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一章 白热化

第两百五十一章 白热化

灾难来得如此突然,花费无数代价适应战斗的民众们立即陷入血战之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场灾难不是在血灾初期爆发。经历了前期****夜夜的战斗,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已经逐渐习惯了战斗的jīng英,无论是心理上还是技巧上,他们都比以前强大许多。

遭遇到危险,他们并没有陷入惊慌,而是开始组织抵抗。

但是惨重的伤亡还是第一时间爆发,因为战斗的强度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曾经保护他们的城防化为乌有,他们完全暴露在血兽之下。

松间城随处都是战斗,战斗几乎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与血灾初期相反,几乎已经听不到哀嚎和和惊惶的呼救。活到此时的幸存者,都无比深刻地明白,哀嚎呼救没有任何作用,除了死战到底,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

一方是血液深处的呼唤,对更强大的本能向往。一方是对活下去的背水一战,捍卫身为人类最后的尊严。

人类最后的尊严是什么?活下去。

从城主府大厅到仓库,只有大约三百米的距离。在往常,三百米对于大家来说,一个冲刺就到了,但是此刻,却是如此漫长。

刚刚冲出城主府大门,破空声从一侧传来,一团yīn影忽倏而至。

轰!

城主府坚固的围墙突然在艾辉前方爆裂炸开,无数砖石像暴雨般朝四周****。

一只两层楼高度的血兽,被元修围攻,失去平衡重重砸在围墙。

庞大的身躯带来的声势惊人,地面剧烈晃动。

余势未绝地血兽,带着大量的碎石裂砖,一路滑到艾辉等人面前。

艾辉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手中的龙椎剑悄无声息刺出,一点寒芒在空中一闪而逝。还没有从震荡中回过神的血兽,一点寒芒犹如星辰。坠入血兽的咽喉。

血兽身体一滞,一道血柱飚射。

艾辉冲势不停,灵巧地从血兽身旁掠过,朝仓库冲去。

沿途遭遇好几场混战。可惜没有补刀的机会。

所以人都冲出来,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做出有效的组织,但是小团队还在发挥作用。一群元修围杀一只血兽,或者绞杀在一起,不管是元修还是血兽。此时都杀红了眼。

松间城变成地狱。

艾辉面无表情,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他身后的师雪漫,双目通红,死死抓住手中的长枪。

仓库就在前方!

就在此时,天空陡然爆发强烈的元力波动,耀眼的光芒照亮天空,也照亮天空那个骄傲孤独的身影。

艾辉身形微微一顿,他和郁鸣秋一点都不熟,总共没有说上几句话。但是此刻他觉得如果下次自己还能遇到郁鸣秋。那声秋哥他一定喊得心服口服。

只是微微一顿,他继续往前冲,淡漠的表情下,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

不管是师傅师娘,还是秋哥,城主、院长,院甲一号队,每一个还活着和已经死去的人,都在为为自己的命运和生存而战斗,为松间城的命运和生存战斗。

他们已经濒临绝境。仿佛一根稻草都会随时把他们压垮。

野兽到了绝境都会拼死反扑,身为人类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艾辉蓦地加速,距离大门十几米远,高高跃起。团起身体,直接撞上仓库的大门。

他带着漫天的碎屑,撞进仓库。

仓库内,几名工匠满脸惊惶。

“金针呢?”艾辉大声怒吼,外面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不得不提高音量。

艾辉绝对是松间城现在最有辨识度的脸。工匠们看到他,长松一口气。

其中一名工匠站出来大声问:“发生什么了?外面怎么好像很混乱?”

“城防破了!带上金针,天坑,走。”艾辉几乎是扯着喉咙喊。

听到城防破了,工匠们脸sè一变,他们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其他的金针怎么办?”最先站出来的那名工匠问。

“你和楼兰带他们去。我守着这里,等黄昏他们!”师雪漫沉声道:“我们有约定信号,他们会马上朝这边过来。”

艾辉朝她点头,没有拖泥带水,对工匠们道:“跟我走!”

几名工匠从角落里扛起一根粗壮的柱子。

这是艾辉第一次看到金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通体仿若琉璃铸就,隐隐透着光亮,表面泛着奇异的金属光泽。超过五米的高度,超过半米的直径,很难和“针”联系在一起,反而和房屋的大梁差不多。金属柱上面雕满了jīng细复杂的花纹,层层叠叠,看得令人眼花缭乱。

“上面的纹路受到破坏,金针就会失效。”工匠首领满脸肃穆:“虽然我们用了比较坚硬的琉璃铁,强度是足够,也能够承受地心火焰,但是一旦冲击力太大,容易粉碎。我们只有九根,没有备用的。”

迎着工匠首领肃穆的目光,艾辉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一马当先冲出仓库。

两位工匠上前一前一尾扛起金针,工匠首领紧跟在旁。

师雪漫看着艾辉他们离去,扬起手中的云染天,一道白sè光茫飞上天空,变成一把剑的形状,这是院甲一号队内的求援信号。

发出信号,她略微放心,提起手中的长枪,跳上仓库楼顶。

在支援到达之前,她要独自守住仓库。

她一点都不害怕。

严海带着几名血修,藏在暗处,看到眼前混乱的场面,他心中对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伤兵营这招实在jīng妙,转眼间就破开松间城,而且多了四十五名血修,己方的实力大增。

不过严海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身边的血修实力每个人都比他强,但是大人还是让自己来当队长,说明什么?说明大人更信任他!

严海心中暗自得意,提醒自己要表现出sè,不辜负大人的信任。

“它们真的不会攻击我们?”

问话的是石玮,在没有受伤之前,他也是松间院小有名气的学员,被认为前途广大。可惜他受伤了,立即从天堂坠入地狱。

严海不喜欢他,石玮是个菜鸟,他一心想做出成绩,对菜鸟自然一点都不欢迎。但这是大人的安排,他不敢拒绝。他有些想不明白,石玮这样的菜鸟是怎么从伤兵营那场残酷的大厮杀中幸存下来的。

就连石玮自己,也不明白这点。

但他也不敢细想,那场噩梦任何一点片段他都不想回忆,他现在只想重新开始。不管怎么样,先活下来再说。

他告诉自己这样做没错,他有别的选择吗?没有。

看着一片厮杀震天、烽烟四起的松间城,石玮心中又是恐惧,又有些松一口气。想到自己的同学老师都陷入苦战,他心中有些羞愧。但是想到自己又能继续活下去,心中又有些窃喜。

野兽本能压制着自己的理智,眼睁睁看着自己像野兽一样杀戮而无法控制,生死不如的滋味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

苟活也是活。

然而看到潮水一般的血兽,他心中还是有些惊慌。

“说了不会。”严海有些不耐烦:“咱们的气息和血兽是一样的。只要我们不主动攻击血兽,血兽就不会主动攻击我们。你没看好几只血兽从咱们身边过,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吗?”

石玮心中稍安。

“我们就在这干坐着?”

问话的是老雷,他以前是狩猎团的元修,实力深厚,经验也丰富。过惯了在刀尖舔血的生活,他的善恶界限很模糊,杀人越货的事没少干,他最快接受自己血修的身份。

老雷比石玮更了解人情世故,知道在这个时候,就是需要他们表现的时候。他认人很准,一眼就看穿田宽冷酷无情的本质,田宽之所以把他门改造成血修,只不过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一旦他们没有表现出田宽预期的价值,那就是他们生命结束的时候。

严海对老雷是比较忌惮的,老雷是个狠角sè。

“我们要找比较有价值的目标。”严海解释道:“再等等,等他们的元力消耗差不多,我们再来一下,就轻松得多。”

老雷讥笑道:“想立功就别老想着捡便宜。战场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好捡?”

老雷没把严海放在眼中,他看得出来,严海是个懦弱的人。他的资格更老,声望更高,其他几个人闻言,都露出同意之sè。

严海气得快吐血,但是却不敢和老雷翻脸,就在此时,他忽然眼前一亮:“艾辉!”

“那是谁?”老雷看了一眼,摇头:“不认识。”

他受伤比较早,对艾辉很陌生。

“大名鼎鼎的雷霆剑辉,现在松间城的领军人物,是条大鱼!”严海两眼放光。

“领军人物?”老雷一脸不以为然,朝天空努了努嘴:“你说的是他吧?郁鸣秋面前,还有什么领军人物?”

其他几人也纷纷低笑,郁鸣秋的大名,几乎无人不知。

严海气得脸都绿了,当即冷笑:“你要有那胆量,去挑战郁鸣秋,当我没说。”

老雷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恐惧,天空中的郁鸣秋,只有一个人,但是漫天的血禽,却硬生生被压制。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苍穹之青,果然名不虚传。

“希望你说的这个什么艾辉,有点价值。”老雷冷哼一声,朝其他几个人打了个手势,其他几人立即散开隐藏。

一个绞杀的包围圈,悄然等待艾辉踏入。(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五十一章 白热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