的,血脉武者,只有血脉武者修炼了独特的心法之后,他们的内气才会如此的霸道有着如此惊人的奇效,以下品武士的境界,击杀王德,并且一个回合之内,让自己败的如此凄惨。

“见识倒不错。”听到对方报出了“血脉武者”四个字,王通笑了笑,走到她的面前,“怎么,钱姑娘,我没认错人吧?”

“快,快,快帮我!”

红衣‘女’子此时已经顾不得王通再说什么了,只是急切的请求王通将她体内的那道纯阳真气‘弄’出去,否则的话,不消一时三刻,她的一身修为必然会化为乌有。

“不必担心,我这气最多只是化掉你一身所修的内气罢了,对你的丹田没有什么伤害,最多你再‘花’点时间修炼回去便是。”王通笑嘻嘻的道,“现在,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你是不是姓钱?”

“是,小‘女’子的确姓钱。”

“钱老同是你什么人?!”

“是我爹。”提到钱老同,‘女’子面上‘露’出惊喜之‘sè’,“你,你认得我爹?”

“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想到钱老同,王通语气也不禁的和缓了起来,钱老同这厮虽然修为不高,身分更低,不过王通对他的所做所为却是钦佩的紧,以一个棋子之力,憾动整个宝月国的大势,这样的手段,这样的绝决,王通绝不会因为他的修为和身份而有任何的小视。

“你为什么还在宝月国中?”王通又问道,“还跟着王德,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你又成了邪神党徒吗?”

“哼,邪神党徒!”

提到这四个字,‘女’子面上流‘露’出刻骨的痛恨之‘sè’,“我恨不得将他们扒皮‘抽’筋,方才解我心头之恨。”

“你不是邪神党徒?”

“当然不是,我发现了这个邪神党徒,所以跟着他,想看看他究竟有什么图谋,想要暗中破坏,谁知道……”

“谁知道却看到了一出好戏,还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是不是?”

“是!”‘女’人显得非常的惊恐,“王大人,王公子,其实我不是有意的,我听到的也不多,不不不,我什么也没听到,我只是,只是路过而已。”

“你叫什么名字?”

“钱,钱秀娘!”

“嗯,好,钱秀娘,你给我听好了,本来呢,你是不可能活着的,不过,谁让我佩服你爹呢,今天我就留你一条命,不过,你暗中窥伺于我,也算是犯了江湖大忌,我也不会放你离开,正好我身边缺一个使唤丫头,你可愿意留下来?”

“我……”钱秀娘当然不愿意了,不过当她看到王通那双冰寒的?眸,心中大骇,立刻点头道,“我愿意,我愿意为公子做牛做马,我……”

“好了,不必急着表忠心,我也不是老四,信你这些屁话!”

王通摆了摆手,指尖轻弹,钱秀娘顿时感到浑身一松,那一股折磨她许久的纯阳之气了已经消失了,不过此时,她的修为已经跌落到了四品武师的境界,好在她的丹田未受损,本身打通的经脉也还通畅,只需要消耗一丁点的时间,便足以将消失的修为弥补回来,没有突破之苦,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吧。

“你的运气不错,我现在正缺少人手,你跟在我身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看到钱秀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王通笑了起来,“再说了,你得罪了宝月国的王室,又得罪了邪神党徒,天下之大,恐怕也没有多少地方能够容身了吧?除非你真的远走他乡,到一个无人认识你的地方重新开始,不过,你的修为只是武师而已,你走的了多远?”

王通的话,可以说正好打在钱秀娘的弱点之上。

虽然利用双修之法,将宝月国的四王子狠狠的坑死,本身亦有了武师的修为,但是她这个武师的修为虚的很,首先她有一大部分的内气都不是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而是通过双修之法盗取别人的,而她所盗取之人的功力虽然深厚,但是那些内气同样有一大部分亦是盗取其他人的。

所以到了她的身上,一身内气就变的驳杂不纯至极,完全没有一个武师应有的威势。

她的出身亦不是很好,钱老同虽然也算是一个武者,但是一直都处于武林的最底层,懂的也不多,到了四王府中,虽然学了双修之法,但是这种双修之法亦不完善,四王子只是要他们这些炉鼎修炼出内气来以供其采补罢了,自然不会把如何炼化不同内气的法‘门’‘交’给她,她虽然有心偷学了一些,但是因为没有人指导,所以也就是半瓶水的本事而已,所幸在离开四王府的时候,她顺了一本秘籍,这秘籍不是什么绝世功法,却是一种敛息之术,就是靠着这种敛息之术,她方才能够躲避各方的追杀,走到现在,后来无意中发现了王德的踪迹,心中怀着对于邪神党徒的仇恨,暗中跟踪了下来,想要破坏他的计划,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也就是说,你其实也无处可去,对不对。”王通听完她的经历,不由笑道,“既然无处可去,跟在我的身边又有什么不好,我不是老四,不懂双修之法,相反,我还知道一些提炼内气的法‘门’,对你的帮助应该很大,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跟在我身边,我不会让你做太过危险的事情,只是平常跑跑‘腿’,帮我壮壮声势罢了,毕竟我只是一个下品武士而已,手里头要是没有让能够震慑对手的东西,很容易被人瞧不起的。”

“只是下品武士吗?”

听了王通的话,钱秀娘恨不得一个大耳刮子甩过去,世上有你这样的下品武士吗,逮着武师就是一顿暴打,还能秒杀,这样的武士,不要说见过,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不出意外,钱秀娘被他说服了。

在黑柳岗调息一阵子之后,王通看天‘sè’渐亮,便让钱秀娘先行潜入青平府,换一身衣物之后,到自己的府里去找自己,而他则将王德的尸体处理了一番,在黑柳岗一直呆到了天‘sè’大亮,方才大摇大摆了进了城。

守‘门’的几个兵丁看到王通的时候都有些奇怪,这位爷昨日出城了吗?没见到啊,怎么今天回城了?

王通自是不会去向几个小小的兵丁解释,而是径自回到了府衙,找到了叶非,将王德的脑袋往桌案之上一放,笑道,“大人,昨日我发现邪神党徒王德的踪迹,追踪出城,最后在黑柳岗将其击杀,这是他的头颅,请验勘!”

叶非只是一个文官,陡然之间看到王通‘摸’出一个人脑袋给吓了一跳,及至后来听说是邪神党徒,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没好气的看了王通一眼道,“你这家伙,邪神党徒就邪神党徒嘛,直接入库就是了,勘验什么。”

话说的客气,但是手上的动作却麻利的很,拿出海捕图影,瞅着那脑袋瞅了半天,最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错,这就是王德,邪神党徒王德,惟一的漏网之鱼。”

“惟一,不见得,不是还有一个王通吗?”王通呵呵的笑道。

“王通?那家伙不值一提,这种生于世家没有资质的纨绔子弟,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想来早就已经死在那边境的密林之中了,尸骨恐怕已经成了野兽之食了。”叶非呵呵的笑了起来,“对了,有一件事情差点忘了跟你说。”

“请大人吩咐。”

“不是什么吩咐,是你们六扇‘门’的事情,昨日有公文送来,言道六扇‘门’十年一度的议功评定会将在大商朝歌召开,本来我想应该没你的事情,不过你将王德的脑袋拿来了,在前日抓捕邪神党徒之时也立下了功劳,想来,这功劳也不小了,也算是有资格参加了。”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议功评订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