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两百五十六章 廖南授首

第两百五十六章 廖南授首

廖南没有想到师雪漫会突然出手,当枪芒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猝不及防。

师雪漫这一枪异常迅捷,奇快无比,一点幽芒划出一道飘逸的光痕,在廖南的眼睛急剧放大。廖南的瞳孔骤然收缩,身形急退,手掌笼罩红光,朝枪芒拍去。

枪芒尖锐如锥,瞬间洞穿红光。

廖南闷哼一声,速度暴增,带着一抹残影,忽然出现在数丈开外。

他呆呆看着手掌心的血洞,声音低沉:“为何如此?”

“无论你怎么花言巧语,我们都是敌人。既然是敌人,何必废话?”师雪漫清冷的声音,就像清晨升起的雾气,冷入骨髓。

廖南反问:“只要是血修,你就不死不休?就不能破例?”

“也许会。”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波动,师雪漫毫不闪躲目光:“但不是你。”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廖南神情恢复如常,眼中陡然闪过一抹血光:“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

廖南向前踏出一步,身形陡然消失。

师雪漫脸sè微变,云染天枪尾一颤,陡然向上一跳。

叮!

空中火花迸溅。

师雪漫只觉得一股大力从枪尾传来,云染天几欲脱手。她手掌用力,死死抓住云染天,身体借助这股力量滴溜溜一转,枪尖再次刺向空处。

叮!

又是一道火花在空中绽放。

师雪漫这次有所准备,身形只是微微一晃,脚下发力,身形电射,云染天又是一枪刺向空处。

一道透明的涟漪出现在空中。

廖南脸sè微变,师雪漫的枪法看上去并比花哨繁复。但是枪尖会不自主吸引他的目光,他有种错觉,周围的空间在向枪尖坍塌,他的手掌就像破扑火的飞蛾,不自主拍向枪尖。

叮!

这一枪的力量。比前几枪都重,廖南整个手臂都在发麻。

果然不愧是师雪漫!

廖南心中忍不住赞叹,师雪漫的女神之名,并非只是她绝美的容颜。还有远超同辈的实力。他之前曾经和院甲一号队并肩战斗过,见识过师雪漫的实力。但是那时的师雪漫,虽然实力强劲,但是远没有达到现在的地步。

自己经历一次死亡,才得到的力量。竟然还比不过师雪漫的进步,这就是所谓世家吗?

廖南心中充满嫉妒,还有一丝愤怒。

他怒吼一声,周身血光流转,手掌速度变得更快,漫天都是红sè的光芒,缥缈不定。

师雪漫毫不慌张,她稳稳立在地上,枪的速度反而变慢下来。每一枪都是清晰异常,朴实无华。但是每一点枪芒,都会让一大片的血光消失,失去掩护的手掌,结结实实和枪尖碰撞。

每一次碰撞,廖南的身形都是一晃。

师雪漫越打越顺手,她感觉自己就像天空深处潜行的鲸鱼,没有绚烂的光华,旁观者只会觉平静的潜行,拥有无以伦比的威力。

师雪漫若有所悟。

座头鲸是天空的霸主,它没有天敌。纵横天空,无物可挡。作为天空的霸主,丝毫不在意其他生物的想法,它只是安静地潜行。

以我为主……

师雪漫眼中亮起一道异光。枪法变得愈发缓慢清晰。

廖南的压力陡然增加,他感觉自己就如同置身在可怖的漩涡之中,可怕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无论他手掌的攻击角度如何,都会自动拍在枪尖上。枪尖传来的力量,极为沉重,每一次都震得他手臂发麻。

这是什么枪法?

廖南忽然发现。师雪漫变得如此陌生,变得如此强大。

他心神出现一丝颤动,周围空间一颤,廖南脸sè微变,暗呼不妙。雪白的云染天就像从云海中冲出的座头鲸,没有任何花巧,直挺挺朝他刺来。

廖南周围空间禁锢,他生出无法闪避之感。

深吸一口气,廖南的胸膛陡然凹下去,双臂变粗了一圈,密密麻麻的血丝就像给他的手臂戴上一双血网手套。

吐气开声,双掌缓缓推出。

枪尖和双掌相交,师雪漫身体一颤,廖南的手掌就像西瓜一样陡然爆裂,诡异的是双臂密布血网突然反卷,罩向师雪漫。

廖南眼睛露出一丝得sè,对于血修来说,只要不是受到致命之伤,没有什么是不能恢复。那些擅长恢复的血修,甚至能够当场恢复。

廖南做不到这一点,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

只要血网罩住师雪漫,师雪漫就插翅难飞!

从他觉醒成为血修之后,一些能力就像潜伏在体内的记忆,涌入他的脑海。他的鲜血和别人不一样,非常特殊,能够离体,吸收元修的元力。

师雪漫看到罩向自己的血网,瞳孔骤然一缩。

她的眼前突然浮现在地洞的时候,那些可怕而疯狂的血丝,差点吞噬她。如果不是那个混蛋救了自己……

莫名的情绪浮现在她心中,但是她很快克制住,眼中却闪过一抹杀意。

在同一个问题上跌倒两次,可不是她的风格。

只见云染天闪电后撤,师雪漫紧接着以非常奇怪的姿势握住云染天,一只手抓住枪尾,另一只手抓住枪身,就像拿着竹竿,带着旋转往前一捅。

砰!

枪尖前端的空气炸开,一道圆形的空气盾在空中成形。

啪,血网拍在空气盾上,硬生生挡住。

师雪漫趁机后撤,轻松破解。

她一直在想如何破解类似的招式,想出这个办法。类似的血丝,最可怕的地方是它们能够吞噬和吸收元力。也就是说,元力对它们无效。

既然元力无效,那就用其他办法,师雪漫想到空气盾。空气盾的原理很简单,利用压缩空气,形成空气盾。空气盾是一种使用广泛的技巧,它的防护力不强,但是对付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毒烟毒雾。效果却十分出sè。

血丝类的攻击,本身的冲击力不强,危险的是侵蚀元力,理论上非常适合空气盾。

实战也证明。效果十分出sè。

廖南脸sè大变,他没想到自己的杀招,竟然被师雪漫如此轻易破解。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此刻也明白自己的处境非常危险,当下毫不犹豫咬破舌头。化作一道血光,飞快朝远处遁去。

师雪漫没有想到廖南如此果决,等她反应过来,廖南已经出现在数十丈开外,她追之不及。

就在此时,一道雪白刀光突然从半路一处废墟后横斩而至。

刀光来得极为突然,廖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拦腰斩断。

他上半边身体飞出几米开外,才重重摔倒在地上。

王贞从废墟后走出来,面sè肃穆来到还未断气的廖南面前:“投敌是死罪。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是我亲卫,就由我行军法。”

说罢,一刀斩下廖南的头颅。

王贞朝师雪漫竖起大拇指:“好女娃!”

师雪漫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韩师怎么样?”

王贞哈哈一笑:“去得及时,五名血修,被我和院长杀了四个,一个重伤逃走。守川也被我们护送到绣坊,院长守在那,我就赶回来了。”

师雪漫这才注意到王贞左臂耷拉垂在腰间,她大吃一惊:“城主你的手?”

“没事,小伤。和以前比起来,啥都算不上。”王贞不以为意道,接着感慨道:“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比一个厉害。以后天下是你们的。”

师雪漫肃然起敬,城主说的以前,应该就是黎明血战。

“城主,血修多吗?”师雪漫问。

“不知道。”城主摇头,语气低沉,眼中难掩悲伤:“我去伤兵营看了。没有活人。”

师雪漫心神一颤。

忽然,脚下地面一震,一股无形的元力波动搅动,过了大约两分钟,元力重新稳定下来。

王贞露出喜sè:“艾辉打下第一根金针!”

师雪漫闻言,清冷的脸庞如冰雪化冻,流露出欣喜之sè。

端木黄昏等人此时也抵达仓库,众人看到师雪漫安然无恙,紧绷的神情放松下来。

胖子四下张望,没看到艾辉和楼兰,不由问:“艾辉和楼兰呢?”

“他们刚刚钉入第一根金针,成功了。”师雪漫的语气透着高兴。

其他人闻言,顿时兴奋起来。金针总共九根,距离最后的成功还很早,但是第一步的成功对大家来说依然是好兆头。金针钉入节点之后,就会和天地元力融为一体,血修无法破坏。

艾辉楼兰带着工匠们也赶回来,工匠们脸上还残留着兴奋之sè。

“我们快钉入第二根金针吧!”有人喊道。

“现在还不能。”工匠头领解释道:“我们要等第一个节点彻底稳定下来,才能够激活第二个节点。”

“要多长时间才能稳定?”艾辉问。

“不会超过一天。”工匠头领摇头:“因为方案上两根金针之间的间隔,不能超过一天。”

大家兴奋劲立即消去大半,对他们来说,时间多一点,就会多死一些人。

“那就等。”艾辉沉声道,接着对师雪漫沉声道:“开始布置防线。”

众人的目光看着艾辉。

艾辉面sè凝重:“这么大的元力波动,血修一定会察觉。我怀疑,他们很有可能会冲击仓库。”

在场每个人都知道,松间城的这场战斗最惨烈的时刻,已经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无论白天黑夜,甚至每一秒都会被鲜血浸透。

艾辉看了一眼远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刚才感觉好像有人暗中窥伺。(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两百五十六章 廖南授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